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还是一家大公司的面试,当时只有一个面试官,我认认真真地回答了他之前的问题。结果他看了我半天后说,你今天的口红很漂亮,说一些不着调的话。我一个闺蜜,一个大型国企的HR直接发短信对她说,今晚跟我出去,这个工作就是你的。这就是赤裸裸的了。”

天国之道,在老子看来,是让富者吐出一些,以补给穷困,而人间之道,则是让富人更富,穷人更穷,因为富人在剥削穷人。

无论是基督教文化、还是文艺复兴的思想、乃至宗教改革的纲领以及启蒙运动的口号。我们都能够看到罗马精神中或是独立、或是重视律令、亦或是重视自由与解放的影子。

我曾形容,西方左派有母亲那样的慈善情怀,手心手背都是肉,非法入境过来的,有时给的肉可能更多。而右边的,则像父亲那样威权,用更严厉的方式,让人们各尽所能,以此得到收获。左边的慈爱往往是无边界的,而右边的威权却强调边界与有限,所以,我们现在看到,右边的倡导建墙,家国需要边界与安全。

耶穌說:因為天國的奧祕只叫你們知道,不叫他們知道。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凡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去。 所以我用比喻對他們講,是因他們看也看不見,聽也聽不見,也不明白。

那时,诸子百家们所关心的问题,对于一个中国人的一生,无论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言都能够从先秦诸子的著作中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H先生喝了口水,继续说:“最恶心的还是英国前首相希思,那个铁娘子撒切尔的前任,居然性侵那么多男童。幸好,他已经死了。不然口水也能把他淹死。为什么罪行能持续这么长时间?为什么媒体监督如此滞后,而是遇到那么多阻碍?这不仅是道德问题,还有体制性的问题。西方的民主和自由,说到底,还是有钱人有权者的自由。”

“天之道,其犹张弓与!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与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道则不然,损不足,奉有余。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其唯有道者。”

L先生还想继续往下说,S小姐打断了他:“我实在听不下去了!想不到都21世纪了,你们还居然存在这样的封建思想。”

听圣经中这段经典告白,会发现,耶稣说的天国里,似乎是右边的在统治,损不足以奉有余。

税收更是私人财富公共化的古老制度,皇权时代是强制的税收,它本质上是一种征服与掠夺;而民权时代,无代表不交税,为什么?就是私有财富进入公共区域之时,必须要有自己信得过的人,去监督使用,使公产,不至于成为主公的私产。公产与私产因此不是问题,它是造福还是造恶,才是问题。

中国性善理论的悲剧性在于,邦国建立于追求善,但却终止于恶,夏商周如此,从秦至清,莫不如此,每一个朝代建立之时,都顺天道,得民心,但每一个朝代最终发展的结局,无一幸免都是造恶多端,被颠覆推翻。

对这一点,S小姐显然是了解的。她反驳说:“不能说就西方这样。中国也好不到哪儿去。我就亲身经历过。我身边的女孩,差不多有一半经历过。”

战国时代的社会生产,也在悄无声息的发生着巨大的变化,铁器不仅仅加快土地的耕种,提升了生产的效率。