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ed in East London, Kalyan was born into a Muslim family and spent his youth traveling between London and Lahore. After experimenting with making music for several years, in 2014 he began teaching himself to produce in earnest and subsequently uploaded remixes (or 'refixes') of Jessie Ware's 'Running' and Duke Dumont's 'Need U' to SoundCloud. The tracks caught on, gaining blog attention and helping Kalyan rise to the top of influential music blog aggregator Hype Machine.

5 METRO MAP: As Nanjing’s underground veins spread swimmingly about the city, we have designed the city's most up-to-date English Metro Map for your use. What makes our map unique is that it not only includes all of the latest and soon-to-open lines, but it also the first and last train times for every station on the network. Very handy.

9. I Am The Walrus推荐人: Theo Ellis, 来自乐队Wolf Alice

To purchase tickets or to check out more brilliant events, hit 'Read more'.

这首歌通过一个有趣的视角了审视人性的两面性。但John却对Paul写的这首歌发牢骚,因为它顶掉了"I am the Walrus"发行了单曲。对于The Cure乐队来说,选择这首歌翻唱并录入08年的专辑The Art Of McCartney有些奇怪,但是他们为此露出了最阳光的面容。

“我十二岁的时候曾经梦到过这样一副画面,我看见一个男人站在一个燃烧的馅饼上,对我说,'你是一个带着A字母的Beatle’。于是我们就管乐队叫这个了。”

在【Live At The Hollywood Bowl】中,歌迷可以享受到60年代中期披頭士合唱團Live的無比魅力,包含了:榮登1965年告示牌熱門單曲榜冠軍,以及英國、愛爾蘭、挪威、荷蘭與加拿大等多國單曲榜冠軍的"Ticket to Ride",藉由現場演出的張力更顯其經典;1964年告示牌與Cash Box單曲榜雙料冠軍的"Can't Buy MeLove",透過大型演唱會的凝聚,展現了英倫搖滾的無可替代性;達到百萬張白金銷售、並且在當年度登上英美等7國單曲冠軍排行的"Help!",是披頭士合唱團在60年代現場演出的必備曲目;旋律動人的"All My Loving",在演出的吉他回蕩聲中,呈現了歌曲剛柔並濟的原汁原味;翻唱自搖滾音樂始祖級人物Little Richard的"Long Tall Sally",經由披頭士於群眾前的高超渲染力,重新賦予歌曲嶄新的靈魂。

·同年八月,披头士和Bob Dylan进行了会面。乐评人高迪称这次会面“对当时的音乐和文化革新有着相当重要的推进作用”,它为两个差异巨大的粉丝群体架构了沟通的桥梁,当时音乐的艺术性和流行性也得到了某种程度上的整合。这次交流后的半年期间,他们的歌词内容变得更具内省性,开始向“内在剖析”的方向靠拢。在这之后,民谣和摇滚之间的界限在披头士的音乐中渐渐模糊,披头士开始吸引更成熟的粉丝群体,大众对于流行文化的接受程度也达到了新的高度。

在所有的全新尝试中,“Yesterday”应该能称得上是这张专辑中对现世音乐影响最大的——它证明了同一种编曲在交响乐和摇滚乐中有着同样的适应性。管弦乐器的加入使得它听上去有一种脱离俗世的安宁和从容,是全专浪漫主义的升华。

This interactive art exhibition celebrates Lewis Carroll's classic novel Alice in Wonderland with a series of stunning multimedia art and design works. Previously exhibited in Seoul, Korea, Alice: Into the Rabbit Hole quickly became a viral sensation, with 6,000 uploads on social media platform INS per day.

Beijing Garden Expo Park. Jun 9. 288RMB; 228RMB (depending on package)

*大量翻唱歌曲使這張專輯被很多人視為一種倒退。封面上甲殼蟲嚴肅而疲倦的表情似乎正反映了他們當時對大量巡迴演出開始感到厭倦。但另一方面,考慮到他們當時緊張的日程表,這似乎是相當不錯的成績。專輯中原創歌曲內容的嚴肅性有所加強,因此它仍然是一種前進。

Gary:“我这里有个证据证明这首歌是多么有感染力——我当时在飞机上看Adam Sandler的电影。Sandler正在翻唱'Real Love',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哭了!而事实上这样一首歌只是由一份粗糙的demo加工而成的,没有比这更完美的了。”

这个伟大乐队是乳制品的粉丝,在之前提到的《I am the Walrus》那首歌里,列侬就告诉我们他是蛋形人;麦卡特尼的一张个人摇滚专辑叫《Back To The Egg》,还有著名的《Yesterday》,据说这首歌之前的暂定名,是“炒鸡蛋”(Scrambled Eggs)。

She’s Leaving Home大概是披头士音乐生涯中故事性最强的一首歌。不像Rubber Soul里的那些隐晦描写,它几乎是直接以对白和心理描写的方式在三分钟内向我们讲述了一个以“自由”为内核的故事——以一个女孩的出走为开端,中间穿插着她父母在发现女儿不见了之后的反应(Why would she treat us so thoughtlessly? How could she do this to me?),展现了信息爆炸时代的观念断层,以及年轻人对无约束生活的追求。双轨录音合成技术在歌曲制作中的创新应用更加突出了两个不同观念之间的碰撞,使得这首歌完全可以被称作是反应时代现实的佳作。

Andre 3000在剧情片All Is By My Side中扮演了Jimi Hendrix,并重现了1967年Jimi的版本。导演Danny Bramson对Andre要求十分严格,要求他重新体验那次演出。“自始至终这部电影的代名词就不是所谓的复制品,而是再次演绎Jimi本该演出的样子。”

也就是在这一年里,披头士(The Beatles),史上最伟大的音乐团体,在英国利物浦一辆双层巴士的顶上成立了。

Ira: The Beatles的音乐有着世界上最好的儿童音乐。每首歌都朗朗上口。作为孩子,他们不知道什么是章鱼花园(octopus's garden),但是对孩子来说歌里的描述就是美丽的意象,同样对于那些嗑药上瘾的人来说,里面的意象一样是美丽的。

Jack White的翻唱中还穿插了Paul的1970年的歌曲"That Would Be Something",2010年在白宫Paul McCartney接受了Gershwin Prize的颁奖,Jack就在现场演唱了这首歌,观众席中除了Paul以外当然还有时任总统奥巴马。这或许能解释为什么他演出时一直会避开第一排的目光了。

薩爾茨曼回憶說,在完成了錫塔琴的練習之後,“喬治說,‘我在冥想時比吸毒時更過癮。’過了一會,他又說,‘我們是披頭士。我們有數不完的錢,我們有夢寐以求的名氣,但那不是愛,不是健康,不是內在的祥和,是嗎?’我從來沒有忘記他的話。”現年73歲的薩爾茨曼仍然會進行冥想,他將在明年9月帶領旅遊團去印度,終點就是瑞詩凱詩。

03.  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

每个人都有自己最喜爱的The Beatles歌曲,所以我们“围捕”了一些“摇滚嫌犯”,把他们坦诚的选择做成了一个Top 100榜单,来听听他们嫉妒、翻唱和爱慕的披头士歌曲。

Dominic:“我想这可能是我喜欢他们的第一首非单曲了。我我觉得写这首歌时印度文化对他们的影响还处于萌芽阶段。尽管没有使用西塔琴和塔布拉鼓(印度乐器),但是你能通过歌曲结束时McCartney的歌声感觉到他好像已经陶醉在新德里了。”

Dave: 对我来说,它是一首披头士摇滚的精髓: Paul翻滚起伏的贝斯线,Ringo标志性的鼓点,George砂砾感的失真吉他,和只有John Lennon的喉底能唱出的音色。实话实说,如果不是因为Beatles,我就不会成为一个音乐家。

Peter Buck: “我当时只有六岁,这是我最早关于摇滚的记忆,和任何我听过的歌都不一样。我还记得我想把声音调大,但是录音机在很高的架子上,我够不到。”

Rubber Soul 的歌词同样被认为是披头士的一大进步。不同于他们以往简单地歌唱男欢女爱,Rubber Soul 更多是在表现恋爱中的烦恼。困惑、怀疑、痛恨、否定,对这些复杂情绪的把握,披头士已经显得更加精准和熟稔。约翰也承认是受迪伦歌词的启发,让他开始在歌曲中讨论更深更广的立意。

列侬的《Good Morning, Good Morning》这首歌,据说灵感来自于Kelloggs玉米片,接着,他又在《I am the Walrus》里“坐在了玉米片上”(Sitting on a cornflake)。麦卡特尼在《Eleanor Rigby》里唱到,“Eleanor Rigby在教堂里,捡拾婚礼结束留下的米粒。”

在翻译过程中虽然碰上少数说话不清楚、逻辑不利索的音乐人,翻译上遇到了一些难题,但是我们可以发现整个滚圈对虫团都是敬意满满。在选取翻唱的过程中,我也尽可能先找近年Paul的现场和Concert For George的版本,其次才是找还原度高的翻唱。一圈听下来不得不佩服虫团+George Martin+Geoff Emerick等一系列人在编曲上的成功。翻唱在还原乐器音色,重现编曲,甚至是要契合John的嗓音都很困难,更不要说是基于原曲的改编了,大多数都听得不太习惯。

LA-based dubstep producer 12th Planet blasts into Beijing this May performing at newly opened Gongti club Hustle. Widely credited for bringing bass music and dubstep into mainstream North American music, 12th Planet has collaborated with the likes of Skrillex, Datsik, Plastician and Skream.

真真正正启动了在之后几年间席卷全球的Beatlemania风潮的,是他们空降英国榜榜首的冠单please please me。

錄製於甲殼蟲樂隊最後日子的《阿比大街》是其成就的頂點,充分展示了樂隊成員成熟的技藝。如同對他們多年共同合作的一個總結,該專輯包括了每一個成員的作品,各種不同的風格熔於一爐。其中搖滾樂有:The End,I Want You,Oh!Darling,Come Together,民謠類有Because,Something,而Sun King中的吉它片段,Carry That Weight、Golden Slumbers中的配樂,I Want You、Sun King、Maxwell'sSilver Hammer中Sgt. Pepper式的倒帶、各種奇奇怪怪的新樂器以及錄音室噱頭,都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披头士于1963年开始了他们漫长的演唱会生涯。仅仅在半年内,他们就在英国国内举办了三场巡演。也是在同一年里,他们的专辑登陆美国市场。披头士的商业成功给他们带来了更多的曝光,但他们对此的回复“与当时人们对于青少年偶像的印象完全不一样”——

1962年1月1日,披頭士樂隊前往DeccaRecords唱片公司試音,但是最終被唱片公司管理人員邁克·史密斯(Mike Smith)回絕,並且聲稱,吉他樂隊已經沒前途了。此前他們已經被多家唱片公司所拒絕,但是在愛潑斯坦的帶領下,披頭士樂隊再次前往百代(EMI)唱片公司的下屬Parlophone公司碰運氣,經過試音之後,唱片公司製作人喬治·馬丁(George Martin)在1962年5月9日和披頭士樂隊正式簽約。除了忙於和唱片公司的簽約談判,披頭士樂隊還繼續在德國和英國進行演出,而成功和唱片公司簽約後的愛潑斯坦開始潛心包裝樂隊的形象,除了已經形成的髮型之外,還在著裝等各方面打造披頭士樂隊,1962年8月16日,不合群的鼓手彼德·貝斯特被愛潑斯坦開除出隊,這一決定引起了廣泛而持久的爭議,而他的被開除原因也是被傳說的多種多樣,有說法稱貝斯特的離隊是因為他不合群體的著裝打扮和髮型,也有說法稱貝斯特是因為古怪多變的性格,以及樂隊其他成員嫉妒他良好的形象,特別是在女性歌迷中的地位而被開除,還有說法稱製作人喬治·馬丁對他的鼓技不滿。最終,利物浦土生土長的鼓手林戈·斯塔爾(Ringo Starr,原名Richard Starkey,生於1940年7月7日)被應招入隊取代了彼德·貝斯特,而樂隊的成員也實現了清一色的利物浦本土化。而1962年對於披頭士樂隊的另一個重要事件就是樂隊的前任貝斯手斯圖亞特·蘇茨裡費因腦出血病逝,年僅22歲。林戈·斯塔爾加入之後,披頭士樂隊立即開始了樂隊第一支單曲《Love MeDo/PS I Love You》的錄製。在這首單曲發行之後,順利的排進了英國單曲榜的前20名,據說愛潑斯坦為了樂隊的單曲能夠進榜而自掏腰包購買了一萬張,同時,披頭士樂隊也正式成為了英國廣播公司(BBC)的固定表演嘉賓,從1962年到1964年,披頭士樂隊共在BBC進行了50多場表演。

收錄了26首/78分鐘的重新混音得作品,在徵求了剩下的兩位成員Ringo和Paul以及家屬YokoOno Lennon和Olivia Harrison之後,製作人George Martin和他的兒子Giles Martin利用Abbey Road Studios的所有母帶進行了試驗性的混音,製作了這張專輯。

Sam:“这是我最早学会的吉他曲之一,在我还在小学的时候我以前的吉他老师就教会了我这首歌,在那时是我听过的最棒的旋律之一,真的震到了我。”

Liam:“Lennon唱Now and Then时的声音很合我心意。这首歌是他在印度做的demo之一,又或者是他和George Harrison在哪里一起录的。(注:莉亚这里说错了,这是Lennon在Dakota的日子里做的个人demo)但是剩下的'Free as A Bird'前后都重新混录过了。我很喜欢这首歌。”

Ross:“不少人觉得喜欢后期的披头士是件很酷的事,但我还是最喜欢他们还是大男孩的时候,就像现在那些boyband一样。'A Hard Day's Night'也是我最喜欢的专辑。”

Michel Gondry:“在我一生中,每次朋友看见我都会对我唱 ‘Michelle, ma belle’。然后有一次我被要求为Paul McCartney做一个视频。我正好在走廊碰到了他,经过的时候他也唱起了‘Michelle, ma belle’。所以我觉得这就是给我写的歌,至少我有原作者的官方认证了吧。”

1969年的「Let It Be」原本是個叫做「Get Back」的計畫,是1969年的披頭士想重覓最初那個剛出道時披頭士四人編制的簡單樂隊。當時「Get Back」計畫內容是將披頭士為睽違3年的演唱會彩排的排練過程側拍下來,當作一部紀錄片在電視上播放,而演唱會所錄下的一切便當作一張「Get Back」現場專輯發行;但,由於此時的披頭士感情已不睦、經常為了小事吵架,最後甚至大家連演唱會的地點都無法達成共識(如大家在影片上所見),最後,搞得團員們都相當沮喪之餘,四人在這期間錄製好的母帶便被擱置一旁無人處理。甚至到最後,其實比較後錄的「Abbey Road」專輯都已經在1969年就發行問世,從「Get Back」改名為叫「Let It Be」的專輯卻遲遲下落不明。

从左至右分别是主唱John Lennon,, 吉他手George Harrison, 主唱&贝斯手Paul McCartney,  鼓手Ringo Star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