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盘石,是崂山著名的象形石之一,他临深谷半悬空中,表面平坦巨大,容纳百人也成问题,其上刻有双线描勒的“十”字,传说这就是著名的神仙南极仙翁与北极仙翁对弈之处,故而得名。

五十年以后,笔者再次走进宁家湾,听闻当地人讲述棺盖石的故事,却意外碰到一位当年在板岩小学教书的老师,为我揭开了棺材石飞走的秘密:

拐过几道山路后来到棋盘石下,队中唯一的女士“雨珠”姐慷慨的放弃登顶却招呼大家悉数上去,按动快门为我们定格下那激情四射的一幕幕。

这一下,村里人炸开了锅,纷纷前来查看究竟:果然,三间房大的石头不见了,只留下一个巨大的凹坑。棺材石下面有一条宽阔的马路,马路边上,是一小块儿空地,你说石头滚下去了吧?也应该在公路上或者空地上留下痕迹啊?会不会滚到河里去了?人们又来到河边,上下游找了三五公里,丝毫不见巨石的踪影。于是,人们纷纷断言:这块儿棺盖石神秘的飞走了。

于是,开着小吉普的,骑着自行车的,步行的人们纷纷来到阮家湾一看究竟。他们几乎踏遍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翻遍了河滩上的每一粒沙子,还是没找到一点蛛丝马迹。于是,一位干部写了一篇《棺材石飞了》的文章发表在《山阳报》上,惊动了市、县地质专家专程赶来宁家湾,他们仔细查看了棺材石附近的地质特征,结果发现:原来停放棺材石的地方,留下一大堆破碎的石头渣子。专家们推测,棺材石年长日久风吹雨晒,可能风化了。只需偶然一场大暴雨,就会化作一堆碎片。

“棺材石是大青石。但是棺材石下面那个平台的石头,却是灰白色的,应该是一些石灰石。小时候,我们使劲儿在悬空的石头边上蹦,就能感觉到轻微的震动——所以说,专家们看到的那一小堆石渣,肯定是棺材石下面的底座烂了。上面的棺材石,在滚落的过程中,摔成三四个半人高的大石亏块儿,是完全符合科学道理的。”

随着青岛飓风户外队登过多次崂山了,该队的特点就是从不事先规划路线只发布具体集合地点,待人员到齐后或民主协商或领队随性发挥来决定行走不同的路线。这样各处景观随意穿插组合,线路长短不一,能时时体会到四季迥异多彩的山中风光,既充满观感又富于乐趣。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对崂山整体路况风貌谙熟的基础上,新手和游客绝不建议如此游览。菩萨佑护众生

天有不测风云。有一天,兄妹俩和往常一样,吃过早饭后,带上点干粮便上山了。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是艳阳高照的天气,不一会儿,就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天上下起了倾盆大暴雨。兄妹二人回家已经来不及了,急忙跑到石篷下避雨,想等雨停了再回家,当时兄妹二人距篷最近,他们先到了里面避雨,等别的放牛娃也奔来避雨的时候,可能因为雨下的太大,山体突然滑坡了,谁又能想到这块巨石掉下来呢?后来小伙伴们眼睁睁地看着石头将兄妹二人压在了下面,有人狂奔着告知了他们的父母,可怜的母亲便昏死过去。

1、头条||连云港全面查处非标三四轮车!这些禁行路段严查,首次告知、二次查扣!(附三四轮车查询方式)

全队在此歇息片刻后又开始朝着棋盘石进发,棋盘石景区即是以此石作为标志形象,但可惜很多外地游客来此却只闻其名未见其容,皆因其高耸险峻,铺路和维护保养代价高昂故而景区只能无奈放弃此段,只能循野路前去。就在全队即将到达时却发现不知何时棋盘石附近被好事者扯上了藏区才有的风马旗,写满藏文的三角旗胡乱缠绕在树丛汇中大煞风景,真是风马牛不相及,不禁令人摇头。

在天鼓山西麓有个墚叫作“长坡墚”,山势缓慢悠长故名之。长坡墚上长满了照山白杜鹃,经冬天不落叶,是北方少有的半常绿植物之一。远望如长龙伏卧,渐成跃动之势,又如巨龙俯首探水,深入到了“老麻池”边饮水一般。长坡墚怀抱雷击石,雷泽池沼,是天鼓山重要的一套风水脉。

其实,并非所有的冬都是冷峻面孔,冬一样可以是明媚多姿。苍茫固然是冬的底色,绚丽的暖色调也可也成为冬的点缀,那林中厚厚的栎树落叶轻柔正在轻柔的铺衬地面,落叶松的金色松针也早已密实的缀满山坡,看上去如同质地色泽不一的块块卡其色地毯般。山,素来是刚毅挺拔之态,因而世人也多以男儿身姿喻之,此刻,崂山就是一枚迷人的暖男。

据村里老人讲,棺材石有三间房屋大小,形状犹如一座棺材的顶盖,安安稳稳地摞在山坡一处平台底座上。因为形状酷似棺材盖,所以当地人就将它称之为“棺材石”。

那是一个深秋的清晨,因为要赶板岩小学的早操,大约五点多钟,这位老师就骑着一辆自行车从家里往学校赶。老师的家,就在阮湾的下游,尤其是从阮家湾到板岩街之间十几里路,绝无人烟,唯有一条空旷的峡谷夹杂着涛涛的河水声,走在路上各位恐惧。每天清晨到学校的路上,他总是一路打着车铃,还高声唱着歌曲,借此给自己壮胆。由于头天夜里下了暴雨,河水暴涨,几乎都要将公路外面的一大片斜坡地淹没了,加之路面泥泞,他小心翼翼地骑着自行车,慢慢向前行进。

延福观住持送掉了自己喜爱的茶树,心里有些懊悔,但又没有办法,一天,他去悟正庵,想去再求一棵来栽,寒暄之后说明来后说:“这是天意,难怪了,你虽年老了,还是识宝的。”延福观住持催了半天,悟正庵住持才说,这茶树仅此一棵真种,无有第二了。延福观住持十分惭愧,临别时悟正庵住持送了延福观住持几粒白果,所以东磊山上银杏也是很出名的。

路遇一只酷酷的阴阳耳小狗,旁若无人的扬长而去,洒脱得完全不像只狗,倒像是千年的狗妖。拜托,旺财,过于装酷会挨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