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明得「玄机诀」就知道何为真「阴阳」,知得真「阴阳」就识得「颠倒」,识得「颠倒」就懂得来龙「旺衰」。既然平洋大都「后空」,就要使“坐后”是三般卦水龙之旺,就不要怕葬后空之坟,造后空之宅。

影片可分为两部分,前后两段对比鲜明,前者清新、阳光甚至是缓慢的,后半段则血腥、地狱般光景。光明和黑暗的交错,使影片的暴力cult进一步集中化、合理化,并非如同[杀手阿一]黑色漫画式的暴力贯穿全篇。或者说此片不给观众一个调解心态的机会,让突发而接踵而至的暴力影像扭曲和真实化。

14、阴阳在哪里?在“都天大卦”里。有了“都天大卦”就能排定山水阴阳,即有了主张,即知何山与何水合阴阳而有情,一山一水能与都天大卦的一阴一阳相互配合,才是真配合,才能称之为真阴阳。

31、只有明得雌雄,才明得阴阳是否交媾,才辨得龙的真假,才识得穴的有无,用此雌雄配合,阴阳交媾的办法来量山步水,寻龙点穴易如反掌。

17、龙真穴的是福山,还须立得吉向,才能“催禄催官指日间”。何谓吉向?一要阴阳不犯差错,二要挨星得逢生旺,三要生入克入。

1960年代末至1970年代初,世界各地掀起了一股全球性的极左思潮,全世界范围内的学生造反运动空前高涨,社会上涌动着激越与前卫的气息,政治激进与艺术前卫构成了这个时代的特征:1970年3月31日 ,日本极左翼恐怖分子“赤军”开始采取所谓“革命性的暴力行动”。

15、有真龙必结真穴,有真穴必有真明堂。何谓真明堂?杨公曰:「明堂里面要平阳,明堂里面停潴水,第一宽平始为贵。」识得明堂真假,同样识得有没有真穴,有真穴更不用说已得了真龙。

38、若来龙符合卦气阴阳,即阴阳不杂,就证实是真龙了。龙既已得真,此时最重要的是兼看穴前,即向首前方,以向首所得形气的吉凶来定最后的吉凶。

13、章仲山一脉,根本不知杨公阴阳是何物,其飞星风水之错误,就是从这里开始的。翠¤说“些子”合得天机,就是“五行颠倒颠”。而章氏一系却说要“挨星生旺”,两者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些子」是指阴阳,而「挨星生旺」是指三元九运星气的旺衰得失;二者有天壤之别。也就是先天理气在卦爻,及后天粗粝质之别。

22、平支岗阜没有明显的山岭,所以不能再按「龙经」的星辰法寻龙,除了细认脉脊之外,主要以“水神朝绕”处为吉,不要过于强求穴后有坐有靠。“立穴动静中间求”,动者为水,静者为实地。就是说于水与实地之间,寻其诸水绕抱有情,阴阳相得之处为穴。

16、龙真穴正而误立向,葬下一样可以发达,其虽发达得功名,但有不足而祸隐不测。误立了阴阳差错之向,则向上之气收不进来,正是向上所放之水不能为我所用,水主财禄,禄即是奉禄——官禄,官禄不为我所用,焉有不剥官之理?

21、杨公重点在真龙行度贵得水,能明何为得水?则《宝照经》的秘旨斯过半矣!明得玄空大卦三般阴阳,就知得此“水”的用法,就知道龙穴真假,不论地的大小,皆「同此看」,正谓此也。真龙正穴不特山中才有,平阳岗阜到处皆有,只要合得雌雄,形势团聚周回,皆能结穴。若拘定山中结穴,则错过了坪中大地,甚为可惜。

10、正神正位装,即要将“龙顶”装在正神位上,正神方位内的山峰要百步始成龙气,而零神方位里的水,则不论其水面的阔狭,水源的长短,只要其能低空而不填实,就可论为吉祥。

2014年7月旌德县政府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殡葬管理的通知》(旌政【2014】36号),在全域旅游之今日,是否还有效?

30、收得山来则应其房份之吉,出不得煞去则应其房份之凶。不但逢太岁之年应,即使是与太岁三合之年也应。

20、杨公《宝照经》是带徒「步龙」——分阴阳、辨纯杂、配雌雄的秘法。乃于山中写成,从实践中得来,是经验汇萃的实践心得所在。开阳成局,配水得法,合得雌雄,就是收得「阳神定」,必是“断然一葬便兴隆,父发子传荣”之吉地。《宝照经》被翠¤扯入「水龙」为“主”来解释,章氏《直解》承袭其错,而以错解错,遗害无穷,可谓风水界的最大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