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从各个角度对这些不成功的翻拍作出检讨,比如选角、投资、宣传、编剧、观众的观影习惯,等等。可是不容忽视的是,美版的日漫改编一直没有解决的根本问题是如何在「接地气」和「还原」之间把握好平衡。

点评:原版动漫分数基本都在9分以上,这个要是拍成真人,首先除了身材其他的我觉得不怎么像,我们的黑寡妇什么都敢演,牛掰!!

在《城市猎人》后一年的1994年,出现了《街霸》的真人电影,而且是官方授权版,但似乎有那么点不对。

如此堪比黑社会般豪放的下属激励方式成功的转变成了员工努力向上的动力,但瀧邦夫这种大手大脚的花钱方式也为日后Technos的衰落直至倒闭埋下了伏笔。

在得到组员一致赞同后,岸本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瀧邦夫,希望能在“热血硬派”的后面加个“くにおくん”(邦夫君的日文平假名),老板一口应承下来,还夸岸本这个主意不错,不过,就在岸本正准备离开办公室向同事通报的时候,瀧邦夫嘴里冒出的一句话让岸本着实紧张了一下:“既然我把名字都挂上了,卖得不好的话你就得走人哦~”。也许岸本担心的是辞职之外还有什么连带惩罚吧(切手指之类的)……

要知道格斗游戏(FTG)在游戏世界里真的不算太大众,虽然人人都能玩,在游戏世界里,去追求格斗的爽快,但其追求高操作技巧的玩法和相对单一的模式,真的不算容易培养粉丝。

当然,表现日美封面风格差异最大的游戏作品,莫过于“《勇者斗恶龙》系列”了。其日版的原画与人设均由国宝级大师鸟山明亲自操刀,风格不是一般的鲜明,而美版历代却走的是“龙与地下城”路线,如果不看名字真的很难和这款大名鼎鼎的日式RPG扯上关系。

日美作品的这种反差,令我想《机动警察》TV版第44话,编剧伊藤和典用戏谑的手法讲述了整备班队员斯波繁夫从楼梯上摔倒后「梦游」美利坚的离奇经历。

当他带着新作的初步企划去找社长商量的时候,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游戏公司高管,瀧邦夫敏锐地意识到这个《热血硬派》升级版的设定会对今后的海外版发行产生不利的影响。众所周知,美国对于校园暴力历来零容忍,一帮穿着校服的学生拿着棍子互相殴打这种题材的游戏想来肯定会有问题。他让岸本重新考虑一个游戏背景,并同时提出了双人合作模式的方案。

然而有一些游戏,在日版转美版的途中,就真真儿的是走偏了,称其为黑历史也不为过……接下来的环节统称为:毁三观。

无独有偶,英国学者斯图亚特·霍尔在研究索尼的企业文化时也指出:索尼这样的跨国公司的宣传策略是在欧美强调神秘、小巧的「东方气质」,在本土却竭力调动消费者的对「西洋科技」的崇拜。

点评:真诚的说一句:暗杀教室真人版千万千万千万别看!!!!!!!别看!!太TM毁了。。。虽然nino的死神非常苏非常可爱,但是真心改编地太糟糕了!!!!我觉得我需要重温原版洗洗眼睛了。。。

相比之下,我们对原作中的草薙素子的所知只不过是些一星半点的片段,原作中的夜神月也只是一个头脑好得出奇的高中生,如此而已。

“那个时代的游戏开发器材远没有现在这样先进,尤其是在绘制角色形象的像素的图时候,只能弯腰趴在低矮的桌面框体上一个一个像素地往里填充,这让很多人腰酸背痛。而在存储制作完成的资料的时候,把只有几M容量文件拷贝到磁带里就要花费30分钟,如果把这样的设备放到如今的游戏学校里让学生们来用的话,估计不到一星期人就全跑光了”。

曾制作过《午夜凶铃》、《咒怨》等超人气恐怖片的日本电影制作公司“OZ”9月9日接到东京地方裁判所的通知,开始进入破产程序。

尚格云顿饰演的古烈成为主角,片中还有一招“月光脚”,可惜没有特效加持。这是电影最难受的地方,本来各种招式其实都着零星展示,可偏偏电影的世界观是基于现实的,改世界观这事对于一部有着原著IP的作品来说实在令人费解。

到了美版,瞬间就变成三流电影海报了,我们甚至严重怀疑这封面是不是随便去码头找了两个工人穿COS装摆拍的……

《北斗神拳》是武论尊与原哲夫于1984年创作的日本漫画,是格斗类SF漫画鼻祖,对后来漫画家影响颇深。在4月15日,《北斗神拳》宣布了将与乐敦旗下的男性沐浴露品牌Deou合作的消息。最近官方公布了联动宣传CM,我们就一起来看看吧。

大家好,我是槽君,不知道你们是否看过一些动漫改编的真人电影,有成功的,当然也有改编的不是很好的,我这里说话比较隐晦,哈哈。

1995年Technos推出了格斗版的《双截龙》,这个游戏在国内也有很大的受众,只不过大家主要玩的街机版。严格地说,这是一个电影改编的游戏,游戏中的造型主要参考了上文所提到的电影——这部电影的片段也在游戏中反复播放。

命途多舛的美版《死亡笔记》终于与观众们见面了,早在2008年华纳就买下了这部热门日漫的翻拍版权,2016年的时候却放弃了这个项目,版权被卖给了Netflix。

光看公司名称,可能你有些陌生,但要说他们家的游戏,就如雷贯耳了——Technos旗下两大顶梁柱,一个是《双截龙》系列,另一个就是“热血”系列。前者就不说了,后者大家熟悉的有《热血足球》《热血物语》《热血格斗》等等。

该作的幕后阵容强大,来自《圣斗士星矢:冥王十二宫》的导演山内重保监督,《虫师》《三国志》《冥王十二宫》的作画监督马越嘉彦负责人设,可以说该作品的画面算是街霸动画系列中的顶级了,但故事相对一般了。

OZ是轻资产的公司,业务比较单一,没有太多其它太多的产业作为支持,收入高度依赖电影票房,需要持续不断的票房收入才能维持正常运转。而如果没有热卖的电影产出,公司倒闭也是时间的问题。

因出演《喜福会》而名声鹊起的华裔女星温明娜饰演春丽,形象上还是不错,但那身旗袍装,真心不咋地,比如今《神盾局特工》的形象差远了。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一个游戏通常在每个地区都有各自的版本,不同版本之间由于地域文化不同,在卖相——也就是封面及海报上多少会有点细微差异。

当然,在OZ进入破产程序之后,如果它有幸像狮门影业那样被哪家财团或者大公司看上,收购成功,最终让“贞子小姐”复活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来到理想中的新天地后,如鱼得水的岸本马上就启动了新游戏的开发工作,这是一款控制人形角色战斗的动作游戏。学生时代曾是资深不良少年的岸本对于“打架”这两个字的理解自然要比其他科班出身的游戏制作人深刻得多。

这部电影当年在《街霸2》的声势之下,北美票房3300万,排名年度42位,全球倒是拿下了1亿美元,这个成绩真的不错。但该片在当年被喷的其惨无比,IMDB仅有3.8分,原因很简单:瞎拍不还原,伤了游戏粉丝的心。

虽然我是namco《铁拳》的死忠粉,但不得不承认,《街头霸王》系列是全球最流行、知名度最高的格斗游戏没有之一,你也许没玩过,但一定听说过。

既然投下重金,自然要照顾更大众化的口味,两部作品对原作都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编,向着好莱坞的主流趣味大力靠拢,然而最终票房都以大亏特亏收场,也为接下来的日漫登陆北美投下了阴影。

日本学者东浩纪认为今日被视为日本流行文化代表的日本动漫其实是地道的舶来文化:「御宅族系文化的起源……是战后五〇到七〇年代从美国进口而来的次文化,所谓御宅族系文化的历史即是将美国文化『国产化』,这个脱胎换骨的历史。」嫁接异域性为日本ACG作品打开了无限的想象空间。

自九十年代起日式ACG文化风靡全球,日漫改编风潮已经初露锋芒,但这条路并不一帆风顺。

点评:看过动画的还是别看电影了。。红夫人不穿红衣服也没有红头发 葬仪馆交易只收钱不收笑话 384头发是卷的不是直的,夏尔用了另一种译名叫清玄 而且他从男的改成了女的。

中国版《网球王子》把初中生变成了大学生,名字也改得相当本土化。秦俊杰演龙马,柏栩栩演钟国光,张殿菲演陈海堂,王传君演钱真智,毛方圆演鞠万。

所以说,《街霸》能达到如今的地位,无论是游戏的跨时代意义,还是年代上的机缘巧合,都证明了一款游戏的成功。把不容易成为爆款的格斗游戏推广至全世界,这个要赞(其实主要归功于1991年的《街霸2》)。

这再次向我们提出了那个经常被日漫粉丝追问的问题:为什么好莱坞拍出了漫威这样横扫全球的漫改作品,翻拍的日漫却难逃仆街魔咒。甚至有人怀疑「日漫不适合真人化」。

主人公Light Turner毫无原作中夜神月的过人智力,原作的死神曾说「人类得到死亡笔记时,最头痛的是如何收藏它」,结果Light Turner拿到笔记后的第一反应竟是「快拿给那个身材很棒的啦啦队队长看看」,可能他连常人的智力都没有。

就像《死亡笔记》原作漫画,死神琉克访问夜神月时发现笔记本上已经写满了名字——从夜神月捡到死亡笔记和死神重返人间之间的时间段里发生了什么,读者和琉克一样一无所知,只能对主人公的行为感到莫名震撼。在漫画的分镜与分镜之间,有着无限的空白空间供观众自行想象。

《花样男子》《恶作剧之吻》等作品也有过多个版本,大家最喜欢的是哪一版呢?欢迎跟企鹅娘分享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