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它同《光逝》、《沙王》、《莱安娜之歌》、《龙与十字架》等作同属于“一千个世界”系列,曾入选了 1981 年雨果奖最佳中篇。

A:最好一直忙碌,一直不要放假。我喜欢忙碌的感觉,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么多机会找上来,干嘛不抓紧机会表现自己呢?以前没机会,现在有了,就要珍惜。放假闲着简直就是浪费生命,对不起给我机会的人。所以我不要放假,我想要拍戏。

在小说中,有一个重要角色——一名被基因改造过的流放者船员 Melantha Jhirl,在小说封面和电影中都以白人女性形象呈现,但在马丁一直以来的设想中,这个角色是个黑人,她的名字直译过来就是“暗黑之花”。

A : 我感觉我内心都没长大过!(所以你的微博上写的“就是一个小孩”说的是你自己吗?)我觉得每个人都是吧,长得再大,50岁也好,60岁也好,心里都有一个小孩。我也遇到过很多年纪大的导演,觉得他们有时候都有特别孩子气的一面。

不积跬步无以成千里,2015年,演了无数个小角色的辛芷蕾终于等到了大银幕女主的机会,出演电影《长江图》。但这样一部低成本文艺片,墙内开花墙外香,去了柏林影展也并不能在国内带给她足够多的机会,加上适逢与前公司解约,时运不济,原本定下来的几个角色纷纷离她而去。辛芷蕾陷入了长达一年的抑郁状态。那段时间里,她吃不下睡不着,经常莫名哭泣,感到前途无望。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病了,后来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公司的人便经常陪着她,怕她出事。一直到《绣春刀Ⅱ:修罗战场》,辛芷蕾才算见到了新的曙光。

A : 这个是相辅相成的,没有苦难,怎么知道什么是幸福?我不相信每天都过着四平八稳的日子的人生就是好的人生,痛苦或者不幸会促使人去思考、去成长,去接近一些比较终极的问题。

狄更斯在《双城记》中写道:“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

恭喜以上5位幸运用户,5位幸运用户,获得【彭于晏签名拍立得照片】1张,快来后台给InStyle留下你的姓名+电话+地址吧~

A : 我并不太会,怀旧就证明你老了。而过去其实也没什么可怀念的,大家都在成长进步,过去有过去的快乐,现在有现在的快乐。要是按照过去那种通讯方式的话,一封信可能一个月两个月都到不了,我想看的剧本拿不到手,角色也没了(笑)。我觉得人们怀念的是一种情怀,但真的让你回去,可能你受不了。

人类相当自信,乐于相信“所见即真理”。人们爱看固有模式的“真善美”,超出他们“审美范畴”的模式,统统都不欢迎。好莱坞老戏骨梅姨梅丽尔·斯特里普也曾因性别和外貌而被区别对待,打拼多年才被认可。这位备受辛芷蕾敬佩的女演员,是事业楷模,也是精神领袖。

我之前看过一个行为艺术,那个女艺术家把自己头部以下的身体都麻醉了,对现场的人说可以对她做任何事,然后我们就看到人们对她的伤害真的是无底线的、非常残忍的,就在那样一个公共场合,人性的丑陋一览无余。你说人性的阴暗面多可怕啊!所以说必须得有法律和道德的约束。

“《夜行者》的电影……并不算成功,但它是一部让我心生温暖的电影。它也许没有拯救我的人生,但实际上拯救了我的职业生涯,我之后写的一切,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它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