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祭》在无数的艺术家演绎了众多的版本之后,此次杨丽萍整合了一个国际化的团队:舞美设计由与杨丽萍多次合作的奥斯卡奖得主叶锦添先生担纲,剧本创作是国内著名的编剧梁戈逻先生,灯光设计、舞台技术都由国外著名的专业人士担纲,同时还邀请了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顶尖舞者。

11、赞美被选中者:这段表现被选少女与其他少女们和男青年的两段舞蹈。音乐节奏复杂,节拍多变。

要用一种全世界都听得懂的“语言”来讲述东方的精神。这种“语言”不是单纯的“英语”“汉语”,而是具有一种未来性,甚至具有一种预言性的“语言”,这才是舞蹈最大的魅力——超越国界,横跨古今。

这一版《春之祭》会让东西方的演员、音乐、服装样式交织出现,充盈整个舞台,但整体气质不会以“冲突”、“融合”或是“交流”等为基底。

序曲—孤单的巴松管以怪异的高音奏著,后来其他乐器加入,描绘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的景象。

全剧共分两幕,核心主题是通过跳舞完成“天人合一”的原始信仰。第一幕为《大地崇拜》,展示了新春来临之际,整个部落的人们在户外聚集一堂,用多种调度下的舞蹈,庄严肃穆地完成着一年一度的生殖崇拜仪式。第二幕为《春之祭礼》,再现了整个部落每年推举出一位最美丽、最纯洁的处女——祭春少女,然后由她用剧烈跳舞不止的方式升天,最终与太阳神联姻这样一种壮烈的场面。

《春之祭》是美籍俄罗斯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创作的一部芭蕾舞剧,1913年在巴黎首次演出,它也被英国古典音乐杂志《Classical CD Magazine》评选为对西方音乐历史影响最大的50部作品之首。

这一种誓死不从,灵魂与奇诡力量的抗争,让《春之祭》被英国古典音乐杂志《Classical CD Magazine》评选为对西方音乐历史影响最大的五十部作品之首。远的如玛莎·葛兰姆、皮娜·鲍什,稍近一些如林怀民、沈伟,都曾燃烧过自己的春之祭典。加拿大女人玛丽舒娜,则是当代现代舞家中,将《春之祭》的现代舞反叛精神,表现得最淋漓尽致的一位。

事实上,完成后的音乐是将哑剧融于舞蹈之中,把舞剧从注重造型性的情节舞剧的束缚中解放出来而成为富有表现力的作品。这也是现代芭蕾有别于古典作品的特点:

杨丽萍的《春之祭》是与以往任何版本截然不同的全新创作,融汇了她对藏文化和中国传统文化中自然与生命的理念,以及对人生的终极境界——涅槃重生的追寻,都饱含了古老东方的传统智慧。作品描写的是春天来临的时候,人们祭祀苍天时的情景,舞剧里一方面是原始人对大地的恐惧与崇拜,另一方面是对大地回春、万象更新的陶醉和狂喜。

《春之祭》在音乐、节奏、和声等诸多方面都与古典主义音乐切断了联系。音乐一开始便令人感到恐惧,其中那大量粗砺刺耳的不协和音程仿佛预示着世界的末日迫在眉睫。

现代舞就是用肢体动作来表达你的思想。它没有特定动作,甚至没有美感(美感也是需要共鸣的)。

《春之祭》由俄罗斯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创作,被英国古典音乐杂志《Classical CD Magazine》评选为对西方音乐历史影响最大的50部作品之首。

我们在观赏芭蕾舞者优美舞姿的同时,也沉浸在波澜起伏的故事情节当中,还可以去细细聆听可以打动人心的音乐。

1、引子:舞剧以独奏大管在高音区吹出的一支阴郁的立陶宛民间曲调开场,它那神秘的音响把我们带到了史前时期的一座孤寂的山谷。

一百年来,没有几部作品能像《春之祭》这样获得如此高的排演率和如此多的版本。1930年《春之祭》复排时,曾选用美国现代舞领军人物玛莎·葛兰姆扮演“祭祀少女”,其后,玛丽·魏格曼、莫里斯·贝嘉、保罗·泰勒、皮娜·鲍什、林怀民、沈伟等舞蹈大家纷纷将《春之祭》搬演上台。科林·戴维斯、海廷克、布列兹、小泽征尔等多位大师演绎过它的交响曲。

《春之祭》(Rite of Spring )是美籍俄罗斯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创作的一部二幕芭蕾舞剧,属于俄国现代芭蕾的早期代表作,于1913年5月29日由佳吉列夫俄国芭蕾舞团首演于巴黎的香榭丽舍剧院,编舞尼金斯基。而尼金斯基的编舞中则全部使用了双脚内扣、笨拙向下的反芭蕾动作,在使巴黎这个“芭蕾之都”的保守观众怒不可遏的同时,亦令这里的前卫观众欣喜若狂。

掠夺竞赛—弦乐萦绕不散,木管乐辗转回旋,加上定音鼓的重撃与铜管乐狂乱叫号,形成急促和激烈的气氛。

4月12日,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与爱丁堡国际艺术节就中国著名舞蹈家杨丽萍编导的现代舞作品《春之祭》节目安排意向签订合作备忘录。通过联合制作,《春之祭》将于10月19日亮相第20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并举行全球首演。此后,该作品将于2019年8月亮相第72届爱丁堡国际艺术节。

《春之祭》作品里的“仪式感”,影响了很多现代舞作品,似乎也是“现代舞”,对于舞蹈起源于“远古祭祀”这一源头的回应。

1913年,斯特拉文斯基作曲、尼金斯基编舞的《春之祭》在香榭丽舍大街的巴黎剧院首演,故事《春之祭》取材于俄国原始部落中的人祭。比一般不得志的天才更悲惨的是,除了口哨、嘘声,愤怒的观众与一小部分拥趸发生了口角,进而演变为冲撞和骚动。这场骚乱的诸多细节,至今仍然被历史学家津津乐道。从这一天起,芭蕾不再等于优雅。许多人将《春之祭》的到来视作现代舞诞生的符号。然而,因为不被广泛认同及次年的一战爆发,最初版本的《春之祭》仅共演过八次而已。

以音乐为主,戏剧节奏为辅,让演员根据他特有的节奏型创造出自己的行动线路,从而既不打破戏剧本身的气氛又使得音乐弥漫在祭祀仪式的上空。

从节奏方面来看,“祭祀仪式”为《春之祭》中关键的一幕,斯特拉文斯基的节奏处理手法十分关键。此幕在从作曲的角度来说,不能削弱乐曲本身的特点。

这个作品会展现出编舞家丹尼尔·卡多索想象东方、接近东方、了解东方、与东方人一起工作,最终把这一段经历与自己多年来一直想挑战的《春之祭》做结合的完整旅程。

我省著名舞蹈家杨丽萍作为这部现代舞剧的总导演、编导,虽然之前在排练时意外受伤,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到她来到媒体见面会现场向大家介绍自己的这部作品。

之所以说此番《春之祭》是颠覆性原创,乃是因为全剧最大的特色在于对“女主角”的设计,这次将破天荒由男人作为主角,并且原作中的牺牲少女则演变为群体性的牺牲,卡多索说:“我的《春之祭》版本将把‘牺牲’的概念带到一个不同的层面,与我们的世界和当今社会联系起来。所有的舞者、艺术家都被牺牲,跳舞直至‘死亡’,而非仅仅主演一人。每个人都将作为一个集体而牺牲。”

去年第十九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期间,演出交易会开幕推介及“走出去”视频选拔推介会现场座无虚席,200多名国际参会机构负责人不远万里专程来到上海,与中国著名舞蹈家杨丽萍一起观摩由她编导的作品《春之祭》的推介片段。两部时长不超过20分钟的片段融汇了杨丽萍对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藏族文化的深刻领悟,爱丁堡国际艺术节节目总监当即与杨丽萍团队洽谈邀请演出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