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闻言一声轻叹,“也罢,何人下手一事我等必会再行追查,总会查个水落石出。说起来,你陆家与我点云宗还颇有些渊源,想不到许久没联系,再见到陆家后人,竟是在这般情况下……”

约是一盏茶的功夫,顾焱与小兽便到了杜卜思先生的药铺前,一人一兽下了梦荷,顾焱仰起头观望,见那药铺上面挂着一块雕花朱漆的牌匾,上书‘回春堂药铺’五字。

说完这句话,典秋黎的目光飘远,看向隐约可见的点云宗后山,看了一会儿忽然又微笑着开口:“少年人要有个少年人的样子,该哭就哭想笑就笑其实也是少年心性,像你这般爱操心的可不多见。”

“小心!抓紧我!”大树上传来小男孩焦急的叫声。一个衣衫褴褛的瘦弱少年不顾自身安危,从树枝上俯下身子想把滑落到树干中间的小女孩拉回树上。

直到听到门外传来咚咚咚的跑动声,陆云沧才收敛心神,将扳指放回衣服内贴身戴好坐起身来。

得了令去找陆云沧的人刚出门就刹住了脚,一脸比苦瓜还苦的神情冲着眼前一身青衣道袍的陆云沧说道:“哎呀我的小少爷啊,今儿个是老太爷的寿诞,您怎么穿成这样就来了啊!”

他认为自己的推算不会有错,但是为什么出现的会是这样一个女子呢?一定有古怪!可是连他自己都无法想象,身为正道世家领袖之一的郑家怎么会跟邪道世家中恶名昭彰的苏家扯上关系甚至结为姻亲,更无法想象被废了天人之体的人如何拥有足够的实力在乱世之中力挽狂澜。

他没有时间耽搁,只能烧了全村,逼那僵尸王现身,激战之后,他险胜僵尸王,可由此也给自身带来杀虐的名号。

典秋黎放下按在陆云沧脉门上的手,“不过只好了四五分罢了,师兄,我看这段时日可以叫云沧每日去寒池修行一段时间,一来寒池灵气有助于修补识海,二来云沧现下心境不稳,寒池能怯除心魔定心凝神,于云沧是大有裨益的。”

“哼,你以为我是胡说嘛。修炼无非有两种,一种是修炼肉身,就像妖兽一样;另一种就是修炼元神。相比较而言,修炼肉身更加艰难。所以,一般来说,大部分人走得都是修炼元神的路子,然后再反过来用能量滋养肉身。而修炼肉身的人,基本上以身体为主,就把身体淬炼到法宝,或者超级法宝的境界,其中的苦痛难以表述。你想想,元神越来越强大,可肉身却是孱弱无比,一旦合在一起,就会炸成碎片。一个人,没了身体,就如同没了根本,元神再强大,也比不上天人合一的人。”

思索间,七儿已经带他到了华家小姐的闺房前,七儿轻轻敲门:“彩月姐,老爷派人过来了。”    片刻,门被打开一条小小的缝,里面充斥的药味便冲了出来,仿佛三伏日在阳光下暴晒后的鱼干味道。

小镇上的镇长刚才就听闻说有飞马降临,连忙扔下所有事情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一见飞马上竟然还坐了一个人,顿时激动得浑身肥肉都抖了起来。

看着眼前明明哭成了泪人却还在笑着安慰自己的小女娃,陆云沧心口一涩,深深吸了一口气后闭上双眼,不让眼中之泪流下来,半晌才睁开已经满是血丝的双眼,把江璐双抱进怀中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说道:“想哭就哭吧,没人会说你。还有……谢谢。”

小男孩扶着妹妹艰难地站起身恨声道:“神仙姐姐你为什么不干脆杀光它们?它们吃了村子里好多人!”

一条条弟子规,自景程口中说出,字字铿锵,陆云沧一句一句将弟子规深深记住。待到弟子规背完,景程起身自储物袋内拿出一套与他正穿在身上的一模一样的道服,递给陆云沧。

“你们是什么人?”为首的那只长得像老虎的妖兽大声喝问,声音里带着轻颤,明显的色厉内荏。

陆云沧掂了掂手中雾铜木剑,虽说是木材雕刻而成,入手却十分沉重,“是,师尊,弟子明白。”

“因为我看好你,觉得你有前途!是不是觉得很荣幸?记得要好好珍惜我这样优秀出众的神马。”浮云说这话时的神情很明显是言不由衷。

不过,一切还不算太坏,他唯一的安慰就是自己终于弄明白冲击武者境界失败的原因,心头缭绕的阴云一瞬间就化为过眼烟云,心境也豁然开阔,冥冥之中,心神境界似乎是更上一层楼。

又是一阵蝉鸣响起,模糊了容霏下面的话,陆云沧静静看着眼前温柔和蔼的娘亲,和娇俏可爱的幼妹,看着一会儿娘亲拉着幼妹说着逗趣的话,一会儿幼妹蹦着笑着绕着老槐树满院子乱跑,急的容霏身边的老嬷嬷一路跟在后面追。

小兽有些尴尬,忙趁老先生咳嗽的时候介绍了顾焱。这老先生听后,眼中一放光,滔滔不绝的道,“原来是乾元山金光洞的高徒!欢迎光临小店,本店传承百年老字号,常年出售各类药材,活血化瘀、强身健体,各种疗效应有尽有,尽管挑哈…”

“好啦,不要抱怨啦!以后,有我帮你,你定一会重铸辉煌,达到别人难以碰触的高度,他们只能望其项背。”

“天道?何谓天道?那是苍天的意志,代表的是整个洪荒寰宇,就算穷尽人类一族,在天道眼中亦只不过是蝼蚁而已,怎可以蝼蚁的所谓道德观妄论天道,自从盘古诞生于混沌之中后,世间万物从此孕育而成,并且逐渐创下了三界六道的鼎盛辉煌,再封神劫难之中走向衰落,最终在沦入末法之劫后走向灭亡,重新归于初始的一,生死是轮回是难以违背的根本秩序,世界轮回亦是如此,神君怎如此看不透。“

与此同时在这山脉顶端,隐秘的一处洞穴中,一只侥幸逃命的妖兽正呜咽着低声嘶叫,一只白玉般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妖兽的头颅,一个清冽的嗓音带着些许趣味响起:“哦?是这样么……有趣……”

一旁的蓝衫女子也抬眼看着陆云沧,“云沧放心,就算你不愿,也可以继续留在点云宗,我等自会护你周全。”

银翼妖皇、诡心妖狐、狱海幻云兽、云雷蛟皇、大肚猪龙、黥面之獠、绯色之心、逆戟霸王兽、暗影之蛇、腾云白鹿

“通过吃来汲取维持生命的能量,作为生命最原始的本能,这也是最为真实的欲望与自由,但就连这最基本的自由都被你们用无数秩序的锁链捆绑着,你们在毫无负担吃着其他生命的同时,似乎认为吃人是一件难以被容忍的事情?巨魔吃婴儿与你们吃各种幼生期的生命有什么区别呢,按照你们所谓的道德来说,这种行为似乎可以被称为最为严重变态的种族歧视。”

“嗯,听着还不错。本来我也想帮你,可我找来找去,也找不到一种你能用的心法。所以,你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这个也简单,坏消息就是如果你需要大量的丹药,你的身体需要大量的丹药滋养,才能更进一步。”

两个小孩眨巴眨巴眼睛用力点头答应,他们其实都不太懂浮云的意思,不过觉得仙女姐姐的坐骑说的话一定有道理。

苏翩紫终于在浮云的提醒下回过神来,就见那个刚刚救下的小男孩“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声道:“仙女姐姐,你收我做弟子好不好?我会努力修炼的,求求你了。”

战天一蹙着眉心说道,回想到他赶到陆家时看到的血腥景象,心中也难压那股愤怒,陆家不止与点云宗有旧,还是出了名的清流正派,这凶手这般残忍,现场连老幼妇孺都一概不曾放过,真是穷凶极恶!

在它的解释之下,苏翩紫总算明白,原来千云大陆上的强者自恃身份一般不会去敲诈平民百姓,但他们会默许身边的灵兽又或是神马去。所以贿赂强者身边的神马,是普通百姓接待强者的潜规则。

放下手中的玉简,陆云沧盘膝坐在床上,微微蹙了眉,这昆仑修仙联盟所著的点云录上的信息,让他对自己拜入的宗门有了大致的理解,可心里总觉得仿佛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一时又说不出来,仔细留意起来才发现这玉简上所述的点云宗当代弟子里只有三位,但典秋黎那日自行介绍的时候却让他唤她四师叔。

闻讯从各家地窖里跑出来的百姓忍不住跑到苏翩紫附近低头膜拜,连称“谢谢尊者救命”之类的话。

她低声念着他的名字,却在话音落下之时手也垂下,慧休迅速抓住那只细瘦的手,将它贴在自己的脸庞之上,那掌心的余热仍在,却在不久后渐渐失温。

这群妖兽已经稍开灵智,见有此异状不敢再上前,但也不肯死心放过到口美食,只能围在四周打算等猎物断气后再去吞吃。

苏翩紫连忙再接再厉顺着它的话问道:“你刚才不是说,我是苏家失散多年的七小姐?你是怎么认出来的?”

苏翩紫没见过这种阵仗,吓了一大跳,不过很快想起浮云交代过的事,连忙绷紧了脸,装出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司徒曦你这小人!陈年小小旧怨,你竟然要波及我陆家全族!我陆傲山今日就与你分个你死我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