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豪猪在一个寒冷的冬天挤在一起取暖。但是它们的刺毛开始互相击刺,于是不得不分散开。可是寒冷又把它们聚在一起,于是同样的事又发生了。  最后,经过几番的聚散,它们发现最好是彼此保持相当的距离。同样,群居的需要使得豪猪聚在一起,只是它们本身的令人不快的刺毛使得彼此厌恶。  它们最后发现的使彼此可以相安的那个距离,便是那一套礼貌;凡违犯礼貌者要受严辞警告——用一句简单的话说——请保持相当距离。用这种方法,彼此取暖的需要可以满足了,而且彼此可以不致互刺。【大道理】:  距离是一种美,也是一种保护。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彼此需要有一定空间。要想友谊长久,一定不要忘记“好朋友也要保持距离”这一简单道理。

吼声一落,欧阳长风推出双掌,掌心中涌出大量的黑色阴灵力,如龙卷风一般朝着鬼狱上空席卷而出。    “属下誓死追随欧阳城主!”    暗月城大殿内外的合体期统领双目爆射出精光,纷纷推出双掌,朝着鬼狱上空打入阴灵力。    沈浪与柳云梦对视一眼,也各自朝着天空中打入阴灵力。    沈浪是五行之体,可以任意转化灵力属性。    柳云梦拥有九疑鼎,玄黄之气也可以转化灵力属性。    此刻,整个鬼狱的修士听到了欧阳长风的声音后,群情激昂,瞬间沸腾。    “妈的,堕天族竟然进攻鬼狱!”    “草tm的堕天族,真当我们鬼狱修士是软柿子好捏?”    “大家别废话了,如今想离开鬼狱已是不可能之事,大家就照欧阳城主所说,为鬼狱大阵提供灵力!”    “不错,我们一起唤出守护我鬼狱的鬼仙,诛杀堕天族老狗!”    一时间,鬼狱岛内各地的修士,纷纷响应起欧阳长风。    这一刻,无论是城池守卫,山野散修,乃至营寨强盗,无论尊卑,几乎所有修士全都高举双掌,朝着鬼狱天空中打入阴灵力。    整个鬼狱岛,巨量的阴灵力如同暴风般蔓延!笼罩着鬼狱岛的黑光越来越盛,都天鬼方大阵吸收了巨量的阴灵力后,阵法之力在渐渐加强!    ……    岛外,正在攻击鬼狱的堕天族大乘期修士面露古怪之色。    他们攻击了这么久,笼罩鬼狱的防御大阵非但没有丝毫减弱衰退的迹象,反而还越来越强。    “妈的,这岛内的一群乌合之众正在为这远古阵法灌注阴灵力!”    堕天鬼帝气的脸色铁青,破口大骂。    就在这时。    当都天鬼方大阵中的能量加持到了一定程度后,被黑光笼罩的鬼狱岛陡然冒出大量黑气,黑气升腾而出,凝聚成一只硕大的黑色厉鬼头颅。    那黑色的厉鬼头颅头生牛角,眼睛,口,鼻,耳冒出极盛的黑光,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恐怖气息!    “嗷!”    黑色厉鬼头颅仰天咆哮,摄人心魄!    暗月城上空,欧阳长风见状,大喜过望,高喝道:“鬼仙分魂已经快要被唤出来了,望诸位通道继续提供阴灵力!”    “那是……鬼仙前辈!”    “原来这就是我们鬼狱的守护神!”    “大家快加把劲儿啊!”    鬼狱中的修士也同样看到了这一幕,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一样,疯狂的朝着天空中打入阴灵力。    鬼狱修士都听说过守护鬼狱的鬼仙,此刻亲眼目睹鬼仙分魂现世,所有修士一时间仿佛有了信仰一般,激动万分,更加卖力的提供阴灵力。随着浩瀚如海的阴灵力灌注在都天鬼方大阵表面,那具鬼仙分魂躯体终于凝聚完整!    “嗷!!!”    一具头生双角,手持三叉戟,漆黑如墨的厉鬼虚影从都天鬼方大阵中冲出,口中发出震天咆哮,径直朝着堕天鬼帝撑开的血毒域冲了过来!    硕大的厉鬼虚影体表涌动着一层神秘的灰光,挥舞着手中的三叉戟,劈砍在堕天鬼帝撑开的血毒域上。    “轰!”    血毒域发出一声巨响,血色空间动荡不止。    一名堕天族的大乘中期修士不慎被黑色厉鬼手中三叉戟迸溅出来的灰光波及,肉身当场蹦碎成渣!    剩余的十二名大乘期修士个个的吓得面色骇然。    之前那个真仙分魂已经让他们有心理阴影了,现在又tm冒出来一个鬼仙分魂,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堕天鬼帝简直是要害死他们啊!    “不要惊慌,这所谓的鬼仙分魂羸弱的很,而且没有灵智,速速给我攻击!”堕天鬼帝嘴角溢血,疯狂往血毒域中加持灵力,防止玄域崩溃。    因为一旦自己的玄域崩溃,这都天鬼方大阵散发的死气势必会严重影响他们的肉身,会吸干他们体内的元气。    虽然众多堕天族大乘对堕天鬼帝不满,但此刻刀架在脖子上,他们也没法忤逆堕天鬼帝的命令,只好各自施展出强力神通,攻击黑色厉鬼虚影!    “咚咚咚!”    此起彼伏的爆裂声传来,那黑色厉鬼虚影中了几道重击,身躯表面的黑气溃散了一些。    “吼!”一声怒吼,黑色厉鬼虚影挥舞起手中的三叉戟,奋力抵挡起十二名大乘中后期修士的攻击。    有着这十二名大乘期修士拖着,堕天鬼帝终于有了喘息之机,稳定了血毒域,并全力放开血色空间,将黑色厉鬼虚影困在其中!    可惜,堕天鬼帝的血毒域对有肉身的修士才会发挥出巨大的优势,眼前这具鬼仙分魂并没有肉身,血毒域无法对其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如此羸弱也好意思称之为‘鬼仙’分魂,看本帝一拳灭杀了这具分魂!”    堕天鬼帝面色狰狞的狂吼出声,当即也化为了本体,堕天尸鬼。    体长万米的白色尸鬼从血毒域中央冲出,肉身体表缭绕着一股血色风暴。    堕天尸鬼抡起一拳,狠狠的朝着黑色厉鬼虚影砸去。    “咚!!!”    石破天惊般的巨响响起,堕天尸鬼一拳砸中鬼仙虚影的脑门。    鬼仙虚影脑袋被砸破一个大洞,但行动力不减,口中发出凶戾的咆哮,挥舞着三叉戟朝着堕天尸鬼劈刺了过来。    “铛!”    堕天尸鬼身前浮现起一面银色盾牌,挡下了这一击,后退了数万米。    巨大的反震之力震得堕天尸鬼全身气血上涌,顿时让堕天鬼帝心下骇然,这鬼仙分魂战力也不容小觑。    鬼仙分魂本想追上去,但深陷血毒域中,这具分魂虚影根本难以动弹。    “咚咚咚!”    面对十二名大乘期修士的围攻,鬼仙分魂渐渐不支。    “再加把劲,这具鬼仙分魂撑不了多久!”堕天鬼帝高喝出声。十二名大乘期修士也不想出什么差错,更加卖力的发起攻击。    鬼仙分魂全身已经千疮百孔,自知撑不了多久,他口中发出悲愤的咆哮,将残余的所有力量全部灌注到手中的三叉戟中。    “嗡嗡嗡!”    三叉戟迸溅出极盛的黑光,将方圆数万里的空间渲染成了黑色,鬼仙分魂中央的空间都如黑色漩涡般扭曲变幻。    “不好!”    堕天鬼帝面色大变,他能看出来这鬼仙分魂准备孤注一掷,释放大招。    本能的预感到鬼仙分魂这一招威力估计会大的离谱,堕天尸鬼架起银色盾牌,猛地朝着鬼仙分魂冲了过去,似乎是想挡下这一击。    然而下一刻,令他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吼!!!”    就当堕天尸鬼冲到鬼仙分魂身前时,那鬼仙分魂发出一道低沉刺耳的咆哮声,竟然将手中的三叉戟投掷到了天空之中。    三叉戟将天空刺穿出一个黑色大洞!    宛如黑洞的空间漩涡中迸溅出密集的灰色光雨!    “不!”    堕天鬼帝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双目睁得滚圆,口中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    “咚咚咚!”    天空中的灰色光雨降落,攻击范围覆盖整个血毒域!一连串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宛如天塌地崩!    漫天的灰光覆盖了一切,仿佛浇灭了整个血色空间。    鬼仙分魂的三叉戟并非实力,而是分魂力量凝聚而成,一旦炸裂能瞬间爆发出极强的威能!    黑色漩涡中落下的每一缕光雨都携着极致的威能,顿时将堕天鬼帝撑开的血毒域炸的千疮百孔。    血色空间内的十二名大乘期修撑开的防御屏障或祭出的防御法宝,如同纸糊,瞬间被灰色光雨破开。    堕天鬼帝想去救下众修士,但已经迟了。天空中降落的灰色光雨也是一种极强的玄域神通,堕天鬼帝必须撑开血毒域和银色盾牌全力防御,才能免遭伤害。    “啊!!!”@^^$    在一道道凄厉的惨叫声中,堕天族仅剩的十二名大乘期修士……全部被被炸死!    “啊,不!!!”    堕天鬼帝双目欲裂,口中发出悲愤之极的怒吼。    至此,堕天族八十五位大乘期修士,全部毙命!    堕天鬼帝现在变成真正意义上的光杆司令了。!$*!    他做梦都想不到会损失惨重到如此地步,真是一步错,步步错!    一击过后,血毒域千疮百孔。    鬼仙分魂耗尽了最后一丝能量,身躯化为了飞灰,消失殆尽。    “啊!本帝不甘心,本帝不甘心!沈浪小畜生,你胆敢毁我整个堕天族,本帝必杀你,本帝必杀!”    堕天尸鬼抱头狂吼,双目充血,狂暴怒火膨胀到了极致,开始燃烧起精血。    “堕天狂血!”    堕天鬼帝全身上下冒出刺目之极的血光,周身涌起庞大的血色气浪,气势暴涨!血毒域顷刻间恢复了完整。    暴怒之下的堕天鬼帝彻底豁出去了,不惜折损寿元施展出本命神通“堕天狂血”,战力暴涨!    “吼!”    堕天尸鬼嘴中发出一声惊天怒吼,硕大的身躯化为一道血光,如陨石一般径直撞上了都天鬼方大阵。    “咚!!!”极盛的血光迸溅在都天鬼方大阵上!    这一撞,令人整个鬼狱都轰鸣不止,土地都龟裂出一条条裂缝。    陷入癫狂和暴戾之中的堕天鬼帝,疯狂的挥舞着双拳。    “轰轰轰!!!”    大量的血色拳影轰击在都天鬼方大阵的防御屏障上,每一击都震得防御屏障轰鸣作响,迸溅出刺目血光,空间都轰鸣震颤,地陷山崩。    鬼狱内几乎所有修士都被堕天鬼帝暴戾的气势给震住了,尽皆面露惊恐之色。    “咔嚓!”    被攻击了一阵后,都天鬼方大阵上的防御屏障龟裂开一道长达数十万里的裂缝。    “糟了!”    暗月城大殿上空的沈浪三人眼看着都天鬼方大阵开裂,心下骇然。    “不好,都天鬼方阵快撑不住了!”欧阳长风咬紧牙关,额头渗出一丝冷汗。    “可恨啊,这堕天老狗的命太硬了,连鬼仙分魂都拿他没办法!”沈浪恨得咬牙切齿。    守护都天鬼方大阵的鬼仙分魂实力比沈浪之前召唤的九头大王相差太多,可能这并非是鬼仙分魂,而是残魂,因年代久远泯灭了灵智,战力有限。    总之,这次自己没那么多好运了。    柳云梦俏脸发白,急忙道:“不行,鬼狱绝对不能待下去了。一旦这堕天鬼帝破开大阵,我们的后果可想而知。这堕天鬼帝既然耗费了大量精血施展了本命神通,短时间内可能无法再施展出空间传送术。我们赶紧利用传送阵逃跑。”    “只能如此了,两位快跟我来!”暗月城的传送阵位于城主府地底,欧阳长风正欲带着沈浪和柳云梦去往传送阵中。    造化弄人,三人的行动偏偏慢了一步。    “轰!!!”    一声惊天巨响,堕天尸鬼的拳头率先砸破了都天鬼方大阵的屏障,屏障被砸出一道巨大豁口。    “沈浪畜生,给本帝受死!”    已经被怒火吞噬的堕天鬼帝,一掌朝着城主府中央的沈浪,欧阳长风,柳云梦三人拍了过去!    恐怖的巨力令空间崩碎凹陷!    “糟了!赶紧躲开!”    看见堕天鬼帝的巨掌如泰山一般落下,速度快的令人发指,沈浪双目欲裂。    “太乙移形咒!”    柳云梦当机立断,喷出一口精血,瞬发一记咒法。    三人四周的空间开始扭曲旋转,直接被吸进了空间中,出现在数万米外天空中。    “轰!!!”    堕天鬼帝一掌拍了下来,但拍了一个空。    暗月城大殿顺便被巨力摧毁成齑粉,方圆百里的城主府土地全部崩碎,渣都不剩!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城主府地底的传送阵也被轰塌震碎,完全被毁掉了。    “这下完了!”    沈浪彻底面露绝望之色。“看来这次是真的完了。”    柳云梦嘴角染血,俏脸煞白无比。    她抓起了沈浪的手掌,苦笑道:“沈浪,虽然本姑娘不是苏若雪,但咱们一起死,你应该也不会太孤单……”    能陪心爱的男人去死,柳云梦心中并没有多少害怕和惊慌。    两人十指相扣,沈浪悲痛万分,咬牙道:“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们。”    “沈兄不必自责。不能同生,但能共死,这样死的也有意义。事已至此……沈兄,来世再见,望我们来世还能做兄弟!”    欧阳长风面色凝重的说出这句,随即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件冰棺。冰棺里保存着一具完好的女尸,女尸五官清秀娴静,容貌温婉。    最后,欧阳长风抚摸了一下女尸的脸颊,冷峻的面孔露出一丝温柔。    “沈浪畜生,死!死!死!”    暴怒的堕天鬼帝,充血的双目锁定沈浪,再度抡起一拳,以翻天覆地之势砸了下来。    ps:为防止读者情绪上的不满,山月特此说明,主角不会死,长风和云梦也不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