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雁飞成秋色,听风抚过芸窗。偶将一阕试新凉。笔端三两字,心上万千行。     渐渐已无佳句,闲闲总是时光。小楼人带菊花香。惟思云淡淡,不计雨茫茫。

宝地才情,神州文采。或驰骋于京湘,犹奔波于江海。爱影岭之清悠,造诗庐之甲铠。纳内外之仙豪,享笙弦之欵乃。敞开盛世吟怀,重许骚风焕彩。一惊影秀,四季珠香。爆竹一声更序,桃符万户联芳。春色撩人,好恋桃源福地;莺哥唤侣,堪迷蓬岛仙乡。夏日梯田泛浪,农人鞭影繁忙。水库莲蓬绽蕊,农家角黍加糖。月光白,菊花黄,赏蟾宫之玉兔,捧桂酒之金觞。瑞雪飘飘,丰年兆兆;层冰递冷,万物潜藏。春雷开泰运,丽日送祥光。

二潇湘远看质夭斜,雁送秋光落影华。过客经年疏酹酒,行人镇日满游槎。心缠水月千般事,墨漾风云万里笳。但许因缘前世合,今生有梦莫飞花。

投稿请注明作者姓名并附200字以内作者简介、和生活照至少一张。可以在“查看历史消息”中阅读往期文章,进行参考。

斜月竹篱疏影,翠畦银露芳烟。小楼人静夜沉眠,唯有珠帘半卷。  几点新凉初透,更深旧绪频牵。溪流着意久缠绵,摘取蛙声一片。

今生无以报,来世效鸦羊。乡村春景雨后初晴布谷天,晶莹缀叶柳含烟。狂蜂弄影花中恋,懒犬潜声屋角闲。远听蛙声鸣起伏,近观燕舞弄蹁跹。乡村美景撩人醉,身在仙乡恍若仙。

幽怀缱绻系川西,烟雨苍茫望眼迷。已浚清流鱼尚跃?重栽嘉树鸟仍栖?亡魂飘泊须长祭,痼疾淹留待续医。

近日与一众诗友作宁波大榭岛二日游,过阿育王寺,有诗友拍摄寺塔之际,恰好一僧人闯入镜头。后此照被评为此行最佳,故咏之。

• 文化路营业厅:源汇区文化路与人民路交叉口南50米路西 电话:0395-2951105

原耸群峦,水注平湖,彩满汨罗。看玉池神鼎,苍松翠竹;三江八景,碧浪清波。稻熟金黄,瓜肥翠绿,风送馨香百里荷。无穷尽,是城乡路网,过往车梭。   家乡秀美山河,引无数仁人在此歌。听怀沙屈子,漫漫求索;飘蓬杜老,苦苦吟哦。弼党于时,培贤为国,更有任公比骆驼。先贤已,望今人接力,跌宕腾挪。

6.从即日到2018年10月15日结束,时间充裕,唱和的诗友可以对作品反复打磨,定稿再提交。

咏郁林石姑苏三月落英深,一路虔心拜郁林。越海衡安舟万里,崇廉树立德千寻。趋时又见清风满,裁锦须防浊气侵。堪念陆贤归去后,至今犹共九州钦。

学生白褂穿,谁不称英帅。我穿家织布,颜色象尘埃。差这钱财,家里穷无奈,毋能比富孩。母不甘儿矮人家,于是乎千方计策。

十月盘山道,枫林耀眼明。日高看寺近,云涌觉身轻;指点沧桑事,吟哦缱绻情。天风知我意,缓缓拂衣襟。

移身会境如真,细聆还误,楼隔嚣远。莺笼失梦,藻雕淡色,水缸莲漫。摩图寻迹犹惘,审逆旅、泯然露电。向檐前、缓撷斜晖,闲摊小院。

阿坝登高君与说,激赏黄龙,正是重阳节。霜叶菊花吟醉舌,池生五彩融秋月。  灿若春光不忍别,伫望危峰,吾辈多英物。莫道伏流苍壑咽,一朝破谷涛如雪。

佳期候得旧相逢,临风弄锦瑟,柔弦轻试。还记否,西轩下、暗香飞诣?回眸处、玉人立雪,兀自在、檐前红瘦里。纵换了、百花颜色,梦窗仍独倚。

离愁煎沸,灯火渐稀人不寐。手抚娇儿,万语盈喉言乏词。      心非如铁,却任泪流将又别。莫怨爹娘,记得天凉加厚裳。

恒山悬空寺悬壁千年梁未旧,翠峰时引游人就。不持浊念对生灵,敢上危楼观斗宿。八路神仙昔日修,九州河岳今朝佑。 峡中寒暑尽由天,世外轮回复还又。

薄雾笼纱轻似幔,晨曦初透云冈。一川清气得微茫。谁来蓬岛外,舟系小东江。  寂寂深山情未了,含羞半掩枫香。只将郴水映成双。至今流不去,幸自绕潇湘。

黯淡圜焘二百年,是非桑梓问青天。稽查鲁税官场震,劝组湘军禹甸全。谁道使臣同汉贼,国无明主动胡鞭。当时一纸如刊印,或许中华梦早圆。

道是仲春时节,如何淫雨横飞。阴风阵阵几旋回。半山青竹泪,一路湿芳菲。    故事从来悲壮,英雄自古神威。百年萦雾聚成堆。山高人不见,晴雨两相违。

渐行渐远,渐起愁思漫。车外湿云飞片片,恰似离人泪眼。     欲留无计相留,欲休怎便能休?短聚还成长别,孤单又一春秋。

白日攀登江偃东,黄昏饮马望长空。闻看珍宝岛烽火,献上青春志建功。    山绿野,路深丛,艰难生活笑谈中。军涯五载韶光梦,留在芳华最顶峰!

盈盈款款,洒轻柔撩蓝,跹舞浮缎。 去向何边?向蝶云兮乡风远。 曾经约我阳春畹,与君意,共霞飞灿。落英一地,坠思万片,惹成梦唤。

一首小绝、以小论大,意在棋外,理在其中。举重若轻,充满玄机。技巧娴熟,张驰有度。实难想象这等气势如虹、力透纸背作品竟出自于一位年轻女医家。可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也。

注:赞赏归属平台主体。前期在本平台推出的作品阅读量低于100的,原则上不预再次采用。

诗醇同酿,莫作村醪享。醉里情怀还溢漾,却是诗仙模样。   提壶踉跄微醺,芳蹊几遇东君。每对黄花共饮,东篱醉倒花神。

已惯孤村独自留,午餐简做早餐休。平安之外更无求。   不向小儿言寂寞,每同幺女劝温柔。几多苦泪背人流。

眼前谁个?倚翠偎红慵似惰,疑是春差,舞袖翩然下九阶。   莫非怨我?蹙黛犹嗔花下躲。我已成呆,抱影依稀香满怀。

蒲扇消阳暑,柴炉奉雪衣。常濡故事竹窗西。黄发垂髫相乐,已是旧年时。   今又清明近,还来雨气微。祖茔长拜复含悲。一样山花,一样野烟堆。一样梧桐枝上,三两鹧鸪飞。

魂散。丝丝缱缱,对园柳、记否旧塘新燕。 吻别葱颜,点点丹痕归土奠。桃阡杏陌诗千叹,问星月,可迎窕媛? 已绽炽烈嵯峨,了无眷恋!

寂寥长蹑重逢后。望云天、梦遮檐兽。懒探世外何光景,孤魄高墙囿。殿上发愿频听,却愀然、似花难久。但摄颜犹幸,风雨阻,余生够。

稻菽千屏画,琴棋百代盟。既欣欣而稽往,犹愤愤以谈兵。血沃中原,倭儿发难;躯捐禹甸,警笛争鸣。阵设天炉灭寇,山遗弹壳铭荣。汩水波涛涌起,潇湘故事丛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