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季的《西部世界》,一半以上的剧集都由小诺兰亲自操刀写脚本,其实无论是他还是斯皮尔伯格,对此类题材就算不是驾轻就熟,也有某种程度上的上手模式和路径依赖,《头号玩家》的灰线可以从17年前的《人工智能》那里找到(同一个导演),而《西部世界》影影绰绰有《禁闭岛》的身形(编者注:禁闭岛是马丁·斯科塞斯的作品)。

在实验室中,科学家会提出具体的目标(通常为“奖励函数”),对机器人的算法进行编程来实现目标(即“最优化”),人工智能通过无数的方法工作直到实现这一目标,对这一正确路径的记忆和更快重复就称之为“学习”。

比如说,1973年的那部电影,guest们在host组成的机器人游乐场玩一天需要3000美元左右,诺兰老师考虑了几十年来的通货膨胀,把这个数设定在了2万美元,毕竟地主家的余粮随着农业技术的发展也在提高。

现在,被诺兰“混乱”的世界线季“折磨”了一整个春天的观众们,终于知道了门是什么,理清了哪个是人、哪个又是接待员,了解了死去的接待员们为什么会一个个躺在水里……

剧情的转折点处在35年前,西部世界的创始人阿诺德,偷偷在第一代智能的脑子里装了一个bug:冥思程序。这使得人造人每次被清洗记忆后,总会保留些残余的画面,随着经历的累积,他们有了足够的素材来回忆,思考,自我反思,不断建立起自我意识的空间。

于是这也让我接下来无比期待下一季。Dolores的罐头掉了无数次,究竟什么时候被捡起的,才是她真正想要的那个人?

当然,我们也会想知道,这一季的人物中,究竟有多少会被复活、重建,并被推回接待员的身份。

但现状是,人类甚至还没办法解决的机器人的双足行走。目前最先进的双足机器人——波士顿动力Atlas,它可以走路、跳跃甚至是后空翻,但是在有限的电量下维持人类的步态却非常困难。

本剧翻拍于1973年的同名经典电影。内里包含美国人对于西部牛仔世界的深层情结和对于日益发展的科技的思索。于是它的现代性不言而喻。和1973年的电影相比,这部2016年的翻拍无论在特技、演员演技还是叙述的精细度上都高出一筹。不过,1973年电影所滋生出的原始概念还是得到了正确延续。

据说《王冠》一共有6季,每季10集,时间跨度大约是10年,正好对应了女王在位的60年时光。

它既为我们撕开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让我们见识到了人性中的黑暗冷酷,也为我们引来一缕阳光,让我们感受到人性中的善良温暖。

最后一集最大的疑问,并不是混乱的时间线,或者角色的生死,而是伯纳德为什么在杀掉德妹保护进入门后的接待员后,又复活了她。

东海西海,心同理同,百世揆一,万物一体。“机器人”与人,“蛇精”与人,曾何损于圣德乎?中土与西夷“成精”之术理一而分疏。海隅日出之乡,普天率土之众,威廉和许仙,多洛蕾丝和白素贞,人类共同体的画卷在此刻徐徐展开……

值得一提的是,第二季开播前,影界老鸟斯皮尔伯格的《头号玩家》先火了一把,也算为同类题材的《西部世界》第二季的开播做了某种程度的预热。

尽管本周日(22号)就将迎来《西部世界》第二季首映式,但“西部世界”剧组和演员们对新剧情仍然保持缄默。已经发行的预告片、剧照以及剧作家本人都已经透露了一些关键细节。伯纳德、多洛莉丝、威廉、梅芙以及黑衣人(老年威廉)尽数归来,几乎所有角色都加入了激烈的战斗。

面对警察,莎朗·斯通非但没穿底裤,而且变换两腿交叉的姿势。当然,这样的她在里面的床戏也是教科书级别,不能放图,自己看去吧。

“目前问题是它们看起来很笨重,而且能源转化效率很低——目前还没有特别好的实现跑步的机制,”Abbeel说。“但最大的障碍是视觉能力。想让这些机器人能感知环境并且根据所看到的东西做出某种反应,这就和自动驾驶汽车的难关一样,我们需要开发的其实是识别事物的能力。”

前游戏设计者的Abdelwahed认为未来的“西部世界”公园运作方式将和今天的电子游戏一样——机器人给人的,其实是一种能够进行选择的假象,其实他们回答和行为都被人工智能和遥远的处理器共通设定好了,后者在必要的时候可以重写机器人的行动。

“第一个”在电影里全裸的女人:海蒂·拉玛(打引号是因为她不是第一个演出裸戏的,只是影响力非常大的第一人)。

不过为什么国内的观众有意无意忽略剧中的十字架、天主教教堂等元素,笔者揣测,还是觉得宗教和科幻有一种隔膜感。诺兰将机器人自我意识升华到宗教感层面,容易落入“皎皎者易污”的陷阱中,立意过高,观众未必买账。宗教情怀在这类科幻题材的剧情中,说它要被奥卡姆剃刀剃掉,是个败笔,也未尝不可。

通过告诉计算机执行怎样的算法,人工智能能让机器人自己解决问题,实现研究人员给他们的目标。

理论上来说,门之外的自由世界在熔炉的服务器内,也就是门起源的地方。但是,片中也有着奇怪的一幕,即伯纳德说德妹正在改变它的坐标。德妹也说,她要把它们送到一个没人能找到的地方。

不仅如此,《白蛇传》中一个不容忽视的角色是青蛇。青蛇和白蛇有否本质的差别?表面上看,前者的道行差了几百年,为人处世的青涩,处处透着情感直达本心的拙朴感,而白蛇毕竟多几百年的修炼,世事洞明人情练达更胜一筹。如果把白蛇和青蛇比成有自我学习能力的机器人,青蛇相当于《西部世界》的第一代,白蛇是第二代,二者对比笔者作图如下:

对研究者来说,元算法是人与机器更紧密合作的一种手段,也是保障机器人在复杂环境中能够安全运行的触发机制。

《西部世界》里的演员无疑是美的,但是剧里对裸镜的处理简单粗暴,仿佛那都不是人体,是娃娃。

“问题在于系统设计者没办法考虑太多东西。”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人机交互研究员Dylan Hadfield-Menell说。

19世纪的爱情总是令人神往。那些浪漫,那些历史,那些今天非常少遇见的绅士风度、骑士行为。本剧让设定是19世纪时的女主角和今天时代的男人们相遇。我们从这场对交中获得了很多反思,却也不得不让人感悟,浪漫主义到了今天,真真正正是不够用的。今天,一个女人可以从“装柔弱”中获益,却不能真的柔弱。Dolores前几集充满牺牲品意象的故事线,说明了娇弱之于今天的吃亏。

而今年9月,MIT游戏实验室与腾讯互动娱乐在美国波士顿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旨在努力为广大玩家,尤其是中国玩家带来更多更好玩的游戏的同时,还将同时致力于通过游戏开发、用户引导、倡导行为规范等方式,为社会和玩家创造更大的价值。目前尚在讨论的议题中,就包含类似“西部世界”中隐喻的未来游戏虚拟与现实规则问题的探讨。

这部剧最戳人的脑洞就是机器人们从一个个像提线木偶的死物,逐渐觉醒,获得了自我意识,真正成为了“人”的过程。

1、Wi-Fi AI:机器人会通过云端拥有人工智能,所以Wifi机能非常关键。这也让机器人能够被程序员实时监控,就像现在管理人工智能汽车一样。

数百万年之前,人类开始站直身体,这改变了我们的肌肉和骨骼,使我们能够以一种直立的姿势行走,我们的双手因此得到解放,可以去探索和操控周围的物体;这还拓宽了我们的视野范围,使我们可以去更远的地方探索。

与之相应的,《西部世界》中除威廉、安东尼·霍普金斯饰演的Ford以及故事的关键Arnold,其他男性角色似乎都刻画较弱。Teddy作为一个极大的配角,可发挥性非常小。他本来就是作为一个颠覆传统意义上“英雄男主角”的形象,因此,处处遇挫,处处遭受不幸,又因为本身的人设,导致反抗费力。当第10集我们终于看到他似乎本该就出现的英雄救美情节时,那一刻真的非常让人振奋,但最后却悲哀地发现那不过是又一场“设定”。

为了避免读者在此处说我漫无边际地瞎jb扯蛋,我不得不祭出这一部分最重要的论点:诺兰兄弟是19世纪丹麦哲学家祁克果(Kierkegaard)的忠实拥趸。尤其对于乔纳森·诺兰来说,祁克果简直是他一系列作品的教父。祁克果将人的存在分为三个等级,感性存在、理性存在和宗教性存在。最高等级的存在莫过于一种宗教性的存在,这是一种祈祷和爱的生活,是对神的自觉和崇敬,从而使精神有所寄托的存在。

“你觉得自己经过探索发现了一些东西,但是你仍然是在一条设定好的道路上。所以在现实版本的‘西部世界’中,如果你有一个硬件条件特别适合接收信息的机器人,并且内容100%由编剧创作并监控,那玩家可能会就得到生命中一段非常棒的体验。”

这种对极限的超越极为反人性,你要走出舒适区,站在普世价值的对立面,面对前所未有的孤独甚至是孤立。

一段网传视频让湖北大冶的一款新型防闯红灯“神器”走红。该神器被安装在人行道旁,由几个黄色的“铁桩”组成。在红灯状态下行人一旦越线,“铁桩”会立刻喷出水雾,同时提示行人“请遵守交通规则”。 该“神器”由“行人闯红灯自动识别抓拍系统”和“行人过马路激光彩虹道闸系统”组成,包括人脸识别抓拍、激光、喷雾等设备,目前还在试点中。

剧中女主角曾被剖腹引发黑衣人威廉对爱情的幻灭感,笔者认为这一点可以和中国古代著名的民间故事《白蛇传》互相观照,以此探讨机器人是如何“成精”的。

就像女主角德洛丽丝,每天清晨都微笑着苏醒,怀对世界的爱和赞美,雀跃地走出门外看风景,到小镇上期待与久别的爱人重逢。而夜晚降临德洛丽丝回到家,面对的却是父母惨遭虐杀的地狱。

遭受巨大打击的威廉性情大变,化身黑衣人,继续每天沉溺在游乐场,找他心中的那团“迷宫”(Maze)。至于Maze到底代表了什么,网友们各有解读,但威廉“黑化”的直接原因是对爱情的幻灭,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我们可以推断,几十年来他在游乐场不知虐待、强奸了多洛蕾丝多少遍(第一集一开头就是女主被强奸的桥段)。

行动组组长特蕾莎也是久经沙场的老江湖了,绝对的人精,否则也做不到那个位置上。她和项目部主管——黑人大叔伯纳德(Bernard Lowe)有着好几年的地下恋人关系(毕竟公司也不愿看到办公室恋情啊),两个人一起滚床单滚了七八年,居然她始终没有看出来,伯纳德其实就是拔叔设计的高级机器人(实在抱歉,这里有重大剧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