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我引用上面这一段话,主要是说明人们对暴露自己所感到的恐惧。然而,神的鉴察比 X射线更可畏。神可以把我们的魂与灵剖开,把我们的心思、意念都辨明。主耶稣的教训真比两刃的剑更锋利:“你们听见有话说:‘不可奸淫。’只是我告诉你们,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太五27~28)。当耶稣再来时,每个人一生中的心思、言行都要面对面地对神作出交待。“人所作的事,连一切隐藏的事,无论是善是恶,神都必审问”(传十二14)。

常有朋友问,如果神真希望我们认识他,他直接向大家显现一下,我们不就都信了吗?是的,神巴不得让大家有机会面对他。然而,人无法面对神。除了造物主与被造之物的人在知识、智慧、时空方面的难以想象的巨大差异外,神与人在道德属性上的不相容是人不能面对神的另一个原因。神是光明、公义、圣洁的,而活在罪中的世人却陷在黑暗、不义和污秽之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林后六14)?

既然罪的普世性早在新、旧约时代已成为毋需争论的事实,为什么现代许多人对基督教这一教义却相当反感、不承认自己有罪呢?从认识的角度说,这与人们对《圣经》有关罪的教训不够了解、以至产生各种误解有关。

邪恶医生居然把一个精神病人带到了那张留有继母茱莉娅血的床垫上,以期让茱莉娅复生,而这个病人呢,则是一个幻想自己身上腐烂伤口上有无数蠕动的蛆,并用医生递过来的刀子不断不断地划伤自己,没一会,就是血流整床。

第二、与主平行的类比是“头”(κεφαλή)。那些在家中既做主又当头的妻子或女家长,我劝你们尽快悔改。那些在妻子淫威面前作孝子贤孙的“弟兄”我劝你们起来作大丈夫,别再给基督丢人。但这一切教导最终归向基督和教会的真理。基督和教会的真理在这里表现为两个方面。首先,“基督是教会的头”。一方面,你不能将别的头或什么智慧变成教会的头或智慧。希律和自我特别是女人不可以成为教会的头。我不会听该撒的,也不会听从耶路撒冷下来的人。另一方面,你不能让头没有身体。你拆毁或蔑视基督的身体如同肢解基督,实在是自取灭亡。换言之,如果你爱妻子超过爱教会甚至因妻子的缘故伤害教会,你为妻子怎样发义怒,基督更会怎样为自己的妻子发义怒。第二、“他又是教会全体的救主”。这句话应该看原文:καὶ αὐτὸς ἐστίν σωτὴρ τοῦ σώματος,and he is the saviour of the body。直译就是:祂是身体的救主。这个身体一方面可以指教会是祂的身体;但另一方面,也可以指“身体得赎”或身体复活这个救赎真理。这也意味着,你这个更为软弱的肉身,不可以因为弟兄姐妹肉身上的暂时软弱而弃绝教会。基督一定能救我们到底。这才是我们的信仰:道成肉身,为拯救罪人。

人类始祖的罪性的产生乃源于对神所赋予的自由意志的滥用、对神的旨意不顺服。始祖的悖逆,使人与造物主的交通中断,灵性枯竭,从此陷入以自己为中心的境地不能自拔。他们的子孙一出世就具备利己的私欲,具有罪性。这不是说,因始祖犯罪,神要诛连九族,把罪名强加在其后代身上,使之“背黑锅”,乃是因为始祖的死亡的灵性代代相传。自私的核心使每个人必然要犯罪而成为罪人。如果一定要问是“人性善”还是“人性恶”的话,可以这样说:神造人时,人性是善的,但人偷吃禁果之后人性则变恶了;对始祖的后代,对我们每个人来说,一出母腹就有犯罪的倾向,或者说人性是恶的。

电影的框架真的很大,看来要看完一系列才知道到底是怎么样的故事吧~点击下方图片 有惊喜!

莱瑞搬家具时不慎弄伤右手,血滴到阁楼地板上,偏巧使埋在下面的弗兰克得以复苏。为了使情人恢复本来面貌,朱莉开始想方设法为其奉上活人的血肉……

对了,本片女主克里斯汀,迷人的妹子,本想和继母交流交流感情,没想到撞见茱莉娅带猎物回来,继而看到了血人佛兰克。

请注意这里强调的“总是”;当然,这是从动词时态中意译出来的。坚持服事教会需要基督里的长性,即基督里忠心。以弗所书首尾呼应的就是“忠心”:“1奉神旨意,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写信给在以弗所的圣徒,就是在基督耶稣里有忠心的人。2愿恩惠平安,从神我们的父,和主耶稣基督,归与你们”(1:1-2);“21今有所亲爱忠心事奉主的兄弟推基古,他要把我的事情并我的景况如何,全告诉你们叫你们知道。22我特意打发他到你们那里去,好叫你们知道我们的光景,又叫他安慰你们的心。23愿平安,仁爱,信心,从父神和主耶稣基督,归与弟兄们。24并愿所有诚心爱我们主耶稣基督的人,都蒙恩惠”(6:22-24)。首先,没有忠心的人是没有平安与恩惠的。他们在神的家以及在世界中永远是流浪者、Church shopper和奴隶;没有责任感,也没有神的祝福。他们不仅对神不忠心,对自己也不忠心——一生活在甜言蜜语和蜻蜓点水中,永远没有内在的平安,永远没有真爱。其次,以弗所书首尾呼应着这些概念,可以视为对忠心(πιστός,trusty, faithful;easily persuaded believing, confiding, trusting)的进一步解释:侍奉、出于信心的爱、诚心(ἀφθαρσία,incorruption, perpetuity;purity, sincerity, incorrupt)等。忠心是指侍奉的忠心,真信有真爱,才可能忠心。惟独有忠心的人才是可托付的同工。

有人说,人生的难处在于:得不到,失望;得到了,绝望。还有人说,如果你想最深地伤害一个人,就把他想要的世间的一切全都给他。这样对方就毫无希望可言了。这些话乍一听觉得离奇,但细细品嚼却滋味无穷

隔壁病房的小女孩是在拼魔方?所以那冒白烟的暖气片,墙角血糊糊的莱瑞,新鲜的血书,都是是小女孩转动魔方带来的吗?不过用墙上的鲜血抹嘴巴是几个意思,怕不是真有精神病了吧?

所以,我恨恶把基督徒带回原状的任何邪灵。也因这样的缘故,我谴责大卫鲍森版的歌罗西书(大半时间讲文化不讲圣经;其余时间用异教反教会);更责备大卫鲍森版的以弗所书——这位老先生灵里盲目到何等地步,才如此蠓虫骆驼地糟蹋这卷使徒书信呢?近一个小时的讲论几乎看不见一个字谈教会,完全是异教的世俗小学。而大卫鲍森这一套异教之风,已经成功涵盖了包括路德教会(?)的整个基督教。先生们,你们若谈生命修行修身养性大慈大悲清高矫情大吃大喝,你们何必信基督?!禅宗、瑜伽以及一切拈花微笑舍身饲虎甚至贵国的宇宙真理御疯而行,不都比你这“基督教”更会自欺欺人吗?每当我看见这些基督教版的东方异教,我就心中暗暗祈祷:主啊,快带我离开吧,并赐给我符合圣徒体统的离开方式。主已经加倍怜悯了我:把这些货先扫地出门,多好。

我本人就有这种亲身遭遇,使数年的同窗之谊化为乌有,并从此天南地北,各奔前程。不期几年后又被调到同一个地区工作,常常见面。我虽未寻机报复,但与他极少交往,形同路人。按世俗的标准,我的姿态算不低了。

无论如何,我们必须在教会真理的框架之内解释以弗所书5:22-33。一方面,夫妻关系是为了论断基督和教会的关系,而不是相反;另一方面,新型的人神关系(1-3)、人际关系(4:1-5:21)、夫妻关系(5:22-33)、父子关系(6:1-4)、主仆关系(6:5-9)、人鬼关系(6:10-24),只有在教会中才能焕然一新。 “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示录2:29)。阿门。

作为罪人之一,笔者当然也不例外。在那一场劫难中,我虽自认为没有干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但为了表示自己“紧跟”、“革命”,也说过不少违心的话,做过不少违心的事,至今回想起来仍羞愧、悔恨不已。

无法把握明天,焦虑愁烦,是现代人的难处之一。我们常常说,除了自己以外,什么也靠不住,主张个人奋斗。但我们不得不承认,许多事情却不是自己能把握得住的。对赴美学生、学者来说,从入学、邀请通知书到出国签证,从资格考试到论文答辩,从第一份工作的面试到日后的各种变动,成败难卜,多少时候我们是在忐忑焦虑的等待中度过的呵!

《圣经》中有关灵魂不死的记载也为现实生活所证实。在第一章中笔者引述了罗林斯在《死-怎么回事?》一书中关于心脏病人灵魂出窍的记载。去年我又得知几位朋友也曾有类似的经历。最新的一个见证是我不久前听到的。当时我正飞往德州的达拉斯市。我的邻座是一位美国牙科医生,利用学校放春假的机会到德州度假一周。她告诉我,她生第一个孩子时,因婴儿体重超过十磅,而且头特别大,发生难产。她突然发现自己离开了自己的躯体上腾,并看见一大群医生、护士围在她病床四周忙碌。她听到一个声音说:“Don't worry, you will be all right.”(“别著急,你一切会好的。”)然后她发觉自己又回到了躯体中。事后她问医生、护士和家人,知道并没有人向她说过这句话。我听了她的故事后很兴奋。这是我亲自见到的“灵魂出窍”的第一个见证人。我问她:“我是否可以向他人分享你这一经历?”她回答说:“当然可以。这是完全真实的。”

罪的问题是一个不太受欢迎的题目,不象讲“爱”、讲“恩慈”那样悦人耳目,很容易使人反感、拂袖离去。但罪绝不是牧师或传道人为叫人信教、以保住自己的饭碗而发明的。据说一位白人一次到黑人社区发表竞选演说,为了取得黑人选民的认同,他竟脱口而出地说:“别看我的皮肤是白的,可我的心和你们一样是黑的!”这虽是一则笑话,却道出了人的本象。

很多人认为自己没有罪,除了没有弄清楚《圣经》关于罪的含义、把罪只等同于世俗的刑事犯罪以外,还因为他们对如何判断自己是否有罪不够明晰。

有时在我们邀请朋友们参加查经班或教会活动时,对方会谢绝说:“现在太忙了,实在抽不出时间。”有的说,等毕业后,有一份较稳定的工作后再说;还有人说,等将来退休后,有空再好好研究研究基督教。他们这样说,可能是推托之辞,也可能真是这么想的。

我们判断是否有罪,只能用神的标准。神的标准集中体现在前面谈到的十条诫命。人不论怎样努力修行,由于自私的核心无法根除,皆无法达到神的标准。对此,《圣经》也有生动的论述。“耶稣出来行路的时候,有一个人跑来,跪在他面前,问他说:‘良善的夫子,我当作什么事,才可以承受永生?’耶稣对他说:‘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神一位之外,再没有良善的。诫命你是晓得的,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作假见证,不可亏负人,当孝敬父母。’他对耶稣说:‘夫子,这一切我从小都遵守了。’耶稣看著他,就爱他,对他说:‘你还缺少一件,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他听见这话,脸上就变了色,忧忧愁愁的走了;因为他的产业很多。耶稣周围一看,对门徒说:‘有钱财的人进天国是何等的难哪’”(可十17~24)!

那么,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中国人,尤其是知识分子 ,大都用一个人对社会的贡献来衡量人生的价值,强调“立德”、“立言”、“立功”。认为如能为社会留下点什么,就不虚此生。然而在人类历史中,真正有资格做到这“三立”的恐怕只有极少数人。按此标准,绝大多数人的人生又有什么价值可言呢?再者,即使那少数在历史上留下了印迹的人,他们是否真能体察人生的价值呢?

中国俗语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今天似乎还是样样不缺,明天就可能变为一无所有。我的不少朋友,凭著自己的聪明才智、勤奋刻苦,在美国各行业中都干得相当不错了。有的已成为高级主管和经理,有的常常受到上司的嘉奖。当他们觉得可以稍稍吐一口气的时候,做梦也想不到裁员会裁到他们头上!一切顿失依托。

第29节再一次转向基督和教会的关系。这节经文中的基督在原文中是主(κύριος)。保罗首先见证说:“从来(ποτέ)没有人恨恶(μισέω)自己的身子”,σάρξ的意思就是肉身。这句话可以这样翻译:一般来说(ποτέ),没有人恨自己。那么人对自己或基督对教会正常的态度是什么呢?就是保养顾惜:ἀλλ᾽ ἐκτρέφει καὶ θάλπει,but nourisheth and cherisheth。ἀλλά表示一种非常强烈的转折。两个动词都是“现在持续时”——一直坚持,不可中断。ἐκτρέφω,to nourish up to maturity, to nourish;to nurture, bring up。像父母哺育养育儿女一样让教会渐渐长大,这是一个成长的渐进的过程(以弗所书6:4)。θάλπω,to warm, keep warm;to cherish with tender love, to foster with tender care。对教会必须无限温柔和忍耐:“只在你们中间存心温柔,如同母亲乳养自己的孩子”(帖撒罗尼迦前书2:7)。亲爱的弟兄姐妹,基督爱教会珍惜教会还来不及,你们怎么敢、或怎么忍心伤害、拆毁神的家呢?国人没有长性的罪性,是进入教会首先应该医治的。因为没有长性的人不可能服事教会。

一天只有四小时,做这事就不能做别的事。在这个意义上说,追求信仰与自己的日常活动在时间上是矛盾的。但从另一方面看,时间是神创造的。《诗篇》说,“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著智慧的心”(诗九十12)。《圣经》还说:“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箴九10)。可能大家都曾迷路过,夜间迷路更使人心里不安。越迷路越走得快,东突西撞,都无暇冷静下来辨别一下方向。当我们没有认识神时,我们忙于应付各种事情,但常常事倍功半,浪费了许多时间。

像笔者这样经由理性思辨相信耶稣的,神会让我在感性上经历他的同在,知道他是又真又活的神。因心灵顿悟而信耶稣的人,神却会让他们在知识上、理性上更多地认识他,使其信仰有根基,并能把福音传扬出去。

先知以赛亚呼叫说:“当趁耶和华可寻找的时候寻找他,相近的时候求告他”(赛五十五6)。不是说神会远离我们而去,而是指世人可能受到各种试探和撒旦的攻击,使我们的心远离神而去,我们的罪成为阻隔而寻不见神。耶稣在撒种的比喻中说,种子“落在荆棘里的;荆棘长起来,把它挤住了。”耶稣对此解释道:“撒在荆棘里的,就是人听了道,后来有世上的思虑,钱财的迷惑,把道挤住了,不能结实”(太十三7,22)。

只要一个人承认自己有罪,愿意悔改,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为世人的罪被钉死,三天后复活,升天了,因而愿意接受耶稣作他个人的救主和生命的主宰,这人便成为一名基督徒,得到了神的救恩。我们常常听到“重生”、“得救”、“称义”、“成圣”这些说法,它们是神的救恩的具体内容。

上面谈的是比较特殊的例子。就整体而言,文化大革命象一个人生大舞台,每个人都无可幸免地淋漓尽致地表演了一番。如果说在和平时期,每个人都有一付面具,使自己的本性在众人面前可以深藏不露或忽隐忽现的话,在那场历时十年的动荡、风暴之中,在不知道明天将会发生什么事的人人自危中,为了自身的利益,或为发迹走红,或为生存的权力,人人都脱去了伪装,赤膊上阵了。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平民百姓无一例外。有真善美的闪光,更有假恶丑的劣行。趋炎附势、望风使舵、造谣惑众、诬陷贤良、落井下石等竟屡见于上下级、师生、同事之间,甚至在夫妻、父子、母女、亲朋之间,闹得天昏地暗。在这个层面上说,文化大革命的十年经历,可说是了解人的罪性的一本绝好、悲烈的教材。

4你们念了,就能晓得我深知基督的奥秘。5这奥秘在以前的世代,没有叫人知道,像如今藉着圣灵启示他的圣使徒和先知一样。6这奥秘就是外邦人在基督耶稣里,藉着福音,得以同为后嗣,同为一体,同蒙应许。7我作了这福音的执事,是照神的恩赐。这恩赐是照他运行的大能赐给我的。8我本来比众圣徒中最小的还小。然而他还赐我这恩典,叫我把基督那测不透的丰富,传给外邦人。9又使众人都明白,这历代以来隐藏在创造万物之神里的奥秘,是如何安排的。10为要藉着教会使天上执政的,掌权的,现在得知神百般的智慧。11这是照神从万世以前,在我们主基督耶稣里所定的旨意……21但愿他在教会中,并在基督耶稣里,得着荣耀,直到世世代代,永永远远。阿们。

没想到,耶稣不慌不忙地只说了一句话,事态就急转直下。耶稣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约八7)。此话一出,法利赛人和文士导演的这一闹剧就立刻收场了。约翰的记叙十分生动、细腻。“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的都出去了,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约八9)。这个脍炙人口的故事除了再次显示了耶稣的圣洁和无与伦比的智慧外,也深刻地揭示了人的本性。

不能寻著生命真谛,心灵饥渴、空虚,是现代人的难处之二。以色列的伟大先知摩西在诗篇九十篇中写道:“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以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诗九十10)。寥寥数句,道尽人生。

31为这个缘故,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32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最近很霉,心情不佳,有种流年不利的感觉,算啦,今天还是和大家分享一部恐怖片,是一个系列的,《养鬼吃人2》,画质有点渣,但是不碍事看。

22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23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他又是教会全体的救主。24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

有些朋友赞同、欣赏基督教的信仰,也愿意成为一个基督徒,但觉得自己还不怎么够格,想再等一段时间,或等把《圣经》通读一遍或使自己的言行更符合《圣经》的要求后才作基督徒。这种想法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视基督教为神圣。既然加入别的世俗组织都需要自身具备各种良好条件或资格,想必基督教更是如此。从世俗的观点看,这种想法是合情合理的。就象我们要请朋友到家里作客,总要事先把家里收拾利索才便于迎客,否则是对客人的不尊敬。作父母的大凡都有体会,如果夫妻都在外工作,家中有两三个小孩子,那整个家里一定是杂乱无章的。常常是有客人来访,才能促使全家老少齐心合意立即作一次大扫除、大清理(虽然客人一走,又天下大乱)。既然作基督徒是要请圣灵进驻,使我们的身体成为圣灵的殿,我们自然愿意先把内心打扫干净后再请圣灵进来。

可喜的是,《圣经》中有明确的关于生命不死、死后有审判的教导。“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来九27)。旧约中有不少见证生命不死的记载。新约中,耶稣则多次谈到永存的生命、审判之日、天上的奖赏和地狱的刑罚。有人统计过,耶稣所讲的三十六个比喻中,就有三分之一是与将来神的审判有关的。当然,死后有生命的最有力的证据乃是耶稣被钉死后第三天从死里复活。

更多的人认为人的罪性是后天的,与教育有关。我国历来有荀子的“人性恶”与孟子的“人性善”之争。孟子主张“人之初,性本善”,认为人的恶性乃是后天的环境造成的。这种观点被普遍接受,“孟母三迁”的故事也因此被广为流传。不仅我国如此,西方也有类似看法。随著现代科学的兴起和工业化的推进,人们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十九世纪的西方呈现一派经济繁荣、国泰民安的祥和气氛。很多人,包括不少基督徒,对世界的前途都抱著十分乐观的态度。当时人们普遍认为,只要不断提高生产水准、发展经济,使人人可以生活得更好,只要大力普及教育,使人人能分辨善恶,人类社会就可日臻完善,人的罪性也将随之根除。然而,二十世纪先后爆发的两次世界大战使人们目瞪口呆,战争中暴露无遗的人性的凶残、暴虐,把人们的美好憧憬打得粉碎。

0罪性与罪行并重   深藏在人思想隐密处的罪性,不仅他人看不见,甚至会向自己掩饰。但神是鉴察人心的。〈希伯来书〉的作者深刻地指出:“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并且被造的没有一样在他面前不显然的。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来四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