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体系看自己,如何提升体系作战“贡献率”,成为参演官兵交流最多的话题。蓝方航空兵某旅旅长张剑武告诉记者:“回去后,我们准备组织一次交流,向没有参演的官兵介绍经验,还要把演习成果融入日常练兵备战之中,努力打造体系中的精兵模块。”

大漠深处,红方一支特战分队乘坐直升机,长距离突击到蓝方腹地索降,随后特战队员贴近侦察,隐蔽接敌。发现重要目标后,迅速召唤空中力量,对地面目标实施打击……

蓝方指挥员、空军某空防基地司令员赵康平坦言:“我们不仅要演真扮像,更要演实扮强,使体系作战威力发挥好‘磨刀石’作用。”

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导调评估中心,为此次“红剑”演习设立了多个评估组,将对演习中的火力打击、预警探测等能力做精准评估。同时,每个小组的组长和主要人员又合并成一个大组,共同承担对演习“战役指挥”层面的全方位分析评估。

导演部主任郁云飞:“我们设置的是12个小时不间断的夺控,红蓝双方反复争夺制空优势。红军已经进攻了一个波次了,那么蓝军呢?它是处于守势,伺机前出拦截。”

一架运8飞机穿过朝(夕?)阳。太阳,和机鼻整流罩上的几个小窗口,说明了其特种机的身份。具体用途不明。

《解放军画报》日前曝光了“红剑-2018”演习海量照片,画面出现了不少歼-10系列飞机挂载各种弹药的画面。一张照片中,一枚导弹正在被紧急运送至歼-10战机旁。那么这枚神秘的导弹是什么呢?来看视频吧!

导弹型号未知,但从此前各种消息综合分析,该弹可能是一款新型空空导弹。该弹出现在“红剑”2016所在的鼎鑫基地,并在演习中出现,说明我军已经开始就该弹的战法进行研究,有分析称该弹主要用于打击超远程大型空中目标,例如——预警机。

参加对抗的两个空防基地,都依托预警机组建了空中指挥所。预警机成为双方的眼睛和大脑,把歼击机、轰炸机、干扰机、加油机等各要素整合成了作战体系、捏成了拳头。蓝军空中指挥员冯志峰所在的预警机刚一降落,机务人员马上又开始紧张备航。

红方航空兵某旅飞行大队长丁伯军是第一次参加“红剑”演习。每一次任务下达后,他都会主动上门向兄弟单位请教。各型战机的飞行员同住一栋楼,同吃一锅饭,同打一场仗。演习中,丁伯军与多个单位的飞行骨干通力合作,研究形成了一套体系抗击的新战法。

歼10B自身拥有一定电子战设备,KG600吊舱的加装更进一步加强了其复杂电磁环境下的作战能力。

“都说‘指挥是一门艺术’,艺术是无法量化的。”导调评估中心主任郁云飞说,“而我们要做的恰恰就是要把这门抽象的艺术进行精确剖析。”

红蓝双方指挥员不约而同,都将制胜关键聚焦于一个“精”字上。体系支撑下的精兵作战,更要求作战指挥的精确高效。

“不好打。”蔡自华说。手上要素越多,越要求对体系的深入了解与掌控。掌握越全面、越精准,协同越默契、越高效,胜算则越大。

演习展开的同时,导演部的数据收集整理工作也在紧张进行。一份详实的数据评估报告很快就将出炉。新指挥体制运转怎么样?新战术战法到底行不行?一切最终都要拿数据说话。

空军参谋部训练局副局长顾盛东:“红剑演习的评估侧重的是能力的提高,比输赢只是一个初级阶段,最终的评判还是要看我们的评估团队,系统地评判。”

此次演习配属给红蓝双方的兵力,大部分没有隶属关系,而是从全空军抽调组成。演习总导演、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副司令员景建峰介绍:“演习是对部队训练水平和实战能力的一次检验,空防基地提升‘模块’融合力成为当务之急。”

李海明:“第一波次对抗得比较激烈,对方兵力比我们多两三倍,而且装备也比我们好,我们边打边后撤。”

从人与武器的最佳结合,到单元与体系的最佳融合,这反映出新的作战方式对各作战单位的要求。

黄昏时分,医疗救护机紧急起飞,成功冲破临界环境,稳稳降落在前线机场。救护人员迅速跑下飞机,展开应急救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