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由云南电影人制作并出品的公益喜剧电影《童话先生》在全国公映,这部剧情简单、场景朴实、本真味儿十足的电影,被广大观众盛赞为近年来少有的本土“良心之作”。

当学校剩下十几天,要交出一个童话故事。玛德想让他们创造一个故事。他们在课堂里起了一个头,然后孩子们通过自己的想象力,开始了幻想。玛德一直把孩子们当成自己的朋友,同他们一起做游戏,赢得孩子们的欢喜。

西方的教育是认为老师必须要和学生做朋友,人格平等,遇到事情,必须要听学生的解释。西方的教育更侧重于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培养,在玛德启蒙孩子讲故事的过程中,培养的就是学生的创新意识,而李老师代表的中国教育就是灌输教育,背古诗,读课文等知识灌输。

影片由美国在华著名演员曹操(乔纳森·考斯·瑞德)、有“小章子怡”之称的王静博领衔主演。此外,本土多位表演艺术家、演员,都以精湛的演技出镜,为《童话先生》增光不少。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几乎所有本土演员,都以本土化语言和动作本真出演,喜剧效果显著。

据了解,青春励志喜剧《童话先生》于2015年9月2日在普者黑景区龙泉湖广场开机,历时45天拍摄结束。影片90%外景都取自官寨乡的矣勒村及普者黑景区的周边景点。由美国在华著名演员曹操(原名乔纳森·考斯·瑞德)和有“小章子怡”之称的王静博领衔主演。此外,本土多位表演艺术家、演员,也以精湛的演技出镜,为《童话先生》增色不少。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几乎所有本土演员,都以本土化语言和动作本真出演,喜剧效果显著。影片讲述了英国作家玛德事业受阻,在一次不经意而又充满“天意”的安排下,来到云南的一个小山村,当上了老师。西方文化和东方最传统文化的激烈碰撞,产生了大量让人啼笑皆非而又引人思考的文化冲突。人性的善良,在云南天赋美景和纯朴乡亲中被彻底唤醒。外来者玛德通过生活中所接触到的中国文化熏陶,和在一系列突发事件中的出色表现,逐渐打破了村长对他的芥蒂,最终获得了信任,他也重拾了童话写作的信心。

在那个村子,曾经有一位支教老师在带孩子们去郊游过程中,一个孩子不幸遇难,自此以后这位老师就疯了。有一次,玛德发现小花不见了,这位失心疯的老师竟然拉着她到悬崖。玛德想到他口中常念的诗,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把他拉回来。

人性的善良,在普者黑美景和乡亲们的淳朴中被唤醒。玛德通过自己的努力,逐渐打破了村长对他的芥蒂,最终获得了信任,当上了老师,而他也重拾了童话写作的信心。

正如导演李宗泰所说:“这部电影我想讲两件事,一是云南贫困地区的教育现状和存在的问题;二是影片中提到的一碗鸡汤——坚持!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坚持,坚持了不一定会成功,但是至少不会后悔!”

刘:在《童话先生》和下部电影中间,我将和团队一起全力推进几项云南少数民族文化传承公益活动。包括大型民族人文传承田野调查课题《彝传》,滇中地区人文技艺传承与保护系列影画展《留去》,以及美晟戏剧交流中心筹建等工作。

本次在全国公映前,《童话先生》以走心的剧情、精美的画面和温暖的故事,得到第13届中美电影节组委会充分肯定,并确定入围“金天使”奖评选,2017年在澜湄艺术节上获得“优秀影片”奖,是21届北京放映展映影片之一。

刘:如果真的赔钱了,我们会更加努力,树立新目标。可是我相信,我们不会赔钱的,不过我也知道不会赚什么钱。至少目前,我仍然在想,如果电影市场能有盈余,我们用这些钱全面开展本土乡村教育资源提升的公益行动。

从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末,为了纠正“应试教育”现象,我国就产生了素质教育观,但是发展至今,素质教育依然是一个难关,特别是在偏远、农村地区。在电影《童话先生》中,中国填鸭式应试教育和外国的启发式素质教育做了客观对比。

这是一部乡村支教题材的电影(小众、不商业);还是一部没有流量担当的小成本电影(没有粉丝买单,没有话题可以炒作);更是一部导演处女作(导演没有过往的作品为质量保底)。

19日,《童话先生》回到老家文山。横店影城迎来电影主创团队,共同开启这部笑点泪点不断的公益喜剧文山首映礼。

影视作品中关于文化差异的讨论从来就没停止过,最近,云南有一部讨论中西文化差异的电影《童话先生》,还未公映,就已经入围了第十三届中美电影节金天使奖。

做自己的英雄。玛德从被村民们质疑、隔离、追赶到关心、喜爱,他用最简单的方式和人们交流,用人性化的方式思考,设身处地的考虑一切,他用自己的努力赢得了人们的认可。

我在《童话先生》里看到小静出场的时候,立刻给她发了一条微信,“你当时去拍片子,深入那片‘穷乡僻壤’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当支教女教师李老师在上课的时候,玛德在用相机拍上课的同学的脸。当孩子没有按时做完作业,李老师很生气,指责她。玛德却告诉李老师,也许她有苦衷。玛德家访才知道,她家境贫困,在祖母摔倒之后,她不得不背负家里的重担,平日里最喜欢吃炒菌菇,但是由于家境贫苦,她舍不得吃,只能将这些卖掉。

《童话先生》将于10月24日上映,在昆明各大影院均可购票观看这部“土洋结合”的公益喜剧片。届时,观众就可以亲身体会到刘一欣坚持的“云南电影,云南制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