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们如约而至,那一帧帧美妙的旅行画面,却永远的变成了想象。等待男孩们的,却是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父亲在密歇根州一所中学教数学,母亲笃信宗教,家中共有五个十多岁的女儿,从十三岁的塞西莉娅到十七岁的特里斯。

电影《处女之死》是“教父之女”索菲亚科波拉的处女作,其从金酸梅十年最烂新星到史上百位最伟大导演之一,她用三部电影,“修正”了全世界的眼光。

片中有首插曲是Air的《playground love》,曾经是我的心头好,单曲循环陪伴了许多岁月。

金色的发,明媚的笑,女孩们一出现便是焦点,男孩们暗恋着女孩们,街坊们羡慕着夫妻倆好福气。

基本上,她是一个梦想家,一个完全与现实脱节的人,她跳起来时,可能感觉自己要飞起来了。

现在想想,自己当初青春期的时候,是不是也做过许多难以理解的事情?是不是常常有自杀的念头晃过头脑,仿佛再多一丝冲动,就会打开窗户一跃而下。

说剧情之前,园长先给你们介绍一下这部电影的导演—索菲亚·科波拉,看名字是不是很熟悉?

Cecilia离开后,里斯本夫妇把她们保护的更严密了。但沙子总是握的越紧,漏的越快,里斯本夫妇的保护加速了她们的枯萎。

作为“教父之女”,索菲亚·科波拉的一举一动都备受人关注,从业初期,她成了“金酸莓”的常客,屡被群嘲。

康复后的塞西利亚情绪依旧消沉,面对家庭的巨大不安,父母不得不去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

同样是女性导演的处女作,索菲亚·科波拉选择改编杰弗里·尤金尼德的同名侦探小说作为故事来源,在她的改编之下,“处女自杀”这一件事情,变成了青春期的某种控诉;而土耳其导演蒂尼斯·艾葛温则选择了将自己的生平故事略加改编,搬上银幕。

喜欢的人眉清目秀的脸,一封皱巴巴的情书,白色衬衣上瞩目的黑色笔水还是篮球场上健步如飞的脚步?

忽如一夜春风来,卧榻酣眠梦情郎,意中人奈盖世大英雄,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祥云,于万人瞩目之中翩翩而来,迎娶邻家少女。喜乐轰鸣,锣鼓喧天,四邻八舍高朋满足,纷至沓来前来道贺。

所有的少女们,太过柔软,无法去触碰世界的坚硬外壳,只愿偶尔,生活能像蕾丝般柔软,妳被这世界温柔相待。

她把trip的名字悄悄写在内衣上,戴着和trip跳舞赢来的王冠,她是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可怜人。

“邦妮死时,我们正在客厅,幻想着高速公路,随后玛丽把头伸进了烤箱里,特瑞斯吃了很多安眠药,勒克斯是最后一个。”

在趁着暴民们找乱石的空档,曾经暗恋她的奴仆出现,深知无法改变事态,只好捂死了她,保全了她“体面的死法”...

5个女儿正是豆蔻年华,最后却全都选择了自杀作为人生的最后反抗,逃离这个压迫人性的家庭。

自杀也是从她开始,她的第一次自杀,是在盛满水的浴缸里,淡淡的鲜血和碧发交融,年轻的面孔和空洞绝望的眼神迷人而可怕。

索菲亚刚出生不久就在《教父》中饰演了接受洗礼的婴儿,成也教父败也教父,1989年索菲亚因为在《教父3》中的表演获得了“金酸莓奖”最差新人奖和最差女配角奖。

也许在某个舞会,觥筹交错之间,他们还会想起曾经的里斯本姐妹,神秘而遥远,仿佛黄金时代的印记,慢慢模糊,最后变成了男孩们脑海中的一场记忆.

母亲烧毁了女孩的所爱,房屋紧锁,她们甚至不被允许去上学。然而女孩却越来越放纵,在屋顶和男人们肆意的做爱,疯狂的陷入幻想中。

复古的影像和色彩下,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叶一闪一闪,静谧安详的景象仿佛一场精心包装的幻梦,男孩们压抑的旁白、空灵的画面配上air的音乐和lux迷离的眼神,绝对的视觉享受,连所有的死亡,都拍的诡异且动人。

我很少去回顾拍摄这部电影的经历,我处在截然不同的人生阶段,我并不是我想的那样。但是,每一部电影都是为下一部电影做铺垫。在我最新的作品「牡丹花下」中,我的确重新回顾了「处女之死」,前者的某些元素让我回想到我的这部处女作:处在不同阶段的女孩和女人,只不过女人更年长,而她们要处理的欲望和挑战更为严峻。我的人生似乎被这两部电影所标记。

瑟西莉亚自杀未遂被父母救下,夫妇无从知晓她自杀的原因,终于在父母策划的一场party里,瑟西莉亚再一次,选择了结生命。她身穿白色连衣裙从高楼飘落,死在父亲的怀里。

宇宙浩瀚,人类在其中不过沧海一粟。在混沌中,总会有人第一个跳出来探索未知,寻求真理。

“那晚我独自回家了,不关心她怎么样,很奇怪。我是说,我喜欢她,非常喜欢,但那晚在操场,那就是另一回事了,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她。”

最后留下的男孩们会在纷纷扰扰的人事中渐渐长大,会比当初的女孩们还要成熟,变成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