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是个十三四岁的公子哥,怎么上场呢?”徐玉兰回忆说,“蹦蹦跳跳吧,显得像普通家庭的孩童;大大方方吧,又显得年纪太大。”这时候,突然想到原著里这么一个情节:王熙凤带着贾宝玉去家庙还愿,回来时贾宝玉手上拿着一串香串把玩。徐玉兰设计手上摇着珠串出场,获得大家认可。

提及这次演出活动,徐玉兰和王文娟觉得这是越剧人和各界戏曲人对越剧的宣传,她们都表示非常支持,也都很愿意为越剧站台。但当导演提出让二人在戏里出演角色时,徐玉兰和王文娟却面露难色,有所顾忌,毕竟年岁太大了,嗓子不好,怎么唱呢?导演表示只要唱两句就好,可徐玉兰觉得唱两句,一方面不太好设计越剧曲调;另一方面,只唱两句,观众也不会同意。她觉得“既然要唱么,唱两句不行,我说要么唱四句”。而王文娟则一旁幽默地说:“既然她唱么,她都唱了,我再不唱就不好看了,‘舞台姐妹’不好拆档的嘛。”最终定下来徐、王两位老艺术家在演出尾声唱一段各四句。定下演出后,她们自己推敲唱词,自己设计唱腔,天天吊嗓子练唱,希望能在演出时呈现出自己最好的状态。徐玉兰说:“因为我们心里也都有观众,既然上台了,你谢谢幕,讲几句话,好像心里对不起观众,观众远道而来,总是想来看看我们,同时呢总归想听两句吧,哼两句给她们听听,她们都高兴。”

1958年与加里·格兰特共同主演爱情电影《钓金龟》,饰演英国女演员安娜小姐,凭借该片她获得了第19届美国金球奖音乐喜剧类最佳女主角奖提名。

最佳艺术指导/道具布景(黑白片) Best Art Direction-Set Decoration, Black-and-White

1936年主演古斯塔夫·莫兰多执导的《Intermezzo》,引起好莱坞著名制片人戴维·赛尔兹尼克的注意。1939年应戴维·赛尔兹尼克之邀前往好莱坞拍摄同名电影的美国版,与莱斯利·霍华德搭档,导演是格利高里·拉托夫。在好莱坞引起轰动。于是赛尔兹尼克和她签订了七年的合同。次年登上百老汇舞台。

英格丽·褒曼两次抛夫弃子、改嫁他人的原因不是喜新厌旧,而是出于她太过理想化的情感追求。

▲ 他和著名作家欧内斯特·海明威(左)是朋友,他们有时会一起去渡假。他正好也是海明威的小说《战地钟声》改编的电影的男主角。

徐玉兰忘不了1959年国庆,跟着剧组进京汇报演出,周恩来总理看完戏接见他们。总理说,人家都说越剧软绵绵的。我们一个团长说,谁说越剧软绵绵的?徐玉兰的《北地王》就很硬啊。总理就让徐玉兰唱一段,徐玉兰便唱了《哭庙》。总理对她说,“对啊,谁说越剧都是软绵绵的,你这段唱里有京剧的高拨子,还有绍兴大班。”徐玉兰疑惑总理怎么听得出来?总理说,“我也懂些戏曲,特别喜欢越剧。作曲的同志应该去南方采风,好好把更多的东西拿来用,丰富越剧的曲调音乐”。这话徐玉兰一直记着。

1956年在安纳托尔·李维克执导的爱情电影《真假公主》中饰演一个精神错乱的女人,凭借此片她获得了第29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第14届金球奖剧情类最佳女主角、意大利大卫奖最佳外国女演员奖;获奖以后英格丽·褒曼返回了美国。

淡出舞台后的徐玉兰,尽管已是耄耋之年,但她始终心系越剧,心系舞台,一刻也没有离开过艺术。她关心青年演员的成长与培养,积极呼吁院团为年轻人创造机会,同时不顾自己年迈,但凡有需要她指导、帮助和参与的戏,无不亲历亲为,全身心投入。不仅如此,她还整理了自己的艺术历程与舞台经验,出版了自己的唱腔集与曲谱,更想着亲自站出来,为年轻人把场、站台,利用自己在越剧界、在观众心中的影响与地位,为年轻人开拓平台,创造机会,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是如此。

妈妈对我们小辈,亲不挂在嘴上,爱则放在心里,我们从小到大极少听到妈妈当面说我们好话。可在背后,又常会夸奖我们,为我们取得的成绩而骄傲。

不是所有人的褒曼,更不是任制片人揉捏更改的褒曼。初次见到大名鼎鼎的制片人便以强硬的态度拒绝了大卫 塞尔兹尼克关于更改名字等要求,以自信赢得了大卫的尊重同时获得了演出机会。此后,褒曼再次拒绝了大卫将自己定型为类型化演员的要求,在1941年维克多•弗莱明导演的《化身博士》中拒绝出演纯真善良的女一号反而饰演了酒吧中的妓女,事实证明褒曼自甘堕落出演反派的角色比平淡无奇的拉娜•特纳成功的多。

转眼到了1949年夏季,在隆隆的炮声中,上海解放了!当时,23岁的王文娟和徐玉兰以及“玉兰剧团”全体演员公演至7月份歇夏,随后就接到通知,军管会文艺处要举办第一届戏剧研究学习班,号召大家都去参加。学习班以越剧为主,分编导、表演两个系,当时分管戏曲的军管会文艺处剧艺室主任伊兵担任学习班班主任。当时,徐玉兰参加了第一期学习班,结束后把对新时代、新社会、新政府的切实感受,原原本本地传递给了王文娟及剧团同仁们。在学习班里,这群越剧姐妹第一次学了社会发展史,接触到从猿到人这些知识,觉得十分新鲜。除了上课便是听报告,说过去演戏是为了挣钱养家糊口,现在大家成为国家的主人,演戏是为人民服务。大家顿时觉得地位不一样了,有一种受重视的自豪感、使命感和光荣感。对于眼前这个新世界,这批从事越剧艺术的年轻人从一无所知,到将信将疑,再到终于接受,是有一个过程的。

汉唐之际,大宛宝马犹如明星,昭陵六骏名噪一时,而唐三彩又塑造了多少骏马,于今发掘出便价值不菲,惜无驴儿造型,或我尚未得见。

妈妈不擅烧菜,可为了给全家餐桌增添融融乐乐的气氛,她有时也会兴致勃勃地下厨房,调制一盘色拉,烹煮一份热炒。然后总要自信而得意地征求意见:”怎么样好不好吃?“

1973年担任第26届戛纳电影节戛纳国际电影节评审团的主席 。1974年在犯罪悬疑电影《东方快车谋杀案》中饰演瑞典老妈妈Greta Ohlsson,并且凭借此角获得了第47届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 。

1965年主演电影《爱之女神》;同年与让娜·莫罗、雪莉·麦克雷恩共同主演爱情电影《黄色香车》。

哈罗德·拉塞尔《黄金时代》/ Harold Russell The Best Years of Our Lives

一场发掘3V3篮球新人的赛事,篮战三对三赛事邀请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佛山、东莞、太湖区域和中国香港共9个国内赛区的篮球爱好者参加,进入年度总决赛的战队将代表中国与菲律宾民间三人篮球最强战队对决,并争夺百万奖金!

妈妈一进入艺术境界,不但会忘却时间,还会忘记自己年龄。如今六十多岁的人了,每天还要搁腿、蹲马步,练年轻人的功夫架势。

她俩有个嗜好,就是爱吃水果。可在战火纷飞的朝鲜,水果是很稀罕的。有一天,见到门口摆了个卖毛桃的小摊,馋得她俩口水欲滴。掏尽了钱包、裤袋,凑起来的外币只够买两只。也好!于是,你一口,我一口,津津有味地大嚼起来……拿她俩自己的话来说:“我们在一起生活、演出的时间要多于家庭生活的时间。”

摄影大师理查德·艾维顿(Richard Avedon)在 1961年2月4日拍摄的一张黑白照,在素色背景前,褒曼一只手自然下垂,另一只手支着头,双眼望着镜头,紧闭的嘴唇不易察觉地微微上扬,浅浅的笑意从眼睛和嘴角溢出。这和她以往面对镜头时表现出的那种迷人的微笑完全不同,更像是不自觉地流露。从理查德· 艾维顿拍摄的这张照片中,不难看出,岁月的侵袭在46岁的英格丽·褒曼的脸上愈来愈明晰,但她的整个人有一种曾经沧海的释然。

戏改后的第一个剧目是《东王杨秀清》。接着,她们又演出了根据郭沫若先生的剧本《虎符》改编的《信陵公子》,配合宣传抗美援朝,体现“唇齿相依,存亡有关”的主题。徐玉兰演信陵公子,王文娟演如姬。演出受到评论界和观众的好评,连演连满138天共256场,创造越剧剧目连续上演日最长纪录。由于演出周期长,台上出汗多,加上舞台灯光的强烈照射,演员们的戏服都变了色,前后共换了三次,可见该剧很受欢迎。同时上演的还有周信芳先生的《信陵君》,有的观众看了戏后提出疑问,为何越剧里的信陵公子是小生扮相,到京剧里却成了老生?对此,徐玉兰解释道:“其实这是由剧种特色和观众的欣赏习惯所决定的,越剧以小生花旦为主,京剧以老生为主。虽然都是配合时事的题材,但在演出时也可以做到风格各异,雅俗共赏,寓教于乐。”

最佳配乐(剧情和喜剧片类) Best Music, Scoring of a Dramatic or Comedy Picture

罗伯特·西奥德梅克《杀人者/绣巾蒙面盗》/ Robert Siodmak The Killers

她们合作的第一个戏是《风萧萧》,徐玉兰饰演英武豪放、正气凛然的荆轲,王文娟饰演委婉秀丽、情深意挚的侍女,在舞台上刚柔相济,水乳交融,慷慨悲歌,感人肺腑。到1949年上海解放前夕,她们又陆续演出了《红狮岗》、《风尘双侠》、《是我错》、《林冲夜奔》、《夜夜春宵》等剧,深受群众欢迎,也显示出两位演员功底扎实、戏路广阔、配合默契,为越剧舞台留下了一段佳话。按徐玉兰《台上美与台下美》一文中的话来说:“几十年来我俩情同手足,形如一人。舞台上不是你配我或者我配你,而是彼此尊重,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在战争中,生与死往往只有一秒之隔、一线之遥,每一次登台,都可能是人生的最后一场演出,战士们也用最纯朴最真诚的感情回馈了大家。志愿军某部听说祖国的越剧队要来,马上就欢腾起来,虽然有些人连越剧的名字都还是头一回听到。战士们自告奋勇花了一个星期赶建了一个礼堂,为了这个礼堂,平均每个战士每天要抬土跑30里路,有的战士把肩膀磨肿了也不肯休息。因为路面太滑,他们又特地铺了条石头路,说:“这样演员来了就不会滑到了。”可能是她们的表演在艰苦残酷的战场上,唤起了大家对美好生活和真挚爱情的向往,许多人甚至接连看了七八遍也不觉得厌腻。

可见,一种艺术样式,在赋予它流派特征后,会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和生命力。而戏曲的艺术流派一经形成,便不再属于个人,而是属于某个剧种和社会的财富。

詹妮弗·琼斯《阳光下的决斗》/ Jennifer Jones Duel in the Sun

1982年,英格丽•褒曼因乳腺癌离开人世,不是所有人的褒曼在病魔手中结束了自己辉煌的一生。

最佳配乐(音乐片类) Best Music, Scoring of a Musical Picture

英格丽·褒曼出生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父亲Justus Samuel Bergman为瑞典人,母亲Friedel Adler Bergman为德国人。英格丽·褒曼 2岁丧母,12岁亡父,孤寂的童年造就了她对表演的浓厚兴趣,常常一个人沉浸在假 想的世界中。14岁时就在日记中记录下了她的梦想:有朝一日能站在家乡的舞台上,观众们朝自己热烈地鼓掌。

1944年与查尔斯·博耶、约瑟夫·科顿共同主演惊悚片《煤气灯下》,饰演继承了姑妈大笔遗产的少女宝拉;凭借在该片的表现,她获得了第17届奥斯卡奖最佳女主角奖。

弗洛拉·罗布森《风尘双侠》/ Flora Robson Saratoga Trunk

而湖人签下了詹姆斯后,压力也随之而来。有詹姆斯的队伍不想着夺冠跟咸鱼有什么区别,加上詹姆斯马上34了,状态或许会开始慢慢下滑,队里年轻人的成长速度按目前来说还不能快到足以弥补,所以再补充球队阵容,签入第二个巨星是势在必行的!

罗莎琳·拉塞尔《修女肯尼》/ Rosalind Russell Sister Kenny

他,1901年5月7日,生于美国蒙大拿州赫勒拿。原名Frank James Cooper,美国著名男演员。他被昵称为“Coop”。

1982年主演迷你电视剧《一个叫戈尔达的女人》,剧中她扮演以色列总理果尔达·梅厄;这也是褒曼最后一次演出;同年她凭借该剧获得了第34届艾美奖最佳女主角奖。

1946年与加里·格兰特共同主演希区柯克执导的间谍影片《美人计》,饰演开朗、热情的艾丽西亚·赫伯曼 。

1952年英格丽·褒曼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伊莎贝拉·罗塞里尼与伊斯塔·英格丽·罗塞里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