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 死强迫症丨高端吃货丨杜蕾斯美术馆丨成人学英文丨精神处男看高中女生丨阴三儿丨奇葩道具保存丨艺术品成emoji丨最美50书封丨恐怖片教父|50岁芭蕾 天后丨妓院里的艺术丨真正的民谣|伪作大师丨跟剧照学拍照丨AV女优的真实生活丨中国最文艺美术馆丨欣赏裸体画的正确方式丨最励志自拍丨你的姓对应的杀手 丨2016要看的大片丨照片变海报丨小城之春丨银河映像丨神坑动画辛酸史丨偶戏大师丨文艺片女王丨身价几十亿的乐队丨冰火花式死法丨中国最懒最穷艺术家丨文青测试丨2016乌镇戏剧节丨陈粒丨我爱我家总摄影丨人艺最纯老炮儿丨最难聊的社恐艺术家丨当代戏剧30年记录者丨陈佩斯宠物经丨椎名林檎丨写尽SM的作家|威尼斯高分片单|釜山行丧尸编舞|与向京聊欲望|行尸走肉格伦|中国最毒舌影评人|任素汐|华语歌手爱撑伞|比利林恩小鲜肉|好妹妹乐队|钟立风|王梵瑞

这一决定引来了同僚的不满,他们认为这一切从头到尾只是社长堀久作的一人专断,有违反合同的嫌疑。出于对铃木清顺的支持,以大岛渚、筱田正浩、曾根中生等为代表的著名电影人、民间电影研究团体、评论家、记者、学生等各方人马集结,组成“铃木清顺问题共斗会议”,甚至在东京银座上街游行,成为震动日本社会和电影界的大事件。

因为本片以歌舞为主,铃木清顺让章子怡用两个星期时间突击日语,专心学习日本歌曲和舞蹈技法。但日语成效不大,最后决定电影对白保留普通话。对此,铃木清顺表示:“对章子怡的表演,我没有觉得难以控制。她用普通话,反而有一种别样的韵味。”

铃木清顺1961年拍了六部粗制滥造的影片,乏善可陈,但1959年他拍过只有40分钟的黑白片《爱的书简》,用男女恋爱的抒情故事表现迷恋情信的虚幻,情景交融恰到好处。《爱的书简》是为了配搭石原裕次郎主演的A级片而摄制的一部短片,当年根本无人注意。但在今天看来,该片的影像效果令人佩服。影片角色的人物性格虽然没有发展(这是铃木影片的通病),可是取景运镜的视觉处理和浪漫抒情的基调,却早已表现出导演的优秀风格。而后来岩井俊二的《情书》(1995)可能就受到该片的启发。

要再一步反傳統,顛覆道德與標準的《壞孩子的顛覆》,道出別樹一格的荒島求生記。若要進入怪雞電影世界,更有史上最Camp 導演尊華達斯的《靚女多事幹》。說到cult片,鬼才導演鈴木清順的高爾夫球情色片《悲愁物語》,絕對是必看的滄海遺珠。至於失傳多年的《跆拳霹靂火》,則是跆拳道宗師金永根(Y. K. Kim)嘔心瀝血的動作cult片。另適逢《大保齡離奇綁架》上映二十周年,這部高安兄弟的喜劇亦是重點節目之一。

二十世纪福斯公司在1968年计划拍摄一部还原珍珠港事件的电影,由美国和日本共同拍摄,其中日本部分由著名电影大师黑泽明执导,但黑泽明的工作方式与好莱坞格格不入,在影片拍摄三周后便被公司解雇。

女主角费雯·丽与库克私交甚好,在向制片人表达不满未果后,便处处与新导演弗莱明作对。制片人最终不得不拉来弗莱明二度出马才最终完成了拍摄。

本文节选自《日本电影纵横谈》,作者是香港著名影评人舒明。本书由北京大学出版社隆重推出,听闻最近加印了数千册,值得祝贺。

今年最猛恐怖片《祖孽》(Hereditary)搶先在澳門開壇,為電影節揭開序幕。搶先在暗黑奇幻電影節首映,萬勿錯過!

铃木清顺失业后整整九年都没有再拍电影,到1977年才有机会拍摄以女高尔夫球手变身广告明星为题材的《悲愁物语》,开始了他晚年的创作生涯。从1980年到1991年,他在剧场出身的独立制片人荒户源次郎(1946-2016)的支持下,先后完成了以大正时代为背景的浪漫三部作:《流浪者之歌》、《阳炎座》和《梦二》。这三部由田中阳造(1939- )编剧的幽灵怪谈片,是铃木清顺多彩迷离、浪漫情色和超现实风格最圆熟的作品。《流浪者之歌》取材自内田百闲(1889-1971)的一些小说,《阳炎座》改编自泉镜花(1873-1939)的小说。内田的作品具有幻想式的独特风格,而泉的作品充满浪漫气氛和超现实的意境美。《梦二》的主人公是20世纪初的名画家、诗人和报纸撰稿人竹久梦二(1884-1934)。影片的时空混乱,情节难明,人鬼同座,而色彩绚烂。铃木清顺在这三部片中用奇幻的情节、怪诞的人物、幽灵的出现、夺目的色彩和巧妙的影像,创造了他幽玄的情色电影世界,其丰富感、吸引力与形式美,实非笔墨所能形容。铃木曾说他这些影片中的人其实是鬼,而鬼其实是人!他更表示:为什么要拍摄一些观众完全明白的电影?我的电影是拍摄一些我不明白但想了解的东西。

(这已经是整理的第一百个合集了,最近很少有时间花在看电影和找电影资源上面,微博、微信也很少更新内容。作为爱好,希望看电影这件事能一直持续下去吧,虽然分享的电影不够大众,但能有人吃安利电影总会被更多人关注到并热门起来。)

1995年《电影旬报》根据约100人的投票选出日本电影史上的最佳导演,结果铃木清顺与山中贞雄、木下惠介和冈本喜八同获11票名列第九,可说已取得电影大师的地位。他的近作《手枪歌剧》(2001)和《狸御殿》(2005)都有在欧美的影展上映,并且得到佳评,令他成为颇被西方追捧的日本老导演。

如何评价铃木清顺?他的作品到底是通俗的还是唯美的?是反叛的还是闹剧的?在日本以及亚洲的地位和影响如何?香港资深影评人舒明撰文,为我们解读这位难以琢磨的怪才导演。

保罗·施拉德是一位杰出的艺术片导演,但让他拍摄《驱魔人》这样的恐怖片本身就不是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制片方在看了他的版本后勃然大怒,竟然宣布重新拍摄一部前传,于是《驱魔人前传》就有了两部完全不同的影片,加起来的拍摄成本达到8000万美元,成为有史以来成本最高的恐怖片之一。

铃木清顺,日本当代电影导演、演员,日本新浪潮的代表人物之一。1941年商科学校毕业后,当了一年浪人,1943年12月应召入伍,曾到过台湾作战,1946年复员,本想投考东京大学,后受喜爱戏剧的朋友所怂恿,进入了刚创办的鎌仓演艺学院的电影系,同年9月松竹大船摄影厂招考副导演,又与友人报考,同期报考而又录取的还有中平康、松山善三等人。期间他跟随过的导演有涩谷实、佐佐木康及中村登等。  1954年他转移到日活公司工作,两年后正式当上导演的岗位,拍成《港的干杯胜利在我手中》,用的仍是铃木清太郎的名字,直到1958年的《黑暗街的美女》才改名为铃木清顺。五十年代末期,日本电影界流行青春片热潮,并由松竹率先起用新进导演如大岛渚、筱田正浩、吉田喜重等。石源慎太郎原著、以刻划年轻人的性与暴力为题的畅销小说《太阳的季节》又带动了“太阳族映画”的兴起,带头拍摄的是日活公司,名为“日本动作系列”,铃木清顺负责制作的正是这系列作品,故事内容多是黑帮仇杀的公式化桥段,承继了荷里活三、四十年代的“hard-boiled”风格,但却用上鲜明的色彩,情节更加夸张,不讲逻辑,甚至带点荒谬的味道,有种“无国籍、无内容的nonsense感觉”。很快地,铃木清顺便建立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而被冠以“异色导演”的称号,先后拍成《杀手烙印》、《东京流浪客》、《肉体之门》、《刺青一代》、《河内的卡门》、《野兽之青春》、《暴力挽歌》等经典黑帮片、情色B级片。  1967年,日活陷入财政危机,社长堀久作指责铃木清顺“不断拍摄叫人不明白的电影,并非是一个好导演,而不可解的电影乃日活之耻”,借口把他解雇了。这件事后来发展成一场轩然大波:电影导演、评论家和学生组织纷纷发起示威行动,支持铃木,铃木又正式向东京地方裁判署入禀,控告日活损害他的个人名誉,要求后者赔偿738万日圆及在全国三大报刊上刊登道歉启事。日活在处理这件事上显得进退失据,前后矛盾,先是下令封杀铃木的电影,但后来却又上映他自《肉体之门》之后的作品;堀久作指责铃木每片必亏,却又没有派人上庭作供。事情扰攘了三年,铃木终于接受了日活的庭外和解建议,得回100万的解雇赔偿。日活又刊登了对解雇铃木的遗憾声明,另解除禁制令,并让国立东京近代美术馆借用37部铃木的作品举行他的回顾专辑,但铃木本人却因而被各大电影公司列入了黑名单达十年之久。不过,这件事却间接催生了大批新生代的日本导演“自主化”,后来并成立了“ATG映画”(ATG是“艺术电影院联盟”Art Theatre Guild的简称),拍出一系列极具个人风格的优质电影,可说是日本自主电影的黄金时期,而铃木最后也在ATG的支持下,于1980年拍成杰作《流浪者之歌》。影片获选为《电影旬报》十大电影的第一位及柏林影展的评审团特别奖。铃木以79高龄完成《手枪歌剧》一片,参加了威尼斯影展,风格依然前卫。

《阳炎座》:新剧作家松崎春弧(松田优作)遇见有不可思议的魅力的美妇人品子(大楠道代),后来才知道她是赞助自己的富人玉胁(中村嘉葎雄)的第二个妻子,而玉胁金发蓝眼的前妻稻(楠田枝里子)刚好去世。

此后黑泽明陷入长达十年的创作低谷期,甚至有过自杀未遂事件,直到《影子武士》上映才宣告电影天皇归来。

铃木清顺是一个通俗的电影创作者,由于受制于B级类型片的限制(如低预算的制作费、千篇一律的故事情节、演技平凡的演员,甚至一塌糊涂的剧本),他喜欢故意加插一些荒谬滑稽的情节和惹人发笑的影像效果,令影片生动有趣。

铃木清顺是一个通俗的电影创作者,由于受制于B级类型片的限制(如低预算的制作费、千篇一律的故事情节、演技平凡的演员,甚至一塌糊涂的剧本),他喜欢故意加插一些荒谬滑稽的情节和惹人发笑的影像效果,令影片生动有趣。他又爱用超现实的表现手法,包括用强烈的色彩来表现心理和气氛(红色尤其是他影片的主要元素),以及用夸张的手法来嘲弄社会的体制和现实。他影片的荒谬和抽象成分,适宜被当作黑色喜剧或形式艺术来欣赏。这方面的例子不胜枚举,例如《野兽之青春》(1963)的疯狂暴力,《关东浪子》(1963)中鹤田(小林旭)在赌场斩杀两名勒索者后画面的一片通红,《肉体之门》(1964)里四名街娼四种不同颜色(红绿紫黄)的衣裳、赤裸女体的被缚扎及处以私刑、退伍日兵的屠牛场面,以及对美国占领军和传教士的揶揄。还有《春妇传》(1965)的结尾三上(川地民夫)和春美(野川由美子)在狂风中的自杀与殉情,《白虎刺青》(1965)片末铁太郎(高桥英树)直闯敌巢尽歼敌帮的歌舞伎表现形式,以及《东京流浪客》(1966)中正邪两杀手的雪地枪战等情景,都是令人印象难忘的片段。

《流浪者之歌》、《探侦事务所23》丶《野兽之青春》丶《肉体之门》丶《东京流浪者》丶《杀之烙印》丶《阳炎座》和《梦二》,八部作品连连看,实在过瘾。

2017年的香港亚洲电影节虽然在11月20日已经结束,但焦点导演铃木清顺(24.5.1923 - 13.2.2017)的回顾展于12月1-10日才举行。节目中的大正浪漫三部曲──《流浪者之歌》(1980)、《阳炎座》(1981)和《梦二》(1991)──各放映三场(《流浪者之歌》在11月已优先放映了一场),其余各映两场的电影是:《探侦事务所23》(1963)、《野兽之青春》(1963)、《肉体之门》(1964)、《东京流浪者》(1966)和《杀之烙印》(1967)。

《流浪者之歌》于1982年曾在香港放映,当年资深影评人和电视编导金炳兴谈论它时表示:“大多数人对《流浪者之歌》的批评是造作,我觉得对导演铃木清顺很不公平,从事形式上的实验都难免着迹经营,对这类作品的评价在看他有没有新的突破,而不能说他暴露太多而令人讨厌……《流浪者之歌》写的是日本战前的那种颓废情调,‘腐烂之前品尝味道最好。’青地太太一边吃烂桃一边说。另一场,我们又看见中砂舐着她皮肤敏感而起的红斑。这个电影把现实和梦幻交织在一起,充满了神秘主义的色彩:一只红色的沙蟹从女尸的阴户逐渐膨大;一个女人在光影的变幻中突然化成狐仙:一个盲女坐在海上的浮桶弹三味弦,眺望两个盲人埋在沙中互击头顶。铃木清顺显然不想墨守成规地交代故事,而企图用他的 Graphic Sensibility 把我们淹死。”(〈第六届香港国际电影节磨后记〉,《电影双周刊》第85期,1982年5月6日,第21页)无疑是独具慧眼的洞见。

铃木清顺以电影形式夸张怪诞著称,在他1967年拍摄的影片《杀手烙印》中,这种强烈的个人风格更加突出,这也招致了日活公司高层的不满:“不断拍摄让人看不懂的电影,实乃日活之耻!”随后将他解雇。

铃木清顺1948年9月考入松竹为助导,跟随过涩谷实丶佐佐木康和中村登後,成为专拍通俗剧的岩间鹤夫(1913-1989)的助手,并受其影响。1954年他改到日活工作,主要师事野口博志。从1956年到1967年,铃木在日活导演了40部电影,多为低成本的B级片,包括青春片丶黑帮片和色情片等类型片。1963年他拍完《野兽之青春》後,续拍《恶太郎》时开始与杰出的美术指导木村威夫(1918-2010)合作,是他创作生涯的转捩点。一直透过特异构图丶巧妙道具和强烈色彩来丰富影片影像的铃木,从此如虎添翼,继续实验和发展了他独特的唯美电影风格。日本着名的电影研究者佐藤忠男认为铃木最好的日活影片多属“闹剧”,类似“戏作”,江户时代以滑稽和讽刺为特点的通俗小说。

《东京流浪者》(旧名《东京流浪客》):“正邪夹迫,赌徒流浪他方;无处容身,回头决一死战;虽胜犹败,只有飘泊一生。”《杀之烙印》(旧名《杀手烙印》):“这个杀手认真劲,斗智斗力称第一。”《阳炎座》:“一次邂逅,灵欲交战,亦幻亦真,爱恨缠绵。”《流浪者之歌》:“一首流浪者之歌,两个相识的男人;三角关系,疑幻疑真。”似梦迷离,亦幻亦真,疑幻疑真,无疑是铃木电影──特别是其晚年作品──的一大特色。

两人此后的发展都非常不顺。21年后斯旺森在《日落大道》里出演沉溺在昔日辉煌的默片女星,片中饰演她仆人(也是前夫和导演)的正是施特罗海姆!他向导演怀尔德提出在影片里加入两人观看《女王凯莱》的戏份,怀尔德欣然接受。于是,就有了这个余韵十足的经典桥段。

施特罗海姆在执导《女王凯莱》时被解雇,原因是女主葛洛丽亚·斯旺森不愿意拍摄损害形象的色情戏份。斯旺森自己指导完影片剩余的戏份,但因合约问题影片没有在北美上映。

这三部由田中阳造编剧的幽灵怪谈片,是铃木清顺多彩迷离、浪漫情色和超现实风格最圆熟的作品,和他早期的《暴力挽歌》(1966)、《杀手烙印》一样,被公认是他的杰作。

铃木清顺被日活解雇后,整整九年都没有机会再拍片。到1977年,有独立制片公司支持他拍摄以女高尔夫球手变身广告明星为题材的《悲愁物语》,才开始了他晚年的创作生涯。从1980年到1991年,他在独立制片人荒户源次郎的支持下,先后完成了被称为“浪漫三部曲”的《流浪者之歌》(1980)、《阳炎座》(1981)和《梦二》(1991)。这三部由田中阳造编剧的幽灵怪谈片,是铃木清顺多彩迷离、浪漫情色和超现实风格最圆熟的作品,和他早期的《暴力挽歌》(1966)、《杀手烙印》一样,被公认是他的杰作。

當年被衛道人士批評全心褻瀆宗教的魔幻怪作,本片監製兼投資者 Allen Klien 在拍攝完成後,與導演反目成仇,更一怒之下燒毀電影底片……充斥著無數宗教符號、神秘學暗喻、傳奇色彩的《聖山》,各位觀眾千萬不要錯過。

影片的拍摄工作严重失控:最初预算为200万美元,最终花费了3100万美元,计划16周拍摄完成,最终花了90周!曼凯维奇将素材处理后的最初版本长达六个小时,他建议二十世纪福斯公司把影片剪成上下两部电影上映,但二十世纪福斯公司高层听到后立马解雇了他。

松崎迷上品子,接信后前往金泽与她会面,但在火车上却遇上准备到金泽见证一对恋人殉情自杀的玉胁。在金泽松崎目睹稻和品子同坐小舟上,而玉胁亦持枪迫他与品子一同自杀……

昔日,電影仍是大眾首選娛樂時,午夜場在港澳觀眾心中別具意義。除了是拍拖和「出夜街」的好藉口,午夜場更是一睹新片首映的機會。而在歐美,午夜場從未衰落,因為深夜時段一直都是孕育另類經典的搖籃。很多離經叛道,或者早被遺忘的電影,都在午夜場中浴火重生,被影迷煉成百看不厭的cult 片。希望透過今次奇幻電影節,融合兩個不同的午夜場文化。於深夜時分,穿梭到奇幻的國度,與觀眾聚集在銀幕前,拋下一切常理邏輯。時有驚慄、時有喜感,總之百無禁忌。早睡人士可選擇觀看「明豬930」場次,但若你想打破單調乏味的日常,子時出動必有驚喜。

铃木清顺1923年出生于东京,是家里的长男;家中经营和服店。1948年,因为未通过东京大学经济部的考试,被同伴邀请进入镰仓学院电影科。随后也是被同伴劝诱,在松竹映画大船摄影所在战后举行的首次助理导演考试中合格。据悉,此次参与考试的1500人中只有8人合格,这8人中还有写出了《人证》、《人间的条件》系列等佳作的著名编剧松山善三;他也是女演员高峰秀子日后的夫君。

《流浪者之歌》取材自内田百闲(1889—1971)的一些小说,《阳炎座》改编自泉镜花(1873—1939)的小说。内田的作品具有幻想式的独特风格,而泉的作品充满浪漫气氛和超现实的意境美。铃木清顺在这两部片中用奇幻的情节、怪诞的人物、幽灵的出现、夺目的色彩和巧妙的影像,创造了他幽玄的情色电影世界,其丰富感、吸引力与形式美,实非笔墨所能形容。

作为日本电影新浪潮代表人物之一,导演铃木清顺风格独树一帜,狂野又反传统,暴力又反常规。

http://news.mtime.com/2017/07/10/1571144.html#/featur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