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3号微博突然爆发了“红黄蓝幼儿园针扎,灌药,猥亵幼儿园学生”的新闻。半天时间,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个荒谬到极点的事件。可这件事最荒谬的在于,这是一家北京正规的幼儿园,公司刚刚在纽约上市,市值五亿多美元。遭遇事件的孩童是读的“国际班”,一个月5500元学费,家庭多是中产。

遇到好的启蒙老师是可遇不可求。能够自我启蒙的天才太少了。我想我们大多数人可以做的就是学习与交流。

在微博上有看到过一句话,大概是——中产只是肥一点的羔羊,灾难来临,所有人民都一样。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无数电影,无数的人的人生,包括我们自己的,无不阐释了这一点。事实上,也因为不同的相信,每个人成为了他自己相信的样子。问问我们自己,我们到底相信什么,再看看我们自己,我们成为了什么样的人。也许什么都不信,这人生该是多无力多尴尬。

30岁以前,任性而为,肆意青春;30岁以后,慢慢沉寂,甚至有的已经开始准备养老生活。很多人,35岁以后的剧本就已经在日复一日的重复。

♦一种奇怪的疏离感抓住你,不是周遭的事物改变了,而是你眼中所见的一切不再“正常、自然。”(当作者在“野蛮”的非洲呆的时间过久之后又回到欧洲自己却变成了怪人。好多时候你觉得别人变了其实是你自己变了。)

感谢您看完这篇文章。如愿意请广泛传播转发,因为您的关注和传播意味着某些不幸生于贫穷地区的人将因此得到持久的医疗帮助,一些人将因此减少痛苦,而一些人将改变命运。

主要依靠的还是家庭教育。只是这个时代变化太快了,父辈们的经验很多已经用不上,甚至是误导。

我只想说,记住在这里是怎么被羞辱,被踩在地上,怎样一次次让你抬不起头,怎样折磨过你,怎样让渺小而年轻的你不得不被一个两个三个四个社会新闻撼动,怎样让你不知所以然的流下眼泪,怎样玩弄你,怎样纠缠你,怎样让你成为一个总在摇摆,总在彷徨,总在失去安全感与归属感时又强行自我慰藉的人。

名额有限,会根据推荐书体现的价值观和与本公众号的熟悉度来筛选,所以如果这一期没报上名的话,别介意哈。

最后,近期因为有朋友赞赏热情太高,我暂时关闭下赞赏哈。偶尔的赞赏是对我很大的鼓励,万分感谢,赞赏过大,我会不好意思的。哈哈。

♦ 一个族群如果失去认同,最令人类学家扼腕的是世界失去了某一种“世界观”。世界观是一个民族数千年互动与思考的产物。因此,一个民族的消失也代表人类可能性的萎缩。

你二十五岁,在北京周边打拼,隔壁楼起了一场火,政府的处理方法是整个片区被拆除,所有居民强制搬迁。寒冬的冷风里你拖着包裹,和人群一起往外走,如同被驱赶的牲口,你不知道去向何方,你只能流下眼泪,宁愿自己从没被生下来过。而噩梦的开始,当年的幼儿园,业绩蒸蒸日上,开遍大江南北。

我不想,尤其在今天,我不想听到任何人说任何类似“我爱祖国,虽然”“即使…可祖国依然……”“爱国不是爱X”的话。

我认识一个朋友,在2015年看到股市很好,他刚好想换套房子。就卖了房子,想去股市赚点块钱买个大房子。结果刚买不久就遇到股灾,深套其中,后来房价暴涨,他再也买不起。

电台主播小岛被安排去主持一档专门为听众解决问题的热线节目,而他本身是个不喜欢表达意见的人,他想不明白到底什么样的听众会需要一个陌生的凡人来开导自己并帮自己的人生做决定。他让助理小米给自己准备了一个写满百搭鸡汤句的笔记本,主持节目时经常翻到哪句念哪句,竟然也都天衣无缝,有时他甚至会对听众说:“给我打个电话你就能豁然开朗了?我要有这本事都能拆庙了。这位热心听众,你为什么不干脆去喝个烂醉?”直到有天他被一个单纯热情的听众找上了门,以及遭遇了天真活泼的女邻居之后,小岛这种青年倦怠期的迷茫生活,才终于有了一点点改变……

恳请您花一点时间把这篇文章看完并广泛传播,因为您的关注和传播意味着某些不幸生于贫穷地区的人将因此得到持久的医疗帮助,一些人将因此减少痛苦,而一些人将改变命运。

裸贷女生们犯的就是不可逆的错误,特别是裸照被泄露的那些女生,她们的人生会长期生活在这个阴影下。

等毕业后,进入真正社会大学之后,是根本没人教你的。为什么说一毕业去大公司很重要?因为大公司好歹有个熏陶和培训的体系。在过去的国企,经常会有个师傅带你。

2017,魔幻元年,好消息不断,下等人在你国首都被驱赶,中等人的孩子被侵犯,上等人坐在尸体上狂欢,我们慌慌张张趟进河里,溅到脸上的是血。

普普通通,活的既不窘迫也不紧缩,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享受生活。努力工作很大原因是为了孩子从今以后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