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完澡,蔚蓝去了隔壁儿童卧室,看着正在睡梦中的小家伙,轻轻的躺在南南的身侧,怀上南南,其中的艰辛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怀着身孕被他送到医院想要打掉孩子,她以死相逼才留下了南南,换来的就是,他更加的讨厌她了。

母亲笑盈盈地回:“说不累简直是自欺欺人,但你爸看得到,你们都好好的,一切都值得。”

可是,从此之后,我家的屋顶还会有一个女人眺望我的身影吗?日后的天堂,是否有我玉芬期盼的飞机?

为满足双方父母的期盼又添一个白胖小子,身材走样又怕丈夫嫌弃于是勒紧腰带减肥,还要面对上司的高要求高标准:工作要放在第一位云云……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全落到她身上,会议被打断。如此粗俗无知,这不是丢我的脸吗?这种情况下,我的心里本有的一丝感动全被给冲走了,便吼她“谁叫你来的?”

一天晚上,儿子做完作业,她将儿子拉到身边,泪水汪汪对他说:儿子,妈妈可能要离开你们,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如果你成绩好,妈妈就会回来,不过,到时妈妈变了样子。到那天,如果爸爸带了个阿姨进屋,让你喊妈妈——那就是妈妈回来了,你可不能不喊……

2005年夏,我再度接玉芬来广东,她却说孩子上初中了,学习很重要,陪孩子要紧。我也没有多想。以后,通电话时,我听出妻子的声音嘶哑无力;有时当她复过我的短信,我意犹未尽再打她手机时,却并不见她接……

她接来她的父母,告诉她我母亲对她是多么的好。她又一遍遍教儿子做各种家务,特别是如何下各种面条。她对儿子说,如果爸爸写稿写得很晚,你一定要记得给爸爸下面条吃。

周六,蔚蓝抱着南南踏入陆家的客厅,就听见里面传来陆夫人的笑声,“如画,你都不知道,战深这两年,想你想的紧,你回来了就好,要不是公司一堆事情,战深一准去法国找你去了,当初啊,是我们陆家对不起你..让你受委屈了。”

蔚蓝哑口无言,她知道自己被人算计了,但是每当她想要解释,陆战深从来都不会听,每次都是折磨她。

1993年春天,我与几个同乡去上海打工。在青浦一家水泵厂,我18岁就已结婚的事情被传开,我由此经常被大伙拿来取笑。我认为这是一种讥笑,终于无法忍受,逃也似地回到家中。

蔚蓝慢慢的站起身,整理好狼狈的自己,打开门,刚刚走到客厅,就看见温如画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南南,尖锐而纤细的指甲戳着南南的脸。

一进去她就傻了眼,萧沉灏根本就没有在偷情,他正衣冠楚楚地靠在门后的墙上,手里拿着一个平板。

我是怀着十分敬重的心情,向宝宝们推送这个故事的。在这个狗血流淌的当今社会,能有这样一份爱情,一段婚姻,太难得。

温如画急忙上前挽住了陆战深,“战深,我就是喜欢南南,想跟他玩,蔚蓝可能是太紧张了吧。”

温如画笑着握住了蔚蓝的手,好姐妹一般,“蔚蓝,我希望能得到你的祝福,只有得到你的祝福,我才能开心。”

穷山沟里的孩子成家早。1990年,我高考落榜,父亲就把一个身高只有1米59,初中都未毕业,还长我半岁的女孩推到我面前。她就是我后来的妻子赵玉芬,南部县双佛镇人。

她录了一会儿,又往里面快速一闪,计划贴着磨砂玻璃进行最后一关的取证。等取证结束再打电话叫顾主过来,这单就算结了。

玉芬显然也不知她犯了什么错,张口说,下雨了,来给你送伞……”没等我散会,她就步履蹒跚地走进了风雨中……

但是,当我一到家,玉芬连忙烧了一锅热水给我搓澡,又杀鸡煮肉给我补身子,我便没有勇气向玉芬提离婚的事。

陆战深见她低着头一声不吭的走到了玄关处,几步上前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如画让你留下来,你没有听见吗?”

门忽的合拢,她撞上去又被挡回来,耳边传来他戏谑的嘲笑声:“来都来了,又着什么急走呢?苏小姐,你觉得这片子怎么样?”

Simyee_:我都是被男票问为啥洗碗不带手套 因为我老感觉带上手套就感知不到碗有没有洗干净了 我宁可没事涂一涂护手霜

望着青涩而正渐渐成熟的儿子,我的心里涌起欣慰而温暖的情感。我又想起了玉芬,我要告诉她,我家儿子已长成,你在天堂安息吧——而我,到了下辈子,我愿那青葱岁月那豆蔻年华再早婚……

7月13日凌晨2点,玉芬静静地上路了。我抱着她,无声的泪水滑落下来,打在她渐渐冷却的脸上。直到一个小时后,岳父感觉到了异样,跑过来使劲掰开我的手……

陆战深一把抓住了蔚蓝的手,直接毫不留情的推开了她,蔚蓝的腹部撞到了茶几上,顿时一阵尖锐的疼痛袭来,她整个人蜷缩在地毯上,浑身痉挛..

蔚蓝垂下眼睫,心里痛的几乎没法呼吸,但是让她高兴的祝福温如画跟陆战深,她真的做不到。

当时,岳父母及我的父母要将玉芬的骨灰带回盐亭去,我没同意。过去的日子里,我曾经漠视她的爱,此后,我不能再没有她将我陪伴。

陆夫人看着躺在地上浑身颤抖的蔚蓝,摇了摇头,“蔚蓝,你不用装了,马上跟战深离婚吧,这两年,我们陆家也没有亏待过你。你现在这样子,装给谁看啊。”

我是一个不甘平凡的人。不想我这一生就耗在这流水线上。已为人夫也已为人父的我第一次感到了迷茫及相关责任,第一次思索起未来……

到后来,我怪所租房“风水不好”,一气之下瞒着妻子搬到高沙港附近的一间铁皮小屋,同七八个流浪汉挤在一起。腊月的夜里,江风呜咽,我的牙齿上下叩得咯咯直响,我双手发抖,写啊写……

陆夫人瞪着蔚蓝,“谁让你带着这个小东西来这里的,我们陆家不欢迎你,赶紧给我滚——”

男人扯住了她的长发,手指掐住了她的下巴,“蔚蓝,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有什么资格为我生下孩子,我能留着他一条命就不错了,这辈子,你都只是如画的替身而已。”

初七,我回到绵阳。初八,玉芬的病情确诊——肺癌中后期。望着那纸无情的诊断单,我一下子昏倒在了地上……

“我去,这么巧?又没锁门?”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蛇,她感觉不妙,又见屋内衣裳凌乱……

此时,我完全忘记了玉芬——一如婚后近十年来视她无人一样。当然,我也不知道玉芬一直在寻找我,一直在担心我吃什么,如何睡?又是否能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