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好奇、兴趣广泛的大学生伍迪·艾伦,大学第一年就毫无意外地被退学,因为“在玄学结业考试时作了弊,偷看了旁边男生的灵魂”(其实是因为学分太低)。

据著名导演,兼影坛知名八卦狂魔李翰祥回忆,卜万苍在片场,一向是慢条斯理,稳如泰山。

▲“评奖什么的最傻了。我没法忍受别人评价我。如果他们说你配得到这个奖,你接受了,那么下次他们说你不配的时候,你也得接受。”

1911年,他顶着杀头大罪,做了一件大事:这位热爱戏剧的同盟会会员,往自己剧团的道具箱里藏了一批枪,随他从香港到了广州。当年的4月27日下午五点半,这几十杆枪,在广州的两广总督衙门前喷出火舌。黄花岗起义,是由他送来的枪声打响的。

吸取教训的伍迪·艾伦决定,从此以后,自己全权掌控电影。尽管那时他连摄影机的构造都不懂,但他还是以自编自导自演的喜剧《傻瓜入狱记》,误打误撞,开启了自己的导演生涯。

年已八十二的伍迪·艾伦,依旧保持着一年一部电影的节奏,还能给亚马逊拍电视剧,或是跑到其它电影里客串演出。

但拍摄完成后,伍迪·艾伦却发现成片和他写的剧本区别很大:“如果按我的方法来拍的话,至少能有趣一倍,预算减少一倍”。

《星尘往事》用最简单的搭配,却开拓了非同一般的开阔深远的意境,一气呵成。言简意赅的歌词,融化着我们的不解。

“第一章,他就是纽约的化身,黑框眼镜下,是他丛林豹一般的狂野魅力……写得好,纽约是他的城市,一座属于他的城市。”(摘自《曼哈顿》)

那个时代,如果准备去看电影,每个人都会打扮得漂漂亮亮干干净净,像是参加典礼一样去影院。

现在的他,是一个精通剧情片拍摄的小老头,过着清醒又规律的中产阶级生活:早上起床,工作,送孩子去学校,跑步,吹单簧管,和妻子散散步。

在经过八十年代的探索后,伍迪·艾伦的电影风格在九十年代开始趋于稳定——一本正经谈论爱与性,生与死,逃不过的罪与错。

伍迪·艾伦的电影永远有一种纯净感,不与社会世俗挂钩,只顾在形而上大道上悠然信步,随意谈天。

在电影圈摸爬滚打的五十二年间,伍迪·艾伦留下了四十几部自编自导的电影作品,称得上美国电影界最多产的导演之一。

直到有一天,电影之神眷顾了这位未来的大导演——有了多年写喜剧剧本的经验,伍迪·艾伦受雇为《风流绅士》写剧本,并且在这部电影里出演角色。

这几句话由李子雄不太标准的国语讲出来,还是勾勒出了黎民伟的稳重与胆气。毕竟,历史上的黎民伟,可不止是影人和商人。

当苏紫旭与Paramecia的好汉们行走于星尘之上,肆无忌惮寻求心胸中漫天星光的表达出口之时,任何一点流露出的音符都弥足珍贵。《星尘往事》,融合着亲切的旋律和迷幻的层次,混淆着当下的热忱和历史的冷酷,糅杂着世间的爱恨和自然的宽容,毫不废话扑面而来。

老当益壮首席代表伍迪·艾伦,为了和大家一起分享生日(12月1日)的喜悦,决定在今天上映新片《摩天轮》(Wonder Whe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