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场》:爱看福尔摩斯的人对苏格兰场不会陌生,其实苏格兰场不在苏格兰,而是伦敦警察厅的代称。1983年,德国Ravensburger公司以此为名,将一个“警察跨越全伦敦追捕罪犯”的故事搬上桌游舞台,虽然谈不上风靡全球,但历经30年亦经久不衰。这部非常考验玩家推理能力,同时刺激感十足的桌游今天也被搬上了苹果的大舞台,任玩堂向爱好者推荐!

我在青晓的身上哭着,从小声抽泣变成大声的哭,印象里自己在五岁之后都没有这样撕心裂肺的哭过,我在自己号啕大哭中一泄如注。

有时候,神作就是在没钱的情况下诞生的。在一些外部条件的限制下,反而能激发创作者们的潜力。

略显缓慢的节奏,缺乏逻辑的故事情节,几乎等于没有的特效,堪称蛋疼的部分动作设计等等,都是那些缺乏经费的老电影常见的问题。

全片中一直都在打酱油的邪教黑衣人以及那有点蛋疼的结局似乎都是在为了第六部“真相大白”做准备。

Halloween在经费不足、剧本也很弱的情况下,依然制造出了全系列最佳的恐怖感。

后脑突然传来声音,吓得我差点跳起来,下意识的快速转身,手攥成了拳头,正准备无论是人是鬼先糊脸,就看到一双大眼睛,吧嗒吧嗒看着我。

看得出来,场景设置、桥段设计上都有希区柯克的影子,在匠艺上已经无可指摘,唯一的问题就是隔着年岁,当年算恐怖片,现在只能算一般惊悚片了,而且铺垫稍长,节奏稍慢。

这样的谋杀案持续了一年以后就突然停止了,却造就了当地居民的人心惶惶,警方对于这种无差别杀人手法也束手无策,甚至连凶手的杀人动机都搞不清楚。

她也就比我大四五岁的样子,但说这话的感觉就像我妈似的,我最讨厌别人拿我当小孩,于是白了她一眼没理她,她也不生气,还是搬起东西帮我放进了房间里。走的时候我爸妈都谢她,我撅嘴没说话,估计我那时候正是七八岁招人嫌,人不嫌狗都嫌。

虽说21世纪谈鬼多有荒诞,但中元节毕竟是中国民间的传统节日,古有帝王敬天拜地,百姓崇神畏鬼,其实也是对自然轮回的美好寄托,“鬼“作为逝者之往生形,生者之死后样,何尝不是自我生命延续的一种方式。每年清明,橙子母亲都会给外婆的养父母上香烧纸,她说,老一辈抚养子女一世,所求无非是死后能被后人记忆,如果后人连追忆的仪式都抛弃,那亲人的死亡真就意味着彻底的消亡,所以“无人送终“也成了民间毒辣的一种诅咒。都说老者的今天,是我们幼者的明天,那么今日我们所应畏惧祭奠的鬼神,就是明日我们所会成为的形态,因此无论是清明还是中元,既是敬畏死亡、祭奠故人的节日,又何尝不是对自己生命永存和家族血脉永承的祝愿。

八字中带“丑、丁、亥、子”的人在农历7月容易气运不畅、多有意外,最好少出门、少闹腾,乖乖在家,心平气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尽管《万圣节》是《月光光心慌慌》系列的第11部作品,但它忽略了中间所有的续集,故事直接承接1978年的初版——那一晚他杀死了三个无辜的青年,当晚被逮捕,囚禁了40年。

相比第一部更着重于气氛的营造,第二部在血腥暴力方面有了加强,或许是因为资金相对充足了吧。

她入监之后我背着爸妈去看了她好多次,但她从未出来,后来狱警看到我都直接让我走,我给她写好几封信,直到高考前才收到她回信。

鬼节当天,尤其是下午4点后,阳气减弱,阴气变强,其实已经有些负磁场在街上游荡,那天不宜出门,尤其是太阳落山后,就尽量待在家里。

进入二十一世纪,电影的拍摄技术日趋成熟,在恐怖片这个经久不衰的类别中,也确有不少佳作出现。

灯光下青晓的身体饱满美好,我俯身吻着,她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我一边舔一边用一只手上下温柔的抚摸,下身传来的阵阵蓬勃已经让身体颤栗,青晓用手温柔的摸着我的小腹,最终把手停在了那里。

鬼节烧纸,如同广场上喂鸽子,自己脑补,你得召来多少东西?除非本身当地就形成了一种传统,那么该处的孤魂野鬼也会一定程度上遵守这样的规定,在固定时间、固定地点、每年都收固定群体的香火值钱,必然不会闹事。但如果本身当地没有这样的习俗,自己又出去乱烧一通,只能说“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不想“再见”的可以找橙子看虚事哦嘻嘻,七月半当天不看!)

根据美国当地的法律,未成年人杀人并不会受到警方更严厉的制裁,最终裁定将这个心灵扭曲的少年送到了精神疗养所进行看管。在那里,一个名叫萨米尔·鲁米斯的医生负责调教和看管恶魔男孩儿。从未见识过如此凶残的儿童的鲁米斯想尽一切办法接近这个可怕少年的心灵...

那个假期我们学校组织我们几个学习好的参加一个比赛,正好在青晓那边,比完赛那天我去学校找她,晚上她带我去k歌,我俩疯唱乱跳喝了十瓶啤酒。她唱一首慢歌,侧颜好看的不行,我看呆了,走到她面前她转过来看我,我直接就上去吻她,鼻子顶着鼻子,没有一点经验,她只有一瞬的愣怔,然后把手环上了我的脖子,她嘴里甜美的味道让我沉醉,还有一点熟玉米的香气,直到很久之后我还记得。

《CSI:暗罪迷踪》:美国经典刑侦电视剧“CSI”系列的同名游戏《CSI:暗罪谜踪》是一款结合了故事情节和寻物解谜的游戏,玩家扮演一位 CSI (Crime Scene Investigation,即犯罪现场调查)工作人员,到案发现场搜查证据,配合法医和法证人员分析证物,最终查到真相。

我相信资深的恐怖片影迷肯定会知道这个年份,因为那年的万圣节,一部堪称“万恶之源”的影片问世了。

可以说,除了后来的“黑人必死定律”之外,这片几乎就是之后三十多年里所有同类恐怖片的教科书。

看完这些悬案以后,不仅感慨在人类的侦查技术依旧有限的今天,想要看清真相真的很难。但是随着科技的进步,我们揭开了越来越多的谜题,一百多年前开膛手杰克真面目都能在科学的力量下被揭开,我们也期待这些悬案都能有真相大白的一天。珍惜生命,远离犯罪!

希区柯克曾说:“我喜欢像弹钢琴一样地玩弄观众。”约翰·卡朋特同样如此。由他精心炮制出的这位史上最强的冷血杀人魔Michael Myers是个紧张、非人性的敌人,戴着涂成白色的面具,因此观众只能极其短暂地看到他的面容,这使得他更为可怖。他行动缓慢,像具还了魂的尸体,杀人时不发出一点声音,也没有任何表情。在拍摄Michael时,约翰·卡朋特极为小心地调整摄像机的角度,在结尾的高潮达到之前,关于Michael就没有一个清楚的特写镜头——他总是隐藏在阴影处,出现在远处,或是以其他不明了的方式出现。这种手法塑造出一个尤其邪恶的形象。不但凶手与被害人之间的距离感是很明显的,在剧中,人与人的距离感也同样在摄影师的镜头下明显地表达出来,过于空旷的街道,永远不会出现的人与人之间零距离的特写镜头,这所有的一切造成一种冷漠,极好的衬托了凶手杀人时的冷酷。虽然后来的《月光光心慌慌》续集进一步挖掘出Michael的出身及他同Laurie的关系,但在第一集里,他依然是个谜,而缺乏明确的动机使得他的行为更加恐怖。至于音乐等因素也同样迎合导演所要营造的疏离感,所有一切都是统一的,除了故事本身的弱智与演员们道具般的演出。

但还有些电影的剧本,则是用一种一本正经的态度弄出一坨屎来,这就会让看的人感到有点生气了。

初版中杰米·李·柯蒂斯饰演的受害者Laurie也回归,但与当初那个惊慌失措的她不同,这一次她早有准备。Laurie每晚都在祈祷迈克尔·麦尔斯能从监狱中“逃脱”,因为“这样我就能亲手杀死她”。

我敢说,任何人都至少看过五部类似的电影。只要把这片开头那段和前作有那么一丝丝关联的情节剪掉,然后“人魔”迈尔斯这个角色换成任何一个别的杀人狂,这片子也完全可以成立,而且丝毫没有违和感。

我爸妈跟邻居熟悉之后,有个邻居跟爸妈说八卦,他说那天帮你们搬家那姑娘叫青晓,她老妈跳了楼之后她爸精神出了点毛病,喝多了就打青晓,这姑娘也是个硬骨头,从来不求饶,打得厉害的时候上下两层都不得安宁。

影片第一部的两位编剧(其中一位是导演)也回归了剧组,但个人感觉,这部的水平相对于第四部反而是降低了。

后来我听到了n多版本,但我见不到她就不相信任何说法,我去了她家,她爸不在,据说已经离开很久,邻居说走之前他摔碎了所有东西还骂青晓是贱人。我全无头绪,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爸妈都看出了不对劲,一边抽我一边骂我王八羔子你别忘了快高考了!

诚然,以今时今日的观影标准来看,该系列的第一部可能并不是那么有观赏性,至少在国内网站上这个系列的电影我没见过有一部超过七分的。

除了不要随便拍打别人的肩膀、脖子外,自己的肩膀脖子也不要被人拍打,都说人的肩膀上有驱鬼之灯,其实在橙子看来,应是脊椎附近穴位较多,尤其是伤风感冒,多为邪风吹入脊椎才会引起头疼咽痛,所以,肩膀脖子是人体防御最脆弱的地方,拍打这些部位,一来容易被拍者受到惊吓失魂,二来人也容易在受惊吓虚弱的一瞬间,受风邪侵体而感冒生病。(好科学,给自己打call)

说到底……就算摆到今天,也不可能有任何一个导演敢说自己能拍一部超越1978 Halloween的恐怖片。

迈克尔在六岁的时候,就被恶灵控制,把他的姐姐刺死在血泊之中。为此被关进暗无天日的疗养院多,最后却被他逃脱出来。每到万圣节,迈克尔便会造访他的家乡,并带来一场腥风血雨的屠杀浩劫,万圣节已成为小镇居民深深恐惧的日子。六年前,迈克尔死于大火之中,人们渐渐淡忘麦可所带来的恐怖记忆,准备大肆庆祝一年一度的万圣节,然而迈克尔也要和他们一起狂欢…

编 剧:Danny Lipsius,Larry Rattner,Benjamin Ruff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