在常规的音效、画面以及故事三个制造恐怖气氛的方面,故事无疑是本片最大的亮点与惊喜,这一点与电影本身无关,却必须感谢这样一个团队选择了这样一个很好的题材,并作出了迎合观众的解释。

该事件引发了诸多猜测,一时间众说纷纭,而影片恰恰选择了最能满足大众猎奇心理的解释对影片以“灵异事件”来作处理。在这一个角度,我们应该庆幸它没有全盘妥协,没有完全服从于那些模式化的条条框框,于是,走出了自己的一条道路。

当两人关于价值观的讨论时,酒吧女郎的态度就说明她要么是个智者的引路人身份,要么就是已故的过来人身份,我一度认为她是类似天使负责镇压酒店恶灵或者平衡正邪力量平衡,引导人物命运走向的某种存在。

女孩指定的是恶灵,但到底是恶灵化作的形态还是本身就是小孩儿的恶灵本来是可以在故事里展开拉锯战的,然而人物性格却如此常规化,使得故事的起伏走势可预料,甚至连兴奋点都可以预判的到。

导演拍摄这样一部电影,其终极目的并非只为吓人,而是让那些津津乐道的研究着蓝可儿事件的网友,那些为了体验惊吓之旅而奔赴Cecil酒店的游客,还有那些不断逼问各方人士蓝可儿事件调查进展的媒体,在想要知道真相的同时,更要学会尊重亡灵。

而对通往楼顶水箱的门,和水中与蓝可儿遭遇的设想,到最后黑色大丽花的神秘现身,则深化了整个影片的主题。

除了影片因为“过度真实”而带来的“恐怖惊喜”之外,另一处惊喜就是女主角的扮演者李漫荻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