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吧,利用泄露出来的文件打击对手的游戏,如今贵国的各方势力是玩得如火纯青。32号、甲15号、15号、19号受到的报告、文件被泄露出来,被某些人拿来打击对手的事情,今年就发生过好几回。

湘西龙山位于武陵山脉腹地,境内峰岭峦叠,90年代的时候,家家户户均有赶山打猎的习惯。龙山县咱果乡麂子众多,村民陈某、贾某便经常利用农闲时间上山打猎,用绳子打成活结放在地上,套麂子。1998年正月,贾某怀疑陈某取走了自己套取的麂子,来到陈某家中和他吵了一架。第二天恰逢赶集,也是元宵节的前一天,陈某上街卖猎物补贴家用,两人在圩场再次相遇。贾某说陈某在山上取走了自己的猎物,陈某说自己没有取,双方各不相让,矛盾升级。贾某随手拿起一张木凳打陈某,陈某从身上掏出平日给野兽剥皮的刀捅了贾某肚子一刀,贾某当场鲜血直流。陈某作案后跑到家里的菜地里躲藏,当看到街上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不少人往自己家里走来,意识到自己可能把人“搞坏了”(本地方言,意为“搞死”)的陈某翻山逃跑。贾某在去医院的路上倒地死亡。

再浩大的资金头上,还有红头文件和公章,而这些的杀伤力足以毁掉所有的计算。在商战上摸爬滚打久的人,远比火速崛起的暴发户,更深谙游戏规则,只要游戏规则还是如此,那么借势打力摘桃子就是笔更高超的买卖。

大家对贵国的生意场有点小误解,认为一定有早就有大背景才能做大生意,大佬全都是早就被安排好的“白手套”。其实呢,不否认“钦定”的大佬最好做生意,但要做生意,真未必一定是早就被“钦定”的。

“我走的时候三个娃娃还小,他们从小没了妈妈,我对不起他们。如果可以,我想见他们一面,如果他们不愿意见我,我也不怪他们。”潜逃整整二十年的陈某已经不太会讲龙山方言,夹杂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他对民警说,不需要孩子们给自己请律师,逃跑多年心里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现在终于可以把石头放下了,安心等待法律的裁决。

做生意都知道,现金流意味着什么。看到这新闻时,那些摊子都铺得很大的老板们,怕不怕?

咱果乡位于湖南龙山县县城南84公里,东交贾市乡,南接里耶镇,西连重庆市,北邻桂塘镇。从未出过远门的陈某漫无目的循着山脉走,一个多月后来到重庆,化名“李兵”。1998年3月,有新疆人到重庆找人做长工,因与重庆交界,口音相似,陈某搭讪“老乡”想一起去,获得同意后坐火车到达乌鲁木齐,在西戈壁偏远散农场摘棉花。一呆就是二十年,不敢离开,也不敢去其他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