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修缮长城也有具体的规定,条例明确要求,对长城进行修缮应当依照文物保护法的规定办理审批手续,由依法取得文物保护工程资质证书的单位承担。长城的修缮应当遵守不改变原状的原则。长城段落已经损毁的,应当实施遗址保护,不得在原址重建。长城段落因人为原因造成损坏的,其修缮费用由造成损坏的单位或者个人承担。

绥中县永安锥山省级森林公园管理处主任刘福生告诉记者,正是被这段野长城的风韵和掩映的茂密山林所吸引,从而搬到了山脚下,一住十几年。

网友质疑,砂浆抹平“最美野长城”的施工方究竟是谁?原汁原味的小河口长城为何会被重新修缮?

近日,连续15年拍摄“最美野长城”的一位摄影者发现,几段小河口长城遭砂浆抹平,“原本残缺的垛口墙等都被抹平,野性十足的长城成了被硬化的路面”。

董耀会表示,对于所有长城的保护,并不会厚此薄彼:文物系统面对长城整体都是一样的。民间把没有建成旅游景区、不需要买票进去的长城就叫野长城,实际上这个称谓跟文物系统没关系。

长城的维修和维护都需要资金投入,这恰恰也是当前长城保护的一大短板。董耀会认为,对于资金的合理分配和使用仍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当地摄影爱好者刘先生长期拍摄小河口长城,他说,这条“最美野长城”是2014年修缮的,担心以后继续沿用这种工艺。

两天前,国家文物局副局长顾玉才透露,国家文物局正在组织编制长城的总体规划,未来将对重点长城段落进行重点维修,同时加强对没有开放,或者是没有进行维修的长城,也就是俗称的“野长城”的管理。此外,要进一步调动社会力量参与长城的保护工作。

该人士表示,对于此次修缮,网友看待事件的角度和文物保护的角度不同,修缮长城不能完全为了摄影展示。

小河口长城位于葫芦岛市绥中县永安堡乡,是辽宁境内的明长城主干线,坐落于险峻的燕山山脉,是辽宁与河北的两省分界线,长约8.9公里,有31座敌楼、18座战台、14座烽火台。

“现在长城的修缮更多都集中在大工程上了,就像小河口这种。其它保护性修缮的地方,比如离小河口很近的一个在山顶上的楼子,这个楼子裂了,其实花很少的钱把它的裂缝处理一下,这个楼子就保护起来了。搞大工程的钱由中央财政出,日常维护的钱由地方政府出。但是,很多长城沿线地方政府都比较困难,历代长城所在的404个县里面,50%以上都是贫困县。在财力相对薄弱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很难拿出这笔长城日常维护的钱,但是日常维护从中央财政又出不来钱。”董耀会说到。

至于长城修缮的基本原则,董耀会认为,首先要保存长城本体的存量,要保护长城所承载的历史和文化价值;其次最大限度保证施工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