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儿喜欢笑,不爱说话。因其父是县城首富,为人也大方,乐于助人,人缘很好,不管到哪都有一帮死党跟随。还有一两个保镖,暗地护送美人回家。都怪她长得太纯,有几次大白天也被人从背后抱起掐油,晚上更是险象丛生,一些小混混无耻胡缠。

她有个姐姐,很美。姐妹之间感情很深。不过已去逝好几年,在明还是小姑娘时,姐姐出了车祸。

什么观音,什么佛,都是骗人的鬼东西!雪儿绝望吼叫着。才十四五岁的她猛地发现自己已长大,不再是父母手心里的宝,不再是一天到晚疯疯颠颠的小丫头,她终于告别了无忧无虑的青春时代,走向社会,走向无底深渊!

雪儿回小镇度完暑假,返回时路过此山,只见上面密密麻麻挤满了人影,这让她想起蜂巢的蜜蜂,黑压压一片。她知道已有十几年采矿经验的父亲也在其中,心里暗暗为他担忧,要知这座山里面全部被人掏空,垮了咋办?

仙姑提示:想要增加浪漫氛围,不如事先营造氛围并因少量红酒助兴,相信会有个美好的体验~前提对酒精不过敏~

终于要离开这鬼地方,雪儿有些不舍,却更向往那从未到过的县城,生平第一次坐上大巴,不由欣喜万分,于是放开歌喉,一路挥洒淋沥。

直到有天夜里,明再也按捺不住,翻身压在雪儿身上动情狂吻雪儿时,雪儿从梦中惊醒,使劲推搡,有心无力,最后只有任其抚摸,亲热。

病不乱投医,小病找仙姑,大病请就医~大家好,我是研究各种健康冷知识貌美如花的仙姑~

她报名参加县举行的招工考试。公榜下来,她是全县女子第一。高兴地跑回家,母亲只是笑了笑,摇摇头,说了声“傻姑娘!”

几杯酒下肚,男人打开话荐。“不知有谁能得美人垂青呵!”有人感慨。女伴中除了雪儿孤身一人,其它的都有伴侣,情人之类。

第二天,她担心昨晚梦境,说是天太热,与是跟邻家小孩一起睡在楼上。要知乡下房屋虽只有一层,上面是个阁楼,可做仓库,堆放杂物,也可休闲纳凉。几个小孩玩累了,相继睡去,唯她愣愣盯着远处一摞黑影发呆。也不知过了多久,迷糊中,木板好象裂开,有双手将她跌落的身子抱起,轻轻地放在软软地床上。

声明: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以上图片,贵在分享,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内容为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删除!

老奶奶说这个新建的小镇以前是个荒坪,国民党曾在这杀了很多“土匪”,是个鬼坡。当年推土机在施工时从地下不知翻出多少骷髅,晚上天一黑,到处是孤魂乱窜。所以这镇上的人天还没黑透,早早就归家了,因为常听走夜路的人撞邪之说。

父亲从乡下回来了,跟他来的还有表姐,比青青长几岁,是母亲在乡下认得干亲。她样子不俊,却丰润,加上手脚麻利,嘴甜如蜜,一家人都很喜欢。

千钧一发,其父赶了夜路带着同样赤脚的庸医来到,众人狐疑地让开一条缝。母亲笑了,连连让座,父亲顾不上疲累,忙出忙进,屋里屋外挤满了人。

清早醒来,雪儿发现自己还真的睡在床上。走出去,看不到一个人影,他们都外出做工了,周围一片寂静,不爱说话的她虽百般不解,也不想多问。

李总精神一振,将背挺直,把在座所有男士一一品论,谁太年青,没有事业,谁太老成,家有妻室,谁无学识,大老粗一个,谁花心萝卜……最后将胸一拍“除了我,舍我其谁!”两眼为辣辣猛射雪儿。

好在,一辆货车急急驶来,两人有些慌张,才得以挣脱。她狂奔向汽车,挡在路中间,使劲挥着双臂,希望车能停下来,可……也许是天太黑。而或司机太胆小,竟无视于睹,与之擦身而过。万分着急的她抓住车最前面的钢板,就这样一直拖着,跑着……

周末鬼友小僵醉醺醺来找我诉苦:“仙姑~吴老二告诉我喝酒能增加我跟贞子之间的感情,所以晚上我就干了一瓶二锅头...结果...还是跪榴莲了!”

母亲显得越来越憔悴。是商店会计的她有些力不从心,工作老是出错,脸上也写满了忧愁。一天夜里,只听父母在其房大吵大闹。凌晨,推开门,父亲早已不知去向。母亲艰难地伸出手,呀呀用力比划着,双眼肿得象只大熊猫,原来是被父亲打失了声。

人们发现她时,不仅衣衫破烂,人也扭变了形,血肉模糊,惨不忍睹。一条血染的直线醒目,刺眼,深深烙入明的脑海,从此她恨透了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