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到洞内的情况,英国洞潜专家约翰形容它是被水淹没的黑暗深渊,水下可见度很低。最早进洞尝试时,水下有很多碎片,电线、电缆、泵、管道……各种各样的东西。

这通电话持续了四五十分钟。他们认真听了“本”的意见,咨询了很多问题,研究出了好几套方案。“本”感觉到,或许他们是真的想帮忙,但遗憾的是,现场没有一个人相信他们。

负责山地搜救方面的中国绿舟救援队,没有再被分派到任务,先行撤离回国。侧重洞穴救援的平澜基金救援小组也调整了任务。

美军少校霍奇斯告诉泰国官员,如果过了窗口期再不展开营救,所有人都会死。英国洞潜专家说,如果再不定救援方案,他们就没有留下的必要,准备走了。

三号营地——众多国际救援队口中的“Chamber Three”——在之后的十多天中,就成为了救援的分水岭。普通救援人员要冒着极大的风险才能抵达“三号营地”,而这里,却是国际洞潜专家实施救援的起点。

Boring公司和SpaceX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埃隆· 马斯克(Elon Musk)发推文说,他们正在制造一种“逃生舱”。他们已经派工程师协助这项工作。但没有救援人员在现场看到马斯克的工程师,很多人都认为这只是一个噱头而已。

“本”终于收到泰国海军托朋友带来的协助救援请求,泰方不能让孩子在洞里呆上三个月再实施救援,时间太久了。

平澜的队员们跟当地府尹的对接很不顺畅。当天晚上,他们没有拿到大使馆的公函。没有官方文件,他们只能去志愿者团队报道,也无法分派到任务。

等到孩子们返回时,来时干燥的隧道已经被暴雨堵住,原本清晰可见的路线,在惊惧犹疑的作用下变得模糊。他们确信自己并没有走错方向——唯一的出口已经被封住。他们被困住了。

K城最热闹的一片办公区,数十辆车子一溜烟停在了风行大厦的门口,金光闪耀在大厦的顶端,大片蓝色玻璃折射着醉人的光芒,一行黑衣保镖把魏铭翼迎出了车,戴着黑框黑镜的男人弯身从车里出来。 遮了大半的脸,仍然透出一股震慑的气势。 波及到了行人身上。 在黑衣保镖的护卫下,根本没有人能靠近他。 只能远远看到,气势惊人的年轻男子,在一行人的陪伴下走上了阶梯。 进了风行大厦。 陡然,大堂里所有人都禀住了呼吸,共同默默地注视着大步走来的男人,日复一日的见面,仍然让他们对这位年轻的总裁,K城城首屈一指的商业奇才保持着最崇高的敬畏。 风扬起,唇边溢着冷意。 魏铭翼走到了专属电梯前,一行人把他围得密不透风。 而,蒋欣也在他的身边。 她从未接受到这样赤裸而崇拜的目光,仅仅只是因为她站在了这个男人身边。 她不是不知道魏铭翼的个人魅力,只是没有想到。 他竟然这样出色……长久都活在黑暗底下,蒋欣对一切投射在自己身上的视线,都充满了排斥感,下意识知道这些疑惑诧异嫉妒的视线里,都藏着令人反感的气息,她保持着目不斜视走到了电梯前,才用余光扫了一眼。 随即,落在了魏铭翼身上。 他真是一个发光体……让人奋不顾身的力量。 连带着让她也尽享了众人艳羡的光芒,可惜,这都不是她想要的。 下意识选择了排斥,唇抿得更紧。 背挺得更直,脸上的神情冷若冰霜。 一个上午,蒋秘书变身了冷艳嗔情的冷艳女秘,和总裁魏铭翼从一个车上下车的消息就传遍了各外角落,大到职位高阶的经理主管,小到打扫卫生的阿婆,个个充满了不可思议。 风行集团里从来没有女人可以爬到魏铭翼身上。 被他扔出去的女人数不胜数,已经变成了办公室茶后的笑料。 蒋欣才进了风行第二天,赫然和魏总同上下班,这怎么能不被有心人放大爆料,引起了新一轮的热议,虽有有心人话里含酸,里里外外把蒋欣贬了个遍,但没人不承认,她真的是有着独特的魅力……否则,怎么能留在魏铭翼的身边做事。 且不被驱逐! 也许,她背景神秘,魏总才会对她刮目相看? 也许,她嗔功了得,才会让魏总把她留在身边? 说到事业能力很强,这是众同事最不愿意相信的一条,那么多出众的女人们挤破了脑袋要爬上那个位置,还不是一样不成功,蒋欣过去的简历说明了一切,她就算再有能耐。 也不能踩着一条荆棘之路,笑到了魏总的身边……说到底,谁也猜不到蒋欣的来头。 多少能猜到些什么,蒋欣跟着魏铭翼在风行大厚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即将而来的风暴,呆在自己的工作范围,已经有几拨人借着递送资料的名义上来看她了。 趁着闲暇,她到茶水间里倒水喝,顺便清静清静。 遇到了过来的周秘,这个男显得很刻板,平时并不多话,做事也很稳重认真,蒋欣调查过他的背景,发现他从进社会之后就进了风行大厚,背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 从一个小职员做起,然后各种转换跑道,能力极强。 他是很有希望做到主管的,只不过魏铭翼应征秘书的时候,他竟然应征上了,就一直做到了现在,秘书是一份协调性很强的工作,不仅仅是有工作能力就能做好的。 他虽然性情刻板,面色僵硬,但是与同事相处得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差,而且做事公正。 上上下下都很服他。 蒋欣抬手和他打了一个招呼,听到声音,他才发现茶水间里已经站他个娇小玲珑的小美人。 恐怕在他的眼里,美女和丑女同样没有存在感。 淡淡地晒了一声,跟在魏铭翼身边久了,正常人都会变得阴晴怪气,看看那一堆人……哪个不是这样…… “蒋秘早。”他说了三个字。 越来越简短了。 蒋欣开始习惯以魏铭翼的秘书的身份来考虑事情,向周秘询问了魏总下午的行程记录,多知道一点,才能更好的工作。 周秘想了一想,才回她,“蒋秘书……为什么不去问魏总呢?” 问魏铭翼? 他那幅似笑非笑的样子,蒋欣光看着也觉得毛毛的。 魏铭翼昨天碰了她的手还要消毒,后面占着她那么多便宜像个没事人一样,更不用说今天早上的同餐同坐了,蒋欣总觉得他的精神有一定程度上是有问题的。 女人过敏感症的时候走向了极端,化身为色狼的时候也很彻底。 蒋欣觉得,很不寻常。 魏铭翼的态度一连几变,变得她心底也有点猜不透了,对着他更加有小心翼翼。 周秘说完就走了,留下蒋欣一个人对着流离台时而面露严肃,时而咬牙切齿。 过了一会儿,偷闲偷懒的某人被人从茶水间里拎了出来,带到了魏铭翼的面前,蒋欣还处着对他戒备的状态中,看着他一手接过老胡递过的西装外套,正在穿着,精亮的视线闲闲地扔了过来。 “蒋秘书很忙啊,找你的时候找不着人,这就是专业精神?” 无冤无故被亏了一记,蒋欣的心里很不爽。 “魏总,叫我有什么事?”她又不是逮着忙的时候才去喝茶的,魏铭翼的时机找得也太凑巧了,就好像时刻盯着她一样。 她是情报人员!情报人员!以上回声五百遍! 而不是他真正的秘书! 修长的身型在眼前晃了一下,淡淡的男性气息在她面前飘浮着,男人弯腰在桌上拿起了手表,随之带上,一边说。 “准备一下,跟我出去。” “去哪里?” 蒋欣问了,才知道后悔。 暴露了她的业务不熟悉,不过,魏铭翼这幅架势也不像是按行程表来的样子。 不过,魏铭翼没让她这么好过瞳孔里透出淡淡的凛寒,语声淡漠,“身为总裁秘书,你连行程记录都不看吗?” 蒋欣按捺住胸口喷薄而出的火气,姿态诚恳,“请问行程记录不是一向由周秘书管的吗?” 她何德何能管这个……风行集团的做事风格就是这样,周秘跟了他这么久,很多事本来就是由他管的,既然不由她管,那她就不管了。 魏铭翼看着她,过了两秒把周秘叫进来。 周秘早知道蒋欣也在办公室里,进来规规矩矩站着,表现得平静无波,“总裁叫我来有什么事?” “把行程给她。” 魏铭翼说得干净利落。 “给……蒋秘书吗?”周秘愣了下,马上点点头,“我马上去抄送一份。” 他没想到总裁对她这么信任,还以为……他身为魏铭翼的专属秘书已经好几年了,私人秘书也有好几个,但都是来来回回。 都是男性,从来没看到个女性站到这里,也没看魏总对一个女人这么和颜悦色。 有种……天崩了的错觉。 纵使他这样想着,面上也不露分毫,蒋欣从他脸上什么都看不到,深觉得跟着这个男人混的,果然一个个都是面瘫。 如果让蒋欣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绝对要气得吐血。 ……只知道刻薄女人的总裁,对她除了挑剔就是挑剔。 她是看不出来魏铭翼哪点和颜悦色了。 蒋欣用电子仪器接收了行程之后,来没来得及看,就跟着魏铭翼走出了风行大厦,老胡早已经让司机把车子开到了门口,车门打开,蒋欣踩着高跟鞋,足不点地。 像是在空中飞奔,一双短腿差点跟不上魏铭翼华丽丽的大长腿。 直到坐定,才深深地喘了一口气。 车子发动,她才有空在车上看了一下行程。 一眼看到,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一口浊气上不来下不去,简直憋得她生死不能……魏铭翼,他绝对是故意的。 行程上写着:12:00,午餐。 车子踩下煞车的时候,蒋欣盯着时间看,正好是十二点整。 这个准确度……她忍不住向司机投向了佩服的目光,果然是常年跟在魏铭翼这个变态身边的人,把他的怪脾气拿捏得很准。 她很不厚道地开始想,如果堵车了怎么办……这个司机难道要开着车子在天上飞吗? 车子驶到了国际知名的餐厅,蒋欣下车的时候还在想,她为什么要跟着魏铭翼一起出来吃饭? 午餐时间本来是收集资料的最好时刻,她才搭上了市场部的小高,调到了他的入职记录,想通过他的口知道市场部更多的事情,魏铭翼一句话把她给叫出来。 那不是破坏了她做事的效率! 跟着魏铭翼身后,侍者一路把他们带到了已经定好的位子,是一处隐秘的包间,落坐后,蒋欣透着植物的宽大叶子,看到了流水潺潺的微型山景,哗哗的水声流动着,令人身心愉悦。 餐厅的装饰非常雅致,地上铺的都是漂亮的木地板,走了几步还可以看到更大的山景,空气非常好,可能是因为坐落在比较高的地方,餐厅的经营得把景色和用餐的环境完美地结合起来。 造成了处处可以看体会到植物清新的滋味,蒋欣是一坐起来,心里的闷气都消失了。 侍者送上了菜单,她看来看去点了一份最贵的菜,不管味道怎么样,花魏铭翼的钱让她很开心。

约翰与孩子们对话的视频被传到网络上,迅速蔓延开。泰国海豹突击队也兴奋地在脸书上用泰文宣布,“12只野猪和教练走出洞穴。每个人都安全。”最后,不忘补上美国海军那句激励的口号:“Hooyah!”

然而危机并没有完全解除。目送孩子们被送出洞外后,最后驻守在第三营地的美军小组和泰国海豹突击队的成员却遭遇险境。

7月3日,“野猪”足球队被困第十天。“泰国洞穴救援”的性质从“搜救”,变成了“营救”。

一个所有救援人员公认的事实是,如果这两位洞潜大神都不行,那全世界就没有人可以做到了。

瑞克和约翰,是全欧洲最优秀的洞穴潜水员,也是洞潜救援界的“传奇”,众多潜水爱好者心中的大神。

“为什么找我?”虽然有媒体把“本”当作是泰国当地排名第一的洞潜者,但“本”自己却并不这么认同。“我很有可能比所有洞潜指导员的经验都丰富,潜水的深度也更深,但这就说明我是最厉害的嘛?也不一定吧,不过我倒可能是最疯狂的那个?”

中国救援队并不孤单。就在泰方的国际救援发出之后。6月28日,美国军队第353特种作战小组和第31救援中队的飞行员们,也飞抵达泰国。

泰国海军早就已经把“本”的突破性进展迅速传到大本营。英国技潜专家们得知难点被攻克后,马上取消了航班,打了出租车又回来了。

中央银行的主要责任人要有反潮流的勇气和智慧,一个不被市场和公众批评的在任央行行长,是不会在历史上站得住的行长。

这段路是一个小山坡,当中的通道很窄,只能容一个人通过,两边很多突出的岩石。队员要把孩子从那个通道上拉上来,再传递给下一个环节的救援人员,继续往洞外护送。

其他西方国家也不傻,为了不被美国割羊毛,各国都不断的使用美元兑换黄金然后运回本国,美国的黄金储备急速下降,到了1971年8月,美国扛不住了,宣布美元和黄金脱钩,停止用黄金来兑付美元。

从受困者位置到三号营地的潜水距离是1500米,连潜水员进出都需要消耗近5个小时。专业潜水员在能见度极低的激流中,尚且还能摸索前行,但这些孩子没有人会游泳潜水。

7月1号这天,泰、美、澳、中组成的国际救援联队运输了190个气瓶,2号又运了100多个气瓶。“运到后来,专业气瓶完全不够用了,我们发现很多压缩空气瓶很多都是渔民用的,泰国从全国征集的旧瓶。”周亚辉说。

三名潜水员都是英国洞潜协会顶尖的潜水专家,也是全球洞穴潜水界的传奇人物。罗伯特(Robert Haper),瑞克(Rick Stanton),以及约翰(John Volanthen)。

情势却比想象得变化还快。晚上八点半,绿舟救援队接到了紧急搜索指令,又出现了新情况。指挥中心接到消息,有人在另外一个洞内听到了石头敲击的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洞内的水泵突然爆裂,抽出去的水迅速倒灌回洞穴中。谭晓龙迅速把灯上的标尺插在水里,马上用另外一个灯照了一下标尺,洞内水位一点点上涨。

今天有人卖给你“超熊”,明天你买Prada可能买成“Prada.”。你觉得是骗局,还是自己的问题?法律下应该是平等的,不能因为价钱不一样就区别对待。国外奢侈品有知识产权,国产品牌就没有尊严了?

因为这次“本”从菲律宾回来的时候,还叫了两位帮手。其中一位,就是“本”的老朋友,从澳洲赶来的“潜水麻醉医师”,有着三十多年潜水经验的理查德(Richard Harris)。

黄峥也表示过,“ 今天的风波客观上可能是上市带来的副产品,只是它来的比我想象的要猛烈,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它就来了。”可见,黄峥做了准备,只是危机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大的多。

鉴于罗斯福的巨大功绩,他成为了美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连任4届的美国总统,也是20世界美国民众最爱戴的总统,感谢凯恩斯主义。

“本”热情地跟他们分享洞里的情况:洞里能走多远,要潜多远,多深,哪个地方有什么危险,什么地方特别窄,什么地方水流特别强。

12名足球少年,其中6人没有吃任何食物。是阿克教练让孩子们在高地逗留,保存能量,通过饮用岩壁流水赖以生存。阿克教练教他们冥想,让他们保持冷静。孩子也曾经试图寻找出口,轮流挖掘洞穴墙壁,并且“节俭”地使用手电筒。

63岁的英国探险爱好者弗农·昂沃思(Vernon Unsworth),是当中为数不多了解洞潜的人。他说,今年的洪水比去年提前了三到四周。只是这些孩子不走运,在错误的时间去了错误的地点。

在经济崩溃的时候,美国政府依然奉行不干涉的自由主义经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当时的主流经济学家认为市场经济会修复一切,政府不应该插手。但是奇迹并没有出现,美国经济持续恶化,大萧条期间,美国股市下跌了90%以上,整个美国笼罩在绝望的阴影中,人民渐渐的不再信任自由市场这种主流经济学。

但是这么做,代价是极其巨大的,持续的放水维持通胀,是在鼓励投机,越是借钱投机的人,活的越好,而拒不减税,则无法激活实体经济的活力,整个社会会变得死气沉沉。

泰、美、澳、中组成的国际救援联队,耗费大量的人力资源,目的只有一个,尽全力保障国际技潜专家团队的体能,尽全力为他们提供所有的设备物资。

让所有人都泄气的是,历尽磨难才抵达坐标点所在的支洞洞口时,发现已经有人提前赶到了。当时,同样在山上搜索的,还有日本队和俄罗斯队。最早赶到的泰方拉起了警戒线,把后来赶到的几支救援队都挡在了外面。

泰国海豹突击队的总指挥官却依然坚持,继续派突击队尝试救援。“本”和泰国海军指挥官再次强调洞内的险情,里面太危险了。

遭遇冷遇后,谭晓龙让妻子发来他的潜水教练资质证明图片。他想要尽快加入救援,不得不拿出能证明自己可以参加救援的证据。

洞潜专家回到三号营地,他们在通道中间拍照合影,守在三号营地入口位置的谭晓龙很想加入合影,但是四名泰国海豹突击队还没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