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木村在为其它果园咨询时就表示,你的果园也不能独立于其它人之外,他每年都要去拜托拜托邻居,让他再试一年。

但依然有这样一个极限,他实在不忍心看到家人和苹果树因他继续受苦,他决定,来去死吧,只有死才能够制止他的梦想。

第0年,在自己拥有的4块地中进行了测试,一般来说每年撒13次农药,他就分别撒了13次,6次,3次,1次。这一年的苹果收成虽然受到了影响,但是影响不是很大。

木村阿公虽然长得像阿公,但其实还没有60岁,皱纹与黝黑的皮肤可能是农夫本色;不见的牙齿则是曾因为外出打工被黑道打断,他觉得这缺牙是去捍卫苹果的纪念品;但是他的笑容,是连写作者都说「我很努力思考该如何向读者传达他的笑容,因为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爽朗的笑声。」

不用农药、不用肥料的苹果,居然比任何高级品牌都香甜可口。一颗保存了两年、已经切成两半的苹果居然不会烂,只会枯萎越缩越小,最后变成散发出甜蜜香味的水果干。

我们要做一个事业,最关键要能做到:大事从小做,小事要大做!大家明白这个道理吗?意思是:大事要从小起步,基础要良好;小事要从长远规划,逐步发展成为大事业。如果能力有限,一步跨大,结果就造成了倒闭,连本带利都亏了。做事业的人,首先要做到: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耐心通大道,能忍万事成!

他下决心开始尝试无农药种植的契机是读到一本“自然农法”的书,而且妻子对农药过敏,让他更下定决心。

就这样,木村踏入了无农药栽培的路。但他不是专家,所以他完全靠读书、实验、从挫折中再试一次。

美丽的样貌总是更容易带给人美好的感觉,所谓“赏心悦目”。品相好的苹果,人们也更能够联想到它背后生命的过程和丰富的营养。但是,如果品相不好的丑果呢?

(五)在苹果树不开花的日子里,木村曾带着全家一起捉虫,虫子无穷无尽,每天捉了成百上千,果园里虫子的数量却丝毫没有减少。直到有一天,木村突然明白一个道理:苹果树也想活下去啊!虫子到处都有,只有让苹果树自己变坚强了,才能真正抵御那些害虫。木村的果园是一个丰富的昆虫世界,各种微生物、蚯蚓、蚂蟥、蝴蝶、飞虫,应有尽有。在不结果的时候,果园更像是一个植物园,各种杂草滋生,除了木村特意种植的黄豆。木村种植黄豆来自于一个偶然的际遇。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他决定爬到山上去寻死。到了山顶之后,却意外地发现一棵茂盛的榛子树,结满了果实。山上也有害虫,为什么榛子树却能长这么好?木村通过观察发现,原来是泥土不一样,松软度、气味、温度乃至味道都不同。他豁然开朗,土壤才是种植苹果的重点,苹果树应当与大自然融为一体,愚蠢的人类却用农药将树与自然隔绝开来。通过不断研究与实验,他在果园中种植了大量的黄豆,改善了土壤中氮肥的含量,并让地面下的微生物变得丰富起来。“没有任何生命是孤立的”,木村说。苹果树不能,人也不能。一切形式的教育,如果将校园与社会隔离开来,这样的教育是注定没有生命力的。教育即生活,社会即学校。现代教育制度岂不是跟人类使用并依赖农药一样的愚昧?

第7年,以种植苹果有名的青森县迎来了又一个丰收的季节,唯独一块果园看起来快荒废了。那是木村的果园。如果苹果树都枯死的话,这一切都完了。现在我要做什么?答案已经在眼前了,现在放弃无农药种植,回到原来的状态,但是。。。。

家长与教师费尽心机为学生创造各种学习的好环境。除草——没收电脑,禁止课外书,取消运动,总之,一切与学习无关的活动全部禁止;施肥——各种大大小小的补课班,无论是学校科任教师的小灶,还是外面补习机构的大班,乃至请到家里一对一的辅导,中国家长的焦躁,直接催生并壮大了这个全中国最有“钱途”的行业;洒药——各种说教、德育、励志故事、心灵鸡汤、野外培训、心理辅导等,皆是帮助孩子排除干扰,扫清杂念,集中精力,走向考场。

但是在木村的心里,还有一丝期望,在测试苹果树的同时,他对水稻还有蔬菜也进行无农药种植,虽然这些蔬菜和大米的收成比别的用农药的田少,但是也还是可以接受的范围。既然蔬菜可以进行无农药种植,那苹果树是不是也可以呢?

第2年,把无农药种植扩大到2块地,因为这样可以积累更多失败的经验,为了让苹果树保持健康,试了各种各样的方法,有时给苹果树撒点酱油,撒点面粉糊,甚至撒过酒,辣椒粉,无论是睡觉还是醒着,脑子里全都是这些想法,他甚至试过蛋清,牛奶等,能想到的基本上都试过。但是这些无法停止苹果的斑点落叶病。

今天的世界充满着浅薄、功利的论调,有多少人会在坚持10年之后等到那7朵苹果花的盛开?这便是木村的意志,一如他的苹果坚定、执着,历经风霜而甘甜弥香。日本的脑科学家、也是NHK主持人茂木健一郎形容这种傻瓜的意志:他们拥有相信眼睛看不到的东西的力量。

“我是靠种苹果生活的,我之所以这么穷困,是因为我让苹果痛苦,是我在折磨这些苹果。”木村说。因此,木村时常轻抚这些果树,向它们道歉,“让你们这么辛苦,我真的很抱歉。就算不开花也没有关系,不结果实也无所谓,千万不要死去。”

一切形式的教育,如果将校园与社会隔离开来,这样的教育是注定没有生命力的。教育即生活,社会即学校。现代教育制度岂不是跟人类使用并依赖农药一样的愚昧?

再过20年的2006年,他接受NHK「专家的作风」采访,开场就是东京的法国餐厅主厨表示,用木村凝聚「生产者的灵魂」苹果所作的料理,订位已经排到半年一年之后。

尽管被视为是个麻烦,但木村却不断汲取着周围人的能量。他的岳父因为经历过战乱,理解农药未必是个必须,不仅同意木村拿家产来试验,有时候还要在外当挡箭牌。

月圆风高,他带着绳子上山要去找棵大树来上吊,这个时候他突然意识到,山里不可能有农药,而且到处都是虫,可是为什么它们的叶子都那么健康?!

家长与教师费尽心机为学生创造各种学习的好环境。除草——没收电脑,禁止课外书,取消运动,总之,一切与学习无关的活动全部禁止;施肥——各种大大小小的补课班,无论是学校科任教师的小灶,还是外面补习机构的大班,乃至请到家里一对一的辅导,中国家长的焦躁,直接催生并壮大了这个全中国最有钱途的行业;洒药——各种说教、德育、励志故事、心灵鸡汤、野外培训、心理辅导等,皆是帮助孩子排除干扰,扫清杂念,集中精力,走向考场。

第4年,木村的果树园成了虫子们的集散地,由于虫子太多,这些虫子都能弄断树枝,为了抓这些虫子,木村和他的妻子,还有丈人、丈母娘4个人从早到晚每天都要抓虫子,但是每天都抓,虫子丝毫没有减少,苹果树依然没有开花。

11年的辛苦,当我们换算成文字匆匆概述时,无法体会带作为一个家庭的支柱是如何艰辛的面对来自旁人的侧目与不解,轻视与嘲笑,而作为农业从业者我们深知这其中的勇气与执着。

在日本,栽培苹果的时候要使用四十到五十次的农药,即使在尽量减少使用农药的农家里,也至少要使用五到十次农药,不管怎么说,对于几百年用农药栽培苹果的地方来说,无农药栽培是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在这段惨不忍睹的日子里,他被邻里冠上了「灭灶」的严重形容,他女儿在作文上写着:「我的爸爸是农夫,但是我从来没有吃过家里种出的果实。」苦还不是重点,重点当时可是经济大起飞,邻居都已经买车出国了。

不用农药和化肥,不除草,想种苹果树,本身就是不切实际的想法。更傻的是,他还把苹果当自己的孩子,经常跟苹果树“交流”。

从此之后,木村更加的开心,他选定了努力的方向,开始出外打工(牙齿就在这个时候离去了啊)。

因为农药在近代加入,苹果变得只要负责长得又甜又大就好,它不用奋力生长,所以当木村不使用农药的时候,现代的苹果已经不知道怎么长了!所以木村可以说是在等。他知道苹果树其实很努力。

第8年,找到了答案,木村又找到了自信。这一年他在果园中种植了大量的黄豆,因为黄豆可以帮这些果树调整土的营养成分,让地面下的微生物丰富起来。这一年,苹果树看起来变得健康了。冬天,为了维持家计,木村又出去打工了。

被雹灾打过的伤疤果已经成熟可以吃了,我们的有机彤也跟着妈妈来到果园,来品尝这“最美苹果”的味道。

但是正是带有一股傻劲的木村爷爷坚持了8~9年,终于让他的无农药苹果树长出了7个花朵。他这样挑战的代价是很大的,一天到晚他必须要不间断的与那些虫子斗争,看着逐渐变黄死去的苹果树而苦恼,对他们家来说苹果的销售收入是唯一的经济来源,由于不撒农药,没有结果实,他的孩子们要挨饿。

日本的脑科学家、也是NHK「专家的作风」主持人之一的茂木健一郎,形容这种傻瓜的意志:他们拥有相信眼睛看不到的东西的力量。像这样不断学习的人,「是闪闪发光的」。

♥小编一禅的QQ和微信:2569331267,朋友圈每天学习星云大师《释迦牟尼佛传》

他是“奇迹的苹果”这本书的主人公木村秋则。他是日本青森县的一位栽种苹果的农民,从1978年开始他凭借一股傻劲,在贫穷困顿中坚持无农药、无肥料的种植方式。

2014年,苹果的品质已经在一年的有机转化的过程中展现出它自然迷人的一面,苹果很甜,但是它们力量不够,个头比较小,长得也不匀称。

他的苹果园开花时,是邻园的农夫放下手上正烦恼的事赶快跑去通知他。第一次结出好小的苹果带去市区廉卖,客人写信回来跟他说,好甜!我还要再买。

今年,它们积蓄了很大的力量,我们似乎都看到了它们又大又甜来到千家万户的幸福的样子。一场又大又急又密的冰雹打烂了几乎全部希望!苹果树连叶带果倾落一地,只剩下这些光秃秃的枝条和受伤的苹果!

他自己调和醋来当农药,但是坚持以人工喷洒完800棵树,因为他认为机器压过会损坏土壤。他的果园平常长得像个植物园,但是秋天会割草,让土壤温度降低,「这是要告诉苹果秋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