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是否是由于“今年是中法建交50周年而成为该片成功申报的原因”这个问题,制片人宁宁表示根本没太大关系:“可能还是考虑到中国电影的未来,合拍是一个出路,是未来发展的方向。今年选择像《夜莺》这样的影片,也是在向世界电影行业来展示,中国是有这样包容的心态和胸怀,他们和中国片方的合作可以带来更多优秀精彩的电影。我觉得从这个方面去考量可能多一些。”导演弥勒也持相同观点:“《夜莺》这部中法合拍片是个非常好的例子,它也是双方合作的典范。”

《夜莺》70%镜头取自广西桂林市、阳朔县和三江侗族自治区。虽然对白以普通话为主,但是也包含少数广西当地方言、少数民族语言。广西桂林山水、三江侗族自治县的古村落、程阳风雨桥、侗寨等少数民族风情在电影中亦有呈现,让你在观影的同时,一览浓郁的地域风情和少数民族特色。

合作、投稿请加QQ:2914166835 微信个人号:diyizhipianren

老虎嘴隧道里面阴寒恐怖,水坑遍地,一片黑暗,墙上还有巨大的节肢动物(大概是水蝎子什么的)趴在那看着你。。。和老虎嘴隧道相比,二郎山隧道是天堂,灯光,通风,应急避难区,一应俱全,尽管长度超过4公里,但你不觉得难受。隧道里超车的速度可以拉到120KM/H。

现为北京舞蹈学院中国舞、芭蕾舞专业定点考级考场、拉丁舞考牌基地、中国美术学院定点考级考场、中国跆拳道协会指定培训、考级基地、“卡酷少儿选秀”基地。

【正文】本次合唱节由鄂尔多斯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和鄂尔多斯市文化新闻出版广电局联合主办,共有我国最具代表性的专业合唱队伍之一的浙江音乐学院八秒合唱团,及“莺之语”、“荷之声“、临沂蜻蜓、海南兰心、山西星海等15支国内高水平合唱团队参加。在鄂尔多斯市大剧院举行的开幕式上,浙江音乐学院八秒合唱团倾情呈献了一场堪称天籁之音的专场音乐盛会,充分展示了合唱的丰富表演艺术。比赛中,同心夜莺合唱团与国内各知名合唱团同台竞技,演唱了《红星闪耀半个城》和《军鞋送给亲人红军》两首原创歌曲,再现了1936年中国工农红军西征时,同心回汉儿女与红军同心同向,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的艰苦奋斗岁月,用歌声唱出了旱塬儿女热爱伟大的党、伟大祖国的心声,传递了正能量,弘扬了主旋律,悦耳的音符随风飘荡在鄂尔多斯大草原之上。

下周的电影中国,我们将放映中法合拍的家庭喜剧电影《夜莺》,这是一部老少皆宜、适合于全家观看的影片,快和你的家人一起报名吧!

【正文】合唱节期间,夜莺合唱团还参加了筹委会组织开展的艺术研学和生态旅游等主题活动,聆听了浙江音乐学院“八秒”合唱团创建人阎宝林教授公开实训课,了解和体验了鄂尔多斯的人文风情。

热烈祝贺同心县夜莺合唱团代表宁夏回族自治区参加“世界之声·悦动之旅”,首届鄂尔多斯温暖全世界草原丝路国际合唱节。

好消息:东晋乙丑、三脚猫、小灵、高琪、叹息的墙壁、常春藤、菲菲蛋、沈敏、王杏梅、徐云琦,等我们私信,去泰富4楼纤致美甲做手护吧。

我们期待真诚、朴素、有生活、有情感的文字。如果您有满意的文章、影评等与中国文化相关的作品想与大家分享,欢迎投稿,我们将择优选登!

68岁的志根为了兑现多年前的承诺,准备和他的挚友——一只18岁“高龄”的画眉鸟,结伴开始一次远行。而由于儿子和儿媳阴差阳错地同时出差,使他别无选择地带上8岁的孙女任幸一起旅行。任幸更绝非自愿,她完全不想离开锦衣玉食的生活,被迫和“陌生”的爷爷去一个“陌生”的环境。

一  脚踏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慕云晃了晃身子,尽量不让自己所有的重量都集中在一只脚上。她抓起淡紫色的羊皮包,对着街对面的一辆宾利车挥了挥手,算道了别。  因为用力过大,皮包差点儿掉到地上,幸好带子被她胳膊用力一缠。  车子开走了,她发现那包带竟快被刚刚的一缠弄断了。她用力一拉,索性伸手把带子从包上揪下来,只有带子一边连接着皮包,像是一只上吊的被拉长脖子的母鸡。  “妈的。”  她骂了一声,像是对着包说的,又像是对着开走的车说的。  实际上,她甚至记不清自己是不是从那辆车上下来的,也忘了自己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管它呢,慕云揪着那上吊的母鸡继续向前走,心想,自己是真醉了。  刚刚下过雨,地表覆盖着聚集的雨水。巷子的尽头能看到一小片深紫色天空,轮廓模糊的半月将自己的余晖施舍了一点下来,使得从慕云的角度上看去,地面像被涂了一层发亮的,黏糊糊的,凉飕飕的鸡蛋清。就连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腥臭的蛋清味。  “被谋杀的小鸡的尸体。”她嘟囔了一句。很高兴自己终于又说了一句充满智慧的话。她一直喜欢在高兴的时候给一些日常的事物作出一些和动物有关的关联,而有些关联在她朋友看来完全莫名其妙,无法理解。比如去年他们集团年会,公司的男同事为了搞笑集体上台穿上紧身衣,露出胸肌站成一排,当所有人都在台下哈哈大笑,她突然说了一句:“晒干的咸鱼在等待出售。”这句话刚巧让副总裁的老婆听到。一开年,她就从事业部副经理的位置调到了公关部做职员,工资也降了三分之一。当她找到上司询问调配理由时,上司给的回答是“你对公司缺少一个部门经理应有的热情。”她不置可否地接受了这个解释,并开始频繁地周旋于客户的应酬中。  现在,她脚踩在巷子的石子路上,高跟鞋鞋底和鞋跟被鹅卵石硌得走不平稳,脚脖子有随时被扭到的危险,可是她却依然很享受。她喜欢每天早上穿着高跟鞋在这条几百米的小巷里故意面带微笑大步走过去,哪怕下面的双脚被折磨得又酸又痛。因为她心里总认为这代表人生的一种合理性,那就是,所有表面看上去挺拔光鲜(她确实是因为不高才穿高跟鞋)的背后都要忍受不被别人了解的折磨。这是一种人生境界,她始终认为,只有她这样的女人才懂。  这是一条古老的巷子,是她每天回家的必经之路。巷子长五六百米,通体由鸽子蛋大的鹅卵石铺成。巷子两边的四合院老房加上浓淡不一的鹅卵石路,使得这条巷子有了一种复古的优雅。所以,也是北京有名的艺术品街区。如果是白天,这巷子里遍布的十几家工艺品商店能让你逛上一个多小时,可是,现在小店都关了门。老巷突然从现代文明被拉回了百年孤独,清冷极了。没人会在凌晨两三点的时候还在这儿晃荡。  “除了我。”慕云又嘟囔一句。  酒的威力开始在她身上发挥作用,她记得自己不过就喝了两瓶红酒。至于和谁喝的,怎么喝的都记不太清了。最近一次醉酒,是上个礼拜,老板让她带着南方来的几个客户去夜店喝了一晚上,醉得都睡死在包厢的长沙发上,第二天早上才醒来。今天和那天比起来,太小意思了。她笑了笑,至少,她知道回家。  她深吸了一口这腥臭的鸡蛋清味,恶心得想吐。扶着墙,头低着开始干呕,除了一点儿白色的泡沫,什么都没吐出来。毫无意义,她望着那泡沫想,就像自己每次喝醉一样,毫无意义。  她继续向前走,应该走了一多半了。她记得这根电线杆子,它就立在巷子中间。每天下班回来,她累得恨不得立刻爬回家倒在床上,总拿着这个电线杆当标杆,一过了它,就离天堂不远了。她想着想着,竟然咯咯地笑了出来,很高兴终于快到家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累得浑身发飘。明天是不是可以给她们部门经理打个电话,说因为陪客户喝酒病了不去上班?  “你——”她手指着天空上的半月,把那当成是经理半眯着的单眼皮。每次他让自己加班或者陪客户应酬的时候,总是用这个单眼皮眯成小缝子。  “你必须给我一天假,你不给假,我就把你的单眼皮撕下来。”她伸手要去抓空中的半月,两手比划半天都没能摸到一个实际的边缘,也就作罢。她心里知道自己正在发酒疯,但却有意放任行动去配合意识,好让酒精的妙处发挥到极致。当然,这也是她并不讨厌喝酒的原因。  她继续向前走,现在是凌晨两点,巷子里除了她高跟鞋的“嗒嗒”声,听不见别的。她索性故意哼哼一两句不着调的曲子,身体随着曲子张牙舞爪,乱扭乱动。她看着潮湿的地面反射出的黑夜和冷光,觉得自己倘若从背后看,那影子必定会和什么动物相似。  “被释放到原始森林里的猴子。”她说,很满意自己今晚能接连两次说出有智性的话。  她用力把高跟鞋踢在路面上嗒嗒作响,整个巷子里都传来这空洞而有力的回声。  渐渐地,在她前方的几米处,似乎有什么东西不太对劲。那是一个轮廓,模糊到看不清具体是什么。灰白色的水汽覆盖并聚合成一个长条状的物体。这物体因为有水汽的原因,虚张声势地增加了它本来的体积,看上去足有两米高。但是,慕云敢肯定,那实际最多只有一米六五,和她穿上高跟鞋差不多。  也许是水汽后暗红色的涌动吸引着她,她停了下来,探着头,准备好好观察一番。高跟鞋的踏踏声也突然停止,好像是被勒住脖子的叫声一样。  她见那物体竟然朝着自己渐渐走过来,并且,里面透出的暗红色竟然就要冲出水汽,忍不住后退两步,拿起手里的皮包要朝那东西砸过去。  “别打,别打!”竟然是个男人。他从水汽中出来,好像浸泡在流淌的河里的东西从水里提出来一样清晰。他的脸被月光照亮,嘴角带着讨好的微笑。  他大概三十出头,光头,头顶上留着一小片圆形的头发,耳朵和鼻子上的小环让他看上去像是一个不入流的朋克。更不搭的是,他手里还拄着一根桃木棍,木棍头上吊着一个破铁罐,这又让他像是一个时髦的乞讨者。  “姐没吓着你吧。”慕云自称姐。自从过了三十她就这样自居了。因为她从一本杂志上看到说,现在是女权当道的时候,男人们比以往任何年代都更依赖比他们强悍的女人,所以,自称姐与其说是透露年龄的弱点,不如说是释放一种强势的性感。  “没有没有,小姐。”  “叫姐。”慕云拿皮包捶了那男子胸口一下。  “好好,姐,我的小姐姐。本小店新店开张,正在开业酬宾,你要不要体验一下,给我们捧个人场儿?”  “开业?现在?”慕云看了看眼前这个男人,他黝黑的脸庞和暗红T恤下透出来的饱满诱人的胸肌,不无尴尬地说:“鸭子店吗?”说完,她被自己的幽默逗乐了。  男子嘻嘻笑了笑,一只手摸了摸他的胸肌和结实的胳膊,冲着慕云眨了眨眼。  “和那个差不多。”说完,举起木棍向身后指了指,一个小木头房子。  慕云吓了一跳,酒醒了一半。她收起笑脸要往前走,又被男子拉住了胳膊。  “姐,和你开玩笑呢。您别害怕,进去试试就知道了。刚开张,算你六折,60块钱一次……”男子又是一脸殷勤,还引着她来到那个小屋旁。  慕云记得白天这里还是一个报刊亭,怎么报刊亭没了,多了这么个小木屋。这木屋从屋顶到地面都是木制的,只有中间有一个半米见方的小窗户,还拉着一块暗花窗帘,看不到里面。  “知道地方了,明天白天我再过来。”慕云搪塞说。  “别啊,姐姐,我们白天不营业的。”男子又说。与刚刚不同,这时候的他两眼透露出一种极度的关切,这对于慕云来说是完全无法抗拒的诱惑。  “进去啊,去啊——”他捏了下慕云的胳膊,继续用那种热情的关切注视着她。  “你——会——很——享——受——的。”

鄂尔多斯国际合唱比赛组委会邀请宁夏合唱协会组队参加,经协会研究,由你团代表宁夏参加此次比赛,并祝贵团取得好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