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有乡土经验的人,都不会对唢呐匠(吹鼓手)陌生,在婚丧嫁娶的红白喜事上,一个人一生的悲喜哀荣,仿佛都得借一曲唢呐得以烘托和宣泄。“一个唢呐匠的传奇故事”,我想对所有像我一样来自农村、怀着乡土情结的人,都对这样的电影有种天然的亲近。况且,“第四代”代表导演吴天明的遗作,包括马丁·斯科塞斯、张艺谋等著名导演的背书,以及影片上映一周后制片人方励在直播中的“千金”一跪,已为《百鸟朝凤》集聚了足够的话题能量,与此相关的“情怀”“匠心”讨论,已在朋友圈发酵。

“中国电影必须多样化,但时下有些电影作品,或者鹦鹉学舌,照搬别人的模式;或者盲目追捧票房,罔顾文化责任,缺乏对电影‘中国化’真正深入的思考。”仲呈祥说,期待《百鸟朝凤》过后,有更多兼具文化责任与美学价值、葆有文化自觉与文化定力的影片在荧幕中呈现。

文艺评论家仲呈祥说:“中国电影有自己独特的历史传统、文化积淀、现实背景,因而形成了具有深切社会关怀、具有生命力的创作传统。《百鸟朝凤》继承和发展了这一传统,彰显了美学的历史价值。这份沉甸甸的遗产,中国电影人理应继承。”

授冠仪式开始了,我的总代晋山晴,两个月前为我精心准备了皇冠,就为了今天的美好一刻,多么美好有爱的人啊。雪芹亲自为我戴冠,有没有感觉我像是待嫁的新娘呢?

我的销售代表,发小闺蜜孙峰给我送来的大蛋糕。愿初曦生活如水果和马卡龙甜点一般色彩缤纷,甜蜜丰富。

12日,著名电影制片人方励在网络直播中下跪磕头,恳请影院经理为吴天明导演遗作《百鸟朝凤》增加排片,引爆了网络:有人感动于方励为情怀不顾尊严,有人认为这是道德绑架。

方励回应称,他认为道德绑架是好事儿,“我就是想把大家绑来跟我一起做志愿者”。方励这一跪的票房作用立竿见影,《百鸟朝凤》昨天一天的票房超过前8天,终于在上映9天之后总票房突破1千万。

“《百鸟朝凤》没有启用明星阵容、也没有话题炒作,几乎没有阵地宣传,也没有看片推介会、包场活动等,不论是资本方还是院线这边,很难被打动。”北京朝阳一院线经理向记者透露。

觥筹交错,把酒言欢,初曦一家人在一起总有聊不完的话题,说不完的开心。因为我们有共同的价值观,一群同频的人在一起,那是相当的快乐!因为初曦,让亲情更亲,让友情更深,它所传递的美好,无时无刻不在。

99朵玫瑰,是真爱啊!我潍坊的准总代谭美女,人未到,花和贺卡却如约而至。亲爱的,你知道吗?我这辈子还没有收到过99朵玫瑰呢。感谢你让我此刻如此感动幸福。感恩初曦,链接到了如此美好的你,让我感受到如此美好的当下。也感谢波波,若没有波波分享初曦给你,我们也不会因初曦结缘。

青岛初曦第一人、销售七部的总经理、金子团队的经销商、我们的大嫂金筱楠和熙德团队的经销商孙雪芹,我的两位初曦引领人与我一起切开蛋糕,祝贺初曦朝凤团队开启新的篇章。

方励是《百鸟朝凤》自愿宣发团队的领头人,他此前曾制作并发行过《观音山》、《二次曝光》、《后会无期》、《万物生长》等电影。吴天明导演去世后,遗作《百鸟朝凤》的发行不顺利,与吴天明神交已久却缘悭一面的方励带领着志愿者团队接手了该片的宣发工作。

更早前,他也画人物,但我觉得他画的植物、动物、昆虫、风景,大自然的一切,更生动,会有一些情感和趣味蕴含在略为男性向的画面中。

另一方面,方励下跪引发的网络热议仍在发酵。有人称赞方励为了情怀和义气不顾自我的尊严,也有人认为这是道德绑架,而且也与吴天明本人的精神和他在《百鸟朝凤》中表现出来的“唢呐,是吹给自己听的”主旨背道而驰。还有电影公司工作人员开玩笑地表示从方励这一跪中学了一招,称如果自家公司电影以后遭遇排片难的问题,就准备怂恿老总去影院门口直播下跪,或者更极端一些的行为。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刘军认为,也许人们对方励的下跪有一定的误读,他更多的是在呼吁人们花时间来欣赏这部经典的作品,而不仅仅只是为了票房。虽然这种行为的确有违市场的商业规律,但他对艺术电影境况的忧心应该被人理解。

价值传递也朴素简单:吹唢呐等传统技艺在时代变迁中日渐式微,仍有“匠人”明知市场前景迷茫,却在“原地”守候:这部分人带着对匠心精神与文化基因的传承使命,对文化自觉、艺术定力的坚持,对公允伦理观与价值观的坚守,借焦三爷之口说出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所执的态度。

专家指出,对有艺术追求的影片,可采取逐步扩大放映规模的“平台发行”模式,代替目前应用于商业大片的“广泛发行”。可选择较小规模的合适院线进行试映,同时邀请影评人参与,待获得不俗口碑与反响后,进而逐步扩大放映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