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摄影师郭盈光在回国后用镜头记录了中国相亲角,反映了当代中国的婚姻观,她为这组作品取名《顺从的幸福》。

媒体言论肆意的今天,大众眼中的留学生离成功一词似乎愈来愈远,这类人群被贴上“代购”、“奢侈”、“富二代”一系列“享乐主义”的标签。

30岁的欧美年轻人在谈恋爱、换工作、环球旅行和探索自我,中国年轻人在考虑买房、买车、小孩上学和父母养老。

留学“出国潮”的成功标签,时至今日,留学生的普遍,加上逐年上涨的趋势,留学则变成了富裕家庭让孩子体验西方教育的标志,而“裸归”的他们,面对的却是现实血淋淋的“骨感”。

不同于“裸婚”、“裸辞”刚出现时的观念爆炸,“裸归”几乎是在暗流涌动中成为不争的事实。

报告中指出,看到留学生回国趋势不断攀升,并且近两年回国留学生的年龄多数在25-30岁之间,也就是说,成熟人才的比例也在增多。

版权声明:部分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问题请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联系方式:xdfqtbq@sina.com

然而现在,每个人身边都有几个出国的老同学,除了已经听腻歪的“性开放”和美妆潮品代购之外,“留学生变loser”的桥段成了能吸引注意的最后传说。

在中国,如果你是没车、没房的大龄青年,就会被贴上“两手空空”、“边缘挣扎”的底层标签。

论信息的获取和占有量,论社会权益,论物质财富,归国群体好像都和底层不沾边。三个理由:

海外归国的群体,几乎没有转换的时间和空间,一头扎进了基于“马斯洛需求金字塔”的集体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