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知道,一般来说,软件许可或者销售以后,软件的界面外观、说明书、功能这些信息,就不可避免的向用户披露。软件的此类信息就失去了秘密性。但是即使是软件被销售或者许可了,源代码在使用者使用的过程中并不是一目了然的,这个源代码可以继续保持商业秘密属性,美国有判例支持所谓“源代码可以构成商业秘密而软件的外观和功能不能构成商业秘密”的理论。

本片记录了欧洲历史上最大的专利诉讼案之一。 该纪录片描述了“专利4,303,986数据处理系统及彩色图像显示设备”,以及这项发明带给他的发明人Hakan Lans的影响。

31.Max Kuhn and Kjell Johnson,Applied Predictive Modeling (New York: Springer-Verlag New York, 2013) 50.

本来是保值增值、促进无形资产经营管理的无形资产评估,却被某些人用做达到某种不良目的的工具。北京一家亏损几千万元的饭店为了骗取银行的贷款,与评估机构“诚挚合作”凭空评估出2亿多元的商誉,编造虚假会计报表,欺骗银行贷款。当报刊登出专家建议不要让商誉评估把中国无形资产引入误区时,有的评估机构却说:把我们的买卖给写没了。东北某私营企业刚向国家商标局递交了“伟哥”商标的注册申请,还没有获得商标权,凭着商标“注册申请受理通知书”被某评估中心评出价值7亿的无形资产,不但药品被国家有关部门认定为劣药查处,而且等于社会宣布根本不懂无形资产经营。上海“小绍兴”集团本想用无形资产扩张,搞连锁经营,可是标价2.9亿元的无形资产评估报告吓跑了合作者。山东某镇用在香瓜的“王婆”商标被上海一家评估事务所评出了3个多亿,也不过是追求广告效应。相当一部分人对无形资产还局限于玩玩评估炒作的花架子,炒风之下不仅有企业,发展到有些足球队和新闻单位也加入了靠无形资产评估炒做的行列。某足球队不甘示弱也评估出高达10多亿的无形资产,球迷和公众没有看到它的成绩,但2003年中国足协公布的打黑名单上这个球队榜上有名。东北某日报开党报无形资产评估之先河,无形资产评估达39.2亿之多。后来有人质疑:评估依据是什么?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的无形资产又该是多少?上市公司的大股东也把无形资产评估作为侵占中小股东权益的手段。侵占了上市公司的巨额资金的大股东,把商标权评估几个亿抵账。上市公司丢掉的不仅是真金白银,而且还要承担高额无形资产评估值吃掉经营利润。有的上市公司为了市场上炒作不惜浪费股东的钱财搞纸上富贵的无形资产评估。某国有企业的厂长跳槽时带走了企业的技术资料和营销网络等无形资产,成为被告后竟然拿出其任职时的资产评估报告辩解:评估报告中没有无形资产。用评估报告起到了掩盖其掠夺无形资产的行为。风靡一时的对某些企业家个人无形资产的评估,开出的也不过是“空头支票”。

而草甘膦的主要应用领域是转基因作物,即通过基因编辑获得的抗草甘膦作物。这些转基因作物可在较高浓度草甘膦环境中生长,因而通过配合草甘膦农药使用便于农业种植和管理。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转基因作物市场,其草甘膦市场不可谓不大。

[3]. Clayton Christensen & Michael Horn, “Colleges in Crisis”, Harvard Magazine, July-August, 2011.

除了转基因种子及其旗舰产品农达之外,孟山都还是橙剂、多氯联苯、DDT、重组牛生长激素和阿斯巴甜的主要生产商——其历史总结在“孟山都的完整史”中,是“世界上最邪恶的公司” ,这一报告最初由Waking Times于2014年发布。

例如,IBM作为一家软件公司,自然不能等闲视之。IBM的首席专利顾问MannySchecter批评道:很难理解为什么Mayer法官要强迫CAFC承认Alice判决给软件专利敲响了丧钟。因为Alice判决并未针对软件发明。

[1]. Alain Badiou, Saint Paul: The Foundation of Universalism, Palo Alto: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法国哲学家巴丢(Alain Badiou)把这段经文看作保罗走“群众路线”的绝佳例子,他由此走出了基督教普世主义的新路子。我认为,国际知识产权体制若是想在全球竞争中存活下来,这个“群众路线”有着同等价值——知识财产只有既在“法律之下”又在“法律之外(或不求诸法律)”,才能“开放”或“放松”,以达成一种新的普遍主义。若是没有这样一个普世主义的愿景,我们的知识产权法理学就不得不承认从各个国家与地区模式衍生出来的无穷无尽的“法治”的例外,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中国模式”。

斯多尔曼曾经说过,“自由软件与计算机的历史一样长”,只是在以前没有这个名称罢了;而软件的私权化则是随着软件的商业化在80年代以后才出现的。实际上,“自由软件”和“私权软件”这两个对立的概念是由自由软件运动同时定义的。因此,也只有在它们对立的意义上,才能真正阐释这两个概念的内涵。

哈尔滨市12家国有中小企业改制时,没有一家对拥有的无形资产进行评估计价,有人认为是国有资产隐性、变相流失!国有企业的无形资产评估是一个难题和怪圈,一方面会计账本没有无形资产的踪迹,一方面规定产权不转让不进行资产评估。有好心人劝作者不要太执著了:“有形资产评估出来还要往下砍三刀,还评估无形资产呢?”。海南椰岛公司的“鹿龟酒”的无形资产评估价值为2亿多人民币,是在外国人出价1个亿的情况下,才去评估的;难道中国的无形资产真得沦落到让外国人出价,才有资格去评估?无形资产评估要花评估费用,可能是某些不评估无形资产的人的理由之一。“现代无形资产信息系统——无形资产自我评估系统”软件有条件免费使用解决了这个问题。 有人说:“无形资产评估对国有企业改制是雪上加霜。”包袱沉重,经营亏损国有广州照相机厂产权转让,“珠江”商标没在协议之内。在专门“商标拍卖会”,起价3千元,最后以30多万元成交。是对这种高论的一个有力反驳。从与外商合作的“洋跃进”到“国企改制大跃进”防止无形资产流失一直焦点和难点。

简直是毁三观!五行币改头换面五行商城,五行币早已被国家定性非法传销,竟然还在恬不知耻的宣传?

第二个方面则是后起的,那就是“物质时代的资本主义”已经积累起来的资本向软件领域的投资。如果比尔·盖茨们是用自己个体的活劳动(这里姑且不谈这种“个体的劳动能力”本身是时代的产物)来圈地,那么第二种后起的途径就是用资本这种“积累起来的物化劳动”(马克思语)来圈地。这个过程也“刺激”了软件行业的发展,造就了软件业的繁荣,但是,从这个过程一开始,就同时也包含着伤害,破坏,和阻碍,正如斯多尔曼在麻省理工学院工作后期所体会到的那样。在那些通过这个过程急剧地聚敛私人财富的人看来,这是一个“软件业繁荣”的时代,在斯多尔曼看来却是嗨客文化被中断、自由协作和共享的伊甸园被毁掉的时代,也是人心被软件版权相互隔离,人们互相通过限制、刁难来谋取个人利益的时代。

针对这个问题有一个教授建议在这种情况下,也可以适用我们熟知的互联网领域的“通知—删除”程序。这个比较神奇的是什么?它和一般的著作权、专利权或者其他的权利被放到网上,然后通知删除就恢复这种情形不一样的是商业秘密一旦放到网上,人们直接的反应是秘密性丧失了,但是从美国的司法判例来看,商业秘密被认为可以适用这个“通知删除”程序,恢复对这个商业秘密的保护。

中国依法治国的最大障碍从根本上来自制度与体制:立法体制混乱无序;司法权相对弱势;法官和律师缺乏训练;法治意识不高;行政法力度不够;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公民社会;传统的家长作风和尊重政府权威的文化持续发挥影响;腐败猖獗;地区差异大;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转型尚未完成,加剧了中央与地方的紧张并导致了权威的分裂。

在瑞典皇家技术学院的一次演讲中,斯多尔曼概括了“私权软件的三层伤害”。即,阻碍程序的使用;阻碍程序的改进和完善;造成巨大的社会浪费。这三层伤害, 都可以归结为阻碍软件发展所必需的自由协作和共享。作为这三层伤害的结果,则是浪费了软件生产的社会资源,产生出畸形发展的软件产品;并且还造成相应的精神上的伤害。因为人们被迫“为了自己的利益”伤害别人,而拒绝帮助邻居、拒绝与邻居共享软件就是伤害。普遍地败坏了社会风气,分裂了人们之间的关系,使人心变得玩世不恭、讥笑良心(to become cynical)。在私权软件社会体制(包括其法律体系和社会舆论以及伦理标准)诱惑和压制下,社会变得诚惶诚恐,人们分裂为只能关心自己狭隘个人利益的、孤独的可怜虫、明显的错误不能阻止、明知应该的事情不能做,并且被占统治地位的舆论定性为“侵权、盗版、违法”。

这一切都开始于1975年。 当时年轻的工程师Hakan Lans设计了皱纸页面的初稿。他给这项发明起名为彩色图像处理器。几年后,Hankan足迹遍布世界上所有的大型计算机制造商,希望将计算机变成像电视机一样的具有娱乐功能的机器,毋庸置疑地需要色彩。Lans对这项权利的要价是六十万美元。

http://articles.mercola.com/sites/articles/archive/2018/06/02/seeds-and-pesticides-company-merger.aspx#_edn2

美国有线新闻网去年报道称,有800多名患者起诉孟山都,称“农达”除草剂使他们患癌,此后又有数百人以类似理由起诉孟山都。此次约翰逊的诉讼首先得到审理,是因为医生宣称他已濒临死亡。

这正是在中国构建现代知识产权制度的现实理由(raison d’être),它是1980年代初期以来“改革开放”政策的核心。1983年3月,中央一级的商标注册体制成立,商品、服务的品牌不再由地区和部门指定,以市场为中心的新经济开始发挥作用。不久之后的1985年4月,三而一的专利体系(发明、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落成,为将社会主义的劳动单位和组织结构拆减为“简单的”劳动和雇佣关系而助力。其中,研究和发明被重新划类为“雇佣作品”。最后,1990年6月,版权或著作权恢复,成为改写现代中国历史、告别革命的一种手段。尽管教科书遵循法不溯及既往原则,但版权制度涵纳新著作权制度成立之前的所有合格作品,对于这些作品的认领和争夺就必然要遵从新法规的教义和规则。由于前版权时代作品之诞生往往是为反映社会主义革命的理想与道德,因此,对这些作品版权的追溯适用得到了媒体的广泛关注,进而,实际上推动了人们重新想象历史并接纳财产私有在观念、表达和工作单位关系中的复活(详见《中国知识产权》,69页以下)。

可悲的是,方舟子以“科技打假”而成名,竟然也在IPV9问题上分不出真假,看不出玩笑里隐藏的真意图,分辩不清幻想假象下的真技术。

张博士说:依笔者这一外行的身份来分析,也能够看出IETF文档中多处闪光的亮点包括:文档作者对现有的互联网基础框架很不满意。作者认为必须要重新树立一个新的框架(目前IPV6的修补型措施是不能够解决问题的)。这点目前在国际上已经逐步形成共识。作者认为地址问题是核心问题。文档作者对解决地址问题的方案提出了初步构想。

http://www.ftc.gov/about-ftc/bureaus-offices/bureauconsumer-protection/office-technology-research-investigation.

RFC 1607(文章名《21世纪的见解》)的作者更加大名鼎鼎,是被称为“互联网之父”的文登·瑟夫(Vinton G. Cerf)。他曾担任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 ICANN 理事会主席,现为Google副总裁兼首席互联网顾问。他给记者的邮件回复很简单,“RFC1606很久之前就被公认为是愚人节的玩笑,IPv9完全出自作者的想象,作为互联网架构,IETF从来没有认可IPv9,IPv9违反了域名系统的规则”。

3月21日,欧盟批准了拜耳与孟山都两家大型科技公司的合并,该业务已经在巴西得到了经济防御管理委员会(CADE)的批准。

5月19日,河南许昌阴雨绵绵,三位反转志愿者冒雨从三个地区赶来,在春秋广场展开了条幅,喊起了“远离癌症,从远离转基因食品开始的”、“反对孟山都”等口号。虽然下雨天往来群众较少,但还是引起了一些行人的关注。有趣的是,几个看似初中生的小朋友从广场经过,三位志愿者询问他们是否知道转基因时,他们似乎很自然地脱口而出“知道”,这让志愿者心生担忧,鲁迅的文章在中小学课本不断下架的同时,有人却建言将“送你一束转基因花”等所谓的“科普”文章搬上知识的货架,转基因的意识触角早已从娃娃抓起,并无处不在。

总的来看,文化价值论无助于知识财产的事业。相反,它很容易成为一种文化例外论的调调,认定中国或其他任何所谓的“传统”社会生来就排斥知识产权规则——因为我们无法期待某种“传统”文化能够发展的如此迅速,从而跟上国际知识产权制度的要求。如果说,法律面前所有文化平等,而且没有正当理由要求某个社会改变其文化以适应知识产权规则的话,那么,法律实际上就不可能保持其整体性。

合并后的公司将能够加速创新,为客户提供改进的解决方案,并根据农业数字领域的应用支持,为客户提供改进的产品集。

以草甘膦为主要原料的农达除草剂是全球最大化工和种子企业孟山都的重要产品之一。根据CBS的数据,2015年农达除草剂在全世界销售额为48亿美元。在美国销量为3亿磅。上个月,德国拜耳集团宣布完成对孟山都的收购,成为全球最大的种子农化品公司。

将不懈的打假,把IPv9、谢建平这样的骗子,张庆松博士这样为骗子呐喊的二骗子,都一一揭露。中国还有一批从一开始就认认真真、扎扎实实从事网 络研究,致力于推进中国互联网研究进步的科技工作者。每一个有良知的网络工作者们都应该站出来,让IPv9的荒谬暴露在阳光下,让为IPv9鼓吹的二道骗 子们无以遁形。如果中国少几个张庆松和这种与IPv9几乎同样荒谬的背书文章,恐怕是民族幸事,科学福音。

转基因种子以及像农达(草甘膦)和保试达(草铵膦)这样的有毒产品造成了土壤的破坏和荒漠化、蜜蜂的灭绝(75%发生在工业化农业主导的地区),导致了像癌症、先天缺陷等疾病发病率的上升。这些有毒产品通过污染环境和毒害我们的食物系统来毒害人类。

斯多尔曼指出,这些邪恶的软件功能(malicious features)通常是隐秘的,但即使你知道了它们的存在,也难以删除,因为你不掌握源代码。这种“背叛的计算”背后的技术思路是这样的:使每一台计算机都有数字加密和签名设置,而密钥则不让你知道。私权程序通过这种设置来控制你可以运行哪些程序、进入哪些文档或数据,或者你可以跳过哪些程序。这些程序可以不断地从互联网下载新的授权规则,并且自动地把这些规则强加于你。而如果你不让你的计算机定期从互联网获得这些新规则,某些功能就自动地被终止。简单地说,所谓“可信计算”就是在计算机硬件中植入一种可以全面控制该机器使用过程、使用方式、文件种类和格式的控制程序。它使该计算机的真正控制权完全掌握在生产商手中,使用户在今后的使用中,服从该生产商持续推销其商品的目的,并且把一切想要改变程序功能的企图从而也就把协作和共享的可能排除在外。

HTTPS://WWW.PROCESO.COM.MX/537092/LA-COFECE-CONDICIONA-FUSION-ENTRE-BAYER-Y-MONSANTO-EN-MEXICO-ADVIERTE-POR-MONOPOLIO

30.Adam Segal, “Germany WantsGreater Algorithmic Transparency to Fight Disinformation, But Its Approach isHalf-Baked,”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April 22, 2018,

http://www.dw.com/en/bayer-monsanto-deal-draws-criticism-in-india/a-19555316

点评:最后,笔者真诚的希望,一些不懂技术、不懂科学、只会靠点江湖下三滥伎俩比如自以为是的战略策划和智慧学谋生的“学者”,还是收敛一点好,要开 拓心胸,提高自己的思维水平,不要痴言妄语、不懂装懂,不要以为自己那套理论可以蒙骗广大科技工作者,不要让自己的智慧被骗子的阴影玷污。

理查德·斯多尔曼是自由软件运动的发起人和核心领导者。这个于1983年产生于美国软件领域的社会运动,目前已经在全球软件界和互联网中引起广泛而深入的变革潮流,并且已经实际地改变着全球软件开发和应用的技术格局。如果我们 想一想软件正在成为越来越多技术领域不可缺少的技术要素,我们就会对这种潮流的普遍性及其冲击力有一个生动的形象。在软件界,特别是操作系统的技术领域 中,现在完全不知道“Linux”这个名称的人几乎没有了。而Linux不过是斯多尔曼发起的自由软件运动的一个阶段性技术成果罢了。

当被问到拜耳是否会继续推行孟山都的商业行为时,鲍曼表示,这个新实体将根据我们的标准进行管理,并补充道“拜耳代表透明度、可靠性和不同的辩论风格”。

4.斯多尔曼,《GNU宣言》,载于《自由软件运动经典文献》;斯多尔曼,《1986年接受拜特杂志记者访谈》,载于:http://www.gnu.org/gnu/byte-interview.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