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起摩西奶奶的一句话,她说,“世界很小,请带着你的梦想一起奔跑;世界很大,请带着你的坚持一起抵抗。”

维维安麦尔,这个与孩子相伴一生终身未嫁的妇人,她漫无目的,游走街头;她满怀好奇,信手采撷:高贵或贫穷,骄傲与谦卑,灵动或呆滞,各种活生生的面孔。她从来未曾刻意震惊世界,但是世界却因她而不同。

Lost7总是能把人带进另一个世界,无论你身处哪里,拥挤的地铁、嘈杂的商场、他的插画就有一种魔力,或者像一扇任意门,把我们带进一个温暖如初、简单美好的世界角落,他的工作室跟他的插画一样简简单单。

这位摩西奶奶是美国大器晚成的画家。她在《致我的孩子们:一百岁感言》中讲:回顾我的一生,在八十岁前,一直默默无闻,过着平静的生活。八十岁后,未能预知的因缘际会,将我的绘画事业推向了巅峰,随之带来的效应,便是我成了所有美国人都耳熟能详的大器晚成的画家。人生真是奇妙。

她在看书。微微的风吹动着她的头发,暖暖的阳光斜照着她的背。书本在她的膝上,和她温柔相对。她安静地坐在那里,低着头,嘴角泛起淡淡的笑意。

如果有一块墓碑,我们会刻写什么呢?20世纪伟大的摄影家?而她的真实身份,就是个nanny,一个看护小孩的女佣,这才是她一辈子的职业和归宿。她依旧是一个谜一般的存在。她的身上有许多令人百思不解而又极度好奇的地方。也正是因为这样,她的粉丝中集聚了从摄影家、历史学家到普罗大众的各色人等。

青海作为青藏高原的一部分,有着许多无人涉足的神秘地域,走进古丝绸之路精华段,探索哈拉湖、魔鬼城雅丹无人区、花海、丹霞.湖泊等,沿途戈壁红柳美不胜收,神秘的奇山异水,使这条苍茫的古道仍然流光溢彩。

照片中大量拍摄的是1950年代到1970年代的芝加哥街头黑白影像,它们详细记录了那些看似平常的建筑,人物和事件,朴素而生动,然而却有一种令人感动的力量。

约翰玛鲁夫是芝加哥的一个房产商,今年35岁。在一场旧货拍卖会上,他花费380美元买下了一个没有标记的箱子中的30000多张底片,其中包括大量未经冲洗的胶卷。

维维安的作品已广受好评。英国广播公司、纽约时报等知名媒体对此进行了广泛报道。纽约时报说到,一位更加杰出的美国街头摄影师被发掘出来了,她的影像"抓住了城市的芬芳,以及让这座城市拥有其爵士风味的矛盾瞬间",并称赞她是"与哈里·卡拉汉(Harry Callahan)比肩的摄影大师"。独立报则认为,维维安作品中最具吸引力的,是那些"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成功富裕的美国人边上的人:孩子、黑人女仆、商店门廊上卑躬屈膝的乞丐"。芝加哥文化中心馆长赞誉她的作品"犹如一部摄影史书"。

薛生金的退休生活仍然忙碌,除了种花种草养养鱼,抽时间锻锻炼,大部分时间还是一头扎进漆器中。“我做了一辈子漆器,没有一件最满意的作品。我现在年龄大了也还想继续做,还想着把以前作品中看出来的缺点改一改,再做一遍。”

看书不算什么稀奇的事,可我每次看到她看书,内心总会有微微的震惊。她长得不美,也不年轻了。我站在马路边上,看她低着头的岁月沧桑,沧桑里的点点笑容,觉得她看书的样子真好看。

在芝加哥,维维安曾在长达17年的时间里受雇于富裕的金伯格斯家,成为了这个家庭中三个男孩:约翰、莱恩、马修的第二位”母亲”。这几位兄弟和他们的生母一直与维维安生活了大约17年,甚至在她人生的最后岁月里帮助她住进了养老院直到去世。

应该说奇妙的不是人生,而是她对喜爱的事情的坚持。她的生活圈从未离开过农场,是个从未见过大世面的贫穷农夫的女儿、农场工人的妻子。在绘画前,她以刺绣为主业,后因关节炎不得不放弃刺绣,拿起画笔开始绘画。最重要的是她说:“假如绘画至今,我依旧默默无闻,我想现在的我依旧会过着绘画的平静日子。”

他喜欢“收集情绪”,把它们定格在画里,然后在欣赏它们的人面前缓缓流出,像是黄昏里偷来的一抹晚霞,又像是拯救世界的孤独英雄。

建厂5年后,做漆器的共有6个人,3位老师傅,3个学徒。薛生金师从当时著名的传统手工艺人乔泉玉,按照惯例,学徒必须得3年时间才能学成,而薛生金4月入厂,学了半年以后,就做出他的第一个作品。“我当时因为接受比较快,也肯下苦功,每天晚上到12点以后才睡觉,所以10月份我就把这个推光漆器学下来了”。

现在,维维安麦尔的影像作品还在源源不断地被发现和推出,作为二十世纪美国重要的街拍摄影家之一,她的作品被出版,故事被演绎,遗物被保存。然而她没有留下墓碑,她的骨灰早就撒在她生前陪伴孩子们采摘草莓的树林里,湖泊边。

界外艺术(outsider art)是指艺术界之外的人所做的非主流的艺术作品,界外艺术家多半是自学的,包括未受过训练的空想家、唯心论者、怪人、隐土、民间艺人、精神病患、罪犯和其他在社会夹缝或者边缘的人,他们创作目的不为金钱,跟艺术市场无关。罗杰卡迪纳尔在1972年提出了这个名词,术语来源于珍杜布菲的“原生艺术”("art brut"),意为原生态的艺术,没有受到文化、时尚、艺术规则的影响。有意味的是,界外艺术对二十世纪后期的现代艺术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要说川西环线可以说大家都能如数家珍娓娓道来,但西北大环线就不一定有那么多人知道哪里深藏的秘境,对许多人来说,西北就是戈壁、空旷、孤寂、荒凉,青海湖似乎早已演化成了青海省的代名词,一旦深入青海,你会发现在江河的源头,青藏高原腹地,在人迹罕至的深处,在更多不为人知的地方深藏无数秘境。

6月就准备放假前行,和阿牛、咆烦等哟好7月下旬出发,可因值班要到月底,改8月1号走,这样和啊牛、咆烦他们时间逗不拢,后来和老徐哥两个车8月1号准时出发!计划20天时间走完西北大环线,结果也因单位有事提前8天回程!废话就不多说,上片请大家多多指导!

在河西走廊上,几千年来在戈壁荒漠与绿洲关隘之间上演着无数的浪漫或豪迈的传奇故事,‘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早穿棉袄午穿沙,围着火炉吃西瓜,‘不看祁连山上雪,错把张掖当江南’这些诗句和俗语都给大西北增添了一份神秘色彩,让人对那片荒凉萧条的景色产生无限遐想,同样也是这些让我对神秘的大西北产生了无限的憧憬和向往。

早在法国期间,她就开始用一架老式的相机开始拍摄建筑物和人像。回到美国后,也许纽约大都市的氛围使她逐渐成熟起来。1952年是维维安的创作高峰期,及至1950年代中期,薇薇安已经逐渐形成了她的摄影风格。1959年,她卖掉了继承的法国农庄土地,用半年的时间周游世界,从菲律宾、泰国、越南,到中国、埃及和意大利。1970年代,随着彩色胶片的普及,维维安开始使用这种新式胶卷拍摄作品。

而在《睡了吗,摘颗星星给你》系列绘本中,lost7画风更加成熟精美。或许因为是“道晚安”的原因,色调上也偏暗,文字挖掘着人们内心深处的密码。

时间久了,质量过于粗糙的漆器自然难以欺骗游客,可是,平遥出现了“正统”的漆器公司和职业学校。薛生金说,在这两个地方,聚集着没有漆器功底但绘画技巧高超的年轻人,他们用油画颜料在木板上临摹漆画,再为木板漆上漆。

或许也是得益于如此纯净平和的信念,他的画才有着一脉相承的干净气质,温暖、细腻、忧伤、诗意,让光与影的变化魔术般铺呈展现。 发自内心的童趣、纯真。

可能是那些从小看着我们长大的亲人,和那些从小吃到大的家常饭,还有那些很多年没见的儿时伙伴,那些在外漂泊的人。

薛生金的两个儿子都是学院派,长子薛晓东毕业于福州大学工艺美术学院,而后又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深造,次子薛晓钢毕业于太原工业大学工艺美术系。兄弟俩现在主要负责薛生金工作室一众事宜,工作室距离薛生金家很近,都在山西平遥娃留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