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一颗无尘的心,还原生命的本真,以一颗感恩的心对待生活。就这样,从容行走在尘间,一袭风,一身静,听花开的声音,听脚下的足音,心暖,风雨不寒,心若不离,爱亦不远。花开有声,风过无痕。流年岁月里,一手烟火一手诗意,以这般静美的心,行一程,悟一程,万般惬意。

《向天歌》山松盆景,学年君用心“嫁接”《咏鹅》诗意,为时尚世界再现“向天歌”盆景的“神话”(画面融入《咏鹅》诗行里的敬仰),深情地将不尽相同的“风物”气场韵律与千年距离拉近、融合,抒写一节纯美静谧的曼妙诗章。

看着你为我写下的一篇篇文字《走进你的每一天我都是快乐》、《你是我心中的牵挂》、《好想今生陪你到老》……你的情,低吟浅唱;你的爱,缠缠绵绵;你的思念,真真切切;你的牵挂,酸酸甜甜!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此生,你说,无论我的明媚和忧伤,你都会统统的收藏;无论我好与不好,你都会把我捧在手掌;在你面前,我不需要假装坚强,因为你的坚实的胸膛就是容纳我软弱的地方;无论现在还是以后,我都是你心里的那个宝贝!此生,只要你心里有我,我心里有你,你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或许,因为自己太过安静,仿佛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生性有些薄凉,也有些忧伤。默然的行走在自己花开花落的世界里,用文字诠释着自己的梦与想;因也是一个感性的人,常常会因为一首伤感的歌,一个悲伤的故事,而掉下眼泪。笔下也浅舞着淡淡的忧伤。

所有的,一时都成为(小提琴)演奏的“版本”:那后侵的裸根,直立的主干,虬劲的上枝,云朵般的针叶,还有隐约“可见的琴声”⋯⋯

然而要达成MAX的160%的暴伤增幅需要长时间不造成暴击和不切枪,但其自身拥有暴击率的存在,所以要发挥最高伤害还是有一定限制的,不可切换武器的特性就代表辅助装备要用激活喷雾来加成。比如“黑雾结晶”。

每个孩子都喜欢乡村的夜晚,喜欢在夜晚冒险,喜欢听春夜里青草拔节声,喜欢打着手电捉蟋蟀。在深夜的乡村,那些动人的低语总是给人有着莫大的想象空间。在它们的低语中,你会觉得,你离它们很近、离泥土很近、离花草树木很近、甚至离黑夜里的鬼神只是一厘米的距离。它们的低语是卑微、松散的,没了这些组合,那不是一个完整的乡村。

知道你很忙很忙,每天都很累很累。可每次我问你,你都会说:有你在,我就不会累。怎能不累呢?你只是为了不让我担心罢了。

沉默与生俱来。“低于心头的芲茫和高于山头的沧桑”,让一棵山松身不由己:修长的、苦楚的身干,上着几处畸异的“马眼”一一“暮色中流淌的时间”,肌质固囿,直逼寒光;棕褐色的皮层一一“阳光的皱纹”,枯涩,荒泛;干身上端折弯的枝茎一一撑着极限,老健,硬辣⋯⋯为数不多的针叶,清厉,天真,绽放原始之芒,让“无上”成为风景一一那么多不可思议地统一在它的身上。“海幢”的气息漫不经心。

许自己一个微笑,是给每一天最好的礼物。当心抱怨和不满时,世上还有那样多生动的笑容流淌在阳光下,很知足,很知足,那些便是幸福,那是太阳底下动人的暖,与繁华无关,只与静好的心态相关。

七月在野,乡村的夜晚深邃、空灵、幽幻、神秘,到处有着熟悉的低语,而深夜里的低语最多的来自于那些熟悉的虫鸣,没有哪一种声音如虫鸣更动听、更具有磁性、更具有吸引力。它们是泥土、草丛里的主人,比如纺织娘、蟋蟀、青蛙……闭目遐思,夏夜寂静,它们的低语无处不在,在草丛里,在溪水边,在碎瓦片里……这些低语弥漫在墨色的深夜里,那是一个多么魔幻神秘的世界啊!夏天的夜晚,躺在竹床上乘凉,微风吹来花草的淡淡清香,耳边传来蟋蟀清脆悦耳的叫声。唧唧复唧唧,这些细微的声音似从远古传来;蝈蝈的“吱啦吱啦”声在黑夜中有节奏地响起;竹林里响起夜莺婉转动听的歌声……在这些声音里偶尔还夹着一两声癞蛤蟆的“呱呱”声。它们的叫声一直从草丛里跳到我的枕边,整个夜晚我都沉睡在香甜的梦境里。

《向天歌》山松盆景:命题里的远方一一“我”隐约望见唐朝七岁的骆宾王,正在一口池塘边上,观摩一只鹅的“沐浴”情态⋯⋯可“我”不知道,那首《咏鹅》的诗,七岁的他怎么仅用了16个单字(诗中首句3个字重复)就能够将“听觉与视觉,静态与动态,音声与色彩完美结合,把鹅的形神,活现而岀”。可是,这首诗迄今已千年,仍然脍炙人口,传唱不衰。

品着你的文字,感受着你的深情牵念,读懂你蕴藏在军人坚强外表下那颗柔情的心。是的,你是一个军人,一个以前只会拿枪的军人,却为我拿起了笔,一字一句的写成一篇篇文字;你是一个军人,从来说一不二的军人,却为了我,一次又一次的让步,一次又一次的妥协。你说,没有办法,你从来没有如此的爱过一个人,我就是你的命中注定。

刚刚可怜的窝被一把从天而降的装备砸到头了,仔细一看一把泛着青蓝色光芒的散弹枪,看来这就素这期的的推送主角,羽蛇的低语,话说送货方式太奇怪了吧!(╯‵□′)╯

夏小芹,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娘已嫁人》、散文集《云端上的日子》。作品散见于《华夏散文》、《天目》、《荒原》、《苏州日报》、《泰州日报》、《镇江日报》、《海门日报》等省内外报刊,有多篇散文在国内征文中获奖,并收录于专集。

红尘中,我们都会和很多人相遇。有的人匆匆走过,有的人驻了足。缘深缘浅,萍聚云散,由不得你我做主。一直相信,穿行在摩肩接踵的人流中,冥冥之中,自会有着心灵的牵引,让我遇见那个和我心意相通的人。

那抹自在的阳光,徘徊在(山松)高到之处,那些充满栁韵遐想的枝条正淳扑柔和、不支不曼,实施垂地的欲望一一和甜腻的地面邂逅,迎迓蚯蚓的问候⋯⋯

~B.K.S. Iyengar, Yoga: The Path To Holistic Health

美好岁月里,不需要多么的灿烂。只要,静静的相守着,默默地牵念着,如此,就好。在,有你、有我的地方,静坐流年,携手并肩。如此,便足。

万丈悬崖,无数风险。有生命的、无生命的,谁立其上,都来不得半点忽疏与冒失一一朗朗乾坤,土地为先。只有扎根土地的都可安然无恙。

在爱情的世界里,遗憾和幸福常常同时存在,随缘,不是放弃追求,而是以微笑的心境,乐观地面对生活。如徐志摩的那句:“得之,我幸;不得之,我命。如此而已。”许多情,许多年,如天涯相隔,生生相错,几许苦涩,那些都是宿命,且微笑待之。

你常常说,我们就是一个人,我的一切你都会有感应,我开心或者不开心,我出什么事,你都会知道。为此,我常常笑你,说这根本不可能。可是,真的很奇妙,我每次有什么难题的时候,你真的就会及时的出现;我每次遇到不开心的事,还没有告诉你,你总会先安慰我。那天,我不小心弄伤自己,你就从十米高的障碍物上摔了下来。难道我们是佛前那缠绕在一起的灯芯吗?要不,怎么可能如此的相像?你说,就是的,我们上辈子肯定就是在一起的。

《同步悦读》微刊是一个面向全国的新媒体,宗旨是“倡导全民阅读,打造书香中国”。设有【名家名作】【美文欣赏】【好看小说】【诗歌在线】【热点评说】【教育随笔】【同步素描】【故事传说】【图说社会】【传记纪实】【最新发布】等专栏。投稿作品必须是微信公众平台原创,稿件(后附作者简介)word文档和作者彩照(横幅)均通过添加附件方式发送至邮箱tbyd2016@163.com。付酬机制:作品80%赞赏付给作者。

收到下面这位学员在参加正安9月举办的《触疗愈》课程后的感想,让我想到了这句话。下面这段文字,有关结缘,有关疑虑,有关坚持,有关惊喜和奇迹。

技能2——穿甲弹射击时有35%的几率打出穿透性的子弹,最多可以穿透4个敌人。穿几率并不是很高,但在一秒两发的射速的支持下覆盖率还可以。也算是为黑暗呢喃不能切枪这个限制导致清怪频率不足的补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