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好像生来就有悲剧癖,喜欢在别人的悲伤面前幸灾乐祸,又喜欢在别人的故事里流下自己同情的泪水,佯装自己的清高与幸运,那似乎能让人暂时的忘记自己所处的低处,扮演一个施舍者的角色。有人在拼命的逃避悲剧,方不知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永不落幕的悲剧,悲剧有一种震慑灵魂的力量,可以净化灵魂,指引你如何从中得到解脱。

20. the important thing in life is to have a great aim, and the determination to attain it. (johan wolfgang von goethe, german poet and dramatist)人生重要的事情就是确定一个伟大的目标,并决心实现它。(德国诗人、戏剧家 歌德. j. m.)

41. 久不实现的愿望也成了梦想,成了宿愿。成了心中的痛。然而依然相信,依然有梦。依然执著着我的执著。把眼泪中在心上,会开出勇敢的花,可以在疲惫的时光,闭上眼睛闻到一种芬芳。

56. 我们因梦想而伟大,所有的成功者都是大梦想家:在冬夜的火堆旁,在阴天的雨雾中,梦想着未来。有些人让梦想悄然绝灭,有些人则细心培育、维护,直到它安然度过困境,迎来光明和希望,而光明和希望总是降临在那些真心相信梦想一定会成真的人身上。威尔逊

36. 最初的梦想紧握在手上,一个微不足道的理由让一切都曾失去过。谁不曾迷茫?谁有不曾坠落呢?安逸的日子谁不想有呢?如果骄傲没被现实大海冷冷拍下,如果梦想不曾坠落悬崖千钧一发,又怎会懂得要多努力才能走的更远?又怎会晓的执著的人拥有隐形翅膀?

54. 努力向上吧,星星就躲藏在你的灵魂深处;做一个悠远的梦吧,每个梦想都会超越你的目标。

实现对自己的承诺其实是一种精神,一种对梦想负责的精神。梦想面前,应该努力,一直努力,努力到无能为力!

白水县人民路南段(县委家属院对面),现有独院出售,房屋上下两层,建筑面积200平米,临人民路门面两间,证件齐全,有意者可联系,非诚勿扰!

52. 拥有梦想的人是值得尊敬的,也让人羡慕。当大多数人碌碌而为为现实奔忙的时候,坚持下去,不用害怕与众不同,你该有怎么样的人生,是该你亲自去撰写的。加油!让我们一起捍卫最初的梦想。柳岩

有一个从悲剧里走出来的人物,卓君,中国达人秀总冠军。看了关于他的微电影《田埂上的梦》——关于梦想,关于舞蹈。平时我也没过多关注这个节目,微博上这一段六分钟的视频,却吸引了我。一个平凡的人,甚至是生在落后闭塞的山村,却因为梦想而让自己变得闪亮。他的梦在别人看来有些不合时宜,在别人看来有些荒诞可笑。没有练习舞蹈的舞厅,没有专业指导的老师,有一颗热爱迈克杰克逊的心,有满墙的海报,有音乐有视频,还有他在田间投入练舞的身影。阳光照耀下,有微风吹过,一田的稻谷嫣然摇动连着一天的嫣然摇动,伴随着他的节奏,映衬出他为梦想而坚持的付出。

我曾看过这样工句话:N年前的选择决定了你今天的结果,今天的选择决定了你3年后的成就。 ”我深受触动。选择实在太重要了,一个人的幸福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自己的选择,一个对的选择才会有对的结果,有对的结果才会有对的人生,有对的人生才是无悔的人生。对的选择来自于你选择的能力。在生活中我们发现,绝大多数成功的人,他们的拥有是与努力是分不开的,但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选择,他们选择了他们应该选择的。也许他们的能力或者他们的背景、学历等因素看上去都不如我们,可他们的成就却很好。为什么呢?那就是因为他们善于选择。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在努力的工作,但结果却并不是很好,他们付出了很多,得到的却很少,这也在于选择。这就如同你要去看日落,日落的方向在西方,而你却往东方着,你尽管很努力,但选择的方向错了,你的结果就一定也是错的,你永远看不到日落。有些时候,我们的人生往往因为某人的一句话,或者是认识了某一个人而得到改变。

42. 开始喜欢上了流行音乐,开始关注所谓的“超级女生”,开始拥有了自己的偶像。很喜欢听angela的歌曲,也很喜欢唱她的歌。《隐形的翅膀》是我不变的最爱。远离紧张的学习生活,坐在电子琴边,调成钢琴的音色,音起,歌也跟随而至:“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每一次就算很受伤也不闪泪光……”是啊!人人都又一双隐形的翅膀,让我们勇敢,将强;翅膀承载着我们的梦想,用努力化作动力,飞向最高点。

康德说,只要这条路是对的,那么任何东西都不应该妨碍我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千帆过尽,万物归心,梦想,一直在路上。当走尽了千山万水,当越过了世事沧桑,终有一天,你会在最不经意的时候,遇见最美的风景,邂逅最好的自己。去。梦想需要你一往无前 ,梦想需要你义无反顾。

47. 一个有事业追求的人,可以把梦做得高些。虽然开始时是梦想,但只要不停地做,不轻易放弃,梦想能成真。虞有澄

只有泪水而没有挣扎的过程,只承认失败而缺少下注的勇气,自甘屈服,承认失败,这才是灰色和病态的悲剧。                            ——法国批评家E.Fagu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