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的孩子只是把这门手艺当成一个谋生的饭碗,觉得能应付就行了。我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行当,一心想把它学好学精。干活时,我总是琢磨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做出更好的效果。”回忆学徒的经历,小姚没有苦痛,却有一丝恬然。

原名赵修志, 1980年生于山东齐河,2003—2007年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2014年入选国家文化部CYAP青年艺术家推广计划。

2015.04.29.笔墨延异-中国当代水墨艺术展(韩国首尔中国文化中心2楼展厅)

他将我让进屋。这是一套普通民居,客厅挺大,约有十五六个平方,但没有常见的沙发和餐桌,只有一张硕大的红色工作台几乎占据了整个空间。四周墙壁上,顶天立地贴满了白色的木板,板面上,平整地贴着几幅字画。

众所周知,广播体操是规范化、标准化的。而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精粹的戏曲恰恰不是以标准见长的,它总是于随意洒脱间彰显艺术的魅力。兰州碧桂园学校的老师们却别出心裁,将这样两种完全不同的艺术糅合在一起,创新出这套戏曲自编操——《水墨青春》。

“做古画修复这一行,笔底也要有功夫。我的师傅是萧平的学生,我也学了点书画。你看我下笔挺轻松,其实在此之前,我已经花好长时间揣摩了原作的笔墨脉络以及构图韵味,下笔时,完整的画面已经成形于心了。当然,我现在只是补得差不离,需要提高的地方还很多。”小姚的言语诚恳而谦虚。

没有人会喜欢孤独,只是比起失望,随欲,以及冷热交替后的纵横来说,孤独会让人更踏实。不要有太多的依赖祈求,因为即使是你的影子,在黑暗中也会离开你。一个人走走停停冷暖自知,自始至终自给自足。每一个人都有一条非你莫属的路,你只能一个人走,没有人可以替代你。孤独注定与你相伴。可能总会疼痛,却也因这疼痛在孤独中得以清醒。

我试图把现实人物传递给我的那种丰富的情感,用一种激越的、洒脱的、无拘无束的笔触书写出来;

山东临朐人,先后就读于潍坊学院、中国美术学院、山东师范大学,获硕士学位。现为山东艺术学院国画系副教授、山东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女书画家协会副秘书长、中国民盟会员、山东省民盟书画院副秘书长、山东青年美术家协会理事。

5月6日上午十时,本次画展参展画家、南开大学博士陈丙利将在画展现场为本市书画爱好者举行主题为《中国山水画的欣赏与收藏》的免费公益讲座。

2015.04.16.Koelner Liste’ Fair(德国科隆Cologne Germany)

高水平的接补必须做到“天衣无缝”。小姚用马蹄刀轻刮破损处的边缘,使之形成坡度,并用手指轻搓出毛口。再用毛笔蘸稀浆水,顺毛口的方向涂刷。然后将选配的补料,对准毛口经纬拼接上去,取湿毛巾将其按实,趁湿把补料显露处的多余部分刮口子,搓毛口,使其与原作完全融合。他说,这道工序最考验技术,否则,接补处就会像一块疤痕,大大影响画作的美观。

小姚和我闲聊时很是俏皮,可当他提起笔时,笑容立刻从脸上消失,神情变得十二分的专注。他顺着接补边缘的图案和颜色,调好墨彩,细心而从容地,在补料处将缺损的内容一一接上。

仿佛溪流归入江海,源自扬州的丹阳裱画技艺孕育了小姚,今天,小姚又回到了它的源头。在这里,他找到了手艺与氛围的归依,与许多书画家、收藏家成了朋友,他们是他的客户,也是他的技艺指点者。

书画装裱中有许多专业术语,行外人很难理解,譬如“挣”,是指将书画贴在板壁上,使之平整。我曾经笑问小姚,为何叫这个字眼?他说,中华武术里有个词叫“挣开筋骨”,使出丹田之力,筋骨才能开张,书画同理,只有全力拉伸,纸或绢才能平展。

上拍作品图文资料发送方式如下:邮件 sunweiwei@noarter.com微信 yikeweipai

在我“观察”的两个多钟头里,小姚始终重复着这一个动作,而到我离开时,他只揭完了五厘米见方的一小块画作。“一根纤维也不能放过,否则,重新装裱时就会硌着,不服帖。”送我出门时,他揉揉后脖颈,憨憨一笑。

8、第八节整理运动:在音乐中调整呼吸与放松肌肉,通过课间操动作可以了解戏曲的精髓之处,并感受戏曲之美。

有人替小姚纳闷:“你这么年轻,为什么不换一种更有意思的生活?”他摸摸头,腼腆地笑道:“古老水墨在手里焕发青春,这就很有意思啊。”

那会儿,画被他正面向下覆在桌案上,并已用排刷蘸开水烫过,原先的托裱已经软化和松浮,只待揭去裱层。然而,由于画作年代久远,加上被水浸湿,宣纸已是薄如蝉翼,一些部位的颜料和墨迹都已历历可见。

我试图把书法用笔,融入到我的画中每一个局部,不留一点做作,不留一点修饰,不留一点妩媚,使它像泉水一样清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