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对西方图像的尊重,在什么样的程度上,是通过这种方式获得的?因为至少从9•11以来,美国大兵似乎不得不取代电影——哪怕9•11已经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全球电视事件了。那个诡异之事(unheimlich),不完全是现场直播,无疑是历史上被观看最多的——甚至多于阿姆斯特丹的登月直播。

杰克(爱德华·诺顿 饰)是一个大汽车公司的职员,患有严重的失眠症,对周围的一切充满危机和憎恨。一个偶然的机会,杰克遇上了卖肥皂的商人泰勒(布拉德·皮特),一个浑身充满叛逆、残酷和暴烈的痞子英雄,并因为自己公寓失火而住进了泰勒破旧不堪的家中。两人因缘际会地成为了好朋友,并创立了“搏击俱乐部”:一个让人们不戴护具而徒手搏击,宗旨在于发泄情绪的地下组织。俱乐部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全国性的地下组织,而泰勒也以自己个人的魅力,吸引着那些盲目的信徒。俱乐部的成员们到处滋事打架、大肆破坏,泰勒本人的行为也越来越疯狂。杰克对于“搏击俱乐部”的现况及泰勒的行为越来越无法忍受,和泰勒发生争执,泰勒离开了他。然而,杰克发现,他走到何处都无法摆脱泰勒的影子,他开始思考:我到底是谁?

在布洛涅森林卖肉维生的蒂蕾茜亚Tiresia(克拉拉·肖沃饰)是一名漂亮的巴西人妖,与她的兄弟泰拉诺瓦Terranova(洛朗·吕卡饰)非法居住在巴黎市郊贫民区的地下室里。泰拉诺瓦,一位满脑子诗意的唯美主义者,把蒂蕾茜亚比作一朵完美的玫瑰。在变态占有欲的驱使下,特拉诺瓦绑架了蒂蕾茜亚以求完全拥有她。由于没有了她每日所需的雌激素,蒂蕾茜亚在他的眼前一天一天地发生变化:长出了胡子,声音变得低沉。泰拉诺瓦无力地看着自己的玫瑰逐渐失去光彩,他绝望地弄瞎了蒂蕾茜亚的眼睛,并把她丢弃在乡村野外。单纯善良的年轻女孩安娜Anna(塞莉娅·卡塔利福饰)将蒂蕾茜亚(蒂亚戈·特莱斯饰)带回家,在她的悉心照顾下,蒂蕾茜亚逐渐康复。在复原过程中,他发现自己突然拥有了一种神奇的预言能力。这一先知能力传开后,惊动了教堂。教区牧师弗朗索瓦(洛朗·吕卡饰)决心直面这位谜一般的奇人。

“超人类主义语境里的负人类学要素”(Eléments de neganthropologie dans le context trasnhumaniste)

影片改编自已故作家佐藤泰志唯一一篇长篇小说,而对这部代表日本出征的作品导演,我们知之甚少,目前只知道她是一位出身于1977年的女导演,2000年导演过由宫崎葵出演的《出嫁的妈妈》,反响还不错。

主持人说,这部电影可能很艰深,但它只有四小时(以前他的电影是七个多小时的),而且是彩色的(以前他的电影是黑白的),所以,enjoy the movie。(by l.m.)

2012年,她被法国文化部授予文学艺术骑士勋章,并因她对于艺术事业的重大贡献而荣获澳大利亚百年勋章。2015年,她获得了澳大利亚学院终身成就奖,并在2017年被授予澳大利亚同伴勋章。

作为Barbara Loden的《Wanda》(旺达)和Jane Campion的《Sweetie》(甜妹妹)的忠实粉丝,她在观看了Robert Bresson执导的《L’Argent》(钱)之后,决定自己亲自掌镜。于是,她成为了瑞士大导演Alain Tanner的助理导演,于1996年共同执导了影片《Fourbi》(大杂烩)。这位自称痴迷于《no man’s land》(无主之地)的导演构筑起了自己的幻想王国,采用柔美的拍摄手法,既不夸张也不说教,刻画出在强烈求生欲驱使下的人物形象,成功地碰触到深埋在人性中的区域。2014年,她参与了13位欧洲导演共同执导的影片《Les Ponts de Sarajevo》(萨拉热窝的桥)的拍摄工作,该片曾参选戛纳电影节官方评选单元。

或许是看到太过被时间打磨被生活考验而充满裂痕的婚姻,很多人都觉得婚姻不过是爱情的坟墓,一万个不想为了争吵、厌倦、容忍、迁就维持一段关系,爱情不过是瞬间的激情,终究会被生活吞噬,从而演变成一种不得不维系的相处状态和亲情牵绊。但《爱在午夜降临前》并没有给予如此悲观消极的样板,而是以更为现实的角度呈现出了一种更为动人温馨的相处之道,在酒店大吵后,杰西利用自个的小聪明,为博红颜一笑费尽心思,最后在温馨的夜幕中和好如初。或许每个人都会抱有对爱情的向往和期待,但不可能永远都流连在爱情短暂的保鲜期内,很多时候婚姻并非是一个悲剧的终点,更多的是出于对爱情的责任和呵护,或许会有烦恼、争吵、猜忌和矛盾,但只要怀着对彼此的爱用心经营,就会懂得理解、体谅、信任和包容,经过现实考验的爱情,才能散发出更为灿烂而耀眼的光芒,才能充分体现出其本质的意义。

一个电影制作者(但这不适用于每一位艺术家)生产了第三滞留,(时间的)记忆对象,它们在物质上因此也在空间上得到了尽可能短暂的投射。穿越这些对象,他能够让一个“我们”,或一个可感的共同体,去体验其前摄的(既是集体的,也是个体的)独一性——那样的前摄就是其最不被期待的期待,因为它们表达了其欲望的力量。这就是“我们”如何发明自身并成其所是的。通过一个第三滞留的装置对原始滞留的组织,艺术家玩弄了观众的二次滞留。这是库里肖夫所证明的东西。

苏格兰爱丁堡,雷登(伊万·麦克格雷格 Ewan McGregor 饰)、土豆(艾文·布莱纳 Ewen Bremner 饰)和病仔(约翰尼·李·米勒 Jonny Lee Miller 饰)三个青年过着混沌糜烂的生活,他们吸毒、滥交、诈骗无所不作,而在如此肆无忌惮挥霍青春的过程中,毒品成为一切万恶之源。雷登对之亦爱亦恨,试图戒毒却最终重蹈覆辙。在一次纵情狂欢后,他们三个不知谁和少女爱丽森(Susan Vidler 饰)所生的婴儿死去。以此为开端,噩梦真正降临。土豆抢劫时锒铛入狱,雷登吸食毒品过量被送往医院抢救,后被强制戒毒。恐怖的幻觉和心底生气的恐惧迫使他不得不和毒品一刀两断。看似美好的新生活,但往日狐朋狗友贝格比(罗伯特·卡莱尔 Robert Carlyle 饰)等找上门来,再度给他带来无限的烦恼……

在这方面,《蒂蕾茜亚》(Tiresia),以及《春宫电影人》(Le Pornographe),都是典型的影片:这些影片的问题乃是电影同欲望之关系的问题,是涉及欲望或性欲的电影之责任。

只有当观众投射图像,也就是,期待图像的时候,图像才抵达了观众。(在2003年11月的蓬皮杜中心,阿兰•弗莱舍尔[Alain Fleischer]于戛纳首次展示的装置“符号与鹦鹉”展现了“我”的这一投射,只有当“我”也是“我们”的时候,投射才发生了。)但如果观众要被打动,他所期待的图像必须让他惊讶,也就是说,图像对观众而言必须是未期待的。这一表面之矛盾的唯一解决方式是,观众在自身当中承担着对其意识而言未期待的东西——而电影恰恰能够让他投射这被期待的未期待者,换言之,电影恰恰能够让观众释放它。对电影而言,有一种因图像的工业开发而过载了的净化功能,即便——全部的困难都在这里——从一个投射的角度来看任何的图像总是可能的。这没有考虑一个事实,即电影从一开始就是工业的,并且,在这方面,是“商业的”,甚至电视的——我会回到这点。换言之,对这个放映机观众而言,绝没有任何办法把一个自身投射性的图像和一个自身毁灭性的图像区分开来:图像真正地由观众生产了出来。事实上,一些图像仍倾向于毁灭观者的自恋。

他是科班出身的古典音乐家,自学钻研音乐和电影、声音和画面,为自己的所有影片撰写剧本并配乐。他的作品获得了评论家的好评,是一种熟练掌握大胆和美学技巧的明证。同传统的叙事手法相比,他更喜欢强调画面感的长镜头,他的电影世界充满了前所未有的视觉和听觉的感受,打破了一切局限。他推崇Bresson、Pasolini和Jarmusch,是影片《The Godfather》(教父)和《eXistenZ》(感官游戏)的粉丝,Bertrand Bonello似乎围绕着萦绕脑海的念头听从本能行事。

2018年新闻发布会将由戛纳电影节电视录制,在YouTube、Dailymotion以及电影节官方网站实况播出。

新一代电影人的代表将出任金摄影机奖评审团主席。在6位专业人士的辅佐下,瑞士女导演Ursula Meier将遴选出参加官方评选、影评人周和导演双周的最佳电影处女作。

对所有的经验实施调节并服务于市场之肆意扩张的图像技术的工业开发,作为图像技术,已经导致了个体之原始自恋的毁灭——也就是毁灭那样的东西,它能够让个体以一种明显虚构的,但又不可或缺的方式,投射出一个“我”的统一体。通过如此的投射,个体能够进入同其他“我”的社会关系当中,并形成一个“我们”,“我们”是一种集体的自恋,代表了一种审美经验的可以居住的空间。那种审美经验只能是分享,即雅克•朗西埃所说的“可感物的分享”。正是这个“我们”被弗洛伊德称为文化(Kulture)——它实际上被译作文明。

从长远来看,被压抑的电视的回归会把美国大兵置于电影面前吗?不管回答如何,问题假定了电影,和美国大兵一样,是一种武器。它是一种政治的武器(让美利坚合众国统一),一种经济的武器(国内的和全球的贸易跟随电影),一种军事的-外交的武器(其中,电影、电视和武装力量一起形成了一个体系)。如果美国大兵的武器再一次面对着电影,那是因为电影摄影权力的肆意开发——尤其是因为这种权力也变成了电视的权力——最终导致了对观众之自恋的清除,对其投射权力的清除,以至于他再也看不见图像——不管他是一个来自“南方国家”的受羞辱的观众,还是某个来自我们所谓之北方的工业化国家的迟钝的人,更确切地说,一个像改变性别或改变本能的身体一样盲眼的人,那是被刺瞎眼睛的蒂蕾茜亚。

她有时也会暂别银幕登上全世界的戏剧舞台。2008年至2013年间,她同Andrew Upton共同管理悉尼戏剧公司,并在纽约、华盛顿、伦敦、巴黎以及悉尼舞台上获得了多项殊荣。她在巴黎同2009年电影节评审团主席Isabelle Huppert女士一同出演了Jean Genêt的名剧《女仆》。在悉尼参与了Liv Ulmann执导的《欲望号街车》的上演。

(2003年的里昂双年展展示了这种梦魇美学,还有拉斯•冯•提尔的《黑暗中的舞者》和《狗镇》,布鲁诺•杜蒙的《人之子》,《黑客帝国》,尤其是《大象》,以及其他似乎呈现了梦魇现实本身的作品,不管它们在多大程度上从哲学模型中汲取了灵感。它在经验被摧毁的时刻,表达了重构经验的必要性,包括生命的经验,生存现实的经验,其中,例如,军营被展现在电视上,突然就被这个展现的事实所中性化了。我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在里昂双年展上遇到了迈克•凯利[Mike Kelley]和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的可怕装置“Sod & Sodie Sock Comp O.S.O.”[1998]。在这里,在致盲图像的梦魇的边缘,还可以发现帕斯卡尔•孔韦尔[Pascal Convert]的作品。)

独一性的功能还原的必要性已导致了几乎所有的人类经验都服从于审美的和情感的——还有认知的和信息的——控制。电子技术已然可以建立“控制社会”并实现生命时间价值的概念,这个由市场化发明的概念是为了让体系和工业对个体经验的开发可以得到最大程度的实现,并把个体的经验转变为一种完全受控制的调节。

她一返回影坛,便因出演Woody Allen的《蓝色茉莉》(Blue Jasmine)荣获2014年奥斯塔最佳女主角奖。这已经是她第二次获得这一大奖了:早在2004年,她就因为在Martin Scorsese的《飞行家》(Aviator)中出色扮演了凯瑟琳·赫本一角而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她成为第一个靠扮演曾荣获奥斯卡奖的演员而荣获奥斯卡奖的演员……

在整个的二十世纪,大型工业利用了图像技术,把图像当作一个主要的武器,来把世界改造为一个如今绝对地出售一切的市场——这是从观众的意识之时间开始。为了进入这些时间的意识,一场不可避免的战争在形形色色的媒体间爆发。媒体间的竞争把意识的这场绝对的屠戮——吉尔·夏特勒(Gilles Châtelet)所谓的“生成猪猡”——变为了一个卑污的景观。

通常在1990年代以前的文章里(即使此用法极少见),transgender这个名词会用来指称那些“未进行变性手术的变性者”(non-op transsexuals或non-op transpeople)——那些以他们出生时被指定的相反性别过生活,而尽管可以进行变性手术(sexual reassignment surgery),但选择不这样做的变性者;有时候,他们也选择不进行其他的医学性别重整治疗。不过比如说在荷兰,transgender这个名词有时候还是会特别用来指称这群人,而不是包罗万象的一个大名词。

想到谁也不可能发现我,我于是决意不再东躲西藏,倘若奇迹真地发生,万一哪只昆虫能克服重重障碍,不怕山高路远,战胜困难与风险,作为使者从遥远的地方来探望那朵一等再等,尚未受粉的雌花,那我岂能错过这一千载难逢的时机。我知道雌花的这般苦苦等待并不比雄蕊花朵消极,雄蕊每每自动转移方向,以便昆虫能轻而易举地光顾,同样,这儿的这朵雌花,倘若昆虫光临,准会卖弄风情地弓起“花柱”,为了得到其爱慕,会像一位虚伪但炽热的妙龄女郎悄悄地向它靠近。植物世界的法则本身受到越来越高级的法则的控制。倘若昆虫的来访,亦即从另一朵花带来花粉,一般来说是异花传粉的必要条件,那是因为自花传粉,自我繁殖,会像一个家族内的连续近亲结婚一样,导致退化、不育,而昆虫授粉则会给同类的后代带来前辈所不具备的活力。不过,这种遗传变异的飞跃会过于迅猛,导致花类发展失控,于是某一特殊的自花授粉行为会适时发生,加以压抑、控制,使畸形发育的花朵趋于正常,犹如抗霉素防治疾病,甲状腺控制发胖,失败惩治骄傲,困倦压抑行乐,睡眠驱走疲乏。

神话传说和历史传奇挥动魔法杖,赋予诸多名字独特的光环,把巨大翅膀扇动下涌动不息的能量封刻在几个字符的倩影间。正如克里奥佩特拉代表了美丽与征服,泰瑞西阿斯代表了身份的苦痛和命运的羁绊。倘若了解泰瑞西阿斯的故事,便可以理解在影片开头,伴随着贝多芬第七交响曲,从黑暗中奔涌而来的岩浆,那不可阻挡和吞噬一切的力量来自何处。在成为底比斯城的预言家之前,泰瑞西阿斯只是一个普通人,所有的传奇都从他的失明开始。关于他失明的原因,有多种说法:一说是因为他偷看雅典娜沐浴,被雅典娜弄瞎。经其母祈求,雅典娜同意赋予他预言的能力;一说是在宙斯与赫拉关于男女在婚姻中谁获益更多的争论中,泰瑞西阿斯站到了宙斯的一边。赫拉迁怒于他而将其变瞎。宙斯无法阻止赫拉,便赐予他看到未来的能力。虽相传各异,但泰瑞西阿斯的盲眼都是惩罚的一种手段。除此之外,泰瑞西阿斯还曾经由男变女,生活了七年并结婚生子,又再度由女变男。广为流传的原因是他阻止了路边两条蛇的交配,惹怒了掌管婚姻之神的赫拉,遂将其变为女人。七年后,他没有干预路边两条交配的蛇,便结束了惩罚,变回男身。在众说纷纭的传说中,泰瑞西阿斯具有几个共同的元素特征,即盲眼的先知、不敬地打断自然的仪式、双重性别、神灵之争。在无可比拟的神力与命运的拨动下,泰瑞西阿斯必须禁受身心的创伤,无从选择地飘向未知。影片开头那蔚为壮观的滚烫岩浆隐喻了命运的不可一世,那缓慢而巨大的力量,必然将蒂蕾茜亚、将存在于世间的人们推向无涯的荒野。在这令人窒息的画面后,紧接着便是蒂蕾茜亚的特写,她悲伤的低着头,一语不发,等待命运的到来。

Edouard Baer先生本人表示:“ Edouard Baer在2008年和2009年的两次出色表现让人又惊又喜。他远离尘嚣和镁光灯静修已有十年,如今重回戛纳担任电影节开幕式和闭幕式主持人。今年,他再次发挥自己杰出的人格魅力,无私地为全球电影圈最重要的盛事服务,只为了赢得在几部高品质影片中亮相的机会。他自愿为这场冠盖云集、衣香鬓影的晚会加入他对电影的一点心得,一丝乐趣,一种荣幸,换句话说就是活力。当然了,这个谦逊的家伙很高兴能与你们重逢。谢谢你们的关注。”

特拉维斯从越战中退伍回来后一直在纽约以开出租车为生。战争后的他多少有些失落,加上开出租车目睹了纽约夜幕下的种种罪恶,另他变得愤世嫉俗、痛恨社会。在追求总统候选人帕兰坦竞选办公室的秘书贝西失败后,特拉维斯决定去刺杀帕兰坦以证明自己。在准备刺杀行动的过程中,特拉维斯遇上了被逼卖淫的雏妓艾瑞斯。在企图救艾瑞斯出火坑未果后,特拉维斯手持武器闯进淫窝,将里面的一干人等通通干掉了!本以为即将收到法律的惩罚,然而媒体却将特拉维斯描述成了一个拯救少女的英雄……

当观众在看的时候,摄影机被反转了过来,他头脑里就有一部摄影机:一个投射的放映机。因此,当卢米埃发明电影……当他发明摄影机的时候,摄影机同时也被当作一台放映机来用,同一台机器在做两件事情。(Jean-Luc Godard, Introduction à une véritable histoire du cinema, Paris: Albatros, 1980, 209.)

自从1998年执导处女作《Quelque chose d’organique》(有机物)以来,一直到2016年问世的《Nocturama》(夜行盛宴),Bertrand Bonello在电影圈的地位独一无二。他的作品中共有7部长片和8部短片,各具特色。从2003年起,他的影片多次参加戛纳电影节竞赛单元,其中包括:2003年的《Tiresia》(蒂蕾茜亚)、2011年的《L’Apollonide – Souvenirs de la maison close》(妓院里的回忆)以及2014年的《Saint Laurent》(圣罗兰传)。

阿利斯是一位无恶不作的少年,某次他进入一所别墅抢劫一番后,打残了该别墅的主人——一名小说家。后来因为杀了一名单身女子,阿利斯入狱并接受了特殊的人格治疗,出狱后,周围人群没改变对他的旧看法,在种种歧视的重压下,他跑到郊外一所别墅想喘口气,不想这所别墅正是他以前抢劫过的小说家的那所......

跨性别者或跨性别这个词是个集合名词,它涉及到各种与性别角色部分或全部逆转有关的个体、行为以及相关群体。不过,对于“跨性别者”这个字的定义问题目前还有很多争议。不过目前最广为接受的定义是:

在法律上,除了许多法规要求填写身分资料时要填上身份证字号与性别之外,完全没有提到跨性别之身分、手术等项目。变性者完成变性手术后可至户政事务所办理变更身分证与出生登记的变更。但未完成手术,身分证则要求不可扮装。但因为“蔡雅婷事件”的发生,后来内政部并没有对"扮装"有所强制规定。

这也意味着,电影,就它总是工业的而言,乃是工业社会的未必之未来。期待的投射视域是由期待或欲望的自恋结构所建构的。但这里所说的自恋——它是心灵本身的结构,因为它暗示了一面镜子——暗示了反射的表面,这些表面有一段历史:或多或少正在失形和成形的媒介,它形成了观看,以及更一般地,情感的一整个形态发生——从有形的燧石,到把各处的图像人工制品整合起来的技术,这种技术把静止或运动的图像变成了个体远程交流的平凡内容,因此在一种极端的程度上把电视一般化了——还有随之而来的遥控和远程监视。但这个一般化了的电视系统消灭了期待的一切视域,那个视域意味着一切的未期待者。所以,当运动的图像无处不在的时候,就不再有任何的图像:不再有任何能够发觉自身被打动了的观看——这里的打动是指,情感会是由此被打动者的独一性的发现。最后的电影制作者所反抗的就是这个。正是通过这种方式,让伊拉克人感到不幸的是,美国大兵,作为武装起来杀戮的身体和灵魂,在图像面前运动,而图像是用来迷惑其身体和灵魂的时间工业和电影摄影的对象——在全球的经济战争里,问题是让他们的消费者身体完全地服从其市场化所制造的期待。现在,问题是要明白这样一种制造如何可能。

作为法国新浪潮电影的奠基者之一,已83岁高龄的导演让-吕克·戈达尔的新片《再见语言》(上图)的再次入围引发影迷关注,这是他继《爱的挽歌》《新浪潮》《侦探》《受难记》《各自逃生》之后第六次杀入戛纳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他曾先后于1965年与1983年分别凭借电影《阿尔法城》以及《芳名卡门》斩获金熊、金狮,这一次他是否能够以《再见语言》夺得金棕榈实现三大电影节大满贯则颇令影迷期待。此外,影片《艺术家》导演米歇尔·哈扎纳维希乌斯与妻子贝热尼丝·贝乔联手打造的新作《搜寻》被放在同一天,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导演王超的作品《幻想曲》也将在当日的一种关注单元中亮相。

然而,电影也是一种艺术。我想要表明,为什么这种艺术在控制社会的语境里有一种十分特别的责任:它是一种能够在其自身的领地里反抗审美调节的非凡的审美经验。但这也意味着,当下的情境,就人的自我图像而言,也就是,就其自恋而言,必须得到评估——在这个意义上得到评估,即,就像弗洛伊德在《文明及其不满》里说的,自上帝之死以来,人类思考自身的方式发生了改变。

这位新任评审团主席表示:“电影处女作是描绘出一切可能的画卷,可肆意挥洒大胆、冒险和疯狂。人们常说什么在电影处女作里要留一手,可恰恰相反,在第一部影片里要海纳百川,一切的一切,每部影片都要有第一部片子的别出心裁、生命力、爆发力和野性。能有幸观赏所有这些影片真让人兴奋不已、惊喜连连!”

戛纳电影节组委会主席Pierre Lescure先生和总监Thierry Frémaux先生非常高兴:“我们很荣幸能够请到一位与众不同、别具一格的女演员。她的才华和信念为电影和戏剧增色不少。我们曾在去年秋天同她交谈过。我们坚信她作为评审团主席将会兢兢业业,满怀热忱且兼容并蓄地观看所有影片。”

时间总是构成审美经验的战斗的对象——那是反抗时间之缺陷的战斗,彻底地反对它。一个人如何让艺术作品可为自己所使用:因为艺术作品代表了一个装置,召唤着无限制的、最被期待的未期待之作品的一种无限制的可用性?这个问题构成了时间的一切审美经验。

那些在出生的时候根据其性器官而被指定了某个性别,但是却感觉到那个性别是对他们一种错误或不完整的描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