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一想起香港那些为外国电影取中文名的“翻译”工作者的魔性,我立即点进去看了看内容简介,一看之下,顿时佩服得五体投地……

名导演组完系列了,名演员自然也要组。罗伯特·德尼罗2015年和安妮·海瑟薇合演了一部叫做《实习生》(The Intern)的电影,讲述的是年近七十的男主角重回职场当实习生的故事。这部电影港译叫做《见习冇限耆》,其中“冇限耆”取自谐音“无限期”,片名字面意思则是说“年长者做实习生也不会有任何限制”。

珠三角及广州地区笋野大搜查~致力于食在广州、优惠打折、娱乐信息大起底,免费试用体验爆料...

上面《无耻混蛋》的海报里提到昆汀的两部作品《危险人物》和《标杀令》,其实是闻名遐迩的《低俗小说》(Pulp Fiction)和《杀死比尔》(Kill Bill)。《低俗小说》为什么翻成《危险人物》我真是不太懂,但《杀死比尔》翻译成《标杀令》还是挺好理解的,因为Bill在粤语里和“标”同音。

早些时日在某香港电影网站看到一部外国电影名叫《姊妹欲蒲团》,不禁让我鼠躯一震。《玉蒲团》的大名如雷贯耳,我辈中人岂能无所耳闻?这一次把“玉”字改成了“欲”,少了一丝含蓄文雅,多了一丝大胆奔放,前面还有“姊妹”二字,更是叫人无限遐想,顿时让我有了去电影院贡献票房的冲动。

捻落彭浩翔郭子健哥 呢停半新不舊導演無受晶哥影響係無也许嘅, 彭導友串情演順理成章理所當然.講開又講, 叉開話題, 彭浩翔大導演未上位係亞視即係伊家靚仔高層有錢嘅人大把嘅個樹做趣劇, 經周不時幕前演出, 實情身經百戰, 之前春嬌到為答謝 fan屎都扮過一次玉女. 凡好導演不敢話十成, 九成都識做戲, 仲係做得好好, 成九日同AIRtist演示嘅, 徐克李翰祥杜SIR都個中高手, 鬼佬馬田生-翻拍無間道個位-都成日上鏡, 包含去後學波叔齣戲做番自个, 東瀛北野生鍋鍋都自導自演, 希治閣老Seefood更開創影史先河, 鋪鋪現身.番轉頭, 爛滾夫妻大斗法, 片名呃人嘅, 佢兩個都未成親, 點係夫妻, 條數點計?回水!好多人寫呢D, 硬係懶好意介紹一輪劇情, 我話多此一舉. 單刀直入, 兩個字, 一橫一豎, 娜姐腹肌好好睇啊! 汶澤個肚腩好好笑啊! 浩翔個鮑魚外型好型好COOL魔啊。。。

譬如 《泰迪熊》(Ted)叫《贱熊30》,借用了《斯巴达300勇士》(300)的港译名《战狼300》;又譬如《死在西部的一百万种方式》(A Million Ways to Die in the West)叫《夺命西》,借用的则是杜琪峰的港产片《夺命金》;日本喜剧电影《魔幻时刻》叫《黑帮有个荷里活》,自然就是借用陈果的那部《香港有个荷里活》了。

试探可以有,但次数别太多,任性可以有,但别太过分。所有事情,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底线,在没有触碰到底线的时候,他可能会一直包容你。可一旦触碰了对方的底线,那就会把事情推向一个无法挽回局面。

又譬如恐怖片、丧尸片最爱的“尸”系港译名:韩国丧尸电影《釜山行》(Train to Busan)翻译成《尸杀列车》(“尸杀”和“厮杀”在粤语里同音),美国恐怖片神作《林中小屋》(The Cabin in the Woods)翻译成《尸营旅社 》(“尸营”和“私营”在粤语里同音,这个翻译还是有点意思的,“尸”借代恐怖片里的怪物,怪物经营的旅社,和剧情还挺契合的)……

其实这部由施嘉丽·约翰逊主演的女版《宿醉》本名叫做《Rough Night》,在豆瓣的译名中规中矩,叫做《仓皇一夜》,但到了香港电影“翻译”工作者的手笔之下立即魔性满满,连剧情简介都像走火入魔一样地疯狂玩押韵。

外还有几部电影的港译名字想解释解释其中的意思。因为这里面涉及到一些粤语俚语,其中甚至有些是香港地区才会用的,所以单独放在这一部分讲。

值得一提的是,若干年后,王晶拍了一部《烂赌夫斗烂赌妻》(Mr.& Mrs. Gambler),不但片名,连海报都在恶搞《史密斯夫妇》,真是因缺思厅。

有些人只不过在满足自己内心寂寞的需求罢了,你一直在假设他就是一个不值得信任的人,一旦你的测试应证了他真的是一个坏男人,你就有了底气与他争辩,以此获得他内心愧疚之后回馈给你的内心满足感。

当然以上都是个人看法,孰优孰劣,殊难评判,毕竟一千个人心里有一千个哈利波特,没必要为了自己心中这个,就去杀死别人心中那个。

也有很多人觉得香港的翻译俗里俗气标题党。但问题是,以香港人的英文程度,要看懂大多数电影的英文名是毫无难度的,这种情况下,中文译名其实就是针对那些英语稍差的市井平民。要尽最大可能吸引这部分人进入电影院看电影,用一些他们本身日常就会用的用语,或在标题里大玩噱头,其实都是可以理解的。

“深夜酒馆”系列故事还在加班加点撰写,后台回复“深夜”可看之前的章节,记得每天21:30来小酒馆追更哟,末尾有置顶小酒馆的方法,欢迎置顶加精小酒馆。

而这事还没有完,前段时间朋友聚会,认识了一个女性朋友,之后,她有一搭没一搭的找我聊天。差不多大半年后,我感觉跟那个女人感觉也挺聊得来的,就当是交个知心朋友,也没多想其他的事情。

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她是一名女强人,男友小她九岁,刚开始的两年彼此很甜蜜,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男友愈来愈需要自己的空间,而她则是愈来愈需要男友的陪伴,当然,这样的关系是非常不稳固的,男友怪她没有自己的生活,女生怪男友不多陪伴她。

有的女人没有安全感,需要听男人反复说爱自己,才能找到存在的价值。但其实真正的爱情是看那个人做了什么,在做什么,而不是光靠嘴巴讲。

而我曾经来不及对她讲的情感鸡汤,想分享给大家,那就是想要留住一个男人,就要相信对方会被你迷住,如果你不确定你自己能留住这个男人的话,那索性不留,放手才是最大的挽留,无论他爱或不爱,作为你自己来说,都应该自爱。

说到名导,怎能没有大卫·芬奇?于是《消失的爱人》(Gone Girl)和《七宗罪》(Se7en)牵手成功,被翻译成《失踪罪》。

再者,港译片名中所用的不少俚语甚至在广东一带都不甚流行,南岭以北的观众就更遑论看得懂了。但这并不能归罪于香港那些翻译片名的工作人员,因为他们翻译成果的受众就只是香港市民啊!

此外还有一部非常经典的惊悚片《万能钥匙》(The Skeleton Key)的港译叫做《害匙》。乍一看下我还没想到到底是改了哪一个词语,后来用粤语读了出来,才发现原来是和十二时辰里的“亥时”同音(其实普通话也同音),但这个翻译有点不知所云,感觉是为了谐音而谐音。

(声明:文章电影来源于网络,仅供欣赏。对原文作者,深表敬意。如有版权异义,请告知,小编会立即处理。)

又如第89届奥斯卡的最佳电影《月光男孩》(Moonlight),港译《月亮喜欢蓝》。港译之中的“喜欢蓝”源于电影里面的台词,是说黑人在月光下就像变成了蓝色,此外“蓝”与“男”在粤语里同音,暗示片子的同性主题。反观内地的翻译《月光男孩》则十分片面,因为电影是分三段分别讲述男主人公孩童、少年和青年时期的经历,“男孩”其实只有第一段(当然如果非要说后面两段也是男孩的话,那算在下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