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最后是真的成功了。他们不仅顺利的把孩子抢了过来,还说服了母亲罗斯玛丽继续照顾这个婴儿,直到献给撒旦。

在故事的最后,面对已经是恶魔的孩子,明明是受害人的罗斯玛丽脸上却露出诡异的微笑。她终究是母亲,怀里的始终都是她的孩子,所以罗斯玛丽还是妥协了,向罪恶屈服了。她被欺瞒被压榨,但她最后还是做了恶魔手中的工具。这个结局无疑是黑色的,比起当代许多电影女主的挣扎和反击,罗斯玛丽的反应显得更加真实又令人绝望。

电影暗示和隐喻的镜头很多,值得期待的是,导演阿里•艾斯特是个新人,这部是他自编自导的处女作。

罗斯玛丽.伍德豪斯和盖伊.伍德豪斯夫妇新婚不久,决定找一处更大的房子,因为他们想要一个孩子了。于是他们找到了达科他公寓里的一套房子,这是曼哈顿最老旧的一种公寓,甚至也是最神秘、最恐怖的一栋楼。这个不幸的决定最终导致了恐怖的结果,后来,他们发现邻居居然是魔鬼的崇拜者和追随者。

罗斯玛丽的丈夫凯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三流演员,为了能够有个好角色做了很多努力,同时也忽视了妻子的需要。无论原著还是电影,都展现了几次罗斯玛丽的梦境,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糅合在一起的梦境,显示了罗斯玛丽的孤独和脆弱。罗斯玛丽想要孩子,凯却一直没兴趣不想要。

莎朗·塔特(Sharon Tate)是好莱坞60年代颇具名气的女演员。她美艳动人,长长的金发宛如瀑布,一双大眼睛如同受惊的小鹿。最初她凭借广告与电视剧逐渐的将名字打响,后来顺其自然的进入了好莱坞。

女主想带着女儿逃离家族的险恶宿命,但她不知道的是,这样的厄运代代相传,必须有人继承。

有人说这部电影受到《闪灵》的影响,不靠一惊一乍来吓人,而是用整整一个小时做铺垫,后面一个小时抽丝剥茧。

[寒光文豹]:光明与暗黑。人性多面,人心多变,人间难觅。怨恨无边苦海无边,泯灭无尽罪恶无尽。开启潘多拉魔盒(加入邪教组织)成就:恶名昭彰、罪孽深重、丧心病狂、杀人如麻。沦陷邪教组织不能自拔会被标注"危险"和"永不可信任"。反科学、反社会、反人类最终落下终生监禁的悲苦境地。

此案经过 洛杉矶警察局的努力侦破为邪教组织“曼森家族”的一男三女四名成员所为,而幕后主使者就是他们的领袖 查尔斯·曼森。而 查尔斯·曼森则经过法庭审判,最后被判终身监禁。

立意上,影片不仅涉及了宗教主题。例如罗斯玛丽身着的蓝白色长裙,象征了圣母玛利亚。它还描绘了女性在男权社会下的柔弱无助。罗斯玛丽局限于一个小小的公寓,与外部世界没有沟通。直到最后,她不仅丧失了阅读的权力,失去了自由,还失去了对自身肉体的支配权。

有那么一部电影,被说是加强版、血腥版的《罗斯玛丽的婴儿》,甚至有人觉得,这恐怕是这几年来最好的恐怖片。

一段时间后,罗斯玛丽怀孕了,好友给他介绍了侯医生,侯医生叮嘱他定期检查,吃维生素,得知女主怀孕的卡利夫妇则给她推荐了朋友沉医生,说他知名度更高,医术更加精湛。女主夫妇十分感激卡利夫妇的帮助,第二天罗斯玛丽就去看了沉医生,沉医生并没有让罗斯玛丽吃维生素,而是让她吃卡利夫妇调制的草药饮料,说那个更健康,女主不疑有他,听从了沉医生的话。

恶行实录∶在“披头士”(Beatles) 热潮堀起的 60 年代,Charles Manson 和当时很多的青少年一样,极度迷恋披头士的音乐,但是在吉他以外,他亦迷上了另外一样非常流行的东西--毒品。他本身是一名妓女的儿子,在美国非法出生,年少时已经犯案累累,档案被标明“危险”和“永不可信任”。在保释外出期间,他曾两度结婚,如一个正常的普通人般组织家庭,但两次婚姻也以失败告终。不过凶残的杀人组织 Manson Family 并不是真的指一家人,而是一群仰慕他的追随者(多数为年轻富有的中产女性)所组成的杀人集团。到了 1969 年,这个组织已经有 25 个主要会员和 60 个一般成员。 有一天,身为首领的他宣布进行终极计划“Helter Skelter”(披头士其中一张大碟名),发动末日的种族和阶级战争,并扬言只有他的信徒才可以存活下来。首个受害的单位是著名导演 波兰斯基(Roman Polanski) 的大宅,除了 波兰斯基外出拍片避过一劫之外,包括他有身孕的妻子 Sharon Tate 在内的 5 人都被虐杀,接着则是一间超级市场的东主 LaBianca 夫妇。但这场战争在这里就停住了,原因是其中一名中坚分子 Susan Atkins 因另一椿谋杀案被拘捕后,不知为何滔滔不绝的把所有罪行招供,恶名昭彰的 Manson Family 就此瓦解。

《罗斯玛丽的婴儿》被称为“有史以来没有血腥暴力的最恐怖电影”,它在1967年开始拍摄,惊吓大师威廉姆·卡索制片,波兰斯基担任导演。电影改编自当时并不出名的作家埃拉·雷文的同名小说《罗斯玛丽的婴儿》。整部影片如同一场不会醒来的噩梦,日常渗透式的恐惧让这部作品大获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