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案例背后,另一个沉重的现实浮现:不少性侵儿童案在持续较长时间后,才被揭发。大量案例显示,性侵者的施害行为具有长期性,如果没有外界干预,不会自动终止。

卡乎文章认为,“防狼手册”可能是强奸文化的帮凶,理由是“在法律惩罚施害者的同时,社会文化对受害者给予了更严厉的惩罚──不仅当时受到‘不自重’的谴责,还可能一辈子都生活在耻辱中。这就是‘责备受害者’文化”。这个推断很牵强。我们要批判的“责备受害者”文化,是为强奸犯开脱、指责受害者“不自重”以及认为受害“脏”的错误观念。简单地把“防狼手册”等同于“教导自重观念”“责备受害者”,也是偷梁换柱。曹林的《手册》中提到,“别跟着男记者出差,你的经验可能还不足以应付出差带来的种种问题”“定位好与实习老师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而不必觉得谁欠着谁”“对于试探要表现出直接的拒绝,否则他们就得寸进尺”,讲得挺好。同样在卡乎的文章中,也提到“专家认为如果孩子动辄大吵大闹最好。研究表明,爱吵闹、抗议的孩子受性侵的机率更小”“在适当的时候告诉女儿,大声对欺凌者喊:‘走开!’”这些不也是有关自护的一种提醒嘛。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卡乎文章说,“女儿也经历过来自同龄人的欺凌……我发现她受欺凌的时候,事情已经非常严重了。我为此找了老师和相关专业人士,没有一个人告诉我要增强女儿的自我防范意识”“我向一位做了几十年教师的德国朋友咨询,要不要教她勇敢还击或者更及时报告老师等等?朋友说:不,至少现在不!她不需要任何改变,不要让她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不清楚作者的女儿遭受到的欺凌是什么,同学间的小摩擦未必都要报告老师,以暴制暴更是不主张,但从国内曝光的一些校园欺凌事件看,“缺乏自我防护意识”“不及时告知老师和家长”,正是助长校园欺凌的原因之一。而作者说的“知识能够给予她战胜欺凌的信心和力量”对于很多未成年人来说,恐怕也有点理想化。另外,“要求孩子做一些改变”,比如说以后遇到比较严重的侵害,不要害怕坏孩子的威胁、要及时告知老师和家长,未必就会让孩子认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作者的判断过于敏感和教条。

据犯罪嫌疑人被抓捕后交代,犯罪嫌疑人钟某将受害人带至淡溪镇杨林线山路时,对受害人赵某某实施强奸,并用匕首刺其颈部,致大量出血,随后将受害人抛在道路护栏外的悬崖下,驾车逃离现场。后经法医初步鉴定,其死亡原因为右颈部动脉断裂急性大出血致死。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鉴于案情重大,检察机关已提前介入侦查办案中。警方对赵某某的不幸遇害深感惋惜,并借此案提醒市民,乘坐“顺风车”等类似交通工具时,可向熟悉亲友发送乘坐车辆车牌、驾驶员姓名等信息。当事人亲属如遇到类似问题,应迅速到所在区域公安机关报警,以便公安机关第一时间采取行动。同时警方提醒广大网民不传谣不信谣,对恶意制造、传播谣言者,公安机关将依法处置。

据办案人员透露,每次强迫受害者与他人发生性关系后,几名犯罪嫌疑人都会得到1000多元钱的“酬劳”。这些钱被用于吃喝玩乐,很快便挥霍一空。而一旦钱被花光,受害人便会经历新的噩梦。

@滴滴出行 在微博上发布“对于乐清顺风车乘客遇害的道歉和声明”。其中,证实了客服回馈不及时、之前一天同一司机遭投诉未处理等网络传闻,同时,承诺未来平台上发生的所有刑事案件,滴滴都将给予三倍赔偿等。

家长平时要教会孩子辨别是非善恶,尤其不要受金钱、花言巧语等迷惑。若孩子遭侵犯,家长要帮孩子走出阴影。最好带孩子到医院检查,就算没有损伤,也要做一些预防,比如避孕、艾滋病、梅毒等。另外,让医生做心理疏导,帮助孩子走出阴影,这比治疗身体创伤更加重要。

就算回到更为敏感的“责备”,也存在两种不同的情形,如果有人说“你穿的少性格又开放,被侵犯是活该”“肯定是女实习没得到利益后反悔”,当然要毫不留情地批判,但是如果有人说“你傻啊,一个男人在酒店开了房间,叫你上去你就上去啊”“脑子有问题吧,明知道危险还要进房间,不给身份证就打电话说有人抢劫,自己一点安全意识没有吗?”我倒觉得应该给表达方式多一些宽容,未必都要理解成“对受害人进行人身攻击”。反倒是如果有人说“女孩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不要听那些自护建议,你不需要作任何改变;应该害怕的是坏人,不是我们”,要好好考虑考虑什么场合适用,毕竟,建议是他人的,利害是自己的。真正的女权主义者,也应该帮助女性超越字面上的温和或激烈、声援或批判,更理性深入地理解这些文字。

注意和家人保持沟通,要让家人了解自己去了哪、和谁一起。一旦失去联系,家人也可以知道从哪里着手寻找。

以上信息,综合整理自@平安温州、@滴滴出行、@Super_4ong 、温州都市报、澎湃新闻等。

而邵俊杰妻子直言:“我可以原谅孩子,知道错的不是孩子,但是绝对不能原谅(何佳佳的)家长,他们损害了教师的尊严,还把公安干警都捎上了,一定要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我一直很相信他(指邵俊杰),要不然我的家庭因为这件事就毁了。”

4日当天,西华县公安局针对此网络举报发布公开回应称,“奉母一中发生强奸案”的消息系发布者一手炮制,制造噱头扰乱网络公共安全。经公安机关调查,消息严重失实,随后警方将澄清事实真相并对信息发布者依法严惩。

从25日-26日,警方、滴滴等多方通报或回应此事。小新(cns2012)梳理相关时间轴,以期还原女孩遇难前后的几个小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12月3日,这名男子又在微信上邀请小云去柞水溶洞游玩,小云没多想答应了。当晚,男子胡编乱造理由,诱骗小云在柞水过夜,并在夜间不顾小云反对,多次强奸小云。次日,两人回到西安,小云和男子分开后,在同学陪同下,到辖区派出所报警。12月5日,小云和辖区派出所民警一起到柞水县公安局报警,柞水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当晚就在西安将这名男子抓获。

“并不是‘走进房间’的那一刻导致了悲剧的发生。而是肇事人,导致了悲剧的发生”“发生强奸,唯一的原因就是有强奸犯”,在法庭上,应当持这种观点,不因受害人“主动走进房间”而将被强奸的责任归因于受害人。但是在个体面对利害选择时,这样的教导就可能成为误导。当下一个女实习遇到下一个成某,转而向你求助时,你会这样说吗:“走进房间跟他要回身份证吧,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没有任何错”。

滴滴客服向上塘派出所民警反馈称赵某某在13时许预约了顺风车后已于14时10分许将订单取消,并未上车。民警质疑上车后还可以在中途取消订单,再次提出要求了解该顺风车司机联系号码或车牌号码以便于联系,未果。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8月24日14时50分许,犯罪嫌疑人钟某将受害人带至淡溪镇杨林线山路时,对受害人赵某某实施强奸,并用匕首刺其颈部,致大量出血,随后将受害人抛在道路护栏外的悬崖下,驾车逃离现场。经法医初步鉴定,其死亡原因为右颈部动脉断裂急性大出血致死。

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1964年出生的石某籍贯江苏省泗阳县,无党派,大专文化。2012年11月13日当选为满洲里市第十四届人大代表,当选界别为工人。石某于1988年来到满洲里创业,通过承揽建筑工程逐步发家。

“我的天塌了!”7月4日,记者见到了一位遭性侵女孩的父亲,刚一开口,这个40多岁的汉子已经泣不成声。“孩子才13岁,都是做父母的人,那三个男人怎么下得了手……”

“女童保护”统计的2014年公开案例中,在监护缺位前提下,施害者临时起意的性侵儿童案有272起,占54.08%。

7月4日,新浪微博“白衣天使茉莉花”发布了“12岁女孩被两教师强奸”信息,邵俊杰(化名,何佳佳的班主任)第二天就和妻子就来到西华县刑警支队报案,理由是诬陷。“我从来没有去过女生寝室,也没有和女学生有亲密的行为。”

强奸案:白银市平川区一少女酒后遭他人强奸,求救后又遭“好心人”蹂躏。这也是前段时间一个热门的案件,这名女子的不幸遭遇同样没有躲过部分网友的嘲讽。如:

无独有偶,今年4月曝光的湖南攸县女童猥亵案同样发生在校园内,多名女童在教室、教工宿舍等地遭遇男教师猥亵。

在法律、道德层面,应该清晰地分辨出是非。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能够接受“只要违背对方意志发生性关系就是强奸”,陈紫嫣的文章更是做了详细的阐述。但是对于个案中女性,则需要面对关系自身利害的具体选择。本次案例引起热议的原因之一,在于女实习生在男记者已经越线表达、抢夺身份证开房后,为了“要回身份证”而进入房间。面对类似情形,她求助的朋友明确命令她“你走啊”,另一位有类似遭遇的女实习生选择了“立刻走开”,而本案中的女实习生作了最差最危险的选择。在事后回忆中,受害人表示,当时认为成某在酒店开房只是为了跟她平和地谈心,而她可以在这里和成某“说清楚”——在社会经验、必要的安全意识方面,难道没有任何需要改进的地方吗,吃一堑不应该长一智吗?

乐清女孩滴滴顺风车遇害案案发后,QQ昵称为“深圳-没车”的网民在千余人的“深圳滴滴交流群”QQ群中发表侮辱遇害女孩的言论,声称“穿那么风骚,不强奸你强奸谁啊”、“7年就7年,出来我还强奸它”等等。该言论立即引发网民愤慨,已严重造成不良社会影响。

“泡夜店还怕x了?那是什么地方?”“活该。”“不会直接报警,或要求回家啊……后面的剧情是自己安排好的?”

遇害女孩赵某某乘坐滴滴顺风车从乐清出发,目的地是永嘉上塘,常规路况应在14:40左右到达目的地。

“想傍大款傍官僚,活该被骗……”“特权社会,女的智商也低。”“女的真是醉了,不是好人。”

上塘派出所民警利用朱某某手机与滴滴客服沟通,在表明警察身份后希望向滴滴客服了解更多关于赵某某所乘坐的顺风车车主及车辆的相关信息,滴滴客服回复称安全专家会介入,要求继续等回复。

2014年湖南省教育统计公报显示,全省共有初中在校生220余万名,普通小学在校生超过473万名。面对这一庞大的数据,费云霞的努力显得杯水车薪。

此外,不少家庭观念封建。攸县案件中,举报人前往受害学生家中反映情况,受害学生家长反而勒令女儿不可声张,不许再与举报者交往。

根据滴滴平台向政府监管平台传输的网约车数据显示(顺风车数据未传),平台内仍有近5000名驾驶员、近2000台车辆未取得营运证件。

“刘某不是我们学校的教师,他是学校的校警,平日负责校内学生的安全。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刘某已被拘留,会根据调查结果给予涉事者相关法律处理。”王春奎表示。

小琴母亲的态度,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某种社会偏见。几年前,在广西玉林市兴业县,13岁的留守女童晓雪(化名)遭遇至少10名中老年人性侵。晓雪的父亲报警后,多人获刑。

记者从乐乐父亲的农村合作医疗证上看到,乐乐还有一个姐姐和弟弟。张军介绍,乐乐父亲常年在外地打工,事发后父亲已经从外地赶回家。

此外,家庭成员性侵尤为值得关注:在2015年曝光案例中,有29起恶性案件发生在家庭成员之间,且因案情性质复杂、难以被揭发,多为长期施害。

乐乐姑姑表示,孩子查出怀孕后害怕,都不说话了。到现在犯罪嫌疑人家属以及学校领导始终无人出面给出说法。

长期从事妇女儿童法律援助工作的北京两高律师事务所律师李莹表示,在她接触的很多案件中,对于男童的奸淫行为往往认定为猥亵儿童罪,满14岁的男孩只能以受伤害程度定罪,如果没有受伤,侵害者甚至无法被定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