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我和亦风的望远镜里总算出现了狼群,七八只草原狼正在穿越山谷。我们一边追赶,一边鼓动格林嚎叫,好喊住同类。

以前我总以为,猛兽之所以为猛兽,皆由其兽性所定,野生的狼群或豹群,人都难以将其真正地驯服。直到看见格林,我才真正相信,“万物皆有灵”。

2010年,在若尔盖草原写生时,李微漪听说一只公狼被猎杀后,哺乳期的母狼吞食了有毒的诱饵,并用毒奶水喂养狼崽,决意“殉情”。李微漪找到牧民,救下了最后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狼崽,取名“格林”,并把它带回成都喂养。

从小在城市长大的格林,对人从不畏惧,有时还会表现出亲昵。我的担心也真的应验了,一次,牧民手里的狗棒上拴着的金属锤朝格林砸来,它还以为这是个游戏,不躲,反倒迎上去。

格林喜欢看电视,特别是纪录片《狼山传奇》。片中有一个狼抓鱼的场景,狼先把水池搅浑,然后制造出巨大的混乱,总有一条鱼会游错方向,被狼捉住。这招被格林学到了,它也跑到小区的水池里,依葫芦画瓢抓回一条金鱼。我明白,这属于狼的天性,它想去捕猎。

不是不愿意相见,只是害怕了。因为她在那个草原上呆了一年多时间,亲眼看到它的孩子是怎么死的。她也从跟狼群长时间的相处,知道它们其实对于人类十分的害怕。

一头公狼被一群打着为民除害名义的盗猎者打死了,母狼养不活一窝幼崽,就到处去找公狼。公狼的皮被剥了下来,母狼应该是闻到了死亡的气息。后来,母狼就吃下了牧民用来毒狐狸的毒肉,这种毒肉的气味很大,连狗都不会上当,狼更不用说了。然而母狼还是吃了下去,自杀了——狼是能够殉情的动物。

除了叶默声疑点重重,雪倾城和六师父在第三周的时候也出现了不少“破绽”,李易欢好不容易搜刮的铜盒,被人调包,而李易欢藏这个铜盒的事,只有雪倾城和六师傅在场——是谁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不是雪倾城就是六师父啊!

毕业后,她没有从事与所学专业相关的工作,而是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拿起画笔成为了一名画家。

遗憾的是,埃莱娜并没有获得奖项。从这之后,她也很少再参与音乐比赛。埃莱娜认为,现在已经不是以奖项论音乐家的时代了。对于新一代的音乐家来说,成名的方式多种多样。

除此之外,她还和格林经历了生死,因为格林救了她,那次她去找一家牧民打听路的时,三条藏獒向她扑过来,这时格林就跳出来,跟三条藏獒厮打。

总之,大家就喜欢这种一眼就能看到头的幸福,没事看李易欢和龙三斗斗嘴,和叶默声斗斗嘴,被猪哥哥关怀关怀,挺好。

食物只剩下压缩饼干时,我第一次偷了格林藏的鼠兔。本以为格林发现后再也不会在原地匿藏,结果,第二天它还是把兔子埋在了同样的地方,凝望着远处的我们,好像在说:“没事,你们吃。”

但格林回报的不是凶残。我被一场大雨淋出了肺水肿,格林趴在窗口,冲着我低声“嗷嗷”地哀吟,我就安慰它说:“妈妈不会离开你的。”

就这样生活了三个月,她也在想哪里才是格林真正的家。她想过送格林到动物园,但最终她认为救格林不是为了把它关起来。她不忍心让格林未来在圈养中死去。

在俄罗斯音乐家中,埃莱娜最爱的是拉赫玛尼诺夫。她认为拉赫玛尼诺夫的作品“真实 细腻 有一种内在的高贵气质”,在拉赫玛尼诺夫的作品中,埃莱娜最能感受到俄罗斯文学作品让她体验到的“俄罗斯之魂”。

有时候人可以害人,但是狼猎食都只是为了生存,不会为了利益而去害其他的生命。因为格林,她觉得自己身上有一种使命感。

与格林的分别,是电影《重返·狼群》的结尾,但这并不是他们故事的结局。2014年冬天,李微漪再次见到了格林。

却有个死牛贩子告诉她说他看到三只小狼,其中有一只小狼,腿是瘸的,它跑不快,眼看人追上它了,而另一只小狼,就是福仔,立马就掉头回来了,然后就冲着人龇牙,拦在面前,保护它最小的那个弟弟。

格林的女儿也差点死在牛角下。在留守草原寻找格林时,一匹母狼曾拖着一只小狼踏足他们的住地范围,母狼从不靠近房屋,哀嚎过后走远。

当时,那个死牛贩子提着一个冰坨子,拿到我的面前说:“这,就是那个小狼!”我接过小狼的尸体时,它都已经化冻了,身上软软的,就搭在我的两手之间,狼的眼睛里面,有两行血泪。

她就是李微漪,她与狼的故事还要从七年前说起,那时她还是野生动物画家,在去到若尔盖草原写生时,那里的牧民给她讲了个事:

格林来到我的家中,和一只叫做“狐狸”的博美犬朝夕相处。因为格林小,我对它偏爱有加,格林吃肉,“狐狸”吃狗粮,引得“狐狸”常常争风吃醋。

人类对于狼的捕杀,将狼皮做成大衣,往往只是为了虚荣,却伤害了那么多如此珍贵的生命!

但过了会后,格林在她向前走近时选择了退后,最后头也不回的跑了。她虽然难过,但刹那间理解了格林复杂的心情。

我们就想为格林、为那里的野生动物生存再做一点什么事,所以我们后来就把书,还有影片全部呈现出来。

过去的十几年,埃莱娜花费了大量精力和物力在野狼保护上,但她并不认为这影响了她的艺术创作,反而,她感到自己的人生更加充实。与自然的接触为埃莱娜的音乐生涯注入了新的灵感,她发现德国浪漫主义作品正是强调自然与艺术的紧密联系。艺术家的灵感只能来自于自然。

除了李定国和李德福撞脸,明珠谷六师父透漏出的各种信息,也表示出她的身份不同寻常,肯定不仅仅是避世的高人。

但是随着《龙珠传奇》剧情的不断进展,我愕然发现这部剧清宫剧的脑洞大到没边!《龙珠传奇之无间道》这个名字真没毛病,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绝对不是那种“你爱我、我爱他、他爱她”的套路而是“你爱我,我爱你,他爱我,我不爱他,但我要和他一起杀你——哦,原来你都知道了”的神转折。

“我希望能够在你很辛苦、很累的时候让你开心。在没有人支持你的时候做唯一支持你的人。在全世界都为你欢呼的时候,在角落默默地为你鼓掌叫好,就可以了。你不用给我承诺太多,你就努力向前冲吧,家里有我。”

经过长达一年的寻子之旅,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的格林,然而此时的格林携妻带子,已经长成狼群头领。格林见到她,很激动,然而始终只是远远地站着,

她背起行囊来到了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若尔盖草原,被那里磅礴而野性的壮美风光吸引,于是便开始了写生。

他们像是站在车子对立面的两方,一方面自己舍不得出力,另一方面还要把压力推向自己的伴侣。

他们的亲情就在关怀中日益增长,但最终还是要面临分别,格林一边想要回到草原和同伴一起,一边又舍不得离开她,所以它在山梁上三去三回,最后还是回到了草原上。

狼群对它们领地当中所出现的陌生人以及异常情况,是非常敏感的。所以当我们2013年刚来到那片草原时,格林应该就知道我们来了。但是它一直避而不见,因为那个时候,它在抚育幼崽。

导演自述:《重返·狼群》就是我们自拍自述的一个影片。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力量来完成这个片子,总共是1700个小时的素材,一剪就剪了6年。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代替一个母亲,去讲述她自己与孩子的故事。

更好笑的是,说是两人结婚,其实整场婚礼前前后后所有事情,都是谢楠一个人挺着身孕筹备的。

我甚至带着它闯入盗猎者布的陷阱里,挑出一个“咔啪”咬住相机支架的狼夹,我拎着狼夹在格林眼前使劲摇晃:“记住这东西,这会要了你的命!”

我带着格林上山去找狼群,格林知道路上的结冰容易摔跤,就拖着我的鞋子叫我不要往冰上踩。我不懂它的用意,一脚踩空一个冰窟窿,扭到了自己的脚踝,格林默不作声,跑到山的另一头,花了40分钟牵来一匹马,推着我的屁股扶我上马背。

曾经的她在没接触狼的时候,也会觉得狼是很冷血的动物,但和格林相处后,她觉得格林不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