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印象画派画家,是后印象主义的先驱,并深深地影响了二十世纪艺术,尤其是野兽派与表现主义。

这部电影的创作团队为了尽量真实的还原梵高死前的生活,他们深入地调查了梵高的这800多封信,从生活细节中深入的了解他、感受他,甚至揣摩他自杀前的心理状态。

梵高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了绘画的天才。梵高8岁时画了一幅画,交给妈妈去评判。没想到老妈夸奖他一番后,随手就把这幅画给撕掉了。在他老妈的眼里,这幅画狗屁都不是。可以说,梵高从小没有得到任何的肯定,画画的才能没有被家长肯定。这给了他一个沉重打击,叫“然并卵”。

两年后,正是这样的一片麦田,掩住了梵高中枪的身体。子弹洞穿小腹,留在了梵高的脊柱里。生命一滴一滴地从伤口处涌出,一息尚存的梵高慢慢踱步,离开了身后不断回旋、嘶叫的鸦群。

为了迎接高更,梵高特意布置起自己的房子,在为高更准备的卧房里,放满了自己画的向日葵。梵高认为,高更一定非常喜欢自己的这些画。

1888年11月,《红色葡萄园》(The Red Vineyard)卖了400法郎(相当于今天的1000-1050美元)。

BreakThru Films最成功的作品当属2008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的《彼得和狼》。该片也同时获得了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水准最高,享有“动画奥斯卡”美誉的法国安纳西国际动画电影节大奖。

之所以要这样来介绍他的名字,就是因为每每遇到不懂装懂的人儿高谈阔论,总有些于心不忍。他以为他在说的梵高,其实并不是梵高。

题外:梵高的悲情实在让人唏嘘,还有另外一种艺术人生,同是艺术和商业结合,村上隆却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他是天才,很年轻的时候就可以绘制出优秀且独特的画,一生却只买出一幅画。他执拗的相信自己会出名,却英年早逝。他是人们口中的疯子,割掉了自己的耳朵,住进过精神病院。他的一生似乎糟糕透了,甚至于死亡原因都不得而知。只有画画陪伴了他一声,并在他死去后闻名全球。

发展到印象主义这个时期,由于照相技术的诞生,绘画从贵族那里解绑,得到了一些表达的自由,却也失去了依附,游荡在不断兴盛的繁华都市和牧野乡村。

梵高的第二个打击来自他成年后要就业却找不到理想工作,加入了失业的大军。梵高从小就没有受过任何的财商教育,他对财富可以说是一窃不通。他也不知道怎么去讨好别人。本来,梵高没有想做画家,一直想着接父亲的班,去做一个牧师。但是做牧师也是要能够讲道布道,牧师更要征服别人心灵的。梵高想去做牧师,却考不到牧师证。这是他人生的第二次大挫折。

一生颠沛流离,穷困潦倒。直到死去,梵高也并不相信,自己其实是一个天才。他永远不会知道,一百年后,他的《向日葵》会以4200万美元的价格卖出。那幅《没有胡须的梵高》更是创造出了7150万美元的天价。

在《神秘博士》第五季的第十集中,讲述的是一个“穿越”的梵高。影片中,Dr和Amy试图改变梵高自杀的命运,将其带回2010年奥赛美术馆。让他亲眼看到自己的作品得到观众的瞻仰与认可,并成为下一代学习者们模仿的范本。然而,在他亲耳听到馆长对他的评价时,如释重负般的流下了感动的眼泪。

梵高生命中最后一年是1890年,人们还还活在普法战争、巴黎公社的社会动荡中。从梵高的画作中可以看出,表面上是静谧的田园风光,可当时的人们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影片中人们口中的巴黎是:“”当你走上巴黎街头,就能看见死去的孩子的尸体。”梵高在弟弟提奥的建议下,离开了巴黎,来到巴黎西北郊的奥威尔镇进行疗养创作,在这段时间里,他创作了人生最后的若干幅作品。

“梵·高在他的一封信中告诉弟弟提奥,有些话我不知道怎么表达说,只有通过绘画表达”。这些话对我很重要,其实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以这种方式做这部电影的原因。我们想通过他的艺术形式来讲诉他的故事。

在梵高去世百年以后,他的出生地荷兰和他的自杀地法国,争相把梵高认作自己的国民。梵高生前曾有一个心愿“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一家咖啡馆展出我自己的作品”,这个愿望终究是实现了。

梵高曾说:“也许我总是一团糟,但我的心里仍存有平静,纯粹的和弦和乐音。在最破败的室内,最污秽的角落我依旧看见艺术和绘画。而我的思想朝着那方向而去,像无法遏制的冲动。时间流逝,更多的东西被忽视,我便越发清晰地看见了绘画。艺术呼唤不竭的动力,不断工作,永无停歇的观察。”他所传达的不仅仅是艺术,更重要的是在战乱年代依旧葆有一种发现美的梵高精神。

也有某些声音说到,当时,面对那名妓女,梵高与高更引发了冲突,于是,愤怒的高更,举起了自己的佩剑。

前天培力来电话,说起老耿,问起他的后事,才知道他早已皈依藏佛。按照他的嘱托,朋友们去拉萨把他的骨灰撒进雅鲁藏普江,待到七七还要去拉萨安排一场法事。他师傅是拉萨一位高僧。这是想不到的事情。

名人的爱情最容易引人好奇,现如今,无数画迷都在想象,到底是怎样的人,才会让梵高如痴如醉,意乱情迷。

梵高极大地受到里印象派的影响,也注重光影和自然的呈现,但是他渐渐在画作中加入了个人的情感,这在当时,还是非常大胆的、创新的举动。

当你看过了这部电影,或许能够理解梵高心中的那份恐惧与渴望,亦或许你会心疼那个矛盾而又坚持的他。摆在你面前的不是大师,而仅仅是一个为了追求艺术而拼命奔跑的绘画者而已。

虽然“小黄人3”上映以来口碑出现诸多争议,但丝毫不影响其排片率和票房量,大部分观众还是愿意为此萌买单。它就像一个成功案例,预示着动画电影在国内市场的发展趋势。

导演: 多洛塔·科别拉 / 休·韦尔什曼编剧: 多洛塔·科别拉 / 休·韦尔什曼 / 贾科·丹纳尔主演: 道格拉斯·布斯 / 杰罗姆·弗林 / 罗伯特·古拉奇克 / 埃莉诺·汤姆林森 / 西尔莎·罗南 / 更多...类型: 剧情 / 动画 / 传记制片国家/地区: 英国 / 波兰语言: 英语上映日期: 2017-12-08(中国大陆) / 2017-06-12(安锡动画电影节) / 2017-10-13(英国)片长: 95分钟又名: 至爱梵高 / 致梵高的爱 / 情迷梵高(港) / 梵谷:星夜之谜(台) / 探索梵高的生与死

穷人有穷的原因,富人有富的理由。穷人为什么穷,富人为什么富?同样是画家,他们的画同样价值连城,为什么有的人生前换不到一分钱,有的人生前却能暴得大富?这就是世界绘画史上,两个著名的泰山北斗级的人物,一个是梵高,一个是毕加索。他们俩的画现在拿出来拍卖的话,动辄过亿,但梵高生前只卖出过一幅画,据说还是走了他弟弟的后门,卖了400法郎。而毕加索的财富在他死前就达到395亿人民币。可以说,梵高是穷死的,毕加索是富死的。为什么两个天才画家之间存在如此巨大的鸿沟呢?答案是:梵高不会营销。而毕加索生前就把自己的品牌擦成了一个金字招牌。

2017年12月5日晚,艺术家耿建翌因病逝世,享年55岁。耿建翌1962年生于中国河南省郑州市,1985年毕业于杭州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艺术系油画专业。1986年他与张培力、宋陵、王强、包剑斐等艺术家发起艺术团体“池社”,成为中国最早的观念艺术团体之一。1993年,他是第一批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中国艺术家之一。2017年5月,获得AAC“年度艺术家”奖。

组成《loving vincent》的每一个单独的镜头都是一幅梵高风格的绘画作品,在位于波兰格但斯克的一个工作室里,超过一百位艺术家正在小心翼翼地绘制56000多张绘画,在接下来的6个月里,还有更多的大师级画家将加入到制作过程当中...

如今,梵高的作品《星夜》、《向日葵》与《麦田乌鸦》等,已跻身于全球最著名最珍贵的艺术作品的行列,其作品目前主要收纳在阿姆斯特丹的梵高美术馆,以及奥特洛的国立克罗-米勒美术馆。

至于梵高究竟为什么会患精神病?有很多种说法,有人说是因为他在追求艺术道路上的怀才不遇所导致的,也有人说是因为他童年的经历与生活环境所造成的不可逆转的命运。

毕加索特别善于“刷脸”。毕加索买东西从来不用现金,哪怕去楼下的小卖部买包烟都用支票。可见毕加索对人性的深刻洞察,如果你是一个杂货铺的小老板,毕加索跟你买了一盒雪茄而随手给你开了一张支票,你是把这张支票拿去入账呢,还是把他放在自家的店里挂起来?这些杂货店的老板收到毕加索的支票,都如获至宝。因为毕加索的签名可能更值钱,未来会升值的,所以他们往往会收藏毕加索的支票。这个支票被收藏了,不去银行兑换,那毕加索账户上的钱也不会划到这些杂货铺老板的账上,毕加索等于没有花钱,就得到了各种生活用品,就像现在的名人“刷脸”一样,这就是毕加索的聪明之处。

大艺术家的灵魂并不平静,他用37年的短暂人生告诉我们,被生活击败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的宿命,然而我们依旧可以做出一些反抗,使生活赢得不那么漂亮,也不会输得那么狼狈。

1.《加歇医生》(Portrait of Dr. Gachet ,1890) ,8250万美元。

影片由波兰电影公司 Breakthru Films 和英国电影公司 Trademark Films 联合制作,官方于上周放出了第一支正式预告片。

6.《麦田与柏树》(A Wheatfield with Cypresses ,1889),5700万美元

老耿是幸运的,他最终找到了归宿。当代艺术不是他的福地,那不是净化心灵安抚人心的地方。没想到的是,他心里仍旧有对永恒的追求。我一直以为他是个有点玩世不恭的人,对什么都不在乎。他的皈依改变了我的看法。永生这种东西是当代艺术达不到的,所以他在内心里早就转向了。祝福他在最靠近天堂的地方,得安宁。

哈喽大家晚上好,又到了喜闻乐见的星期五!轻松愉快的周末,看电影再合适不过了。今天是《至爱梵高》的公映日,趁着电影上映,小美今天来和大家来聊聊梵高。相信很多人知道梵高都是从他的画作《星月夜》开始,有人说他是疯子,也有人说他是天才,他曾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见到烟”。该有怎样挣扎的一生,才能创造出那么多动人的美?一起来看看。

凡高从宗教狂热到绘画的狂热,在艺术里找到最终的信仰。老耿最好的状态是在“85新空间”画剃头系列和以后的“第二状态”,也就是笑脸系列。后来他跟着时代,从现代转到了当代艺术,录像,光影,装置,行为,我很难理解,也很少交流了。他最终在宗教里找到抚慰。

这样的念头,或许是受了家庭的影响。梵高的祖父与父亲,都是牧师。更何况,自小,梵高就被母亲封闭在家中,禁止与“底层阶级”的孩子们玩耍。性格孤僻的他无法适应学校生活,进而,丧失了与人正常社交的基本能力。人前沉闷,人后极度情绪化,非常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他需要一个信仰,来安放自己躁动而惊恐失措的内心。

尽管围绕他的死去展开故事,却没有纠结于他的死因。信送到了,所有的一切也过去了,他依旧活在心中。正如电影中所说“你一直想知道梵高怎么死的,却不想知道他怎么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