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甚至会质疑,这难道也能算作音乐吗?除了最后一小段合唱,它明明就是大段的朗诵,加上一些不成旋律的,一惊一乍的乐器声音好嘛!

而参与演出这部剧的,无论演奏家还是舞蹈演员,也早私下里把作曲家骂了无数遍。我估计他们心里一定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要不是还得吃这口饭,老子早就辞职走人了。

在这场丧心病狂,泯灭人性的实验中,纳粹就没有想着留活口,每批试验之后的少女,要是侥幸没死就会被拉出去枪决。幸运的是,不等实验结束,纳粹就被打败了。当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被解放时,当时的七十二个少女,只剩下了五十八个,后来这些少女被国际红十字会送回了波兰。回到家的少女们,已经无法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她们有的肢体残缺不全,有的患上了重病。

我做这些,无非是让圆圆站在高处看待事情,既能刻苦用功,又不觉得苦。高中生已有较为成熟的理性,她的认识已可以唤起她的毅力,而毅力可以降低痛苦感。

至少在浪漫主义之前,这种观点是艺术家们的共识。可是当浪漫主义大潮汹涌而至时,这个共识的基础动摇了。

回复“如何入门”,可以获得经典音乐的入门指导。回复“有啥推荐”,可以获得最新的推荐音乐列表。

事实是每个孩子都愿意自己在学习上做得更好,愿意让父母满意,愿意受到大人的夸奖。因为人还有一个天性,就是上进心。如果一些孩子表现出对学习没有上进心,这不是天性中缺少,而是在后天成长中慢慢丢失了。

点击【阅读原文】《海因里希·希姆莱与妻书信集 (1927-1945)》还原鼓动“大量生产纳粹私生子”头目的真实一面。

事实上,史学界对于当年有关纳粹炮制的“纯雅利安血统”婴儿计划的探究一直没有停止过,虽然有了结果,但那些当年被制造出来的婴儿们,至今都在痛苦之中。

在柏林街头还能找到很多纳粹活动的遗址。留下了遗址,也就留下了记忆。    一切有关纳粹的记忆,并不是一场偶然的噩梦。这是历史的产物、民族的产物,具有研究的普遍价值。要不然,这些古老的街道和坚固的房子,这个严肃的人种和智慧的群体,不会无缘无故地突然癫狂起来。    我认为,这是欧洲社会从近代走向现代的关口上一种撕裂性的精神绝望,这是社会各阶层失去原有价值坐标后的心理灾难。纳粹把这种绝望和灾难,提炼成了集团性的恐怖行为。    现代是一个平等竞争的自由天地,现代是放弃狂热迷信的理性普及,现代是对民族界限和族群等级的渐渐轻视,现代是集权梦幻和极端思维的天然障碍。    这一切照理在工业革命开始后已经逐步显现,但到了二十世纪,渐渐变成无可逆转的社会规则,尤其是二十年代末的世界经济危机对德国的打击甚于其它国家,转眼间在德国形成了人数众多的失败者和失望者,在大萧条的背景下坐立不安。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纳粹制造了“雅利安人高于一切”、“德意志高于一切”的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迷思,又提供了一系列“社会主义”的许诺,失望心理有了一个收拢点。    一九二四年,还没有成事的希特勒在狱中写了《我的奋斗》,书中最值得注意的一个概念是所谓“生存空间”。这个概念在他笔下有一种“你死我活”的性质,表达了因失去空间而难以生存的危机心理。问题是当时有这种心理的远不是他一人,否则不可能有十分之九的公民投票拥护他的独裁政权。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共同感受到生存危机呢答案是,社会正在转型。    在社会转型中感受到了生存空间的危机,只能产生两种可能,第一种是改变自己的生存方式来扩大空间;第二种是毁损别人的生存空间来扩张自己。显然,第一种是良性方式,第二种是恶性方式,希特勒和他领导的纳粹选择了第二种。    他们首先通过毁损犹太人的生存空间来验证自己的概念,这一招很有迷惑力。因为一般民众都希望把自己的困境归因于某个人或某个群落,于是比较崇尚实利主义、娴于商业运作的犹太人成了替罪羊。明明是自己受了时代的挑战,却被解释成一个高等民族遇到了低等民族的侵害。多年来压抑心底的嫉妒之火、无望之火、失落之火一时被堂皇的理由点燃,仇恨也就立即上升到围攻,上升到暴力。    剥夺了犹太人的生存空间,纳粹又要剥夺别国的生存空间了。    纳粹的这种行为逻辑至今还发人深思。任何社会转型落实在人群中,主要表现为生存空间的盈缩,生存方式的转移。这虽然不无残酷,却是历史的必然。旧结构的代表者以破釜沈舟的决绝方式来抗拒转型,因此会出现一种惊人的整齐和狂热。现在世界上各种以原教旨主义作标榜的宗教极端分子也是既整齐又狂热,把逼近自己身边的现代生活当作必须搏杀的魔鬼。    这大体能够说明这样一批纳粹为什么会受到总统兴登堡和旧军队的支持;而且为什么直到最后,除了那些被直接入侵的国家之外,越是现代理念强烈的国家,如英国、美国,越与它势不两立。    现在德国又出现了“新纳粹”。几乎都是年轻人,剃平头,着靴子,成天用仇恨的目光面对世界,一意要寻找攻击对象。从某些形态上,他们有点像“朋克”,但“朋克”只表现生态上的反叛,不怎么攻击他人,而“新纳粹”则以攻击他人为第一特征。他们已用恐怖袭击的方式杀害大量的外籍劳工,但即便是本国的正派人也不愿与他们靠近,怕他们寻衅攻击。    我们的德国朋友郑碧婵SigrumGarthe小姐这次从西部赶到东部来接我们,路上就遇到好些“新纳粹”。碧婵说,这一带的“新纳粹”有点特殊,主要是原东德地区经历大幅度社会变型所产生的社会渣滓。本来可以依赖的势力系统解体了,自己又没有学会谋生的本领,完全无法面对两德统一后按照市场规律而进行的正常竞争,只好诬赖外籍劳工把他们的工作夺走了,便反过身去进行伤害。因为伤害的是“外籍”,便重新弹起了老纳粹民族主义、国家主义、大日耳曼主义的老调。    碧婵说:“本来西方政论界习惯于把极端分子分成左翼和右翼,但他们这批人,本质倒退,形态时髦,已经说不清是什么翼了。”    听她这么说,我心里想,中国的文革在本质上也是反现代,尽管那些红卫兵、造反派都举着“破旧立新”的旗帜;而结束文革,就是开启现代。    碧婵在边上问:“现在你们中国也进入了社会大转型,这样的群体也会有不少吧”我不知从何说起,只能漫应之曰“唔唔”。    “新纳粹”的愚蠢在于这个名称使他们必须承担老纳粹所造成的全部血腥债务,而这恰恰是老纳粹起事之初所未曾承担的。因此,在我看来,只要他们举起了这个旗号就不再可怕。新的恶行一定有新的伪装,有时还故意表现出对历史恶行的清算姿态。人们必须穿越这些烟雾,去审视它与波荡不定的群体心理是否构成了危险的交接点。    为此,我还特地去关注了一个希特勒当年在民众中演讲的状况。    早就知道希特勒当年在纳粹党内初露头角是因为他的演讲,连他自己也惊讶自己怎么会有控制全场听众的本事。我这次在欧洲几次看到希特勒演讲的电影数据片,知道了他受到欢呼的直接原因。每个演讲现场都是社会情绪的浓缩,每个听众都是一张绷紧的弦索,只需在敏感部位挥动几下就嗡嗡响成一片。希特勒的演讲不在乎逻辑,不在乎论证,却有一套有效的心理鼓动程序,在这方面实在堪称专家。他一般是哑着嗓子开头,似重病在身,似喁喁私语,与刚纔慷慨激昂的其它演讲者一比好像不合时宜,但这种反差却立即打破了听众对演讲惯性的厌倦,全都提起精神来侧耳细听。就这么讲了一会儿,冷不丁地,他突然咆哮,一声比一声响,似口号,似反问,似呼吁,这自然把全场搅得掌声如潮。掌声未落他又轻声,没几句又转向洪亮。此后,高低声腔更替的频率加快,最后几乎全身用力,手舞足蹈,又戛然而止。这么一闹,无异于在一把把揉压全场听众的情绪,最后当然会迸发成集体疯狂。但是应该看到,正因为被揉压的万千心灵在当时有共同的脆弱、共同的敏感、共同的亢奋,纔会贪婪地吸食他那些并不连贯的句子而陷入痴迷状态。    虽然是陈旧的电影资料片,看了还叫人害怕。即便是那么讲究理性的民族也会突然失去理性,被一种急切想通过伤害他人来扩张自己的卑劣情绪所裹卷,只待有人把这种卑劣美化成正义,便血脉贲张,摩拳擦掌,不再有起码的逻辑判断和道义防范。    我一再地设想,希特勒如果生活在今天,凭着他这样的演讲,可能什么事也成不了;但是,如果让他少一点外部表现上的歇斯底里,又找到一些不公平现象或不公正待遇的话由,再加上某种宗教成分,外貌稍稍好一点,今天的听众会怎么样历史,该如何避免或绕过这样的泥潭理性的启蒙、良知的传递、文明的呼吁,能在多大程度上阻止这类恐怖的灾难不知道。大家多加小心吧。

在挪威,这些孩子们的命运最为悲惨。海因里希·希姆莱特別欣赏挪威人的那种“维京血统”,鼓励德国士兵与挪威女人发生性关系,以此来达到繁殖后代的目的。1940年纳粹德国入侵挪威后,纳粹国防军的指挥官们怂恿那些在当地服役的士兵与挪威姑娘生孩子,生得越多越好,数千名挪威妇女沦为德国的生育机器。

音乐一定要好听吗?一定要以12平均律为基础创作音乐吗?音乐一定要具有调性吗?音乐为什么不能表现世界的黑暗面呢?音乐一定要有声音吗?

1945年5月8日,第三帝国投降,纳粹的荒唐计划终止了。但纳粹创造“优等种族”的罪恶行径,却使数以万计的孩子成为牺牲品。

想让孩子做好一件事,首先就一定要让他喜欢这件事,至少不能反感,避免在这件事里掺杂进让他感觉不快的因素——学习不要“刻苦努力”,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可如果你了解这段音乐的背景,知道它所呈现的场景,就会感觉到作者如此创作音乐的合理性。

我们日常接触到的不好听的音乐,其实有很多,例如恐怖片的配乐,就是想尽办法让观赏电影的你心里不舒服。

事实上,每一个忘我地投入到学习或工作中的人,他一定是对学习或工作建立起了兴趣或责任感,这种兴趣和责任感是如此强大,以至于常常超越了生理需求。平常人看到的是他们在饮食起居上的“苦”,看不到他们置身于喜爱的事情中的“乐”,就以为他们是凭借“苦”取得成功的。实际上,他们不“苦”,他们只是“痴”,其中的乐趣别人体会不到。

希特勒和他的党羽们坚信雅利安人是神族的后代,他们来到这个世界唯一的目的就是去统治比他们更劣等的种族。基于对这种种族优越性的狂热迷信,希特勒建立了纳粹新宗教,鼓吹要建立一个由优等种族组成的德意志帝国,并最终称霸世界。为了实现这个梦想,种族纯化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因为纳粹们相信,只有具有最纯正的雅利安血统的人,才是真正的最优等民族。而且,以700年为周期的血统进阶势必可以恢复雅利安民族身上的神族身份,产生出真正的“超人”。因此,雅利安人的血统净化工程刻不容缓。

可是无论如何,浪漫主义音乐还是具备我们熟悉的音乐的全部特征,它们只是难于接受,需要你投入相当的精力去体会和理解,并不会创作的不好听,更不会故意让你反感难受。

勋伯格是一位生于奥地利的犹太人,在二战爆发前移民美国,躲过了纳粹制造的那场犹太人浩劫,可是他的无数亲友同胞死于纳粹屠刀之下。

我们常说古典音乐,这古典二字,指示的以希腊古典文明为基础发展起来的西方现代文明,古典艺术的美学基础也根植于此,艺术要开化心智,要表现崇高与美好的主题。

杜威认为,对孩子来说,玩耍和学习本来是不冲突的,正常条件下儿童有能力协调这两者的关系。如果一个孩子只想玩不想学习,使这两者冲突了,那一定说明他的教育环境有某种不良的东西在影响着他。他注意到,“凡是所做的事情近于苦工,或者需要完成外部强加的工作任务的地方,游戏的要求就存在”。所以说,正是因为成人把学习暗示成一件“苦事”,或者用种种不正确的方法破坏了孩子对学习的兴趣,使得学习成了一件“苦事”,孩子才想逃避,才想无度地玩耍和浪费时间,变得“不懂事”了。

所以现代音乐并非一种音乐风格,而是无数种音乐风格的统称,像是表现主义、极简主义等等。

我们先来听一段不好听的音乐,我先提醒大家一下,做好心理准备,因为这段音乐恐怕会超出你对音乐的一贯理解。

“勒本斯波恩中心”的孕妇个个都是金发碧眼,符合纳粹的雅利安人理想标准。为了保密,母亲的身份都被记录在由党卫军严密保存的文件中,这些文件与当地普通儿童的出生记录分开保存。自从希姆莱1936年开办第一所“勒本斯波恩中心”之后,他手下的党卫军在德国各地又建起了九个这样的产院。在第三帝国12年的历史上,大约有1万名婴儿出生在德国的“勒本斯波恩中心”。

1944年6月初,也就是盟军实施诺曼底登陆的前夕,巴黎北部的一片绵延不绝的丘陵。这里有一个如今已是世界闻名的旅游胜地,当时酷爱浪漫的法国人给它取了一个充满了哥特韵味的名字--拉莫拉耶。

我们回到《春之祭》,斯特拉文斯基在这部舞剧中,讨论的是这样一个问题:在古典文明之前,人类最原始的音乐是怎样的?

在经过实验之后,医生故意让伤口腐烂,为了能够让伤口腐烂更快更彻底,甚至还在伤口中塞入玻璃渣和病菌!这一切的实验,只是医生想得出一个结论:看,这些伤口腐烂的和当时希特勒友人的差不多,我们给她们用了磺胺药,但是照样治不好。每次他们会挑选10位少女进行实验,每个人身上都烂得差不多了,再换下一批,循环往复。在这种极端条件下,很多少女直接死在了手术台,她们成了医生眼中最直接的“证据”。

一是找了些高考状元谈经验的资料,尤其是那些谈刻苦用功的,让她知道凡是取得好成绩的同学,没有一个不勤奋。这表面上看是强化了学习要刻苦,实际上缓解了她对苦的感受。既然状元们都那么用功,那么自己用功也就是正常的了。在这个过程中,我注意没有向她提一句要求她吃苦用功的话。

二是和她一起读了本《科学的故事》,尽管她高中时学习很忙,我仍然建议她浏览了这本书。这本书编得很好,它呈现了数学、化学、物理、医学等各学科的大致发展脉络,用许多生动的故事讲述了其中艰难的历程。圆圆从这里看到人类科学知识的积淀是那样不易,仅仅是氧气的发现就经历了那么多年、那么多坎坷。想想自己可以轻易地拿着薄薄的教科书纵览前人每一种惊人的成就,她觉得很幸运——自己不过是这些伟大成果的享用者,有什么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