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9日,美国洛杉矶,中国的7对同性情侣终于步入婚姻殿堂,虽然,他们的伴侣关系在中国并不为承认。但,为了等到这一天,他们经历了那么多的坚持与世俗眼光的挑战。让我们一同见证爱,We Do!

嗯,从今天开始,虫子将把电影下载连接、在线观看地址直接附在文章的结尾,省去大家公众号回复的,麻烦~

25/34完妆亮相的Gino惹得他的伴娘们大喊:“颜值终于回来了,太帅啦,一定要合影。”

中午十二点,大家在一个叫“CHINA”的会所吃午餐,也就是所谓的婚宴。一进门就撞上正在发香槟的服务生,无限畅饮。自助餐是中西合璧。一对新人跟国内的新人一样挨桌敬酒,跟客人聊天。他们告诉我他们通过合法机构在美国找了代孕妈妈(价格也是相当昂贵,10万欧元左右),属于他俩的双胞胎女儿将在明年二月份出生,即时两人将飞到美国把孩子们接回法国巴黎的家。不知不觉一顿饭吃了四个小时,你以为就此结束了?错!晚上9点,同学和朋友们在The Quiet Man爱尔兰同志酒吧欢聚,又是一通畅饮畅谈。

8/34第一次见双方家长时,Gino和所有见对象父母的孩子一样紧张。“平时我其实不怎么会干家务活儿,但在他妈妈面前我很勤快,得让他父母觉心里踏实,不要以为儿子不仅找了一个男伴儿,还是一个懒伴儿。”Gino笑称。

22/34两人临时调整了地点,但新场地方老板也拒绝了他们的婚礼。6月27日上午10点,距离婚礼仪式开始仅剩5个多小时,最终场地仍未确定,Gino坐在家里显得有些无力。“为了举办这场婚礼,我们已经更换了近10个场地了。”

Gino和凌绝顶生活很简单,下班后两人常常也就一起出门吃个饭,很少去酒吧等娱乐场所。“三里屯是个灯红酒绿的地方,我俩住在这算白瞎了。”凌绝顶说。

差不多辗转换了10家场地,没有一家愿意给他们举行同志婚礼。但老天还是心疼有情人的,就在距离婚礼开始还有5个小时的时候,有一家私人会所表示愿意接受他们的婚礼。他们以最快的时间在婚礼开始前做了彩排。

20/34一对圈中的朋友特意带着孩子从深圳飞来北京,为凌绝顶和Gino祝贺。这对同志通过海外代孕生了三个混血宝宝,让凌绝顶和Gino很羡慕。

12/34去清华念研究生后,凌绝顶的母亲才逐渐接受了儿子的选择。“父亲直到我交了第一个男朋友后才逐渐接受,虽然他们经历了一段痛苦的时间,但最终看到儿子也能幸福快乐,还是释然了。”凌绝顶说。凌绝顶拍摄婚纱照时也特地将外景地点选择在了清华大学。

这场国内的婚礼对于凌绝顶和Gino而言还只是一个仪式,两人已经决定今年7、8月份就去美国领证。“那个时候我们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

27/34由于场地一直无法确定,原本确定出席的双方父母未能如愿到场。最后Gino找来姐姐陪伴自己进行仪式。“父母们车票都买好了,但昨晚临时退了票,因为担心又有人干扰,怕父母看到这些会难过失望。”Gino说。

两个人为了配合政府的调查,领证“同居”了。在美女律师的建议下,两个人甚至去了加拿大结婚。期间同居生活,揍没礼貌的司机,几个人的婚礼现场,笑料不断。

“跑这么老远来办结婚仪式,让人很开心也很心酸。”年仅20岁的莲说,她与凯特在一起才两年多,可此次一同赴美的同性恋人中,有些人是为了自己的感情坚持了十几年的,他们真的是不容易。

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正好是凌绝顶创业的两年,生活忙碌而辛苦,但Gino和他的父母都非常支持凌绝顶,让他很是感动,因此他也确定了身边的这个人可以和自己一直走下去。

一直以为像《我盛大的同志婚礼》这种直男结婚的剧情只会出现在电影里面,然而就在昨天,两名来自爱尔兰的男人打算要结婚了,因为同性婚姻在爱尔兰是合法的。有趣的是他们并不是因为爱情才结婚,他们两个都是直男,为了避税所以选择了结婚。

婚礼即将开始前,在化妆间里准备的凌绝顶和Gino显得有点紧张。妆发准备完毕后,两人在走出门之前自拍了一张照片,一直绷着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34/3这场国内的婚礼对于凌绝顶和陈亮而言还只是一个仪式,两人已经决定今年7、8月份就去美国领证。“那个时候我们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

凌绝顶和Gino非常重视他们的婚礼,Gino觉得他们的婚礼是件很神圣的事,一定要很完美。可是在大天朝这样的社会环境下,两个男人想要公开举办婚礼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就在婚礼举办的前一天下午,凌绝顶和Gino突然接到通知,警方不允许他们在原先预定的场所举行婚礼。这样他们不得不转到其它地方,因为请帖已经发了,日子不能改,只有努力找到新的结婚场所。

迈克尔·奥萨利文(Michael O'Sullivan)和麦特(Matt)打算在本周末结婚,如果当天的天气不好,他们也不想把婚事拖延太久,想着最迟到2018年1月一定要结为夫夫。

就在婚礼举办的前一天下午,凌绝顶和Gino突然接到通知,警方不允许他们在原先预定的场所举行婚礼。由于场地临时更改,婚礼的前一天傍晚,凌绝顶来到朋友们的酒店通知大家。

《安非他命》,香港云翔编导的同志电影。一个吸毒的穷苦出身的游泳小教练,被一个多金才俊金融海龟男看上,他们之间有身份地位的悬殊差距,还有gay和直男的巨大鸿沟。当爱情终于破茧而出时,苦孩子却在强烈自卑和不安感下因吸毒过量而迷幻,从高高的斜拉桥上跳下。他就这样没了。

第一眼我觉得他觉得有点娘,不像照片里看起来的那么爷们儿,也就没有过多交流。只是他后来老借写代码的事情请我喝咖啡,我们才接触多起来,看来是蓄谋已久

4/342013年6月,凌绝顶邀请Gino去五台山游玩。行程中凌绝顶向Gino讲述了很多自己的人生观,Gino逐渐被他的睿智和成熟所打动。一天,在他们几乎逛完所有寺庙后,凌绝顶突然向Gino表白。“同志中很多人都不够勇敢,包括接纳自己憧憬未来,Gino让我看到了他对未来的构思,他的勇气。就这样我们刚好在一个对的时机相遇了。”凌绝顶说。

6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裁决全美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第二天,中国北京,34岁的凌绝顶和27岁的Gino突破重重阻力,举行了自己的婚礼。 冯中豪/摄

这是《中国日报》视频频道的一段采访,讲诉了一段一段跨国同志恋情。英国人史正杰(Jack Smith)2009年在北京遇到了他的“老公”,当时他在北京学习,而他的伴侣在英国学习。去年,他们在英国结婚。难得的是,他们的婚姻得到中国男友父母的支持。在Jack看来,中国社会对同性恋的包容度,远胜于其他地区。遗憾的是,他的“老公”并没有出镜。

随之,情侣们就开始了第一天的行程。他们游览了好莱坞的星光大道、环球影城、迪斯尼音乐厅和世界上最大的同志社区“洛杉矶同志中心”。

这7对恋人中惟一一对女性同性恋人凯特与莲表示,上午在洛杉矶登记结婚的过程虽然短暂,却让人经历了一场情绪极速变化的过程:刚刚抵达登记地点时非常兴奋,可看到同来的恋人们把手举起来宣示时,却又哭得稀里哗啦的。

父母们车票都买好了,但昨晚临时退了票,因为担心又有人干扰,怕父母看到这些会难过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