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建设完成,宽阔的马路,现代化的城市,漂亮的大房子,躺在舒适的大床上,接下来自然的就是要做梦了。码农们退场,造梦工程师,开始进场。

2018年的Burning Man的主题是“I, Robot.” 灵感源于著名科幻作家阿西莫夫的短篇小说《我,机器人》(1952年)。

把一切都连接起来,给工厂设计并安装一个操作系统,这件事,德国叫工业4.0,美国叫工业互联网,我们工信部称之为两化融合,物联网的粉丝们把它叫做万物互联。或者通俗的讲,这样的工厂,是一种智能工厂,它的生产方式叫智能生产。

所以,这篇文章,脑洞开的有点大。不过,既然开脑洞,不如开的越大越好。因为科技的进步,越来越快了。社会的发展被它带着向前狂奔,也越来越快。快的用理解力追不上,只能插上想象力的翅膀。任何时候都是如此: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

从工业3.0开始,产能的过剩,就已经成为了常态。因为生产效率,极大的提高了。到了工业4.0时代,生产效率还会进一步的得到极大的提高。到了工业5.0时代,可能人作为工业生产的劳动者,应该要退出历史舞台了。

▲ 李军 《肖像-dogs系列No.52》 纸本水墨  60×60cm  2014年

在作者看来,未来十年,中国的社会和经济发展图景,将会切换到一个全新的操作系统。而设计和开发这个全新操作系统所用的语言,一个是科技,一个是万物互联,一个是文化。

Burning Man 又称“火人节”,一共为期8天,每年8月底至9月初在美国内华达州黑石沙漠(Black Rock Desert)举行。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涌入这里,所有的参与者被称作Burner。

Burning Man是一场结合了生存游戏、音乐派对,实验精神与顶级艺术创意的综合盛宴。不管如何定义,Burning Man就是全世界最Cool的存在。

未来关于工业4.0,竞争的焦点,就是标准之争。中国所提出的标准是什么呢,它有一个名字叫做“中国制造2025”。中国的竞争对手,一个是美国,另一个是德国。

真格基金创始人提出:合伙人的重要性超过了商业模式和行业选择,比你是否处于风口上更重要。

随着两场反恐战争,08年金融海啸,伊斯兰文明和俄罗斯对美国的反挤压,美国的全球统治能力,越来越力不从心。到了利比亚、叙利亚战争期间,作为地球实际统治者的美国,甚至连个面都不露了。石油,美元,航母,这是美国实行全球统治的三大法宝。

目的感可以改变,“因为一件有目的感的事,会让人学习另一件有目的感的事”。比如,想要成为运动员的年轻人会因此有了目的感,但不可能一辈子都是运动员,年轻人在追逐这个目的时收获的自我承诺和自律习惯,就可以发展出另一个目的。

如果是L型,则说明,不论是外部环境还是国内的环境,都遇到了更复杂的难题。那么这个调整周期就会加长。在改革的政策举措上,也会更加的深耕细作。深度上,也会更深。

基于“不留痕迹”原则,8天过后,所有的Burners离开,带走全部垃圾,并把所有装置与艺术作品焚烧,片甲不留。整座城市瞬间在人间蒸发,回归成荒无人烟的沙漠。

自1995年起,BM每年都会特别设定活动主题,今年的主题“I,Robot”灵感则来源于作家艾萨克·阿西莫夫发表于1952年的短篇小说集。

看上去就像巨大的3D版曼陀罗, 极尽瑰丽梦幻。整体设计充满了科技感,大片金属色的冷硬线条,看上去酷炫又迷人。

讲述还未到来的当下和永远不会到来的未来,那些炙热火辣的人生和心惊肉跳的欲望会不断唤醒相关的记忆,早已遗忘的情感和曼妙的缘分会再次回到我的身边,让人性重新处于一种站立的姿态。

在美洲大陆上,没有可以与之匹敌的对手。两边都是大洋,纵使有强敌,也很难进犯到美国本土。而美国却可以通过超级海军,控制两个大洋,一手北约,一手亚太,来控制全世界。过去的几十年,也就是所谓的二战秩序,便是以美国所主导的海权时代。

火人节并不是一个传统的“节日”,更准确的说,它更像一个大型“社群活动”。关于BM的起源,有两种比较主流的说法,我们自不必去纠结于哪个说法更准确,只需记住两个关键词:燃烧、旧金山。燃烧自不用多说,“火”从来都是BM的主角,这种激烈的自我表达方式,也正是火人节名字的来历。

用净身出户一无所求换取放弃抚养权及探视权,我和鱼蛋儿干净彻底的与对方断绝一切往来,最大的遗憾鱼蛋儿澳洲身份也牺牲掉了,这孩子,将来我希望他有更多的选择。钱也好,身份也好,对方本不愿意给,即便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又如何?执行的漏洞依旧难解,长时间的拉锯不过增加人性丑恶的暴露面,也无休止的将我带向痛苦的漩涡。既然是黑洞,就关闭吧,我自愿承担一切的关闭。虎毒不食子,人,不如虎狼。立了牌坊就立到底,长气不长财,总好过一个都不长的好。

▲ 李军 《肖像-dogs系列No.53》 纸本水墨  70×80cm  2014年

整合起来的欧亚非大陆,则象征着陆权力量的崛起。而陆权的崛起,则会把曾经兴盛的海权,挤压到历史的故纸堆里去。陆权兴,则海权废,这是必然的。

旧的生态,被新的生态取代,这是一种必然。不能因为看到旧事物的消亡,就推测天下也要亡了。但凡有旧事物消亡的时候,也一定有新事物在野蛮生长。

海权的象征,便是航空母舰战斗群。航母的作战范围可以达到方圆1000海里,像一个移动的黑洞一样巡弋在大洋上,常规的武器,很难靠近它,更不要说攻击并摧毁它了。航母真正的天敌只有两个,一个是用航母打航母,另一个是陆地。因为航空母舰无法在陆地上航行,舰载机对敌对大国的岸基空军作战,也并没有什么优势可言。

科技圈一直都很忙,忙着研发AI、忙着全世界各地飞。说起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和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估计你一定不会陌生、前者中国人民送给他一个亲切的外号:“小扎!”后者的终极梦想是上火星的世界知名“真钢铁侠”马斯克。

向那些疯狂的家伙们致敬,他们特立独行,他们桀骜不驯,他们惹是生非,他们格格不入,他们不人云亦云,他们不墨守成规,他们也不安于现状。

不可思议、疯狂、超脱、奇幻、乌托邦,甚至没有一个准确的词汇可以描述出它千分之一的魔力,所有你想到的想不到的景象在这里交替上演。你可以把所有天马行空的想法付诸实现,房子,交通工具都是你的画板。

所以,作为再平衡手段的战争,对于核大国之间而言,没有输赢,费那么大代价除了同归于尽也捞不到什么好处,作为手段的战争失去了意义。军事只是手段,利益才是目的,自古以为都是如此。

在未来,商品不再短缺,甚至是过剩的。生产效率也会进一步的得到极大的提高。如果不把这些产品及时的分配出去,那么反而会导致库存和滞销。如果把这些产能导向国外市场,则必然的会摧毁它们的本土产业,进一步加剧全球经济的失衡。

我们现在所熟悉的家庭教育理念,其实只是一种很新奇的观念。在大多数历史时期,做父母的都没有我们现在这样焦虑。在传统社会里,父母当然要负担起照顾孩子的责任,但父母的生活不是围绕着孩子转的。照顾孩子这件事情,不仅仅是父母的责任,也是整个家族的责任。在更多的情况下,照顾孩子是大孩子的事情。大家族里,兄弟姐妹很多,大的孩子带着小的孩子,自然而然就学会了如何在孩子世界里找到自己的角色。

以及沈远各个创作阶段的代表性装置,其中《指纹》、《变温动物》、《如鱼得水》等作品为国内首展。

这场名叫Burning Man(后简称BM)的荒漠乌托邦式狂欢,此刻正在黑石镇“燃烧”……

今年的主要圣殿选定为来自建筑师 Arthur Mamou-Mani 设计的“Galaxia”。整个圣殿由三维参数化软件设计而成的展亭由20根木制桁架组成,围绕天际的中心点而旋转。

金融2.0的基本特征,就在于全面信息化,一切藩篱和壁垒都将被拆除,资产将获得空前的自由和流动性,这是金融业的新浪潮。

把世界翻译成数字和信息的信息化建设浪潮,还远没有结束。全面信息化改造,目前还只是铺设了一些基建工程。建设好基建,还要盖房子,盖完房子,还要装修,等等等。所以,码农们的黄金时代,还将持续。可能这个黄金时代,才刚刚过去了三分之一。

在21世纪的今天,从总体视觉艺术所提供的景观看,“形象”依然是人类进行不同媒介的图像创作的主要方式,如何创造、处理和使用“形象”在何种运行的观念和秩序下去获得某种“意义”,依然是绝大部分的视觉创造行为的主要内容,这在水墨的“视界”中也无意识地启发和引领了大量水墨画家们的实践,呈现出极为丰富而充满活力的多元状况。从“形象学”的视角去观看李军的水墨实践,可以更加明确地理解他这些年来的水墨坐标和探索意义。无疑,“狗托邦”这个李军用以命名其宠物狗系列的创作为我们呈现了一个属于他的也属于我们所共有的这个时代的一种“形象志”。李军以当代“都市人”的生活眼光用水墨的媒介呈现了一系列关于“宠物”的视觉形象,他运用熟练的造型能力和创作方法将这种形象带到一种“贴切感”的语境中,让我们感受到一种没有距离的“近距”感受。如果从水墨语汇上看,李军很好地将“纯粹”和“极简”发挥到了“准确”的水准。别有意味的是,这种无距离的贴切感实际上又蕴含了别具媒介本体属性的“水墨气息”。这其中的独特感觉有赖于李军对传统水墨“意涵”的理解与对他这个时代的“70后新水墨”理念的融汇。李军把握住了恰当的“度”,通过对更具肌理效应的“用纸”方式和更加充分地释放“水”对“墨”的释放效力,实现了在平整画面中制造不同“墨域”及其“墨域间”相互冲撞的水墨方法,让那种“冲”所留下的“感”去显示“形象”的水墨韵致。李军将改革开放以来突破水墨边界所建立起的那种被称之为“材料综合”的作画方式较为熟练地发挥到了他的“新水墨宠物狗”的创作中,将“墨分五色”的传统在媒介与方法更具开放性的框架内进行了新的试验和发挥,使我们看到了“水域感”更强的更具有自由绘画精神的水墨。

万物互联,当然也包括一切资产的互联。所以,之前的互联网金融,只是小试牛刀。当一切资产都被连接了起来,那会是一个金融版本的互联网。就像工业4.0也叫工业互联网一样,金融业,也将会出现一个金融互联网。也可以称之为,金融2.0。

我们现在所熟悉的这种家庭教育方式,是现代以来西方社会不断演变,家庭规模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父母和孩子,才开始逐渐出现的。这种家庭教育理念更多地被西方社会中的中产阶级家庭推崇,随后才像一种时尚一样流传到中国。

这里没有水,没有电,不能留有垃圾,有的是烈日当头,干裂的土地,沙尘暴以及巨大的昼夜温差,条件非常艰苦,人们扎营自己解决一切。即使如此,每年门票仍然一售而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