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伊藤诗织被时任东京广播公司华盛顿分社的社长、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传记作者山口敬之以实习生的工作职位为诱迷奸。

在明知诗织强烈建议其把她放车站的情况下,他还是把她带回了酒店,因为这是绅士风度,把喝醉的女性独自丢在公交站台是种危险的行为。

一如开头所讲,主持人和嘉宾对诗织进行了无情的调侃和讽刺;自由民主党的政府议员杉田美绪坦诚女性在社会上会经常经历歧视,但这就是自然的现实。

在这个过程中,她勇敢无畏地站在公正面前揭露山口敬之的龌龊行事的行为,侵害到某些人的利益,致使她遭遇到了诸多攻击。

之前网上流传过一个话题,说外国人喜欢中国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它很安全,三更半夜一个女孩子走在路上都不带怕的。

上诉失败的伊藤诗织并没有就此放弃,她开始走访认为失败的强奸危机中心机构,得到的结果令人心寒。

能得到资深媒体人山口敬之的注意,这对于初出茅庐的诗织来说实在难得,而当这个媒体人还是首相传记的作者时,诗织甚至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是用言语恐吓“如果因为你而导致我儿子不能出国读书,我会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手段”的"资深大佬”。

性侵与性骚扰话题在亚洲地区尤其是东亚地区一直是一个谜一样的存在,事件发生后当事人往往迫于压力选择隐忍与放弃,使得本该引起民众关注的话题变得销声匿迹。甚至,当有站出来发声的人出现时,人们往往先去审视被侵害方是否有不当的言行,是否穿着过于暴露,反而忽略了真正应该被谴责的是那个兽性大发的施暴者。播出之后大火的纪录片《日本之耻》便选择了这样一个敏感的话题,而事件主人公便是因为这个性侵事件在日本引发大讨论的伊藤诗织。

我们常说“忍者无敌”、“水穿石滴”,人们总是认为坚韧不拔、平静耐心是好的品质。但对于这份痛苦的忍耐、耐心,有时候甚至是静默、压抑的。

网上除了谩骂,支持诗织声音也逐渐增多起来。曾经的沉默的受害者也纷纷站出来联系诗织,在屏幕上说出自己的遭遇。

一个人的力量虽小,但汇集在一起还是能发生一些改变,在遇到骚扰和迫害的时候,敏感一点没关系,勇敢站出来反抗才是最好的保护。

2017年5月29日,那天很多日本人第一次看见了伊藤诗织,第一次发现日本竟然还有这样的女性。她接受了《周刊新潮》的采访,召开记者发布会讲述自己的经历。“能踏出这一步的日本人,尤其是日本女人,几乎没有。”伊藤诗织是第一个在媒体前公开自己的真实姓名和长相,控诉在工作上认识的人对自己实施性侵犯的日本人。

一部分人把伊藤诗织视作日本#MeToo运动的先驱者。然而,生活在日本这个国家,高声发言并不是一件会受到称赞的事。面对诗织鼓起勇气说出自己的经历,比起同情人们给予的是更多的批判,诽谤和恶言不绝于耳。

“比起是不是实施了强奸行为,是不是双方达成了共识,被害者需要证明的竟然是自己遭遇了暴行和威胁。”伊藤回答。在日本,判定强奸罪成立需要证明对方使用了暴力或者恐吓,如果性行为发生在两个认识的人之间,就很难证明是强奸了。

今年年初,美国奥运体操队队医拉里纳萨尔被156名女性当庭对质,铁证如山,获刑175年,他将死在狱中。

日本作为一个发达国家,米兔运动尚且如此石沉大海,激不起一点浪花,在其他落后的国家又该是如何一场恶战?

等待诗织的也许还是失败,毕竟想改变根深蒂固的歧视,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但是因此便选择沉默,现状就永远不会改变,就如诗织所说,即使失败,也总比保持沉默要强。

绝大部分人都愿意做沉默的大多数,绝大多数人都不能忍受因为是第一个站出来而所受的挫折。

也让越来越多的人正视并理解了这个群体,认识了性侵,让更多受害者不再以此为耻,让她们敢于为自己发声寻正义。

他们害怕的不是孩子受到伤害,他们害怕的是因荷尔蒙作祟的意外怀孕,他们害怕的是自己脸上无光,平白无故被抹上“人生污点”。

春非和遇害女孩可以算是老乡,从未想过网络上的那些腌臜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边。大家可能潜意识以为自己家附近方圆十里之内都很安全,所以看待这类事件始终抱着一种事不关己、既好奇又愤懑不平的看客心态。

大约一个月前,#MeToo在中国还没有这么轰轰烈烈的时候,一个日本的男性友人告诉我他正在看一部关于日本“准强奸事件”的纪录片。

所以在这种环境中(METOO运动中,日本的回应很平静),女主人公诗织能够站出来,不畏惧权利与政治的干预,不畏惧现在所谓的人肉网络,不畏惧由于公开所可能带来的危险,为日本社会的受侵犯女性说话,在未来伸张正义,这本身就足够令人尊敬,抛开这件事本身讲。

也许,没有这次改变人生的经历,伊藤诗织应该正常完成学业,安安静静地做一名记者。只是,世事难料,那次实习改变了一切。

但很遗憾,所有信息全部截止在7月26日,从美国刮来的这股 #Me Too# 风暴到了国内,停了。

TA们害怕被媒体曝光;害怕被别人说TA们不知羞耻,肮脏不堪;害怕被过度消费;害怕受到施暴者的报复;害怕被“二次强奸”。

向警方报案的强奸指控数,以每100万人为单位,英国是510件,而日本仅有10件——英国是日本的五十倍。根据2013年关于强奸案件的数据,以每10万人为单位,美国是35.9件,英国是36.4件,日本是1.1件——这意味着日本女性更加安全吗?在这个统计中印度的数据是2.6件,看起来和日本一样安全。

而这些女高中生最后都会说:有时就是这样,我们是高中女生。在我们看来,拒绝就是拒绝,但在日本,拒绝就是同意。

这其中,有人做出正面回应,承认性侵属实;也有学校作出回应,将成立调查组,启动调查程序;当然,也有更多的删帖和404。

诗织状告山口敬之的事情在日本引起广泛讨论,甚至受到了国际媒体的关注。但这一案件却因对方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关系甚好,是安倍晋三自传的作者而埋上了一层政治色彩。

(严肃)日本之耻讲的是一位29岁的日本记者控诉安倍晋三的传记作者山口敬之的强奸行为,但该案件经过一年多的调查后被撤销,随后她采取前所未有决定-----公开了此事。纪录片讲述了一些日本在这方面的现状,虽然影片中一名女性声称日本是全世界执法最严格的国家,但在日本(至2017)强奸的最低刑期短于盗窃,电视台的直播内容也透露着日本社会对于女性在sex这件事中地位之低,遭遇的成见程度之深,以及被压迫的时间之久---几个世纪。

A:这个女人很傻,被强奸这种事你还拍出来搞到人尽皆知。什么东西能是白来的?人家跟国家领导人关系不错,你凭什么能张张嘴就能得到你想要的呢?你的才能真的厉害到那个地步?自己心里得有数啊,要么一开始就别接触段位这么高的人,你跟人家不对等。就别自欺欺人的非要公平。要么你就做好准备,来换自己想要的。什么都没想好,过后又后悔了。

因为机构能力有限,也因为社会制度的限制,机构无法提供检测强奸的工具,并且必须当面面谈才给予建议和帮助。

在打工的地方,她认识了山口敬之。山口敬之是日本一个德高望重的记者,是日本电台驻华盛顿分局机构代表。

从雷闯到章文,以及各种公知教授,那些勇敢写匿名性举报的女性已然是坚强无畏的,她们是第一人,是中国的伊藤诗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