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电影的主演Asanee Suwan本身就是清迈的一名职业泰拳手,非常惊讶的是他在片中的表演非常出色,但是后来星路不顺,在一些泰剧中跑龙套,或许是这部电影正好处于泰国电影的上升期,各种原因具足才造就了他的表演,而之后,泰国电影估计很难再有词佳片了。

随着东接受记者的采访,他一生的传奇娓娓道来,东出生在泰北一户贫困家庭,因此,正如电影中那样,他小时候以及他成长过程中都与庙会这个泰国普通民众中最为重要的娱乐庆典联系在了一起,也是在那次记忆中的庙会上,东隐约见到了“心目中的另一个自己”(一个小女孩),而追随着女孩的身影,他也第一次看到了将在他生命中留下重要印记的东西,泰拳,艺妓,之后回到简易的家中,姐姐和弟弟炒着要吃鸡油饭,父母寒酸的表情中透露着生活的艰辛,而鸡油饭,这个由中国海南地区的移民带过去的普通家常菜在当时的泰国,甚至是如今的泰国北部山区中,仍然算一顿比较奢侈的饭菜,而接下来的东粉墨登场扮演女性的片段更显示了他从小内心的向往,玩伴都是女孩子,像母亲表示希望自己能拥有与母亲一样的长秀发等等,这也是泰国许多中性或者变性人最初的人生阶段,我们可以看到,这与贫穷贵贱无关,并不是传闻的那样为了谋生而不得不去做人妖,在东的父母的交谈中,东的父亲表示出对于东未来变为人妖的担忧,而东的母亲选择了包容,并且由此引出泰人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宗教信仰理论,东的母亲说,如果这是他自己的孽缘,那么早晚得走完……

甚至,每次上台比赛之前,芭利娅还会对着镜子涂上粉底,画上眉毛和眼影,再涂上一个鲜艳的大红唇。这种行为换来的自然是对手的轻蔑和观众的喝倒彩,但是芭利娅却始终坚持自我。

东开始化妆上台源于一次意外,这也来自于波姐与蔡哥的一次对话,蔡哥一直抱怨自己没有拳手能去打伦批尼,自己顶不住拳馆老板施加的压力,波姐则劝说蔡哥,说伦批尼不是谁都能去打的,必须要能吸引人,拳手要有特质才可以,就连蔡哥你这样厉害的拳手都没能去伦批尼打比赛何况别人呢?波姐因为激动,说出的这句话深深的击中了蔡哥,蔡哥的眼神顿时变得有了怒气……

第一次亮相商业赛场的张腾拥有一个帅气的绰号——“玉面飞龙”。虽没什么大赛经验,但在广东队硬派训练体系下成长起来的他还是秉承了前辈姜春鹏、徐吉福、董文飞等大将以硬碰硬的风格。擂台上他拳腿攻击力极强、作风勇猛,还常常融入一些泰拳的技巧,刚硬的腿法与肘击常常“砍”的对手苦不堪言。

尽管最后芭利娅输在了苗玉杰的手下,但是比赛结束之后,芭利娅还是像以往一样亲吻了苗玉杰的脸颊,表达尊重和祝贺。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你。无论什么性别,什么职业,这都是你自己的人生,与他人无关。过得好不好,只有你自己知道,何不痛快为自己而活?

芭利娅用自身的蜕变告诉了我们:不必在意世人的眼光,只要找准了自己的方向,便勇敢去做。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这是一段让笔者深深为之震撼的片头,短短的两分多钟片头展示了泰国一刚一柔,一文一武,一阴一阳,从女子与拳手分别穿戴好自己的配饰的过程中,画面,道具甚至音乐都配合得相得宜彰,把原本抽象化的东西形象解释了,这得益于人物原型的传奇性以及泰国文化的独特性,片头过后以泰国风格鲜明的同志酒吧表演开场,拖出东•芭林亚所工作的环境,已经成功转型的他,依然未能离开聚光灯下的舞台,泰国特色的雄性舞蹈表演却同样是为雄性准备的,而在美国记者开头找错的那个人妖则是泰国非常明显的恐龙级别人妖(又称牛妖),当记者遭遇袭击,东挺身而出相救那段,也暗示了救赎这个词语,我们会在全片中看到这个主题,这里抛出了一个问题,也是大多数人最关心的问题,为什么泰国会有人妖,为什么要去做人妖?之前因为商家的炒作也好,文化差异造成的不理解也好,种种原因下,国内泛起了一种至今仍未消散的对于泰国美女大都是人妖或者人妖都是因为小时候家里贫穷才去做人妖赚钱的观念,笔者一开始也深为好奇,但通过了解以后,发觉人妖毕竟是少数,而且除了极少数难以辨认的以外,大都有比较明显的男性特征,而做人妖的人里面,家庭条件优越的不在少数,许多人也从事各种工作,至于为什么想做人妖,泰国人自己也难以给出确切回答,影片在这个时候给出了一个或许让大家满意的回答。

关注国内散打的朋友们一定都会有所了解,目前广东队拥有一对“65KG双虎”,一位是世界冠军徐吉福,而另一位就是后起之秀张腾(点击括号内蓝字查看徐吉福的介绍)。但是几年前,小将张腾只能作为大师兄的陪练,直到2015年在中国真功夫的擂台上,张腾凭借稳定的发挥将同门师兄徐吉福挑落马下,成为这一级别的新霸主。而作为大师兄的徐吉福面对张腾近年来的进步也赞不绝口:“他的成长很快,现在可以做一哥啦!”不过属于一哥的冠军奖牌,似乎来的有点晚。

他的这些怪癖自然受到了身边不少小伙伴们的嘲笑,这种嘲讽甚至波及到了他的家人。当几个小男孩一起欺负他弟弟时,芭利娅终于忍不了了,冲上去一拳打倒了这些人。

全场沸腾了。要知道在这样一种象征着男性阳刚之力的泰拳比赛中,他的行为是多么的格格不入!

那些喝倒彩的观众们在沉默了几秒后,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那一刻,芭利娅认识到:强者,才有资格选择想要的人生。

泰拳被誉为八臂拳法“拳,雷霆万钧;腿,横扫千军;肘,泰山压顶;膝,力挺山河”,号称“泰拳五百年打遍天下无敌手”,泰拳是国际公认的最有效的站立式格斗技术,历史上,频繁与中国、日本、韩国、欧美进行武技较量,结果胜多负少,战绩辉煌。然而近年来,中国搏击得以迅速发展,逐渐具备世界顶尖水平,与泰拳的较量呈现逆转之势。

生性顽皮的张腾从小就喜欢和小伙伴嬉笑打闹,是一枚不折不扣的“孩子王”,但这样的“地位”在进入塔沟后就彻底没有了。武校的学习训练很苦,13岁的少年根本吃不消,再加上教练对于每天的训练任务要求很严格,没待一个多月张腾就有些承受不住了。这时候班上另一个“小老大”也整日在他面前“耀武扬威”,本就不服气的张腾终于没按捺住自己的小性子和同学打了一架,但这一架却直接让他受到了严惩。

在今年3月份第一阶段淘汰赛中,张腾遭遇河北名将苏赛冲。比赛一开始,张腾就展开压迫式打法,拳腿膝并用,向苏赛冲发起猛攻,苏赛冲也不甘示弱,以重拳还以颜色,但随着比赛的深入,张腾逐渐掌控了比赛的节奏,向对手步步紧逼。第二回合中张腾的重拳与低扫继续对苏赛冲施加巨大压力,完全掌握了比赛主动。紧接着,张腾又是突施冷箭,以一记迅雷般的转身后蹬腿击中苏赛冲腹部,河北名将就此痛苦倒地,张腾KO获胜。截至目前为止,在张腾出战散打天下的几场比赛中,全部战胜对手。三场三胜两次KO/TKO对手的傲人战绩也让他当之无愧地成为新一代“硬派散打”KO小王子。

当男人,他是“少年拳王”;当女人,她是“泰国美后”。正应了他那句话:无论当男人还是当女人,都要当最强的。

WFK“弥乐福”杯海丝之路·世界终极格斗金腰带争霸赛10月22日泉州侨乡体育馆隆重开赛!本次70KG级顶尖选手——美丽泰拳王·阿敏应邀出战,然而……重点来了……本次主办方之一【武境界传媒】却在为出战的中国选手而发愁

阿敏,正是师从龙唐。龙唐还不到20岁时就曾拿下泰国全国冠军,因喜欢涂脂抹粉走上擂台,击败对手后还会亲吻他的风格而得到了“美丽拳王”的绰号。一直相信自己是男儿身女儿心的龙唐,在1999年完成变性手术后退出泰拳,身兼歌手、模特、泰拳导师数职,现在曼谷经营一间泰拳训练营。 阿敏虽然拳术上受到龙唐指导,但性格是百分之百的男人,他的拳路继承了龙唐的细腻灵活,又凌厉生猛,是一位技术全面的选手。击败对手后还会亲吻他的风格而得到了“美丽拳王”的绰号,同时阿敏也是WFK环球搏击王系列赛签约运动员

当东兴奋的给波姐打电话,告诉她自己获得比赛成功的时候,波姐告诉他,蔡哥因为癌症去世了,东突然间好像就丧失了主心骨,蔡哥带他走向拳手之路,走进伦批尼,而现在蔡哥走了,东非常的迷茫,感觉以后的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他开始大量服用激素,自己身体的能力一天不如一天,无法再在擂台上与男性选手对抗,东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放弃打拳,可是自己圆满的一切条件必须靠打拳来实现,所以有了之后的日本一战。

影片的最后,东回到家乡清迈,看到当地也有小孩子在模仿他化妆打拳,东很感慨,叮嘱小孩说做什么一定要发自内心,而东在镜子面前突然看到了作为拳手时的自己,这次已经是女儿身的东心里出现的居然是男儿身的自己,那个男儿身告诉他,自己要走了,但是什么时候需要他,他就会出现,东释然的一笑,影片结束…….

东跪拜拜别师父,然后跳转到了他少年时期的生活,他依然贫穷,生活的重心依然和庙会相关联,东的父亲带着弟弟去练习踢香蕉树,为了在晚上的庙会拳赛中赢得比赛,获得奖金(香蕉树练习法是泰拳比较古老的练习方式,为的是让胫骨更好的适应撞击,而后来被重型沙袋说替代,所以慢慢淘汰下来,而东的弟弟没有钱去拳馆训练,只能采取这种比较原始的方式,而庙会拳赛这种泰拳比赛中最低一等级的比赛,奖金大概在500-1000泰铢左右,在东少年的那个时代约在500泰铢以内,在当时的泰北是一笔大数目)。东在看到后偷偷的试踢了一下,香蕉树应声而断,之后在庙会拳赛上,弟弟因为体重过于悬殊没能参赛,东被临时顶替上去,结果在被对手狂殴之后一腿扫倒了对手,意外的获得了比赛的胜利。

今年上半年的全国散打锦标赛上,张腾一路过关斩将杀入决赛,但是由于太过兴奋、获胜心理太过强烈,在与北京队选手曹亚光争夺冠军的比赛中接连失误而丢分,这让本该到手的冠军奖牌就这么飞了。赛后的庆功宴上张腾难言低落的情绪,内心誓要在下半年的冠军赛上为自己正名。下半年冠军赛张腾再遇曹亚光,这一次他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步步为营稳扎稳打、放平心态,真真实实地将自己的冠军实力展现在每一拳每一腿上,终于如愿拿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全国冠军,而在此之前,他已将亚锦赛的金牌也收入囊中。被叫了三年多的“三哥”,这一次真的可以改叫“一哥”了!

正如《美丽拳王》里所说的那样:“做男人不容易,做女人不容易,最重要的是,你知道自己想要成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