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代表着成人世界中固执的想法和态度,不会从别人的角度思考,从头到尾重复“不放弃每一个孩子”,他们关心的显然不是孩子是否健康快乐,而是自己的工作是否做的够好

而接下来儿童福利院负责人的口述配合导演介绍性的快速剪辑的镜头让观众对小胖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他果不其然是一个被父母抛弃、不服管教、“无恶不作”的小混蛋。可他要面对也即将和他共同冒险的养父也并非善茬:一个因过失杀人做过牢的,性格同样孤傲、沉默寡言的猎人大叔。

而片名所指的“野蛮人”也既是指的我们的两位主角“熊孩子”Ricky和“怪叔叔”Hec

小肥仔创作出的俳句,一次比一次可以说得上是清新自然。身边有了一个可以陪伴的人,就算时不时斗嘴,世界也会变得可爱。

这个刚刚组建起来的三口之家瞬间就崩塌了,不善言表的大叔决定去山林里隐居以抚平伤痛,而不想再一次被被儿童福利机构接回去的小胖决定和大叔一起上山

本片最有趣的地方就是让孩子放肆游戏的单纯性思维玩转了虚假正义的成人世界。所以最后小胖走火射向大叔屁股的那一枪要远比儿童福利院负责人口中那句“我们从不放弃任何一个孩子”更真诚,也更值得原谅。

追捕他俩的是福利院以及随他们而来的警员、军队,甚至还出动了直升机。福利院的女士奉行着“no child left behind”的原则,不顾Ricky的意愿执意要将他带走,没有母亲的领养家庭在他们看来是“不具有资格的”。讽刺的是,Ricky觉得福利院以及他们之前给他找的所有领养家庭都是“少管所”,他们从不关心自己生活的快不快乐,只知道千方百计地控制它,制服它满足的是他们无聊的成就感。他宁愿在深山老林里过着野人的生活,也不要回到那里。

如果说有谁是自愿从“文明人”变成“野蛮人”的话,那就是Ricky。他在主流圈儿里生活,却用尽一切手段让那里的人讨厌他。他穿着一条牛仔裤、一件彩色连帽衫、外面叠着一件红色的棒球外套,头上扣着一顶棒球帽。他的连帽衫的拉链可以直接拉至头顶,他经常用这招把外界与自己隔离开。

还有长相酷似年轻版凤姐的话唠少女,以及他的逗比爸爸(因为逃亡而成为网红的小胖的脑残粉)

现在的朱雨辰,身材发福,人气不稳,当年因《奋斗》而红的一群人,现在就属他混的最差,生活,事业,爱情,梦想,这么多压力之下,朱雨辰还不得不孝顺听话,这很中国。

朱妈妈不仅要跟组,走到哪儿就给朱雨辰一个温暖的厨房,每天4点起来熬汤,所有的家务活都是她干,从来不让朱雨辰喝水,只和果汁,而且,对于朱雨辰交往的女朋友,她看不惯的就要插手。朱雨辰今年39岁,单身。朱妈妈今年71岁。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坏孩子总是很吸引眼球,叛逆和破坏欲在他们身上似乎都是独具魅力和可以原谅的。何况这个很有型的小胖子还有着一个酷到没边的出场:他双手插兜目不视人地沉默着走下车,淡定自若地巡视准养父养母的房屋和周围环境一圈后再沉默着坐上车悠然关上车门,不发一言也不需要任何眼神表情就对站在面前堆满笑容、充满期待的养母一家予以否决。其孤傲无礼、难以沟通的性格跃然荧幕,这个冷漠的小胖一开始就是个有故事的胖子。

有主流,便有边缘,边缘人、边缘文化、边缘价值观,如果把整个社会比喻成一个圆,中心地带通常聚集了一群主流之士,他们彼此之间分享着相同的价值观,吸允着相似的文化乳汁,即便这乳汁的产地不同,色泽各异,但他们努力地“求同存异”,在四周织起一个共同的网,这个网有很多种叫法——“文明”、“先进”、“开放”、“民主”,与此相对的,是野蛮、落后、保守、集权。

从与小胖子互骂希望对方去死,到作俳句“ 我和这个小胖墩,一起逃亡,一起觅食,一起读书,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

最后的结局还是皆大欢喜,而导演想表达的也不是让我们去模仿小胖和大叔为了追求自由去逃亡

或许导演也是个童心未泯的“孩子”,在他构建的整个故事中,孩子的游戏才是重点。在这个游戏中,疯疯癫癫的山姆大叔是可爱的,话唠小女孩和她的父亲也是可爱的,甚至连几个蠢萌的赏金猎人也是可爱的,唯独循规蹈矩和虚伪的文明人成为反派。整部电影就像是导演的一次宣言:如果一个孩子想要尽情地玩猫鼠游戏,那么整个世界都理应为其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