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大月也很多次叮嘱苏小玲,家里有啥体力活儿,就让你姐夫帮着干——一起吃过一顿饭后,彭大月就坚持让苏小玲给杜成叫姐夫了,说这么叫亲。远亲不如近邻嘛,应该亲一些。

“咱们邻里邻居地住着,我不想跟你闹得太僵,识趣点,以后不要打电话来了!”对方冷冷地说完,就要挂断电话,苏卷急忙喊道:“等一下!”

此时此刻苏卷才知道,这一年多的感情,在王然心里只是无聊婚姻里的一个消遣,可她却以为是爱情。

她把王然当作了她无望婚姻的救赎,他以为他怜惜她,爱护她,却没想到在王然心里,她不过是一个玩物。

在农村,一个女人最大的污点,莫过于“搞破鞋”,这个词将毁掉女人所有曾经的美好,沦为千夫所指。

王然明显吓了一跳,松开抚摸苏卷的手,脸上有明显的震惊神色。苏卷见状,急忙道:“难道你不想跟我结婚吗?”

空气中飘荡着情欲的气息,苏卷的刘海被汗水濡湿,一条一条贴在额头上,她大口喘着气,忽然笑了起来。

小苍则成了《这就是铁甲》的解说,不知道小伙伴知不知道美国的《机器人擂台》,和这个有点类似,一上线就赢起了不小的轰动。

苏卷的眼睛里盛满了狠绝,齐嘉生生怔住了,他从没见过这样的苏卷,仿佛一头发怒的小兽,下一刻就会将他撕碎。

否则,不用想,杜成那里必然有亲热照片或者视频一类的东西等着她。就算杜成没有,彭大月那里,肯定有。

他喜滋滋取出一张卡片,上面画很幼稚的一朵花与一只小狗,以及一个小男孩像,太可爱了,那小孩子嘴里指看一句歪歪斜斜的大字:“阿姨生日快乐。”

为了更好地掩饰这段不被世俗接受的感情,苏卷和王然相约一起到城里打工,然后租了一个房子,正式开始了同居的生活。

可能基于这一点,苏小玲跟彭大月一家关系不错,装修的时候就互相借鉴过经验,也互相介绍过彼此的装修工人。

一大早,女子老公赶了过来,在民警劝说下并没有说过激的话,把女子带回去之后,表示要好好谈一谈。

她后悔当初听从家里的安排嫁给齐嘉,这么多年,她的青春都浪费在了他身上。如今她已经三十五岁了,不再年轻,不再貌美。

因为刘女士家用水量较大,双方碰面的次数比较多,一来二去,两人产生了好感,后来恋爱了。

如今我把感情放第二位,一切由理智处理,工作是重要的,因为它给我精神寄托,同时又使我经济独立。

“我知道你对我是真心的,我对你也不是虚情假意,只是咱们都是成年人,都有家庭孩子,不过是玩玩而已,苏卷,你既然当真了,咱们俩就到此为止吧。”

回到家中,理光尚没有回来,我很冷静的坐下想了很久,觉得不如借此分手,理光另有精神寄托,那是他的孩子。

见来了警察,陆某悄悄将汪某手机上的短信删除。等警察走后,他一个劲地在汪某面前鼓动“你姐报警会害死你的,你姐报警会害死你的。”

不用杜成再强迫,一次之后,苏小玲跟杜成,就成了一对心照不宣的狗男女。每隔两三天的夜晚,杜成走过来敲敲门,苏小玲就会悄无声息地把自己送到杜成怀里。

话虽如此,只要不大去想它,生活大致上还是过得去的。圣诞节我们哪儿都不去的,买了新鲜的蔬菜肉类做火锅吃,对我来说,未尝不是新风味。往年穿插在各个大型派对中,被众男搂搂抱抱喝得大醉,几个晚上连续闹,也不见得快乐。

王然沉默了半晌,才慢吞吞道:“卷儿,我没想到你是认真的,我从来没想过离婚,抱歉。”

我们两个人都尽量不接触对方的目光,默默低着头收拾。他一出门,我就找来锁匠把门锁换过了。房子是上代剩给我的,不必退租,九个月很快就过,家具用白布一遮就可以解决。

苏卷看着睡得跟个死猪一样的齐嘉,胸腔里的怒气喷涌而出,她找到一根擀面杖,照着齐嘉的身上打下去,一下一下,用尽了力气。

齐嘉在睡梦中被打醒,可醉酒加上体力消耗,他根本站不起身,只能骂骂咧咧道:“好啊,臭娘们,你有能耐了,敢打我?”

8月6号凌晨,杭州拱墅110接到一个小伙报警,说自己前女友要跳河。民警赶到现场,发现这名女子半个身子已经泡在水里了。

到家中,已是八点多,理光还没有回来,我顿时觉得很反感,他简直把这间公寓当作不需付房租的酒店,来去自如,太过份。

“你不是说最爱我吗?我也爱你,我想跟你成为名正言顺的夫妻!”苏卷被王然的态度刺激到了,她很失望,语气也明显急了些。

理光曾经向我抱怨:“这层公寓,以你为灵魂,不知怎地,你一离开,我简直就呆不下去,非得出去喝杯东西不可。”

他担心的事也真多,我不敢告诉他,我并没有打算跟他回家把这两个孩子养育成人。不错,我喜欢他们,但……我耸耸肩,不去想这个问题。

一想到很快就可以跟王然走进婚姻,苏卷就觉得快乐,即使走过村里那条路时,听到村里人在路边议论纷纷,那些难听话不断钻进耳朵,她依旧笑得一脸灿烂。

“离婚?想得美!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跟我离婚是想跟王然那个家伙在一起吧,你这个臭娘们!”

而杜成,在几波起伏之后,高高在上地支起了自己的身体,看着苏小玲说,我就知道会这样。

齐嘉一听坐牢两个字,立刻怂了。其实齐嘉是个色厉内荏的家伙,在外面软的像个柿子,任由人家搓圆捏扁。回到家却凭借着男女体力上的差别,对苏卷拳打脚踢,好显示他男人的尊严。

高潮过后,人们的嘴巴停止议论纷纷,目光也不是那么讶异,自己的一颗心平静下来,便发觉史理光并不是我想要的男人。

我们也有过半年的好时光,对着电话,在写字楼也能说些肉麻的话,回到公寓中相对而坐,为小事大笑一场……只要在一起便可以了。

唔担心新剧收视另外,讲到她有份演出嘅剧集《天命》首播,而对手《宫心计2深宫计》又系古装宫庭剧,问佢担唔担心有比较?佢话唔担心:「因为《深宫计》系女性主导嘅剧,而《天命》系男性主导,睇完我哋就睇我个好姊妹胡定欣咪啱囉!(咁怕唔怕受世界杯影响?)唔怕,啲时段冇重叠,而且睇波同睇剧系两批观众,锺意睇剧就会追,而且只要有口碑同好制作就有人追,对收视有信心,剧入面又有咁多好戏之人,我都好期待播出。」

直到跟王然走到一起,苏卷才懂得了什么叫幸福和快乐。王然给了她久违的温暖和体贴,也让她真切地感受到自己是被爱着的。

“不见得啊,凌小姐,现在的女人,爱得死去活来是一件事,你让她为男人生孩子,又是另外一件事,凌小姐,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